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84章 六朝四大家(下)

第三八四章 六朝四大家(下)(求票、求订阅、求各种支持)

第二次从闷户橱中取出来的十六幅画中,有三幅就是曹不兴的,这是张辰手里年代最早的中国画,如无意外的话,应该也是存世年代最久远的画作了。

张辰刚才就已经说过,要等到取出了第二批画,才是真正让他兴奋的时候。之前只是通过意念力去观察,除了能够看到画卷表层带编者年代的红色光芒之外,就只能看到画卷的大致样子,完全谈不到鉴赏和欣赏。

这时候能够一幅幅地亲眼看着,仔细端详画作的每一处精妙用笔,心里的确是十分的愉悦,逗问张沐道:“小沐姐,你知道六朝四大家,可你知道这六朝为什么要单划出来吗?”

张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六朝又叫六代,是指先后把都城建在建康,也就是现在的南京的三国孙吴,东晋,和南朝的宋、齐、梁、陈这六个朝代,所以南京也被人称作六朝古都。

你这个死小子,捡了这么大的漏,心情很愉悦是吧,所以就想起来拿你姐姐开涮,你是想自找麻烦吗?”

眼见张沐又要露出找家长告黑状的表情,张辰立马转移话题,道:“好了,小沐姐,你的确是学识渊博,咱们不开玩笑了,看东西要紧。你是大美女,不能随便发脾气的,那样就不淑雅了。”

躲过了张沐的报复,才又认真地看着展开在案上的大轴,赞道:“曹不兴在当时被称为吴中八绝之一,和善书的黄象、善星象的刘敦、善算的赵达等历史名人并称。他并非朝廷官员,以社会名流和知名画家的身份,能够达到这样的高度,足见他在当时社会中的影响力。

正是因为有曹不兴的影响,画才逐渐被当时的社会上层重视,成为重要的文化标志,对社会文化有了更加广泛的影响力。苏东坡说曹不兴是自秦以后至两晋五百年间的画坛第一人,这个说法到也不为过。

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曾有过记载,说曹不兴曾经在一张连在一起的五十尺长的绢上边画一个人像,就像是提前已经计算好了一样们很快就完成了,而且人物的头、脸、手、脚、胸背腿臂等处的比例都恰到好处,像这种高难度的画作,只有曹不兴才能够做到。

这幅孙权画像虽然没有五十尺那么大,但也算是不晓得人像作品了,整幅画的画面差不多有一米九,孙权的身高大概应该是一米八四左右,这可能是同比例的全身像,画起来并不容易。

我们虽然没见过孙权,但是看这画上的人,样貌和和特征跟书里写的差不了多少,比例显得很协调;曹不兴又很受孙权看重,常常有机会道宫廷去作画,这个应该是他比较擅长的人物写生。”

宁爷在见到展子虔和董伯仁画作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心无旁骛的欣赏了,除了画卷本身和作者的信息之外,并没有想到太多的东西。刚才经过张沐的一句问话,倒是把老爷子给提醒了,就在想这第二批取出来的画,到底是不是六朝四大家的作品,最后的那四幅画是不是顾恺之的真迹。

这时候也有些急了,道:“一直以来曹不兴都没有作品流传于世,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言论和著作,只能在一些文献的记载中看到后人对他的赞扬和崇敬。他在当时的社会地位应该属于现在的自由职业画家哪一类,可是他偏偏又被孙权很看重,这个人可是了不得啊。

好了小辰,这幅画就先收一收吧,你赶紧打开最后的那四幅来看一看,说不来还真是顾恺之的真迹呢,如果是的话,那你可就离中国书画收藏的大满贯更近了一步,而且还是一大步啊。”

张辰嘴里说着“希望是吧”,可心里却是另一句话,“您就等着敲好吧”,言不由衷之间,张辰已经把这幅《吴太祖黄武皇帝像》卷了起来,放到了另一边。

接着又拿起一只蓝色的盒子,这只盒子很短,只有三十多厘米,但是却比较粗一些,大约要有长短的一半,看盒子就知道了,这幅画又是一幅长卷。

张辰抱着盒子慢慢打开,宁爷等人在一边已经是思绪万千了,都在猜测着这里边是不是顾恺之的作品,如果是他的作品,那又会是什么呢。

《虎豹杂鸷鸟图》、《凫雁水鸟图》、《庐山会图》、《夏禹治水图》,还有极富盛名的《女史箴图》和《列女仁智图》、《洛神赋图》,这些都是可知的顾恺之长卷,这到底是哪一幅呢,又或者是大家从没听说过的一幅?

