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92章 海上丝绸之路(一)

第一二七章 这都是真的吗 第三九二章 海上丝绸之路(一)

宁琳琅现在是常年居住在中国,很少有时间回到英国来,张辰也要尽到一个未婚夫的责任,陪着宁琳琅走走逛逛,姨姨舅舅叔叔姑姑也都看了一趟,还去她上过的学校逛了一圈。

又抽出两天的时间来用作购物,给家人买一些时尚的礼物。在伦敦住了有十来天时间后,赶在第二次的沉船打捞作业之前三天,一行人才赶回了京城。

参与艾斯肯纳兹那个全球巡回展览的事,只是签署合作协议,搞一些藏品的安全事宜,交代给宋武他们去做就好了。

蓝图在宋武和沈宪波的大力发展下,已经展露出一流管理咨询公司的气势,拥有员工四百多人,并开始承接其它公司的业务,只有张辰名下的买卖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掌控在宋、沈两人的手里。

这次参与巡回展览的文物中,大多都是国宝级的,展子虔和董伯仁的真迹就不说了,那绝对是标准的国家一级甲等文物;就连那些权杖和面具,虽然不是中国的历史文物,但是其所包含的价值也足够成为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宝。

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唐韵的禹王九鼎和始皇帝登基玉简等一百三十二件(套)藏品为不允许出国展览的一级甲等文物,不过因为唐韵是张辰私人的企业,馆藏文物也都是张辰私有的,到是在这一点上没被限制的那么死。

如果想要出国展览,并不是不可以,但是要通过军机处的审核,还需要有国家专门排出的护卫随行,以保证国宝不会被盗窃或者损坏。

其实张辰心里也很明白,这些护卫一方面是防备盗贼的,另一方面也是在防备他。虽然这些东西都是他的,或者是别人捐赠给他的,但是国家对此也看得很重,绝对不允许有人懂这些文物的主意。

其实张辰本人也不愿意太多的顶级藏品出国,尤其是中国的历史文物,更不愿意拿着到外边去跑,可是对古文化的宣传又必须得多多进行一些展览,这里边就是一个两难的事了。

好在他手里的东西不少,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做些选择,例如这次要参加展览的四幅画,都是展子虔和董伯仁的,六朝四大家的作品他是一件没往出拿,那十六幅画回国后肯定也会被限制,他这也算是提前断了念想,而且出国展览真的是很有风险的,都东西不是一次两次了。

虽然他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这种事的发生,即使丢了也能够有办法找回来,可这其中的麻烦却太多了,基本就属于没事找事。再赶上一个暴脾气的,眼看要被抓了,横下心来把文物给你毁了,那可就更加的得不偿失了。

老外的祖宗们留下来的东西,张辰还算是能够想开一点,但是中国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他可就舍不得太冒险了,多多少少都得更尽心照顾着。

巡回展览从八月分开始在意大利米兰首展,接着陆续在中、英、法、德、美、西班牙、葡萄牙等二十多个国家进行为期半年的巡回展览,终点站设在了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六朝古都南京。

为了保证唐韵展品的安全,张辰也将派出一百人左右的护卫队随行,并且在展出现场增设自己的防盗保护措施。他对那些欧美的安保公司并不是很信任,世界上最多的文物和艺术品失窃案就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发生的,张辰并不缺保险公司赔偿的那些钱,他要的是所有展品全部完璧归赵。

和艾斯肯纳兹的交涉,就由唐韵的托管公司蓝图全权处理了,相信宋武和沈宪波也可以做得很好。

但是另外一件事就不是宋武和沈宪波可以处理的了,这件事张辰自己都没有一个很好的主意,甚至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本来张辰对第九对月影宫灯上的玉璜已经不抱希望了,现在展出用的十六块玉璜全部都是郑天宝按照其他灯架上的玉璜仿制的。但是在诺丁山那间卖小杂件的店里得到九块玉璜之的时候,张辰已经失去的希望再次生了出来。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据那个店主说,他手里原来有十块一样的玉璜,曾经在整理的时候不慎打碎一块。现在他就是拼尽全力,穷一生之时间,也不可能把玉璜找全了,张辰当时恨不得抬起脚来狠狠地踹那个店主一顿,这么重要的宝贝居然给打碎了。

那天从诺丁山回到宁家庄园后,张辰就把那三块已经有了裂纹的玉璜修复好了,和其他的比较完全一模一样。但是十六块玉璜已经确定缺少一块了,想要找全已经是不可能,连着两天张辰一直就在为那块玉璜而烦恼着。

倒不是他死钻牛角尖,非要找齐了十六块不可,而打碎一块也和他完全没有关系。他也想过,剩余的六块不一定能够找到了,不如找一块一模一样的古玉来,请郑大世精心雕琢,仿制七块完美无缺的仿明代玉璜来,这也算是最好的一个办法了。

他发愁的就是这块古玉,如果要找一块汉玉的话,对他来说就是举手之劳,出去到市场里逛一圈回来,八成就完事了,可是想要找到一块年代、质地和纹路都相同的玉料难度就相当大了。

