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81章 真正的“董展”作品

第三八一章 真正的“董展”作品

张沐拜入陈氏门下,有众多老爷子的指点,还有张辰长期的言传身教,在收藏鉴定上已经很有一套了。现在自己去古玩市场偶尔也能捡到不小的漏,个人藏品不断丰富的同时,也有了在古玩行里立足的资本。再一个春节的时候就要参加斗宝大会进入藏协。

自从确定了自己未来的人生道路,她就把更多的心思用在了收藏上,以期在收藏鉴定这一行有大的发展,能够和张辰拥有更多的共同空间,对张辰也倾注了更多的关系和关注。

她对张辰的关心可以体现在很多方面,包括对张辰的日常习惯和动作神情,她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也的出了很多的经验。在惠灵顿伯爵庄园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了,张辰买下这件闷户橱绝对是有原因的。

进门和宁爷问过好之后,大家相互聊天逗乐,她就开始期待着揭开这闷户橱的秘密了。张辰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这件简单的家居里边居然藏着这么大量的宝贝,以单一物体掩藏古董,这件闷户橱绝对是排名第一的。

对张辰的一切行为,她要做的就是崇拜和无条件支持,现在知道这些画里边还有一件更厉害的,她的心里也生起了一丝的好奇,希望张辰能够给大家一个更大的喜悦。

急着对张辰道:“小辰,你快指出来给我们看看啊。你这小子也真是,明明有好东西却不告诉我们,宁爷爷眼力超群能够看出来,我们可没有那么深厚的功力,只能是等着你们指点了。”

张辰呵呵一笑,指着中间案上的一幅横轴,道:“外公是在和岳父开玩笑,其实并没有那么困难,这幅画你们用心观察的话也是能找出来的,说它特殊是因为这幅画是由展子虔和董伯仁合作完成的,这样的作品极其罕见而已。”

展子虔和董伯仁合作的?除了已经看出其中奥妙的宁爷,弗雷德里克、宁琳琅、张沐三个人全都愣了一下,统一在眼神中闪过了不可思议。

在此之前,展子虔和董伯仁的画作都是仅存一件的,很多人都不一定能够看到。尤其是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展子虔《春游图》,是国内目前存世最古老的山水画轴,属于国宝级别的藏品,轻易不会露面的。

董、展两人都是中国画坛历史上近乎于鼻祖一类的人物,随便的一幅有破损的画作出现,都绝对会掀起收藏界和书画界的轩然大波;不只是中国范围内,以中华文化为基础的日韩等国,甚至是欧美的艺术品收藏家都会趋之若鹜的。

如果放到拍卖会上的话,拍出天价是必然的结果,至于成交价格会是多少,已经没有人能够猜测到了。负责拍卖的公司必定会成为当年最火的一家,主槌们很可能都会为了这件拍品争的面红耳赤。

历史上两位顶级画家联手作画的例子少之又少,每一幅都是当之无愧的珍宝。展子虔的作品是无价之宝,董伯仁的画也是无价之宝;他们两人联合完成的作品,那就是重宝中的重宝。

用无价之宝来形容都不贴切,这样的作品根本就不能用价格来衡量,只要提到价格,就已经是下乘了。其价值不只体现在收藏界和书画界,对于绘画史、艺术考古等方面的意义更为重大,比证实野史记载的展子虔《四季图》还要重要。

距离现在一千四百多年,哪怕只是留下来一张纸,也都是有一定价值的,何况是两位存世作品接近于零的名家联手创作的画卷呢,这幅画的确是够特殊的了。

就是这样一幅画,现在就摆在面前,都让人有些不敢相信了。如果不是现场的几个人对张辰都有着无比的信心,或者是换一个人说出这番话来,肯定会被当做痴妄的疯话。

张沐走进了仔细端详着这幅《隋文帝御辇出行图》。远有山峦近置楼阁,八匹神态各异的骏马栩栩如生,拉着富丽堂皇犹的四轮大辇,前前后后都是随行的宫娥护卫;隋文帝端坐辇中,面部表情刻画形象深动。

不说画卷的作者有多么牛,不说这画的珍贵程度;只是画面的本身的美丽和它所经历的十几个世纪历史,就足以让人为它疯狂了。

过了好一阵,弗雷德里克才转过头,问张辰道:“小辰,我对中国画的研究不够深,只能够结合自己的经验和这里其它的画作看出,这幅画中的山、树、马这些是展子虔的手笔,其余楼阁、车辇等是董伯仁的手笔。你来给我讲一下吧,怎样才能让别人也知道,这幅画是他们两人合作完成的呢?”

