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87章 打个赌吧

第三八七章打个赌吧

艾斯肯纳兹刚刚是从那间古董店出来的,一出门就又很快地折身进去,并且要急着完成交易,张辰略一思忖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感情这艾斯肯纳兹也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至今还在追求捡漏的至高乐趣。刚刚他一出门就转回去是因为看见张辰了,让他想起了那只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大罐,怕这次看上的东西再给张辰抢了,这才赶紧转身回去完成交易的。

张辰笑着摇了摇头,对艾斯肯纳兹在捡漏上面的执着也有些不理解了,如果不是自己今天出现在这里,他还不知道要熬多久呢。也许自己今天的出现,会让那家的店主多赚不少钱吧。

他是一个古董商人,虽然追求利益最大化是每一个商人的本质,但是却不能在古董收藏这方面太过于追求;古董并不像普通商品那样,会有很大量的货源等着人来买,在很多时候都是以单件或者少量存在的,也许前五分钟还在那里放着,五分钟后就被人买走了。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追求捡漏的最大化还是很有风险的,就像上次那件鬼谷子下山大罐,艾斯肯纳兹都已经去到赫默特家里了,应该也看出了那件罐子的价值,可是他总抱着抻一抻的想法,最后被张辰抢了他的先。

上次抢在艾斯肯纳兹前面买下那只罐子,张辰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现在也不会存在不好相见的尴尬。哪件古董也不是生来就属于谁,大家同样作为购买方,肯定是谁先得到算谁的,从来没有第二种解释。

如果张辰因为当初抢了那件鬼谷子下山大罐就怀有抱歉的心理,那他今天就不要再逛了,马上离开是最佳的选择。

而且他以后也不要再谈什么捡漏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捡漏就是在占别人便宜啊,那就是在欺负人啊,很不道德的。几乎他所有的收藏都是通过捡漏得来的,岂不是说他要把全部的藏品都送还回去,然后做一个装了一肚子知识,却没有一件像样藏品的面瓜吗。

张辰不会主动和艾斯肯纳兹交流,但是如果碰上了却也要打个招呼寒暄一下,毕竟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而且双方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见面不打招呼时很说不过去的。

张辰不愿意和艾斯肯纳兹多打交道,对那件他已经到手的掐丝珐琅更是没有了兴趣,两人能不碰面就不要碰面最好。

要说他今天已经是大有所获了,得到了九块玉璜虽然只是月影宫灯上边的配饰,但是但就其本身的价值来讲,绝对要属于上等的珍贵文物了。别说一块三千镑,就是一块三万镑都算便宜的,最好的玉质,最好的雕工,皇家器物的名头,等等等等的优势加起来,足以使得每一块的价值都达到收购价的最少一千倍以上。

有了这个收获,张辰今天就算是圆满,哪怕现在就打道回府,这一天也会过得很愉悦。

张辰正想是回去还是继续逛逛,宁琳琅和张沐今天去逛哈罗兹和一些贵族商圈了,要很晚才能回家,干脆还是好好转一圈,看看还有什么能够捡漏的机会。

正想着,就听到背后有人在喊他:“张先生,请等一下,我们聊聊好吗?”

转身过去,艾斯肯纳兹正拎着一只包装好了的盒子走过来,里边装的应该是刚刚那件掐丝珐琅器。

张辰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盒子,笑着道:“好巧啊,艾斯肯纳兹先生,看来你今天也是大有收获,恭喜你了。”

艾斯肯纳兹把手举起来晃了晃,道:“哦,谢谢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件明末的掐丝珐琅,我怀疑是崇祯皇帝御用过的。张先生是业内公认的顶尖高手,如果不忙的话,可以帮我看看吗?”

这就是艾斯肯纳兹,一个真正的商人,他不会因为过往的一些纠葛而记恨埋怨,也不会因为对谁的欣赏或看重就舍去既得的利益,在他的观念中,只要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那就没有化解不开的矛盾。

这有点像《潜伏》里边的那个情报贩子谢若琳,他的眼中只有金条,且金条面前人人平等,所有金条一律不分贵贱。尤其是那句经典台词麻醉师和放在艾斯肯纳兹这种古董商人身上,“如果你一……枪打不死我,我又活……过来了,咱俩还……能做生意,只……要价格公道。”

其实艾斯肯纳兹专门来找张辰,并不是要他帮着掌掌眼,明代皇家的掐丝珐琅他很容易就能看出来,他找上张辰,就是要来和张辰谈生意的。

听话要听音,张辰当然明白艾斯肯纳兹是话中有话。对这些顶级的国际掮客,张辰能够用到的时候的确很少,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认识几个像艾斯肯纳兹这样的人。

就好像华阳国际的那位徐叔叔一样,他做的很多生意都是一些道貌岸然的人所鄙视的,但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人却又离不了这类的生意,包括张辰的那三百万吨燃油,也是那位徐叔叔帮着解决掉的。

