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90章 佩服

第三九零章佩服

艾斯肯纳兹放在柜台上的八只盒子中,就有他在见到张辰之前收的那件掐丝珐琅香炉,既然今天已经是输了,干脆就光棍一点,可不能因为一件玩意儿落了自己的名声。

张辰那也是讲究的人,打赌归打赌,输了就应该把彩头拿出来,赢了的人也没必要故作大方,那样反而会让对方觉得你在怜悯他,可怜他,一个有志气有身份的人是不会接受这些的,甚至会很反感。

不贵一码是一码,不该拿的张辰是绝对不会要,看了看桌上艾斯肯纳兹的盒子,把那只装着掐丝珐琅香炉的盒子摘出来,递还给他。

道:“艾斯肯纳兹先生,你今天应该就是为它而来的吧,这样的一件东西你应该注意很久了,这件不在我们的赌约之中,你应该收回去。

比试一下只不过是突发奇想,而且也没有谁必须要输要赢的念头,就当做是一个游戏好了。巡回展览的事情,我一定会参加的,我最近收了几幅很有意义的古画,连同这一套杯子,都会在这个巡回展览上首发,还要麻烦你多多帮着照顾一下。”

张辰并不在乎艾斯肯纳兹拿出来的战利品都是什么,既然都是顶尖高手之间的游戏,添作彩头的必定不会是一般的玩意儿,稍微次一点的东西都拿不出手的。

他自己已经收了七件东西,现在已经到手的算是第八件了;艾斯肯纳兹在两个小时之内也收了七件,实力可算是相当不弱了。恐怕这条街上所有的古董店中,能够拿得出手的好东西都已经在这两个小时里被他们搜罗光了吧,真不知道是这些古董的幸运,还是店家们的不幸。

艾斯肯纳兹对张辰的印象再次上升一等,之前只是把他当做一个顶级的高手,拥有无比妖孽运气和实力的收藏界年轻一代领军人物,一个值得任何人仰视的大藏家;可现在却不能那样看了,张辰的言行让他很佩服,不论游戏的话是真是假,能够把这么多的顶级重器在他的展览会上首展,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他拿出来的七件彩头里,有一尊德化窑的白瓷观音,一只古埃及的陶罐,一只七英寸的教皇格列高利七世亲手制作的苦相,韦塞克斯王朝统治英国时期的英国国王爱德华二世的御用雕刻镶嵌银酒壶……

这些可都是精品啊,虽然张晨并不知道都有什么,但是这样一场比试的彩头绝对不会是凡品,他怎么就一点动心的意思也没有呢。又或者说,如果自己只是拿出了一些劣质的赝品来,他也会毫不在乎吗,这个年轻人的心理太强大了。

当然,他也很相信,这个比试就应该是一个游戏。张辰这样的身份,以及他在收藏界的地位,都让他必须做出更多对古文化传播有意义的事,而这样的活动正是意义重大,他应该是一早就决定要参加的。

艾斯肯纳兹不禁有些感叹,刚刚自己还在考虑该怎么和张辰比试,哪知道人家就是为了玩个游戏而已。而且面对七件毫不知情的东西,连看都不看,只是把本属于自己的那件掐丝珐琅香炉退回来,就这份淡然洒脱和稳当,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

老艾想起自己像张辰这么大的时候,也是刚刚进入收藏圈不久,在家族企业里边做基层职员。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没有现在张辰的这份能耐,在面对一些顶尖名家、有价值的重宝,以及一些大事的时候,更是做不到张辰这种心理,次子的未来已经不可限量的,交好是唯一的方法。

既然张辰已经答应参加巡回展览,也同意拿出这套杯子来,还会拿出其它的几幅古画来参与;而且自己和他现在也算是因为这场比试而有了一些交道,相互之间有了说话的空间,何不让他多支持支持呢。

想了想该怎么说话,艾斯肯纳兹又道:“张先生,很感谢你对这次展览的大力支持,我知道唐韵有一些印加等古文明的面具在展出,那个也是很有吸引力的,不知道是否能在这次的展览中也加上几张面具呢?”

