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88章 十二正神

第三八八章十二正神(求票、求订阅)

比试一下?艾斯肯纳兹微微有些意外,张辰提出这样的要求到底是为什么。虽然从张辰的话里边能够听出来,他心里已经是愿意参加这个展览了,但是嘴里却还没有答应下来。

那么他提出的这个比试,自己要怎么样去应对呢,艾斯肯纳兹的大脑飞速转动着,他要分析张辰这句话的意思,然后做出准确的判断和最有利的选择。

张辰是收藏界的顶级高手,虽然没有太多的在国际上露面,却也不能掩盖他的光芒。

也许有的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全世界喜欢收藏的人,都知道唐韵这个机构,就好像之前知道大英博物馆、卢浮宫和纽约大都会、冬宫,知道大维德基金会一样。

但凡是知道唐韵存在的收藏界人士,就会知道唐韵有一个顶级高手的老板,传说中,这位年轻到令人发指的顶级高手可以鉴定任何的古董,只要是能够拿出来的东西,它既能鉴定出真伪,这一点让所有收藏界的人都羡慕到嫉妒。

别人也许还没有见识过张辰的变态,可艾斯肯纳兹却是实打实在张辰手底下吃过亏的,那件元青花的鬼谷子下山罐,他研究了很长时间才确定是元代的青花瓷,可张辰只不过去看了一眼,就发现了那件宝贝。

这无法不让他感到震惊,到底是什么样的眼力,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准确无误地给一件世所罕见的文物做出最准确的鉴定。

艾斯肯纳兹对于能够和张辰比试一场,心里也是很有些期待的,他很想亲自在现场感受一下,张辰的实力到底在什么样的高度。

但是张辰的态度却让他有些不好琢磨,如果有可能的话,自己是要赢还是要输;如果自己赢了,张辰会不会因为丢了面子而拒绝参加这次的巡回展览,或者说会不会降低对这次展览的支持力度。

左思右想之下,艾斯肯纳兹还是决定该怎么就怎么,如果自己有机会能胜过张辰,就绝对不要放弃。张辰输了还能够再商量展览的事,可如果自己有机会赢而放弃了,那将会是一生的遗憾,能够赢张辰的机会那是可遇不可求的。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如果被张辰发现自己放水,把赢的机会放弃掉了,很可能他就真的不会参加这次的展览了,据说这个年轻人很讨厌被欺骗。

其实张辰的想法很简单,他就是想化解一下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顺便打发时间,真就没有什么特比的目的。真要说有什么目的,那就是借着自己掌握主动的机会,让艾斯肯纳兹陪自己玩上一会儿,顺便看看他的真正实力。

两人说定了比试的规矩,地点和范围就在托贝洛大街上的古董店里,在中午十二点以前,谁找到的东西最有价值就算谁赢,购入价格不限,但是要保证购入价和市值的差距在十倍以上。

从咖啡厅出来,两个人就开始踅摸宝贝了,到中午十二点还有不到点两个钟头的时间,虽然不够逛完托贝洛大街,但是却也足够他们这种顶级高手找出一件有价值的玩意儿了。

艾斯肯纳兹和张辰搜寻宝贝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老艾是一家店一家店的看,只要是他认为可能会藏有宝贝的店铺,就会被他光顾一下;而张辰则是沿着街道向前走,看起来一幅毫不在意的样子,只会偶尔进入一间店铺看看。

对于张辰的这种方式,几乎所有人都表示很不理解,他为什么总是在看似闲逛的时候,就能够意外地发现别人专门都找不到大漏,这也是很多认识张辰的人永远都搞不明白的。

张辰身边的人,有他们的一番解释,张辰的视力要比正常人强出很多,知识量也要强大很多,经过长期的锻炼后,再加上他的细心,很多宝贝只需要远远看一眼,就能够段定下来,完全没必要一件一件的看。

还有另外的一种解释,那就是张辰的运气太好了,老天爷把所有的好运都灌注在他的身上,不只是在古玩方面,其它方面也是一样的,但凡有好事就会照顾到他。

而艾斯肯纳兹对于张辰的这种漫不经心,却是有最接近真相,也最让人不可能接受的解释,多年后和张辰已经很熟悉的艾斯肯纳兹,在他的自传中曾经写到过他的解释:“他总是给人一种强大的信心,你只是看他的背影,就能够产生信任感。

当他在在每一间古董商店门口路过的时候,双眼永远都会看着前方,一幅毫无所谓的样子,仿佛他就是一个过路的行人。真正关注店铺里古董的,是他心里的那双眼睛,他的心灵好像可以看到古董店的内部,任何东西都逃不过他的心灵之眼。”

