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83章 六朝四大家(中)

第一二七章 这都是真的吗 第三八三章 六朝四大家(中)

这幅长卷的《七十二贤图》,实际上是画了七十三人,虽然没有在名称里边加入孔子,但是这七十二人都是他的弟子,又是把孔子放在卷首,隐有尊重和避开圣人名讳的意思,可谓是用心独到了。

近二十米的画卷足足看了半个钟头,才算是暂时欣赏结束,几个人都是看的意犹未尽。好在这东西现在已经到了张辰手里,今后想要看有的是机会,唐韵是不会收他们门票的。

张辰继续展开下一幅长卷,这一幅虽然也是长卷,但是篇幅相对就要小很多了,只有十一米多的长度,画面部分不到十米。

和刚才那幅《七十二贤图》一样,画卷展开之后,宁爷、弗雷德里克、张沐、宁琳琅四个人的脸上再次出现了被严重震撼的表情,即便是之前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依旧是被震的不轻。

这种震撼的来源,就是卷首题书一旁的“五星二十八宿”和“张僧繇”这九个字,就这么简单的九个字摘出来,的确是能够带给懂行的人以极大的震撼,不论是画的名还是人的名,在书画界都有着极高的地位。

张僧繇,此人在中国画界的地位可以轻轻松松排进前五名,是南北朝时期南朝梁国的著名画家,官至右军将军、吴兴太守,深受梁武帝萧衍的器重。

张僧繇最擅长的就是写真画,对于人物故事、宗教题材、花卉山水等都有不俗的成就。梁武帝崇尚佛教,常常会对一些佛寺进行修缮和装饰,每在这个时候,就会命张僧繇为寺院绘制壁画。

他所绘的佛像极其传神,在前人绘画的基础上自成一派,被当时的画坛称为“张家样”,很多雕塑佛像的技师都会以他绘制的佛像为样本去造型。

张僧繇对中国画有两个最大的贡献,把他稳稳地扶在了中国画历史上最高位置的宝座之一。

其一是他把晋代著名的女书法家,王羲之的启蒙老师卫夫人的笔阵图中的点、曳、斫、拂等技法融入画法当中,大大丰富了中国画的绘画技法,同时也给画面带来了新的形式。

其二是他在画法中吸收融入了川子天竺佛画中的“凹凸花”技法,演变为后世的明暗法、透视法,大大增强了在画面上塑造形体空间的能力,让画面变得更加逼真,具有强烈的立体感。

中国画界把他和顾恺之、陆探微、吴道子四人,并成为“画家四祖”,成语“画龙点睛”就是出于他的典故。

而这幅《五星二十八宿》就是它的名作之一,画面的内容为代表金、木、水、火、土五星,和东方青龙、北方玄武、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各七宿的,或人或兽,或兽首人身、山精海怪等形象,每一图之前都配有相应的说明。

刚才的《七十二贤图》是谁都没有见过的,但是这幅就不一样了,弗雷德里克拧着眉道:“这幅画简直太棒了,我曾经在日本的大阪市立美术馆看过展出的《五星二十八宿》,不过很可惜,他们只有五星和十二宿,是一件半幅的。

那半幅是唐代的梁令瓒临摹的,北宋的李公麟称赞他的画风酷似吴道子,虽然我没有见过吴道子的画,但当时也觉得很不错。可是和这幅原作比起来,梁令瓒的那幅就要差好多了,这幅可是稀世珍宝啊。”

宁爷是个很正直的人,对李公麟没什么好感,道:“梁令瓒的主业是天文学,绘画只是他的副业,又是临摹前人的作品,自然不能做到形神俱佳。李公麟的评价不看也罢,这个人没什么风骨,那幅画曾经被蔡京收藏过,想来是讨好吕惠卿、蔡京等人的谄媚之词。

中国画分为疏密二体,张僧繇是‘疏体’的典型代表,对绘画原则和规范的确立大有其功,他的画风可不是随便能模仿得了的。

张怀瑾在《画断》中评论张僧繇的画,说‘张公思若涌泉,取资天造。笔才一二,而像已应焉。周材取之,今古独立’。

李嗣真在《续画品录》中也说过,‘至张公骨气奇伟,师模宏远,岂唯六法精备,实亦万类皆妙。千变万化,诡状殊形,经诸目,运诸掌,得之心,应之手。’

日本人的那幅画我也见过,梁令瓒的画工算是不错的了,把张僧繇的画学了个七八成,但只是形似,笔墨之间缺少了一些该有的神韵,点曳斫拂、简笔、凹凸法等要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名气大也是因为年代久远和梁令瓒的名声。

现在真正的宝贝已经被小辰得到了,有了真品可供研究和鉴赏,临摹的作品也就失去了大部分的意义,这幅画只要在唐韵展出,日本人的那半幅就可以算是破烂了。”

