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82章 六朝四大家(上)

第三八二章 六朝四大家(上)

宁爷说的是一点没错,这十二幅画的确是宝中之宝,但是真要和唐韵的馆藏精品相比较,还真就没那么显眼。唐韵之所以迅速在博物展览界名声大噪,就是因为馆藏精品的数量之多无人可比,这些古轴在唐韵真就掀不起什么波浪来。

这十二幅轴子里边,也只有这幅《隋文帝御辇出行图》勉强能够算得上唐韵的镇馆之宝,其它的十一幅也只能算作一类展品了,如果不是展子虔和董伯仁的作品,只是以年代久远来论,估计最多也具排在第四第五类里边,甚至都有可能被放在角落里。

唐韵真正的镇馆之宝是禹王九鼎和是皇帝登基玉简,当之无愧的华夏重宝,在历史、文化、社会等诸多方面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除了传说中的传国玉玺之外,很难找到更有价值的东西了。

唐韵还有其它的几件镇馆之宝,是对欧洲历史、文化等方面意义重大的,例如羊皮卷轴的《圣经》和黄金版《圣经》,还有一些欧洲最古老的诗歌、咒语等等,不过这些都要排在第二等的镇馆之宝里边。

唐韵的镇馆之宝分为三等,第一等的就是就定和玉简,其地位是牢不可动的;除非是在有相同价值的文物被唐韵收购,补列进第一等的队伍里。

第二等的则是部分意义重大的石器时代文物和夏商周文物,一部分古罗马时期和古希腊王朝的欧洲文物和《兰亭序》、焦尾琴这一类的文物也都属于第二等。

这幅《隋文帝御辇出行图》只能排在第三等里边,和几件金丝金胎的大型珐琅器,孔雀尾釉的建盏、月影宫灯、日本天皇家族的三大神器等这些物件属于同一个等级。

唐韵馆藏品的等级划分也是引起过一些争议的,不少的欧洲和中南美洲、非洲的代表,对于把文艺复兴三杰的艺术品和古印加面具、古老的权杖等文物排在镇馆之宝之外,都提出了疑问和不理解。

唐韵方面经过了很多的解释,列举了大量的依据,才把那些想要给自己国家文物争面子,争名分的家伙说服了。毕竟那些东西数量比较大,而且影响力也只在固定的范畴之内,还达不到唐韵镇馆之宝的条件。

不过能够作为唐韵的一类展品,也是一种很了不得的荣誉了,这个梯队里边的文物随便拿出一件来,都有可能是无价之宝,最次的也有几亿的身价。如此来说,倒不是他们本身的价值不高,只能说是唐韵的馆藏精品太多了。

只要是和张辰关系亲密的,任谁在提起张辰的时候,都会有一种骄傲洋溢在言语之间,那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和欣赏,他本人也值得别人这样对待,说他是收藏圈的偶像也没什么不合适的。

宁琳琅就是张辰最忠实的崇拜者,张辰可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荣耀,现在是,将来也是。

听到外公变着法儿的夸张辰,她自己心里也很是受用,嗔笑着抱怨道:“师兄就是太厉害了,我以前就说过,同样搞收藏的人,和师兄生在一个时代绝对是一种悲哀。

就我知道的来说,师兄你总是在无休止的捡漏,而且是常常捡大漏。好在你现在大发善心,已经不怎么去捡那些小漏了,否则的话还不知道有多少机会被你霸占了,搞得那些初入行的爱好者们失望离去呢。

就拿这次来说吧,我们只是去到惠灵顿伯爵那里去收购一批老爷车,就这样你都能够捡到这么大的漏。这可是十二件无价之宝,别人能得到其中的一幅就做梦都要笑醒了,可你看着这么多的宝贝,居然没有一点情绪波动。我发现你已经捡漏捡道麻木了,如非超级重宝都不可能引发你的兴趣。”

张辰一边笑,一边听着宁琳琅的抱怨,顺手又把案子上的画轴都卷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一边的桌子上。

收拾完之后,才有对宁琳琅道:“傻丫头,捡到这么多的宝贝我不是不兴奋,只是我现在还来不及兴奋呢。因为在刚才取这些画的时候,我发现下边还有一层暗格,我要等到打开那一层之后才兴奋起来。

你还记得我们得到脱胎玉蝉的那尊弥勒像吗,在第一层里边是藏着天成元宝和贞观宝钱等三枚母钱和六枚样钱,另外还有几枚郢爰;在第二层的内芯里,才是那对玉蝉的藏身之处,我怀疑这下边的一层里,还有更具价值的宝贝呢。”