的确,任何的秘密都不可能被无限期地隐藏,即使不被发现,也会有人看出端倪,发现一些小小的漏洞。张辰的意念力已经算是最秘密的了,除他以外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但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却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异能。虽然说意念力无形无质无色无味,不会被人找到真正的证据,但是人类的想象力是无比强大的,张辰也只能是找出各种的借口来解释了,总之最终的意思就是一点,运气太好了。

张辰在经历过了很多事之后,也开始主动为自己的神奇打起了掩护,就像他现在和艾斯肯纳兹比试,就时不时的要故意行差踏错一下。

走在大街上的一间间古董店门前,张辰不只是会光顾他发现了宝贝的店铺,那些毫无宝贝踪迹可寻的店铺,他也会进去逛一下。

上午十一点多一点的时候,张辰和艾斯肯纳兹再次碰面,不过现在还不是他们比试的时间,二十多分钟足以让他们各自找到一件好宝贝,帮助赢得这次的比试。

站在一间叫做“记忆的泪滴”的古董店门口,艾斯肯纳兹刚刚从这间店里出来,两个人的手里都拎着几只打包好了的盒子,里边装着的,就是他们的战利品。

两人相视一笑,再次错身去往对方已经筛过一遍的区域,到了他们这种级别的收藏鉴定高手,能够捡到对方漏下来的漏,那才叫真正的赢了,这也是两个人都抱着的念头。

只不过很可惜,艾斯肯纳兹的露可能被张辰捡到,而张辰却是不会有漏的,他筛过的古董店对于要找东西参加这种比试的艾斯肯纳兹来说,要比海水冲刷过的掩饰还干净,甚至连灰尘都不会留下。

要单纯从眼力上来说,张辰并不会比老艾强出太多,毕竟对方也是专研了古董收藏几十年的高手,足已列入顶级高手的范畴。但是张辰有意念力,可以看到老艾看不到的地方,一些角落里或者什么地方,都是大漏最有可能的藏身之处;这一点上张辰是很有发言权的,他的很多收藏就是在不被人重视的角落里捡出来的。

走出几步之后,张辰有退回来,进入到那间“记忆的泪滴”古董店,店里只有相当帅气的年轻店主一个人。售卖的大多是一些被损坏了的东西,也许这就是吧店名叫做“记忆的泪滴”的原因吧,希望用这些惨痛的教训来提醒大家珍惜文物。

店主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希腊人,或者希腊人的后裔,长相帅气到让人眼前发亮,张辰也算是英俊的,但是他更多一点雄性味道,不是那种完全的美男子类型。

张辰刚才在门口时候,顾着和艾斯肯纳兹打招呼,忽略了对店铺里角落处的检查,等到走过几步的时候,才想起释放出意念力看一下。这一看不打紧,差点让张辰叫出声来,这间店里还真有可能被老艾留下了一个超级大漏。

和店主打过招呼,简单看了看货架上和柜台里的东西,张辰指着角落里的一只很不起眼的小箱子问道:“这只箱子也卖吗?”

店主看了看那只不常常打理,已经有些灰尘的箱子,道:“哦,那是不买的先生,那只箱子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东西,不能当做古董来销售,这不符合我做生意的准则。”

张辰对这位店主的诚实和经商态度很惊讶,现在这个年代可是很少有这样的人了,搞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捡人家的漏了。

不过折回来一想,只要这个店主认不出那里边的东西,自己不捡也难免会让别人捡到,还不是一样要走宝吗,想想还是继续问道:“哦,那我可以看看吗,我对这只箱子很感兴趣。”

店主很疑惑地看了他一样,估计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明知道不是古董,还非要看一下,也不知道是脑子有问题还是专门和人做对的。

把上边的灰尘掸一掸,店主才把那小箱子抱到柜台上来,打开以后把里边的两个盒子取出来,道:“先生,请看吧,这只箱子真的没什么,只是一直很普通的木箱而已,不会有任何的收藏价值。”

张辰当然不会要这只箱子,他要的是里边的那两只盒子,简单看了看,又道:“果然很一般啊,那两只盒子是怎么回事呢,我也可以看看吗?”

店主都有些快崩溃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顾客,怎么就专门看一些没有特别价值的东西呢,这人不会是疯子吧。

但是出于礼貌,还是把盒子交给张辰,道:“是的先生,这盒子你也可以看,只要是我这间店里的东西,你都可以看看,如果有什么喜欢的,你也可以买下来。”

张辰也不理会他的暗讽,打开那两只盒子,把里边的东西取出来,正是十二只有些发黑的杯子,杯子很薄,上边的图案是阴浮雕的希腊十二正神,在意念力的作用下,七层黄色的光芒流动着,漂亮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