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91章 最佳熟人

第三九一章 最佳熟人

张辰虽说是可以帮忙,但是也要看怎么个帮忙了,但凡涉及到自己和唐韵的利益,又或者涉及到更高层的民族利益,他绝对会站在和艾斯肯纳兹的对立面去,相信艾斯肯纳兹遇到同样的事也会如此选择的。

不过有了宁爷这么一点渊源,两个人还是很畅快地聊了起来,对于一些国际收藏市场上的认识和未来的走向都或多或少做了一些交流。

年轻的店主在艾斯肯纳兹进门,看过了一只杯子就做出了认输的态度之后,就开始琢磨这些杯子了,难道这些杯子真的是宝贝吗?

其实他哪里知道,他爷爷一直留着这套杯子不卖,并不是因为这套杯子不值钱,反而恰恰是因为这套杯子的价值太高了,完全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这套杯子是他爷爷和别人打赌赢来的,想要作为传家之宝流传下去,偏偏他的父亲对收藏不感兴趣,终生沉迷于赛车运动,在某一次的比赛中车祸丧生,买有来得及把这个秘密告诉自己的儿子。

而送给他爷爷这套杯子的那位考古工作者,就是希腊著名的考古学家史丹利?库特索姆巴,欧洲最著名的考古学家之一。在他的有生之年,为希腊发掘出了三十多处远古文明遗迹,其中还包括大量古希腊青铜时代的迈诺安文明遗址。

这套杯子就是史丹利?库特索姆巴和他爷爷打赌的彩头,当年的赌约是关于一个古希腊文字的,两人都对那个文字有不同的解释,于是就打赌谁的解释正确,就把自己最珍贵的收藏输给对方。

结果他爷爷的解释是正确的,赢下了这套无价之宝的杯子,后来出于对老朋友的补偿,又把自己手里的一顶古埃及时代法老的王冠送给了史丹利?库特索姆巴。

发生这件事的时候,店主还没有上小学呢,当然不会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只是记得这东西是别人送给他爷爷的。他爷爷在之后的十几年里都没有再把这套杯子拿出来过,只是放在自家的储藏室里,也不没有给任何人欣赏和鉴定过。

店主在收藏这一道上海没有开窍,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唯利是图的古董商,怎么可能不通过古董去赚钱,只是收藏在家里呢,这完全不合常理啊。

于是他才把这套杯子当做破烂玩意儿置之不理,等着有一天自己心情不爽利的时候,用这些杯子砸向大海,缓解一下自己郁闷的心气。可是现在他好像有点明白了,这些杯子可能都是宝贝,而且是价值不低的宝贝。

直到他听张辰叫出了艾斯肯纳兹的名字,他也完全反应过来了,这个老头儿就是著名的古董商人艾斯肯纳兹,能够让这个老头儿认输的东西,难能差得了吗。

店主有些后悔了,在心里不知道抽了自己多少个大耳刮子,好恨自己啊,这么好的宝贝怎么就一百镑卖出去了呢,至少也应该价值一百万镑的吧。

越想越觉得后悔,在利益的诱惑面前,店主还是忍不住了,主动地让理智和良心败下阵去,把之前收张辰的那一百镑拿出来放在桌上。

道:“先生,这些杯子我不卖了,这是退你的一百镑,杯子麻烦你还给我,我要收起来了。”

张辰和艾斯肯纳兹相视一笑,知道这个店主是起了贪心了,想要坏了股东行业的规矩,把已经走了宝卖出去的东西追回自己手里,然后再卖一个更高的价钱。

张辰对店主的话不以为然,笑着问他:“那我如果不还给你呢,你应该明白的,这些东西我已经买下来了,他们是属于我的。入股你想赎回的话,就要看我同意不同意了,而且价格也将会由我来定制,你是无权出价的。”

果然是宝贝,店主的心跳都加快了,交易已经完成,现在再收回来肯定说不过去。虽然不知道这个东方人是什么来头,但是艾斯肯纳兹的名头却是很清楚的,他都要说好话的人,绝对简单不了。

店主左思右想,又想出了一条计策,红着脸道:“不是的先生,我们的交易并没有完成,我刚才的开价是一百万镑。似的,如果你想得到这些几百年前的杯子,就必须要付出一百万镑,否则这笔买卖就没法做了。”

张辰和艾斯肯纳兹再次相视一眼,两个人都快笑出声来了,这个店主还真是有意思,凭着一些自己的想象就敢随便开价,而且一涨价就是一万倍,还强安了一个几百年前的概念,实在是好笑之极。

艾斯肯纳兹笑着拍了拍桌子,指着张辰对店主道:“嗨,顽皮的小鬼,你知道你这是在敲诈吗?已经完成了的交易,你却要反悔,勒索你的客人一万倍的货款,你知道如果他报了警,你将面临什么样的惩罚吗,我来告诉你,最少也是二十年的监禁,你受得了吗?