也不知道吴三桂从哪找了那么多纹路几乎相同的汉代玉料,雕出了一百四十四块玉璜,最有可能的就是从某墓葬中挖出一块大个儿的,或者是几块产于同一石基上的玉料完成的玉雕来,否则是基本办不到的。

可是他现在也一样很难办到,别说国家不允许盗墓,就算是允许了,也不一定就能找出一样的玉料来,谁知到那些玉璜的料子是从哪座墓里出来的呢。而且再说了,除非找到的是玉料,否则的话,作为一个顶级的收藏家,深受师门和父母的多年教育,怎么可能为了一件藏品去损坏另一件藏品呢。

翻来覆去的响了好久,还是没有想出办法来,这件事就这么在张辰心里碓上了,除非是有能够解决的一天,否则这就像个心病一样,总得折磨他。

张辰暂时也没时间多考虑这些事了,他要在剩下的两天时间里好好做下准备,这次的沉船打捞地点在中国南海以西一百海里左右,靠近泰国湾的海面,在不大的一块海底缓坡上躺着三艘沉船,分别是唐代中国和十五世纪葡萄牙,以及十五世纪印尼的商船。

这三艘船所在的深度都超过了两千米,沉没时间都也要比上一次的法国沉船更早一些,尤其是唐代的沉船,距今已经有一千两百多年。被海底暗流冲击,海水长时间的浸泡,淤泥和生物粪便等的腐蚀,极有可能变得疏松或者腐坏,打捞过程中年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导致整艘沉船的损毁。

张辰脑子里标出来的沉船位置已经很不少了,但是却没有任何一处有三艘沉船的,而且还是不同时期不同国家的沉船。张辰甚至都怀疑过这个地方是不是不太吉利,要不为什么好巧不巧的就这个地方沉了三艘船呢。

能有这样的想法和怀疑,张辰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当初他寻找海底沉船的时候对这三艘船很细致地做了观察,为此还专门把游艇在海面上停了一会儿,已确定自己所看到的每一处都是确实可信的。

海底的三艘沉船都保持着完整的外形,没有任何触礁造成的洞口,也没有被火炮攻打轰击的痕迹;唯一有损坏的地方就是桅杆,三艘船的味甘都有不同程度的断裂,这个应该就是导致沉船的主要原因。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船体的桅杆断裂,为什么在没有任何故障的情况下会发生沉船事故,这些是必须要搞清楚的。为了保证你打捞作业的安全和沉船的完整度,张辰也是下了功夫去研究的,先后查阅了大量的史籍和地理、气象等方面的资料。

最后也没有找到确切的答案,不过也通过大量的记载南洋诸国的地理和气候的古籍,以及现代气候和地理的资料,对沉船海域做了足够的了解。

首先可以确定,那里并不是想百慕大三角那样的神秘海域,也不会出现违反物理定律的超自然失踪现象,打捞沉船完全没有非人为的风险。

那三艘沉船九成以上是因为自然现象沉没的,也许是海啸,也许是巨浪什么的。应该是在船体翻转之后,船帆与海面的撞击下,产生巨大的震动和推力,导致桅杆断裂。也就是说,未干的断裂是因为船体倾倒,并不是因桅杆断而裂导致的沉船。

这次的打捞作业要比上次在孟加拉湾的打捞增加了很多难度,光那两千多米深的距离就不是孟加拉湾那艘法国沉船四百多米的深度能比的;而且还有一艘一千多年前的沉船,这个难度就更加的大了。

唯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打捞地点靠近泰国湾,不会有太大的风浪,有利于打捞作业的进展,也不会有太大的风险。

临行之前张沐和宁琳琅都提出了要跟着一起去的要求,张辰可不敢带着她们,上次在孟加拉湾遭遇军匪的事情至今还犹记在心呢,虽然最后也轻松搞定了,但是很多人可都吓得不轻呢。

带着这俩娇滴滴的美女过去,整天就待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这么一待就是近一个来月的时间。不说风吹日晒的还没什么娱乐活动,能把人活活的给闷死;那块地方的国家基本上都比较操蛋,万一要是再碰上个什么不长眼的印尼军匪、越南军匪,把她们吓着了,回去肯定是要跟张芷兰和陈雯琳报告的,今后自己再想出来打捞沉船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好不容易做通了俩人的思想工作,张辰带着他的打捞团队四艘船出发了。刚刚进入公海,就见安镇忠和崔正男带着一帮子护卫队员乘直升机从“琳琅甜心号”往打捞船上过去。

张辰通过对讲问他们什么事,对讲机里崔正男嘿嘿一笑,道:“师兄,上次的危险可不能再发生了,拆除印度人驱逐舰的视乎,弟兄们藏了一点私货,这回出去咱们不是得以安全为上吗,我们去准备一下。”

老几位,这个月马上就要过去了,下月的支持就全靠大家了,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