艾斯肯纳兹也一样,猫有猫道鼠有鼠路,也许有一天自己就会用到他们这方面的消息呢,只要不帮着他们兴风作浪,简单的一些接触和交流还是没问题的。

点点头,指着不远处的几把太阳伞,道:“好吧,我看那里就比较安静,我们坐下来聊。”

来到咖啡厅坐下之后,两个人都点了蓝山,张辰并没有给艾斯肯纳兹散烟,他抽的是哥伦比亚的顶级雪茄。雪茄象征一个人的权力、地位和财富等等,艾斯肯纳兹虽然有身份,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却还远不到可以分享雪茄的地步。

艾斯肯纳兹拿出他新收的那件掐丝珐琅器给张辰看,果然是明末的皇家器物,上拍卖会的话,到五百万以上也有可能,不用说,艾斯肯纳兹这次肯定是赚大了。否则的话,以他的骄傲是绝对不会拿出一件也许不会成功的玩意儿来给人说道的,张辰敢打赌,这玩意儿的入手价绝对不会超过五千英镑。

看过了东西,艾斯肯纳兹就要进入正题了。张辰在国际上的名声很大,就是艾斯肯纳兹这样的老派古董商,也不得不用很客气的态度。

道:“张先生,我这里有一个计划,是我策划了两年多的时间才搞出来的,我希望你和你旗下的唐韵能够参与进来……”

刚刚开口,就被张辰拦住,道:“艾斯肯纳兹先生,你应该知道的,我个人也好,唐韵也罢,是绝对不会参与任何一件古董文物的炒作的,如果是这类的事情,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参加的。

如果是要我参加一些文物的竞拍,可能性也不大。如非特殊情况,我是不会购买正价古董的,超出其自身价值的东西我就更不会出手了,这点在业内并不是秘密,我想你应该是很清楚的吧。”

“是的,是的,这些我都很明白,张先生你放心,我绝对是在尊重你的前提下才对你发出邀请的。”

如果张辰能够参与道他的计划中,绝对是一个超级亮点和噱头,很有吸引力的,艾斯肯纳兹可不想让张辰误会了,连忙解释道。

“是这样的张先生,我策划了一个时代痕迹全球巡回展览的活动,对人类文明的每一个阶段,进行细致的展示和讲解,希望能够通过这个展览增进现代人对古文化的接受和喜爱,让更多的人投入到研究和继承古文化的队伍中来。

同时这次巡回展览的所有收入,都将会捐出来给那些穷困地区的孩子,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认识到人类历史上的璀璨文明,让他们也能够像其他的孩子一样,了解自己祖先的过去,了解自己民族的历史……”

艾斯肯纳兹滔滔不绝地讲了好久,大致的意思就是他要办一个展览,这个展览的意义很重大,也是一件积功德的好事,希望张辰和唐韵能够参与进来,为世界古文明的延续尽一点力之类的。

古文化需要有人去传播和延续,张辰对于这样的事情的确是很关心,也很愿意支持。而且对于唐韵来说,这也的确是一件好事,参加这种世界级的巡回展览,要比搞什么文化交流强太多了,这次是世界级博物馆该干的事。

可也要搞清楚了再说,总不能盲目的就应承下来,任何人在加一个活动之前,都是要了解一下的。问艾斯肯纳兹道:“艾斯肯纳兹先生,我想了解一下,举办这样的展览,把钱都捐出去,这样的活动当中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你总不会是想要去做义工吧。”

艾斯肯纳兹笑着道:“我当然是有所求的,我求的就是名。张先生你是一个很富有的人,你也应该了解,财富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变得没什么意义了。所以我们就要追求一些除物质以外其他方面的东西,例如名气、理想什么的,我要追求的就是这样一个名气。

当然这里边也不是完全没有其它的,也许很多人看来我就是一个满身铜臭的古董商,但是我也算是古文化大产业中的一个环节,我也是收藏界的人,对于这个行业肯定是有感情的。我愿意看到更多的人走进到这个行业中来,把人类历史上那些璀璨光辉的文明都延续和继承下去……”

这样的说法就对了,张辰虽然已经猜到了一部分,但还是想听到艾斯肯纳兹亲口说出来。没想到的是,这个老头居然还有如此的一面,也愿意为古文化做一些自己的贡献,这样张辰就更愿意参加了,不就是那些东西出来展览吗,唐韵最不缺的就是文物了。

心里已经同意了,但是还不能太容易了,反正现在时间还早,不如和他玩一玩,也好把因为之前那只青花大罐引出的尴尬化解一下。

张辰笑着道:“艾斯肯纳兹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也了解到参与这件事的正面和积极的意义。

我们来打个赌吧,就在这条街上,以两个小时为限,谁找到的东西更有价值算谁赢。如果你赢了,我不但要参加这个活动,而且会拿出一百件唐韵还没有展出过的文物来参加。怎么样,有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