这的确是一个难题,有署名题款的,不需要说明,没有的也说明不了。不只是弗雷德里克,就是绝大多数的国内藏家遇到这类的东西,也拿不出一个有说服力的论证来。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要依靠历史文字的记载,或者就是一个权威的认证;能看出来的本就不多,绝大多数人只能选择相信介绍和解说,再无其它的好办法。

这幅画距离现在一千四百多年,画作上并没有留下可供辨认的款识,而董、展两人的传世画作又少得可怜,没有太多可作为依据的实例,想要说的明白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了。

张辰笑了笑,道:“岳父你能够看出这些细节就已经很厉害了,如果让你多研究一段时间,相比也是能看出其中奥妙的;陈氏弟子必须对每一类的收藏品都有研究,小沐姐和琳琅你们也应该能够看出来的。

这幅画应该是展子虔和董伯仁的得意之作,在当时就被他们认定了,所以他们在这幅画上留下了暗记作为证明。

你们看这八匹马鬃毛处的花纹,还有这边山峦上的纹路,和树枝之间的间隙,都暗含着一些文字;画面上阁楼的窗棂,车辇的顶檐,还有远处的桥墩,这些地方的纹饰也都能组成文字。

从右至左连起来,就是:开皇十五年春,帝幸洛阳,伯仁,子虔,伴驾随游。冬日于长安,忆彼时之盛况,共作此画,子虔善山水,居其骏,伯仁长台阁,造其辇,以为纪念。

他们两人都是御用画师,皇帝出巡的时候要陪伴左右,用他们的画笔随时为皇帝记录需要用绘画展示的一切。这幅画就是他们根据隋文帝杨坚巡行洛阳时候的画面记录,联合两个人的长处而创作出来的。”

之前的时候没有发现,只觉得是画面的点缀比较细致;现在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三人按着张辰所指的细节处一一看过去,果然能找到那些文字。

对自己这个女婿的好运气,弗雷德里克实在是羡慕到无话可说了,还有谁能比他更加幸运的吗,走到哪里都有顶级的宝贝等着他去发现,这对一个收藏家来说简直就是上天最隆厚的赐予啊。

赞叹道:“这幅画可谓是极品中的经典了,年代够久远,内容涉及到皇帝,作者的名气也足够响亮,又是两位名家联手的作品,还被众多的古代名人和大藏家收藏过,要说它是最顶级的书画藏品也一点不为过了,唐韵又多了一件镇馆之宝啊。”

宁爷张辰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自从三年前他送宁琳琅渠去到京城拜董老为师,听张百川夫妇留下了一个天资聪慧的儿子,而且在收藏方面青出于蓝,随后就要到京城发展;还没有婚配,也没有女友,当时就在心里打定主意,要让董老撮合张辰和宁琳琅。

在他看来,宁琳琅是属于专为收藏而生的天才,将来要继承他的衣钵;张辰又是出身收藏世家,注定要继承陈氏衣钵。这两个年轻人家世相当,专业上没有冲突,更多的是共同语言,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是最理想的人生伴侣。

最后两人也如他所设想的那样走到了一起,而且好得跟蜜里调油似的。更为可贵的是张辰背后还有更深厚的家世,可以给他提供难以想象的助力;自己也在商业上屡创佳绩,才二十多岁就已经是年轻的大富豪了。

雄厚的经济实力是一个收藏家的坚实后盾,张辰连这个条件都具备了,在收藏上已经没什么再能难住他的。

把自己最喜爱的外孙女交给张辰,宁爷觉得很放心,认为这是一件做的最正确的事。外孙女找到了最理想的归宿,自己的家学能够更久远地传承下去,给宁氏在国内的投资竖起了坚实的后盾,弗雷德里克也晋升了世袭的子爵……。

总之是好处多多,这门婚事可谓是一举数得啊,宁爷有时候在私下里都对自己的这个决定暗暗欢喜,竖起大拇指也不是三两回了。

别人赞扬张辰,哪怕是张辰自己的岳父开口,宁爷也都觉得自己是那个慧眼识玉的人,笑呵呵地道:“要说顶级藏品,小辰手里可是太多了,书画类的也有不少。可这十二件轴子,却是之前谁都不敢想象的,这里边的任何一件都是当之无愧的镇馆之宝。

这些画全部都是无价之宝,只不过是这幅比起其他的来要特殊一些,其他的十一幅和它相比没有那么显眼了而已。不过小辰手里的宝贝太多了,就是这幅画,放在唐韵也不是最显眼的,只不过给唐韵增加一点色彩而已。

宋徽宗一生酷爱书画和艺术,宣和一朝还官办出版了《宣和画谱》和《宣和书谱》,《画谱》中有展子虔,却把董伯仁和展子虔的合称董展当做了董伯仁,一直到后世,人们还是这样来承袭的,台北故宫的那幅《三顾茅庐》就被当时的藏家认为是董展的作品。

现在好了,从今天开始,书画收藏圈真正的有了‘董展’的作品,可谓是名至实归了,也算是收藏界的一件幸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