宁爷虽然生活在欧洲几十年,可骨子里的华夏情节还是很浓重,如果是在历史上通过正当渠道流入他国的中国文物,那是无可厚非的;但是那些不清不白,没有一个合理解释说法的东西,他很愿意让那些东西变成一文不值的臭狗屎。

张辰对于这个又是长辈又是前辈的老人,心里也是敬佩的很,宁爷的脾气和他很相近,都是那种对是非正邪分得很清楚的人。宁爷给国内捐过不少流失海外的文物,可其中没有一件是当年被抢走,或者是以非法途径留出来的。

闻言笑道:“外公,现在国内的收藏风越来越盛,已经是一派全民收藏的景象了。虽然还有很多人会花高价买下一些当年被盗抢的文物带回国内,但是我相信,只要有一个正确的引导,总有一天会有更多的人进入到顶级收藏家的行列。

不会再用这种吃大亏的方式,而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出更多的国宝文物来,让那些曾经劫掠过华夏文明的人失去二次抢夺中华财富的机会。”

这是宁爷最喜欢听到的话了,他大力培养宁琳琅,就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为中华古文化的传承留下一个出色的传人,为古文化的传播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点头道:“嗯,小辰你的这个说法我很赞同,你的唐韵一定要好好干,努力吧中华古文化的传播工作做好了,让更多的华人从认识到了解,再到接受,最后爱上这些古文化的遗产,把华夏历史上的伟大文明传承下去。

今天得到的这些东西都是宝中之宝,你回去之后就要利用起来,但是也不要一次性的就投入进去,要循序渐进的来,对观众进行分批投放展览,这样也能够吸引更多的收藏爱好者和对收藏有兴趣的人进来,对于古文化的传播有更大的作用。

说到这里啊,我还真的有些急着到京城去定居了,你一定要在唐韵给我一个合适的位子,让我这把老骨头也为古文化的传播和传承做点事。这么一来,我对回到京城之后的生活,那就更加的有信心,有希望了。”

几个人一边聊着,一边对这幅《五星二十八宿》鉴赏和点评,看过一阵子之后,张辰收起了这幅画,再次打开另一幅两米还要多的大轴。

这幅大轴论纵向尺寸要比前边两幅大很多,宽度却只有六十多公分,还不及前两幅的十分之一,但是这幅画所带来的震撼程度,却是不必前两幅小一点。

画上的题字是“吴太祖黄武皇帝像”。因为空间有限,画上的题跋并不多,只有寥寥几处,更多的却是收藏者的泠印;其中一处题跋比较显眼,字数不多,却胜在字迹,“自秦以降五百年,事画者第一人,当弗兴尔。东坡”。

张沐毕竟是入行时间短,对于一些自己没见过的东西还是抱有一些不敢确定,小声地问道:“小辰,这幅就是三国曹不兴的真迹吗?如果真的是,那其它的那些里边,是不是还应该有顾恺之的作品呢?

六朝四大家已经有三个人的作品出现了,连三国时候的都有,出现东晋的也就不奇怪了吧。而且这些盒子一共四个颜色,三黄、四白、四蓝、五绿,你每次打开的盒子紫颜色都不同,作者也不相同,想来也应该是我说的那样。”

张沐虽然出于谨慎而没敢确定,但她还真是说对了,这幅画正是六朝四大家之一的曹不兴做所,画上的人物是三国时期吴国的开国君主孙权。

而在闷户橱的第二层隔板下面取出来的十六幅画之中,也的确是有东晋顾恺之的真迹,只不过顾恺之太有名了,那四幅画也太让人震惊了,所以张辰才把他们放在了最后边。但是现在他还不能说出来,大家都没有打开看过,他怎么可以提前就知道了呢,那不是要暴露自己吗。

对于张沐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就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能够了解到绝大多数古玩行的人所不知道的知识,张辰也是很欣慰的,看来张沐也的确适合搞收藏这一行。

点点头对张沐的话表示肯定,道:“小沐姐,至于那四只蓝色盒子里边是不是顾恺之的作品,现在还不知道,我也很希望是顾恺之的画。不过这幅画你说的没错,这幅大轴就是曹不兴为孙权画的肖像。曹不兴擅长画龙、马等动物和人像,尤其是巨幅的人像最是擅长。

曹不兴最先在画作中规范了形制,统一了题材,使用更加简练的笔法,创造出生动逼真的形象,影响了当时整个中国社会的审美标准。是把古代绘画作品从依附和装饰的范围,退想到具有自身独立意义的关键人物。

裴松之曾在《三国志-吴录》中记载,曹不兴受命给孙权画屏风,不慎把一点颜色落在画面上,就顺手在落点上画出一只苍蝇来,孙权看到屏风的时候,竟然把苍蝇当做是活的用手去撵,可见他的画工精深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二十五号了,还在两百四往后呢,各位心里真的痛快吗?票票点给俺吧,你好我好大家好,那样才是真的好嘛,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