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89章 心服口服

第三八九章 心服口服

七层黄色的光芒,那就是最少两千八百二十年前的东西,那个时候也正是希腊文明最早形成的时候,这些杯子上面的浮雕也是当时社会文化的主体,这一套杯子大有来头啊。

早期的希腊人不困在艺术的追求上,还是对社会形态以及生活和生命的追求,都有一种接近残酷的唯美心理在作怪。

可以想象一下,希腊人为了让自己的人种成为最漂亮最美丽的人种,他们把所有出生以后长相不漂亮的婴儿溺死在海中,只留下那些长相俊美和漂亮的婴儿来延续后代,这样的一个民族,他们的艺术在当时得是多高级的水准。

都说希腊文明是欧洲文明,或者说是现代文明的起源,受它影响而缔造的托勒密王朝、塞琉古王国、马其顿王国,以及发展壮大了的古罗马帝国,这些都是催生了无数文明的时代,在人类的历史上有着光辉的印记。

尤其是之后代替了希腊文明的罗马文明,以意大利为中心,辐射到了几乎整个欧洲和西亚北非等地区。包括从本土外传播进去的基督教文化,都在很大程度上被当地的文明所潜移默化;到了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还衍生出了巴洛克这种极致的艺术风格。

虽然在后世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都曾经成为世界霸主,但是他们的文明却都是建立在希腊文明的基础之上。可以说除了早期主导东方世界历史的中华文明外,只有希腊文明对世界历史有着主导作用,进而演变成为一种现代文明。

不论是希腊文明,还是罗马文明,都是在追求美的极致,这一点上从他们的艺术风格就能够看出来。包括现在时尚之都,巴黎、罗马、伦敦等这些最先锋的城市,也都是在希腊文明的熏陶下一步步演变而来的。

这十二只杯子上面浮雕内容历经两千多年的时光,还依旧保持着应有的美感,并没有被岁月所磨去。那种极度接近于天然的美,仿佛大自然雕刻一般的鬼斧神工,也只有在审美上无限挑剔,无限接近完美的古希腊工匠才能雕琢出来。

虽然看起来有些黑乎乎的,但是它们的内里却是金灿灿的,只要经过一些简单的抛光处理,或者更简单的用意念力过一遍,就能够恢复本来的面目。

当然,也正是因为它们黑乎乎的外表,才没有被人所关注过,一直当做普通的小玩意儿被扔在角落里。否则以它们的身价来说,绝对会被放在世界最顶级博物馆中那些最好的位置上去,那还轮得到张辰来捡这个大漏呢。

十二只杯子每一只代表着一位希腊神话中的正神,象征着希腊神话中至高无上的神权,也是希腊文明最早期的主要形态。

十二位主神分别是众神之主宙斯;宙斯的三姐兼第三任妻子,妇女的保护神、掌管婚姻和生育的天后赫拉;宙斯的哥哥,海神波塞冬;宙斯的二姐兼第四位妻子,掌管丰产和农林的女神得墨忒尔;宙斯和他的第一位妻子聪慧女神墨提斯所生的长女,智慧女神、胜利女神、女战神,也是三处女神之一的雅典娜;宙斯和他的第六位妻子黑暗女神勒托的儿子,太阳战车的驾驱者,光明之神、预言之神阿波罗;宙斯和第七任妻子风雨女神迈亚的儿子,众神的使者,掌管商业和市场以及冥界引渡的赫尔墨斯;宙斯和勒托的女儿,同为三处女神之一的妇女之神,狩猎女神、月光女神号称女性纯洁化身的阿尔忒弥斯,象征美与爱的女神,十二泰坦神的父亲乌拉诺斯的**进入爱琴海后诞生的阿芙洛狄忒;宙斯与赫拉的儿子,战神阿瑞斯;宙斯和赫拉之子,火与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宙斯和忒拜公主塞墨涅的儿子,受另一位三处女神之一的炉灶女神赫斯提亚让位,十二主神里唯一拥有凡人血统的酒神狄俄尼索斯。

早期的希腊神话中人际关系很混乱。乌拉诺斯从大地之母盖娅的指端诞生,相当于是盖娅的儿子,但他同时还是盖娅的丈夫,与盖娅共同生育了十二泰坦神、三个独眼巨人和三个百臂巨人。

而掌管空间的泰坦神克罗诺斯和掌管时间的泰坦神瑞亚是兄妹俩,他们结合生出了赫斯提亚、得墨忒耳、赫拉、波塞冬、哈迪斯和宙斯。

宙斯又和他的二姐、三姐结合生出了属于他们的儿女,在此之前还和不知道应该是称呼姑妈还是姨妈的忒弥斯结合,生出了生秩序女神、公平女神、和平女神等时序三女神。

而这位嫁给宙斯的姨妈(为了减少一些伦理罪恶感,我还是决定用姨妈这个称呼)忒弥斯,正是掌管着正义、法律和公平的女神。

时至今日,我们常常能够在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大门前,或者在一些法律工作者的案头,都能够看到她一手持利剑一手持天平的雕像和塑像。法官在判决之前蒙上纱布挡眼的这个习俗,也是来源于这位女神的故事。

宙斯为了自己的安全和统治,可以把自己的女儿雅典娜吞入肚子里;雅典娜也会和自己的叔叔波塞冬斗法。

在罗马神话中被称作美神维纳斯的阿芙洛狄忒,这位爱与美的女神。作为火神赫菲斯托斯的妻子,他却和自己的小叔子战神阿瑞斯通奸,剩下了小爱神厄洛斯,也就是罗马神话中的爱神丘比特,以及其他的四个儿女;还和小叔子神使赫耳墨斯,以及英雄安喀塞斯都有生育儿女。