哦,对了,我忘记了一点最重要的。即使他不会报警,我想你也高兴不起来,你是总是要在古董行业生存的,你得罪了他可就在叶混不下去了。他的岳父就是英国收藏家公会的名誉主席,而你所在的这条托贝洛大街上,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店铺都是他岳父的财产,你想想这个后果吧。”

艾斯肯纳兹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听张辰说宁爷的外孙女就是他的未婚妻,以他对宁氏的了解,马上就能得出结论,要嫁给张辰的一定就是弗雷德里克的那个继承了宁爷衣钵的混血女儿,这时候正好把张辰老丈人搬出来给他压场子。

无论在哪个国家,强势团体永远都是社会主流,老百姓他也一样都盛会在强势团体的影响之下。即便是在思想和言论极度自由,整天都叫嚷着民主的欧美国家,这样的社会形态也是无法改变的,少数人永远都是少数人。

店主的确是有些被艾斯肯纳兹吓到了,现在静下心来一想,就回忆起了刚才张车祸和艾斯肯纳兹的对话。他们谈到了宁爷,那是在伦敦收藏界大名鼎鼎的人物,这个年轻人是宁爷外孙女的未婚夫,得罪了他就可能会被宁爷打击,那要比收藏家公会名誉主席的打击严重多了,万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古董店老板能够承受的。

人的心理一旦有了些许软弱的地方,被人攻击到了就会快速蔓延开来,到最后全部防线的失守,完全不会再有任何的抵抗。

年轻的店主显然就属于心理不够强大的,被艾斯肯纳兹一顿猛攻,立即就败下阵来,不得不接受十二只很可能价值一百万镑的杯子被张辰用一百镑的价格买走,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把这份记忆的泪滴埋藏在心里。

张辰对弗雷德里克的买卖和资产到底有多大还没有完全了解,出了记忆的泪滴古董店,就问艾斯肯纳兹,他和弗雷德里克交往多久了,这条街上的三分之一店铺是怎么到了他一个人名下的。

老艾神秘地一笑,道:“哈哈,看来你也被我骗到了,嗯,我现在的心里很满足。其实我并不知道这条街上有没有弗雷德里克的物业,而这条街上的店铺大多数都是一代传一代继承下来的,几百件店铺的主人都不相同,目前还没有谁能够拥有这里三分之一的物业产权。”

看着艾斯肯纳兹颇为得意的样子,张辰感觉自己对这个老头又多了一些了解,虽然他作为古董商唯利是图,但是在是非观念上还是很分得清的,也能够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

刚才的那种情况下,他明明可以推波助澜,促使这次的交易泡汤,以便他在时候得到这十二只杯子;或者也可以当做一个旁观者,看着那个店主和自己争执,而不管自己的困境。

至于巡回展览的事,只要有了这十二只杯子,有没有其他更重要的展品都无所谓了,用一些高级文物作为陪衬,之战是这些杯子就足以让人心动了,也足以达到他最初的目的。

但他还是站出来帮自己说了话,而且用那种属于他的机智和小谎言把店主吓到,从而顺利带走了这十二只杯子。

当然,张辰自己的话,不依靠任何的助力也能够把这件事搞定,但是艾斯肯纳兹来了这么一出,还是让张辰比较感谢,至少他没有在关键时候下绊子或者躲清闲,看来这个老头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在街口告别了艾斯肯纳兹,张辰坐车回到了宁家的宅院,把今天的所有战利品给宁爷展示了一下。宁爷看着眼前的十几件东西,尤其是那一套十二正神浮雕的金杯,再次把张辰好一顿的夸。

让张辰回京城之后就马上给他做安排,他处理完这边的琐事之后就会立即赶往京城,在那里好好的过完这一生最后的时光。

听张辰说起和艾斯肯纳兹的比试,宁爷笑咪咪地道:“这个艾斯肯纳兹啊,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他认为人首先应该满足了自己的欲望,才能够考虑到其它更多的事情,但是却不能通过别人的痛苦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都在坚持这么做,。

早些年打过一些交道,最近这十几年里,交道打的比较少了,不过还是会有些走动。你知道我这个人对老外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如果不是他还算有原则,我也不会和他继续有来往,总的说做不成朋友,作为一个合作伙伴或者熟人还是很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