淘宝人生

第380章 真迹赝品

第一二七章 这都是真的吗 第三八零章 真迹赝品(求票,求支持,求订阅……)

“董、展”,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指北周末年到隋朝初年的两位大画家董伯仁和展子虔,在当时他们两人属于最杰出的画家,两人的画一南一北名声齐平,世人以“董、展”称之。

两人都是集山水、人物、花鸟等多种画法为一体的当代大家,展子虔的山水画最为传神,有咫尺千里之势;但是在界画上的功力稍稍差那么一点,实力要略逊董伯仁半筹。后世也有人评价说:董有展之车马,展无董之台阁。

在我国第一部绘画通史著作《历代名画记》中,作者张彦评价展子虔的界画“触物留情,备皆妙绝,尤垂生阁”,而董伯仁的界画则是有“楼生人物,旷绝古今”的评价。

而展子虔在山水方敏的造诣却更加精深,他的画法直接影响了唐代的李思训、李昭道父子,开创出中国山水画的一个流派“金碧山水”,造就了山水画的北宗之祖李思训,被后人誉为唐画之祖。

董伯仁祖籍河南,也继承了河南人固有的精明,而出身山东的展子虔却要相对耿直一些。两人同入隋朝之后,展子虔的官位只做到了朝散大夫和帐内都督;而董伯仁比他更讨皇帝喜欢,做到了光禄大夫和殿中将军。

和其他的早期中国画家一样,在纸面上绘画的同时,也进行了大量的壁画工作。这些珍贵的艺术作品因为是作为寺院和墓葬等处的装饰,其中的一部分被很幸运地保存了下来,对今人研究当时的绘画艺术意义重大。

而这两人的卷轴画作,则是由于历史战乱和保存条件等等的诸多原因,基本没有流传下来的。目前所知的也仅有两幅疑似的作品,故宫博物院一幅展子虔《游春图》和台北故宫一幅董伯仁《三顾茅庐图》,在此之外不见任何作品传世。

任谁都没想到,在这件流传到英国的清早期闷户橱里,居然藏着十二幅展子虔和董伯仁的真迹。别说是听说这么神奇的事,就是第一时间亲眼看到真相的宁爷和弗雷德里克、宁琳琅三人,也都被这个现实惊道有些说不出话来。

董、展二人在中国的绘画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属于是宗师和思想先行者的角色,其画作的价值不单单体现在收藏分为和经济领域,对于绘画史的研究考证,当时社会形态的捕捉和复原,都有着极高的学术价值。

张辰之前也只是通过意念力简单观察了一下,对这些画作也只是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并没能用肉眼最直观的欣赏。十二幅古画全部打开之后,四个人齐齐站在已经拼起来的三张大案前,细细地端详着这十二幅旷古绝今的大作。

十二幅画全部为设色绢本,七横五纵,内容形式各不相同,有山水,有人物,也有花鸟和楼阁,装裱是明末清初时候北方技师的风格,从装裱的痕迹上看,应该是从原来的装裱上揭下来再次操作的。

“这幅画……,这不对啊,故宫博物院不就有一幅《游春图》吗,可这里怎么还有一幅呢,而且这幅看起来还是真的,难道那幅画有什么问题吗?可我上次的时候是亲眼看过的,那幅还有赵佶的题签,应当是真迹无疑啊。”

弗雷德里克看着一幅空勾无皴,用泥金做山脚,山水青绿色浓重,以赭石写干细微处的树木,大树则是以勾勒笔法完成的,一幅描绘贵族春游情景的横轴,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张辰早已经检查过这幅画,在意念力之下有三层红色的光芒在表层流动,可以确定是展子虔所在年代的作品,而那个时候的画家能够达到这样水平的,又是以空勾无皴画法作山水的,只有展子虔一人。

宁爷也已经关注过这幅画了,他就是在等着有人发出疑问,这样才能在解释之后留下深刻的记忆,再次遇到这类的东西时,才能够举一反三。

笑着道:“弗雷德里克,你说的那幅画我也是看过的,那幅的确是真迹,但这幅也不是赝品,如果非要找出一件赝品的话,反而还是那幅被宋徽宗题签过的,这幅才是真正的原作。”

看着弗雷德里克还是不大明白的表情,宁爷觉得很有必要给自己的女婿上一课,指了指案上的《春游图》和一边的另外三幅画,道:“这幅画的刻划一丝不苟,人马小若豆粒,脱离了为山水为人物画背景的常规,体现出了早期独立山水画的雏形,空勾无皴画法也是展子虔的特点,还有画面着色和纸张等方面也正是这就是展子虔的真迹。

