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86章 又见艾斯肯纳兹(上)

第三八六章 又见艾斯肯纳兹 上

宁家的子弟们对于古董收藏并不感兴趣,宁爷也曾经刻意的培养过几个人,但是却都没有什么成效,表面上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其实还是愿意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商业上。

倒是弗雷德里克这个女婿在收藏上有不小的能耐,对中华古文化也有研究,比较得宁爷的喜欢。后来有了宁琳琅,在收藏方面的天赋极高,宁爷对这个洋女婿就更好了,甚至连家族里的生意都给了宁琳琅母亲更多的份子。

宁家的晚宴很热闹,第二代和第三代能够来的全来了,一家人吃吃喝喝的好不热闹。张辰对宁家的重要性万万不可忽视,宁氏的商业计划想要在国内顺利发展,得到更多的优惠政策和支持,就必须得有张辰这个宁家外孙女婿的存在,否则一切免谈。

不喜欢收藏的宁氏子弟们,因为这次是张辰捡漏,捡到的又是价值无法估算顶级书画作品,很给面子地在宁爷专用的鉴赏陈列大厅里逗留了很久,比他们当初学习收藏时候心甘情愿了许多,知道晚上十点多才各自告辞离开,或回房睡觉,或去忙些其他的事情。

这时候真正的盛宴才算开始了,宁爷、弗雷德里克、张沐、宁琳琅四个人和张辰还留在鉴赏大厅里,把外边的门关起来,打开了专门灯光,开始继续欣赏下午没来得及看的一部分轴子。

一直到了临晨一点多,才算是赶着把所有的二十八幅画全部看过了一遍。五幅展子虔的作品,六幅董伯仁的作品,还有一幅董展联手的作品;十六件六朝四大家的作品中,有曹不兴的三件、顾恺之的四件,张僧繇的四件和陆探微的五件。

五个人看的都是意犹未尽,如果不是因为宁爷年龄大了,经不起这么的熬,估计他们都能看到第二天一早去。古文化很神秘,很有魅力,一旦爱上,就很难再走出来了。

弗雷德里克吧咂着嘴道:“哎呀,今天可真是过瘾啊,除了在唐韵的展厅之外,我是第一次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最顶级的书画作品,这样的事哪怕是在一些大型的博物馆里,都不一定能看到了。

不过我有一点很奇怪,这些画距离现在最少也有一千四百年以上了,可是却保存的这么好,这么完整,一点大的破损都没有,甚至都没有开裂的地方,真不知道它们原来的主人是怎么做到的。

我想啊,如果能够得到这样的保存和修复书画的手艺,那肯定也会是一项了不得的技术,在全球收藏界都会有一席之地的。”

张辰心里暗笑着,想到:这可都是意念力的功劳啊,这项手艺就算是想传授也没有可能。虽然这些画保存的的确都不错,但是经过一千多年的时间也有了一些损伤,如果不是在清早期的时候被当时收藏者近乎完美的修复过,也许还真就保存不到现在了。

在刚刚买下这件闷户橱,出了惠灵顿伯爵庄园之后,张辰确定这件闷户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就及时释放出意念力,对里边的二十八幅画进行补救修复,基本上恢复到了这些画第一次装裱后几十年的样子。

如果不是张辰收了这件闷户橱,让它落入别人手里的话,这些画即便是被无意发现取了出来,也是有很多破损的了。一千四百多年道一千七百多年前的绢本,三百多年前的修复装裱,想要再次修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宁爷把茶杯里的最后一口水喝掉,笑呵呵地道:“你就省省吧,这样的技术都是一脉嫡传的,怎么可能随便外流呢。就像陈氏的一些绝技一样,是绝对不可能外传的,现在就有三个陈氏弟子,而且和你的关系都很近,你问问小辰、小沐、琳琅他们三个,看看他们会不会给你说出一字半句来。

像这类的技术,想要学会是要靠大机缘的,非天赐良机不能得到。而且我觉得这黄花梨的木材也给这些画提供了很大的保护,黄花梨自身质地重又不惹水,而且还是被密封起来的空间,氧化或者霉化的机会大大减少,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画纸腐败的可能性。”

美美地睡了一觉之后,张辰养足了精神去逛伦敦的古玩市场,伦敦的博物馆很多,也带动了当地的收藏热潮而经久不衰,有大把的人在伦敦以古董为生呢。

在伦敦的古玩市场和跳蚤市场里,只要你有足够的细心和眼力,逛上一圈下来或大或小总会有所收获。简陋的机会也有,而且也会有一些大漏存在,但是这个就要靠运气和知识的积累了。很多没有独到眼力的人,在伦敦的古玩市场转了一辈子,也没有得到几件诚心如意的收藏品。

不论在任何地方的古玩市场里,张辰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捡漏。在国内他都是从来只捡漏,到了国外就更是了,如果不是捡大漏他都会觉得有点亏待自己,对不起当地的古玩界。