弗雷德里克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这叫什么,这还能叫捡漏吗,这简直就是在搞顶级文物批发,刚刚拿出十二件重宝来已经够叫人惊讶的了,现在居然还有一层,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在做梦啊。

双手一摊,耸着肩道:“哦,天呐,小辰你知道吗,你这是在打击我们大家。看来我女儿说的实在是太对了,作为一个收藏界的人士,和你生在同一个时代的确是一种悲哀。虽然我们是两代人,但是却一样要在同一个时代生活,如果我不是你的岳父,我想我一定是死于对你的嫉妒。”

刚才张辰从闷户橱里边取东西的时候,几个人都因为一时的震撼而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候张沐已经想到了什么,忙道:“小辰,这样的事情在收藏界可是绝无仅有的,你把里边的机关打开,东西让我们来取,这样行吗?”

张辰笑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这里边只是一个隐秘的开启机关,并没有什么危险,东西摆放的也很规整,只要打开隔板,谁都可以取出来的。这件事好像是有点意思,我现在就把隔板打开,你们来取取看,我负责在一边整理。”

打开内部的隔板后,张辰就站在了一边,等着接手从里边取出来的东西。他有着足够的信心,这次拿出来的东西,会让现场的四个人再次震惊到无以复加。

宁爷一大把年纪了,对于从闷户橱里往外掏东西并不怎么感兴趣,最后就由弗雷德里克打头,和宁琳琅、张沐三个人分别从暗格里取出了十只短而粗的盒子和六只细长的盒子。

张辰有意给其他四人带来更大的惊喜,先选择了其中最粗的一幅卷轴打开,首先出现的是卷首八个大字“万世师表、先贤世家”,看这名字就知道这幅画有多长了。

能有七十二贤这样称呼的,古今唯独孔夫子门下身通六艺的七十二名弟子,除此之外再无分号。文王百子只是一个传说,贾家楼四十六友有待考证,梁山一百单八将并不存在,七十二贤在中国历史上以人数为长的团队中,绝对要排在第一名。

七十三个人都要画出来,每一个人都要讲述一个小故事,还配着简短的文字描述;这样的一幅画,只是画作本身的长度就达到了十四米以上,加上装裱和后人题跋的篇幅,这幅画的整体长度达到了近二十米。

如果不是在制作之初就是为了掩藏这些东西,这件闷户橱的主人在设计上做了巧妙的安排,就这幅画卷起来以后超过二十五公分的直径,绝对是无法在一只普通的家俱中藏到今天的,一早就被人发现了。

三张大案连在一起也就是七米多不到八米的长度,这幅画只展开一半就到头了,张辰一边打开画卷,一边还在想着,回到京城之后要为这幅画特制一只超长的陈列柜。

宁爷等四人已经是被这幅画前面的内容震撼道了,正挨个儿地看着名家收藏过的题跋和泠印,根本来不及往后边看。

卷首的八字过后,是一段题诗,先赞美了孔圣人的教化之功德,后边另出几句来称赞这幅画的作者。就是这位画家的名字,已经把宁爷等四人震了个不轻。

陆探微,南朝宋明帝时的宫廷画家,中国最早的画圣,书画历史上第一个确定以书法入画的画家,。

关于陆探微的史料记载很少,只有《南史》中的《宗炳之孙宗测传》和《伏玄度之曾孙伏曼容传》等加载中有提及过他的姓名,可见他在当时的社会地位并不高,应该只是一名宫廷画师,并没有相应的官职。

但是在书画历史上他的名声却是大大的响亮,与东晋顾恺之并称“顾陆”,《古画品录》的作者谢赫也对他推崇备至。《历代名画记》中说起陆探微时,也曾有“陆探微,上品上”这样的说法,“上品上”只是三个字,却说尽了他在绘画上的绝顶造诣。

宁琳琅看着这幅超长的卷轴,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紧张了,“师兄,你没猜错啊,这第二层里边果然是有更宝贝的东西,这可是陆探微的长卷,在这之前已经找不到一幅传世作品了吧。

我记得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中曾经收录过他的七十多幅画,历史上对他的画作评价也是很高的;说他的绘画题材十分广泛,从圣贤图绘到宗教人物,乃至飞禽走兽,全部都涵盖了,而且是无一不精。

真是难以想象,这件闷户橱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可以收藏到这么多的传世名画。本以为能有十二幅董伯仁和展子虔的作品就已经是很了不起了,现在又出现了陆探微的作品,还是这么大篇幅的巨型长卷,我对后边的那些画更加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