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99章 海上丝绸之路(八)

第三九九章海上丝绸之路(八)

三九九、海上丝绸之路(八)

黄金是永远的贵金属,人们也总喜欢用黄金来比喻某一件东西的价值和珍贵程度,这一点在时间上都没能落下,“一寸光阴一寸金”不就是那么说的吗。

所以每当提到黄金的时候,总会想到这玩意儿很值钱,尤其是当一块黄金的重量超出一个正常人的力量可以承受的极限,就往往会把一大堆的钞票拿过来做等价的比喻。

其实黄金远没有达到那种程度,张辰前后做过两次大额的黄金现货交易,在第二次交易的时候黄金涨价的前提下,也只不过是达到了三百六十美元每盎司。

那次张辰可是拿出了足足五百吨黄金,堆在一起差不多有二十五个立方米,一千六百多万盎司这么大的一个量,也不过才迈出了五十七亿多美金。

假设这件纯金的莲鹤方壶重量在一千斤,也就是一万六千盎司左右,即使黄金现在仍然在涨价,以四百美金每盎司的价格算,也就是价值六百多万美金,两只的重量加起来也不过值个一千多万美金。

倒是可以换一亿国币了,这个数字放在正常的时候的确是不少,在零四年的中国绝对可以造就一个富翁,但是要和这只莲鹤方壶真正的价值相比,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这只方壶是按照青铜酒器的样式,经皇家工匠用纯金打造,上边还落着文思院的款;自身资本过硬的同时,还带着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这就是它的价值。

张辰曾经在渤海秋拍上拿出的那套宝石镶嵌的金酒,加在一起也只不过是几公斤的重量,就是因为有了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拍出了七千万的天价。

抛开在学术研究和展览方面的价值不谈,只说这对莲鹤方壶的收藏价值,如果同样上拍卖会,这么精美的大型纯金仿青铜酒器,还是唐代皇家工匠打造,只是拿出这些名头,能在三十亿之内拍下来都会做梦笑醒的,这东西根本就无价。

倒不是说单纯的谈黄金就不值钱了,只是张辰的胃口早就被撑大了,他所投资的生意中,就没有下了亿这个计数单位的,每年的经营收入也都是数钱数到手抽筋,更别说他每年在各大银行私人金融业务上的红利了,现在怎么能把几百万美金当做一笔大钱呢。

不过这也是他自己的事,完全用不着和别人做什么交流探讨,明白的人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不明真相的还当他是在显摆呢,很没意思的。

对着刚刚搬过莲鹤方壶的专家笑道:“焦老师您倒是直接,这玩意儿真要被当成金疙瘩卖了,我怕第一个被气昏倒的就是你了吧。”

被张辰称呼焦老师的专家也笑着道:“可不是嘛,这么漂亮的东西真要当成金子卖了就造孽喽,那可不是气死不气死的问题,要给我晓得是哪个卖了的,我憋着一口气不舍得死也要找到掐死他。”

众专家哄笑,边上的护卫队员和不远处的工作人员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张辰接着又把另外一只莲鹤方壶从箱子里提出来,两只摆在一起更显得漂亮了,一千多年暗无天日的海水浸泡并没有让它们失去本来的光泽,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金灿灿的光芒,光束闪动之间,仿佛那壶颈部的龙耳都活了一样。

河南博物院和故宫博物院的那两只张辰都亲眼见过,而且做过近距离的观察,故宫的那只底部路有一点残损,而且那两件并不是一对,故宫的要比河南的那只要高出八个厘米,而且两件都有不同程度的腐蚀。

可眼前的这两件就不一样了,金光灿灿的耀眼夺目,器形完整到没法说,工艺上也要比青铜器精致了许多。唯一的差别就是莲鹤方壶当属东周时期的青铜器代表,这对只是唐代的作品,年代上有些小小的遗憾。

单纯的从工艺上说,这对莲鹤方壶不止是要比青铜器精致,在所有存世的金器类文物当中,这对都要算顶尖的,比之前的浮屠塔和九龙尊丝毫不差。

也许是最初的工匠想要努力追求一种总体上的动态平衡,方壶通体满饰蟠螭纹,相互之间缠绕盘旋,不分主次地上下穿插,并且向四面延展;配合浅浮雕手法的凤纹和花卉纹饰,与螭龙纹相互交融,这样的做法恰恰表现出一种昂扬的生命意志,让方壶在外型上以瑰丽的装饰效果而胜出。

壶颈两侧用回首的龙形怪兽作为壶耳,向外凸起的腹部弧形四角上,又各添加一条立体的飞龙造型;圈足下压着两只正在歪着脑袋吐舌头的卷尾兽,似乎已经无法承受防护的重量而累的气喘吁吁。