都已经决定要参加了,张辰自然是不会吝啬几件藏品,而且唐韵开展已经有些时间,又赶上三座新展馆的开馆,正好是需要再增加一批重量级展品的时候了,不妨就把这次的全球巡回展览当做给唐韵的宣传吧。

笑着道:“艾斯肯纳兹先生,你可真会挑时候,我刚刚准备出了一批新的展品要在唐韵推出,你的巡回展览就来了。我都在怀疑,我今天出现在这里,就是专门来为你提供展品的。

你知道吗,我所说的那几幅有意义的古画,就是六朝四大家和董展的真迹,我要拿出来参加巡展的就是董伯仁和展子虔的四幅作品,你觉得这样的展品还不够等级吗。

好吧,这是一件对古文化宣传很有意义的事,我再拿出四张不同时期和代表不同地域文明的黄金面具来支持这次的巡回展览;这些面具也一样是没有在唐韵露过面的,说是世间仅存的也不为过。

另外我还会拿出古希腊国王迈达斯,穆罕默德的继任者阿布?伯克尔,奥斯曼帝国的创建者奥斯曼一世和古罗马五贤帝之一图拉真这四个人的权杖,不知道这样的展品是否能满足你这次巡回展览的要求呢?”

艾斯肯纳兹当时就傻了,他知道张辰的个人藏品无比丰富,传说是堪比宝藏的存在;可也没想到,他在不动用唐韵馆藏的条件下,还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顶级重宝来,玩了一辈子的古董了,也没见谁手里有这么多宝贝的啊。

让老艾震撼的不只是这些宝贝,他心里还有一个更为震撼的问题。这些东西都是张辰为唐韵准备的新展品,而且肯定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那么这次唐韵准备新添加的展品会有多少,其中又有多少是比这些更高级的存在,张辰手里是否还有更多的其他宝贝呢?

最让艾斯肯纳兹不解的,就是张辰淘弄东西的速度,实在是让人望之生叹。今天的这套古希腊十二正神金杯无疑是重宝中的重宝,而他刚才说最近又收了几幅画,是六朝四大家和董展的作品,董展的作品就要拿出四幅来参加巡展,那其他的是什么数量呢,最近优惠近到一个什么样的短时间之内?

强压下内心的震撼,艾斯肯纳兹叹服道:“张先生,我这一生很少佩服别人,可你是我必须要佩服的一个。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我已经是活了一辈子了,可我这一辈子里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杰出的年轻人,你总是能够带给所有人更多的惊喜和震撼,这在之前的收藏界是从来没有过的。

你知道吗,在伦敦有一位华人收藏家,他是欧洲华人收藏圈的领袖,在上世纪中早期的时候就很有名气了。因为他在十八岁时候就应名震收藏界,业内的人为了表彰他的天赋,都叫他宁十八。

他也是我的一个前辈,我在年轻时代学习收藏的时候,很多次向他请教过相关的知识和学问。虽然因为种族的差异,他并没有把看家本领传授给我,但是我在他那里也是受益匪浅呢。

我本以为宁爷就是收藏界的一个奇迹了,但是在你出现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想,就是宁爷在这里,也不一定就能比得过你,你已经是收藏界当之无愧的大藏家了,不止年轻一辈,整个收藏界能和你相比较的人也没有几个。

张先生,我做了一辈子的古董商人,我的儿子和孙子也都在和古董打交道,我也希望他们在未来能够为古文化做出更多的贡献。虽然我是以经商为基础的,但是也对古文化有很深厚的感情,我想我们应该可以成为朋友,希望以后我们可以多多交流,你也能够不吝赐教,帮我教教我的孙子,可以吗?”

原来艾斯肯纳兹和宁爷还有一段渊源,宁爷为人一向不喜欢张扬,也从来没有说过这些。本来张辰对于艾斯肯纳兹的印象已经有一点转变了,现在有了这么一层,交往一下也就完全能说得过去了。

说是帮他教教孙子,其实也就是客套话,老艾不会不知道收藏圈的规矩,哪有随便就把本事传授给他人的道理呢,只不过以此作为一个交往的契机而已了吧。

脸上露出一抹艾斯肯纳兹不大看得懂的笑意,道:“呵呵,艾斯肯纳兹先生,你知道吗,你说的那位宁十八,宁爷。其实就是我未婚妻的外公,和我的师门有很深的渊源,我每次来到伦敦就是住在他家里的。

我们见面的机会实在不多,能够帮到你的时候也很少,只要不涉及到某些敏感话题的东西,我们还是可以交流的。如果是欧洲历史,或者美洲的一些东西,有什么问题我们都可以随时联系,以后再有想巡回展览这样的事,我们也是可以再次合作的。”

艾斯肯纳兹这时候有想起一句中国的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来还这就是这样的,中国是一个很伟大和神秘的国度,中国人可以用很简单的一句话就把一件复杂的事情阐述的很清晰,这位张先生和宁爷不就是根本上的一家人吗。

古董商不能持续做几代人,总是要走到收藏家这个行列的,如果都能像张辰这样,走到哪里就捡漏到哪里,古董商也就没什么做头了。而自己和宁爷也有一点渊源,现在也和张辰有了交流,希望在以后可以和这个收藏界的年轻妖孽多来往一些,算是为自己的子孙铺好一条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