这一系列相当混乱的亲属和婚姻关系在如今的道德体系中简直就是惨无人道和灭绝人性的,但是在古罗马时期,这种伦理观念是很正常的,更不会被视作**的行为,属于古希腊时期比较典型的贵族风俗。

这些都被记载于《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结合而成的《荷马史诗》中,内容虽然比较混乱,但是在讲述的时期上有些类似于《封神演义》的味道,都是诸神混战时期的东西,是希腊文学发源的土壤,也对以后的欧洲文学有着深远的影响。

直到中世纪甚至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种亲属之间的婚姻关系都在欧洲贵族中有一定的市场,包括称霸整个欧洲的各个王朝皇室,以及后来欧洲最伟大的哈布斯堡家族,类似于堂兄妹结合这样的婚姻是很常见的。

只是一个小小的婚姻习俗,就影响了欧洲两千多年,可见希腊早期的文明对后来的欧洲文明有多大的影响力。

这十二只金杯不但制作工艺精美,本身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在文明传承和延续方面,也是有着很重要的作用和深远的意义。

早在公元前八百多年的时候,希腊人的生活中还是以陶器为主要生活用哪个器皿,黄金属于极为稀有的贵重宝物,应该是只有国王或者王室成员才能够使用。

而这样制作精美,用料十足的金杯,又是十二只一套的,能够使用它们的人,也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位了。无外乎是国王的一家子人,估计连一些国王的兄弟等人,都没有这种待遇。

要说这套杯子有什么样的价值,张辰还真是不好估计。首先各大博物馆中肯定是没有,偶尔有几件古希腊时代的金器,也多是有损坏的,而且制作工艺完全不能相比。

现在全世界收藏古希腊金器最多的就是唐韵了,张辰收获了威廉?丹彼尔父子的宝藏,里边也有不少的古希腊时代的金器,但是却没有这样成套并且雕刻如此精美的。

可以说现如今所有的古希腊文物中,唯独这一套杯子是高端文物中有十二正神全套的,而且品相之好也实为罕见;黄金的用料纯度也很高,放在后世都不见得会差到哪里;杯口和杯底座上海镶嵌着宝石,说是极品中的极品一点都不为过,可以算作是唐韵的第二等镇馆之宝了。

张辰怎么可能让这种宝贝流出自己的手呢,都没有把盒子放下,直接抱着对店主道:“这些东西我要了,还有那只箱子我也要了,你开价吧。”

店主很纳闷地看了看张辰,带着一丝不敢相信的语气问道:“先生,你确定你要买下这些东西吗?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些杯子看起来好像很古旧的样子,但他们是我爷爷的一个做考古的朋友送给他的,并不是什么古董。

我爷爷也是一个古董商,这些东西他放了一辈子,到死都没有拿出去卖。像他那么精明的古董商人都不拿去卖,你觉得这些杯子会有什么价值吗?

它们之所以会出现在我的店铺里,并不是因为我想要卖它们,而是我母亲帮我送东西的时候送错了,我都有些懒得动那箱子,准备哪天心情不好的时候拿去扔掉调节一下心态才留下来的。

好了,我说了这么多,你还觉得这些东西是你要的吗?如果你不懂收藏古董,我可以给你讲一些初步的入门知识,你也可以选择一些专业的书籍学习,但是这些东西绝对不是你应该入手的方式。”

张辰都快被这位热心的店主感动了,坚持着自己最后的一点耐性,道:“你不用说那么多了,我很确定,我就要这些,你开价吧。”

“好吧,这位先生,我爱没见过像你这么固执的人呢。一百镑吧,再多我都觉得自己像一个骗子了,真是莫名奇妙。”最后还是店主被张辰打败了,爆出了一个自己认为无法再高的“天价”。

张辰刚刚逃出一百镑交给店主,正在收拾柜台上的盒子,艾斯肯纳兹就推门进来了。他再次路过这间店的时候,发现张辰还在里边,就知道他一定是有收获了。

眼看着已经快要到时间了,也没有再逛下去的必要,就想进去看看,张辰到底找到了什么好东西,而且还是他漏下的。

走近柜台前,和张辰打了招呼,拿起桌上的一只杯子看过之后,问道:“张先生,这些东西你是多少钱买的?”

张辰还没有答话,那位店主就开口了,“这位老先生,你快劝劝你的朋友吧,他为了这些破烂居然愿意花一百镑,我怎么拦都拦不住,这样的心态实在不适合在收藏圈混。”

艾斯肯纳兹差点没喷出来,张辰不适合在收藏圈混,那还有谁适合在收藏圈混啊,好像就再找不出什么人了吧。

转而又想到张辰只花了一百镑,心里的那种比试念头也就放下来了,把手里的八只盒子放在柜台上,很诚恳地像张辰鞠了一躬.

道:“张先生,我认输,心服口服,这些东西现在都是你的收藏了。我只有一个请求,在展览的时候,希望你能够让这一套杯子也参加进来,作为它们首次的露面,我们也会做一个很正式的发布仪式,希望你能够答应。”

月底还是这么惨,票就不求了,大家有心就点给俺。不过订阅还是可以的吧,实话实说,看盗版很可能被木马的,不是危言耸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