壶上物像众多,杂而不乱;神龙怪兽,神态各具;装饰最为精彩的就是盖顶仰起盛开的双层镂空莲瓣,和伫立在莲瓣中央展翅的仙鹤。整个器物造型优美,花纹流畅,制作工艺精湛,从原始的器型上挣脱了商周以降青铜器庄严肃穆的风格,融清新活泼和凝重神秘为一体,一扫前代装饰工艺肃穆刻板的风格。

这种造型上的构思,使器物具有静中有动,寓动于静的艺术魅力;所展示出的清新自由和生动活泼的意境,也正反映了春秋中期新旧思想交替,装饰艺术走向新时代的开端。

方壶装饰最为精彩的部分是盖顶仰起的双层莲瓣和伫立于莲芯之上展翅欲飞的立鹤。它们标志着中国装饰工艺的新开端。

壶盖上那只双翼舒展,引颈欲鸣,亭亭玉立,表现出清新自由、轻松活泼感觉的仙鹤,更是曾经被郭沫若先生称赞:“此鹤突破上古时代之鸿蒙,正踌踌满志,睥视一切,践踏传统于其脚下,而欲作更高更远的飞翔。”

莲鹤方壶被很多专家誉为“青铜时代的绝唱”,构图极为复杂,造型设计奇妙,铸造技艺卓越精湛,是多范畴合铸工艺的代表,属于春秋时期青铜器的精品。想要完美仿制这样一件东西,恐怕也只有皇家御用的匠师出手才行了。

唐代是中国历史上最愿意容纳和各种文化和精神的朝代,唐高宗时期又是正值盛世,经济、政治、人文等方面都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兼容、包含是这个时期社会形态的一种主要形式。

春秋战国时期,意识形态领域空前活跃,人们个性张扬,崇尚浪漫情怀。莲鹤方壶的原器造型是春秋时期时代精神的象征,也代表了这一时代风貌的“物化”反映,象征着一种新的生与艺术观念,是活跃升腾的精神力量的形象体现。

唐代的中央政府能够在国礼中加如这样一对方壶,也正说明了当时的统治者愿意融合各民族和国家的文化精髓,虽然说这样做有炒春秋时期冷饭的嫌疑,但也从另一个侧面体现出天朝大唐愿意用一种包容和接受的态度去面对不同的文明,可以说是大唐盛世的“时代精神象征”。

一对具有这样特殊意义和时代特质的艺术品,其价值就不只体现在收藏和学术方面了,更多的是代表着一种时代的进步精神,象征着中华文明愿意敞开胸怀接纳一切的博大精神,这正是几千年来华夏民族的治世之根本,足可当为国之瑰宝。

看着眼前这三对金灿灿的宝贝,张辰心里真的是乐开花了,什么叫宝贝啊,这才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宝贝,由里到外,从物质到精神,从人文生活到文化艺术,放在那一项里边都能称之为宝贝。

这样的宝贝,哪怕是暂时的束之高阁,都让人接受不了。细细端详了半晌之后,张辰还是决定不把这几件东西入库,直接搬到了琳琅甜心号的一间大客厅里,在回到京城之前的这段时间里,随时想起来就能美美地欣赏一气,还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这艘唐代沉船的打捞可以说是所获颇丰,张辰刚发现这艘沉船的时候,并没有来得及仔细的观察船舱内的东西,知道这次打捞团队来到,才真正发现里边居然藏着这么多的宝贝,他可是从打捞还没有开始就兴奋上了,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落下去,相信在记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还会有更多的惊喜让大家兴奋。

这次打捞上来的四万多件文物中,有大型多彩琉璃释迦牟尼像,真人大小的唐三彩佛教人物造像和小个的印度人物造像,半米高的宝石镶嵌玉狮子,纯金钵盂,卧龟莲花纹五足朵带熏炉,浮雕梅兰竹菊四君子纹田羊脂玉杯,浮雕牡丹纹花瓣形和田玉杯,黑玛瑙羚羊首角形杯,錾刻莲瓣人物纹金碗,莲瓣动物纹金碗,鸳鸯莲瓣纹金碗,银质鎏金鹦鹉花卉纹提梁罐等等。

这些类别的文物就占到了其中的八成以上,列入一级和一级甲等都是没问题的;另外有一成半左右是普通的文物,定级的话的话也就在二级。

在这四万多件以外,还有几箱铜钱,在整理的时候居然在其中发现了大量金质隶书小平开元通宝,以及一些其它的罕见或者从未出现过的古钱币,少说也在两三万枚的样子。这又像是当初在关家老宅里找到那批银元和金币一样,每一枚都是天价钱币,但是如果大量放出去的话,就很可能变成白菜价钱币。