顾恺之的画影响力太大了,只是一幅即将被打开的画,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能够知晓答案,但是这大厅里除了张辰之外的四个人,还是要趁着没有打开之前猜测一下,这就是一种对古文化的尊重。

顾恺之的画之所以如此被人重视,并不是因为他在中国书画史上至高的地位,也许这个在其中占有一定的成分,但却并不是最主要的。

真正让所有人都关注顾恺之作品的,是藏在距离宁府不远处的大英博物馆中的,一幅顾恺之《女史箴图》的唐代摹本。

那份摹本原本是鞑子皇室的藏品,常年放在圆明园中,鞑子皇帝瘸腿咸丰被英法联军的攻打吓破了胆,扔下京城百姓和政务不管,连夜逃往避暑山庄“巡幸”。

英法联军攻占北京城之后,一路烧杀抢掠,在鞑子的皇家园林圆明园中,盗抢了无数的珍贵文物和金珠宝玉,并且将争做园林付之一炬。很不幸,那幅唐代摹本的《女史箴图》就在被劫掠的文物其中。

《女史箴图》是顾恺之根据西晋张华的《女史箴》一文,把文中的十二节故事分别作为图画呈现于纸上,以画面这种形象的方式来表达原文的含义,传扬历史上各代先贤圣女的实际,劝诫当代的女性应该谨守妇德。

虽然《女史箴图》是根据《女史箴》创作的,但是由于顾恺之在中国绘画史上的超然地位,使得图的名气要比原文的名气超出一大截,《女史箴》一文也因为顾恺之而流传更广。

顾恺之是东晋最著名的画家,出身于士绅之家,以才气纵横而驰名,诗词书画样样皆通。尤其是在绘画上成就最为突出,不但绘制了众多名传千古的佳作,还在绘画理论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丰富的经验总结,至今还存有《魏晋胜流画赞》、《论画》、《画云台山记》等理论著作。

谢安曾经对他的艺术造诣发出惊叹,称他的画作为“苍生以来未之有也!”

流传于世的顾恺之作品有《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列女仁智图》、《斫琴图》等,军事唐宋后人的摹本,真迹在几百年来从未出现在过。

藏在大英博物馆的那幅《女史箴图》是唐代的摹本,要比藏在故宫博物院的宋摹本强上很多,但是却因为英国人不懂保存中国书画而遭致严重的破损。

大英博物馆的那幅曾经被众多的名人收藏过,其中有唐代国家书画收藏机构弘文馆的藏印,有宋徽宗赵佶的亲笔,还有明代大藏家项子京的题跋,宋、金、明、清等朝的皇家内府藏印,以及历代收藏者的死人泠印、

但是英国人在收藏那幅唐摹本之后,不懂得如何保护文物,毕竟只是花了两个英镑就收到的,也没有十分的重视。

为了减少欣赏时候的开卷次数,大英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无知地把长卷一分为二,装裱之后悬挂了起来,到现在那幅画已经被严重损坏了。

更为糟糕的是,当时的英国人对于装裱工作很不精通,对那幅唐摹本的《女史箴图》采用了日式的装裱方法,大量的明清时期收藏者和名人的题跋等都被剪掉了,对于研究明清书画收藏家的资料可谓是一大损失。

画卷在张辰的手里慢慢展开,五米多长的画卷上,十二段人物故事图一一呈现出来;整幅画用笔细润绵连,色彩秀美典致,形象刻画生动,画面上人物的举止神情就好像是活的一样。

张辰专门在画面第六段看了一下,果然和后人的摹本是一样的,山峦重叠之中蹲着一只斑斓猛虎,还有野马、獐子、兔子等等的动物,天空中宁个日月左右相称,山下是一个半跪着拉弓搭箭的半秃子。

这幅画在意念力之下显示出的是六层红色的光芒,而第六层又接近于饱满,眼看着就要增长到七层的样子,这就可以确定,这幅画绝对是顾恺之那个年代的作品。而在那个年代能够做到这样,画出和后人所临摹的作品一样的《女史箴图》来的,也只有偶顾恺之一个人了。

由此,张辰再次确定了一件事。

二零零一年的时候,国内某位大师级别的鉴定家在参加大英博物馆纪念《女史箴图》入馆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时,曾经断言《女史箴图》的真正原作者并不是顾恺之,而是魏孝文帝朝宫廷画师的作品。

此话纯属哗众取宠之言,说白了就是拿着古人给自己刷声望,或者是一些其它的目的。张辰也想到了,对方是不是也存了一种想要恶心大英博物馆的想法,才会说出这种贬低意义重大的文物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