中国画和西方油画有很多的不同,其中有一点就是在画家自己的身上,完成一幅油画需要很久的时间,但是完成一幅中国山水画,也许只要一个下午或者更短的时间据足够了。

所以很多的画家会在画作完成之后,再次进行一些临摹,或者是为了在某个细节上熟练,或者是为了更改自己的一些错误画法,总之有很多名画都是再次临摹和改进了的作品。

你看旁边的这三幅,分别是《童子戏水图》、《落叶图》和《踏雪图》,这四幅画都是展子虔的真迹,和在一起就是野史记载中的《四季图》了。你来看这四幅画上的题跋,有欧阳修的,赵孟坚的,黄公望的,还有沈周、陈淳等十几个人,这些人的眼力可是个个不俗啊,总不可能集体打眼吧。

这四幅画的用色、用笔、布局、神韵等多个方面都有相同的痕迹,也就是说这四幅画是在相连的一个短时间之内完成的,也许就是一天之内也说不定。而故宫博物院的那幅,在线条勾勒方面比这幅要纯熟,但是在意境上却没有了这四幅画上面的神韵,表现中加入了另一种味道。

所以这四幅画才是真正的《四季图》,是展子虔不可多得的神来之笔,当然他的作品流传下来的也不多,有一幅就是很不错的了。故宫博物院的那幅《春游图》,只不过是作者在后期的临摹作品,最少在意境上不是巅峰作品。”

说完又指了指另一边的一幅《三顾茅庐》,接着道:“还有这幅画,画面内容和台北故宫的《三顾茅庐》一样,但是篇幅要大了好多,这幅一样是董伯仁的真迹,而且也要比台北故宫那幅好。

你看这幅的画面,整体布局明朗极富创造性,人物刻划神形兼备,表情动态感很强。看整体的用笔,就能够发现,这幅画是一气呵成的,和满清皇室收藏的那幅比起来,少了很多后期临摹的故作气。

那幅上面只有元人萨都剌‘至正甲午年秋八月’的题跋和一行‘汝南弟子董展敬图’的题字,以及乾隆的题额和题诗。而这幅上面的题跋人数多达十七个,各个都是历史上的名人,有的还是收藏大家,价值要高出很多的。

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幅画的最上端,这也是这幅画价值更高的原因之一。这幅的这里是题跋,而台北故宫的那幅则是山岭。这题跋是后人加上去的,那幅的山岭也是后人加上去的,可其中所包含的意义和价值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春游图》和《三顾茅庐》都是真迹,南北两故宫的藏品也是真迹,但是其中的价值却大不相同。确切的说,那两幅是作者后期临摹的,算然也是真迹,但它们的定义应该属于‘真迹赝品’。”

弗雷德里克听了老丈人的指点,顿时大点其头,原来古董还可以这样鉴定,看来自己还是有大大的不足啊。

笑着拍他老丈人的马屁,道:“姜还是老的辣啊,岳父你又给我上了一课,我一直就认为鉴定家一定是越老越厉害,功力炉火纯青了,呵呵。”

宁爷白了这个洋女婿一眼,道:“诶,你这说法也不全对,姜的确是老的辣,可香椿还是嫩的香啊。要说到鉴定古董,你女婿可比我女婿强多了,这些个问题他一早就看出来了,你么见他展开轴子时候是什么表情吗。

不信咱们就来试试,这十二幅画里边还有一幅是很特殊的,你一定没有看出来,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找找看。如果找不出来,就去请教你的女婿,让他也给你上一课。”

刚才的话纯粹是为了都宁爷高兴,对于张辰的能力,弗雷德里克是深信不疑的,要说收藏鉴定圈的年青一代中还有一个能够和这些老爷子们相媲美,并且能够超越他们的,那就绝对非张辰莫属了。

他对自己的眼力也很了解,肯定是找不出那幅画的,索性不去做无所谓的考证,直接转头对张辰道:“小辰,那你就来说说看吧,我在收藏鉴定上是没办法和老爷子们相比较的,也就是你能够青出于蓝了。”

宁琳琅在一边也是心里得意的很,张辰的能耐越大,就越是证明她的眼光好。能够找到如此出色的男人,不也是眼里超群的表现吗,这个很值得骄傲的。

那幅很特殊的画师哪件宁琳琅也很想知道,拽着张辰的胳膊,道:“师兄,外公说的是真的吗,你快把那幅画找出来看看。这些都是展子虔和董伯仁的画,本来就是无价之宝了,如果还是一副很特殊的画,那一定更有价值,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呐喊一声:求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