从惠灵顿伯爵手里捡了一个顶破天的大漏,张辰的心思就更活泛了。基本上他每次来欧洲都会有一定的收获,这次更是刚刚下飞机就有了大收获,估计最近的运气比较旺吧,也许去古董市场逛逛,还会有些收获也不一定呢。

要说在伦敦逛古董市场,张辰最爱去的就是诺丁山了,那里聚居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群,展示的文化也更加丰富多彩。同样多姿多彩的还有那里的古董,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的古董商人在这里定居下来,带来了属于他们民族的文化,再从这里传播到世界各地去。

想着可能会有好运气,还真就说着了。

张辰走进诺丁山的托贝洛大街,离着不远就看到了那位常常在店门口拉小提琴来吸引顾客,被张辰在他手里捡了驴肝马肺和斯氏琴的古董商店店主德鲁兹。

德鲁兹还是在店门口拉着小提琴吸引客人,他还能认得出张辰,远远的看到张辰走过来,一边拉着琴,一边点头向张辰问好。

等到张辰走进了,还笑着道:“嗨,朋友!你还记得我吗?你在我这里买走过两件中国瓷器和一把小提琴,我对你的印象很深刻,因为你的知识很丰富,我很佩服你。”

说着又招呼张辰:“怎么,今天要进我的小店看看吗,前段时间我刚刚补充了新货源,有不少漂亮的好玩意儿,说不定就会有你喜欢的。”

张辰本来就是捡漏来的,只要是古董店他都愿意进去看看,笑道:“谢谢,很荣幸你还记得我,德鲁兹先生。我今天来就是随便看看,如果有喜欢的东西,当然会出手买下来。”

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德鲁兹的店里走,路过门口时候还专门用意念力观察了德鲁兹手上的小提琴。

不过很可惜,斯氏琴那样的顶级宝贝都是极少数的顶级存在,哪有那么多留着让他在同一处捡漏呢,张辰也只能是进店里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出手的东西了。

店里还是像以前一样,商品排列的很整齐,货架和橱窗都被整理的很干净,再加上一些精心的装饰,把整间店面的单词都提高了一些,这是德鲁兹妹妹的功劳,张辰也不认为德鲁兹可以做到这么细致。

咱的路子店里只逛了一圈,也就是三五分钟的样子,并没有找到理想的玩意儿,张辰告别了德鲁兹兄妹,继续向托贝洛大街深处走去。

又逛了三几间小店之后,张辰终于在一件售卖小杂件的店铺里找到了几件这的出手的玩意儿,这些东西不但值得出手,甚至是必须要拿下的。

就在这间卖小杂件的店铺的柜台里,并排摆放着九块款式、大小、材质等等都是一模一样的寿字纹玉璜。

这还了得吗,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张辰怎么都不会想到,第九对月影宫灯上的玉璜配饰居然能够在伦敦的古董店里找到,而且一下子就是九块,超过一半以上了啊。

“老板,你这些东西怎么卖?”张辰喊过正在忙着搞陈列的店主问道。

店主看了看张辰,又看了看他指着的那些玉璜,中国人买中国货,应该是可以宰一刀的。放下手里的营生,来到柜台前,拿出一块玉璜放在锦盒里,道:“年轻人,你可真是找对了,想要买中国古董就应该来我的店里,你看看这些东西多漂亮啊,这可都是很久远以前的东西了,怎么说每块也要三千镑。”

这家伙把张辰当做是喜欢中国文化的华裔了,想要买一些玉器和瓷器这些可以代表中国的东西,他当然要在这些玉璜上狠狠宰张辰一刀。

张辰是什么人,国际收藏界都大名鼎鼎的人物,听他的报价就知道他不懂这些东西了,这样的宝贝留在他手里也是暴殄天物,必须要用最低的价格从他手里买走。

撇了撇嘴,道:“你没有搞错吧,这样也要三千镑?你真的把它们当做古董来卖的吗?你看看这些东西,九块都是完全一样的,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做流水线产品,含早以前的人可能会有这样的工艺吗?

而且你这几件东西里还有损坏了的,你也要卖三千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的很难相信你的店可以继续经营下去。

最多三百镑,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想这些东西也就只有烂在你手里的可能了。”

和店老板讨价还价了一阵,张辰最后还是以三百五十磅一块的价格买下了六块完整的寿字纹玉璜,另外三块有破损的则是便宜了不少,仅仅两百磅就吧三块全部拿下了。

高高兴兴地出了这间小店,正要往里边继续逛,眼角的余光就瞟见街对面一个店铺门口闪进一个老者的身影,很急,很急,像是进去晚了就会被天上掉下来的东西砸到一样。

张辰不禁就起了好奇之心,想要看看这个人到底去做什么了;他也懒得到对面去走一趟,释放出意念力进入到对面的那间店铺里。

意念力进入店铺,首先看到的是一些或老或新的商品,有一些商品的年头已经不短了,最早远的一件居然是三百年之前的。

张辰正要仔细打量那件三百年前的物件儿,就被另外的一件事打断了,他看到了一个人站在那件掐丝珐琅器前,正在和店老板做交易,而那个人正是曾经在荷兰被他截了和的艾斯肯纳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