展出也只能用到极其少,少到近乎于九牛一毛的程度,剩下的大量钱币最大的用途,也只能是堆在家里自己玩了。

浮屠塔、九龙尊和莲鹤方壶这三对大金器能够在这一船的宝贝中脱颖而出,还有其他的原因,在浮屠塔的底上和九龙尊、莲鹤方壶的内壁,都有大量的铭文,内容讲述了大唐中央政府在对外交往的政策。

从唐代流传下来的文物本就不是很多,有具体重要意义的就更少了,当时流传带海外的商品和艺术品绝大多数都已经在一千多年的历史中损毁消失了,能够留到今天的都是价值不菲的重宝。

但是在这些重宝当中,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宝贝,唐代文物、皇家御制、外交礼品、大型金器、几十上百的铭文,这么多的噱头加在一起,足以拼得过所有的唐代文物,稳稳当当位列于存世唐代文物的顶级精品行列。

不止青铜器有了铭文就会身价百倍,其实左右的文物古玩都是一样的。金器、瓷器、玉器、首饰、字画、竹木牙角等等的东西,只要有了款识、题跋、诗词题字这些可作证明的文字存在,其价值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提升,说到头来,文字始终是考古和收藏最为重要的依据。

唐代沉船舱内文物打捞结束的当晚,晚饭一过,琳琅甜心号上就开始变得繁乱起来,打捞团队的四十多位专家分别乘坐两架直升机从三艘打捞船汇集到这里,为的就是细细端详那三对唐朝的时代艺术精品。

三对大型金器从打捞船到琳琅甜心号也是费了不少事的,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张辰无法动用戒子的功能,只好是通过直升机来运输。

三对之中最轻的一对重量也在一千斤以上,强壮如ka-28也无法一次性完成,又为了安全起见,最后还是分三批进行转运的。

这个过程中也是颇有意思,张辰的一个师兄是个很风趣的人,借用骑驴扛袋子的笑话逗大家的乐;“小辰有的是力气,把这些玩意儿都绑了,让他亲自拎着,再上了直升机,这样不就省力多了吗。”

笑话是传了若干年的老故事了,果然逗得在场的几十人大笑,一直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有人拿这事逗闷子。

只是这一艘沉船上打捞出来的文物,就有超过三万件的一级文物,而且其中还不乏可以达到国宝级的,这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具成果的打捞了。

专家们深知这些文物的重要性和珍惜性,有了这么多的重量级宝贝,唐韵本就已经很丰富的藏品名录又可以增加上厚厚的几本,而且还是多数在一类藏品那部分。虽说这些东西不可能属于哪一个专家,但是能够有这样的好事,谁又能不高兴呢。

护卫队员的队员们跟着张辰的时间久了,之前有在唐韵待过不短的时间,现在对于古玩之类的东西多少也知道一点皮毛,至少对于一级甲等文物和国宝还是很明白起意义的。他们没有太多的心思,也不会去想这些文物对学术研究会有什么作用,只要这些东西是属于张辰的,他们就会觉得很高兴了。

所有打捞团队成员都沉浸在一种幸福和兴奋的混合心情里,包括所有的船员在内都在听到一些消息后兴奋起来;唐风号上的大厨老杨更是连夜加班,不但搞了漂亮的宵夜出来,还把小半条牛鲨的肉处理出来,等着来天中午加两个好菜,好好慰劳一下天天辛苦打捞的专家和队员们。

张辰最近几天都是在唐风号或者海神号上用餐,看到老杨主理的丰盛饭菜,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头略微盘算一下打捞的日程,把老杨叫过来。

“老杨啊,这两天的鲨鱼肉做的不错,我看大家也都比较爱吃,快赶上海神号上原来专做海味的老吴了。不过还是要注意一下,把鱼肉留出一部分来,这些鲨鱼肉都是很新鲜的,等我们回去时候也给有家眷的分个三五斤,带回去让家里都尝尝,要比市场上卖的鲜嫩多了。

呵呵,鲨鱼肉吃过了也就不稀罕了,你给我再准备两条羊腿和一条牛腿,最好是带血的那种,我明天准备出去到周围转转看,也许能在操闹点什么好东西回来给打俺家打打牙祭也说不定。”

张辰前后两次补货大型海洋生物,头一次是巨大的大王乌贼,第二次是一大群的鲨鱼,早已经成了全部打捞团队口口称道的事情,也对张辰的强大有了无比的信心。

老杨听说张辰要再次出手,当下也是高兴的很,心想跟着这样的老板可真是不错,工资待遇高不说,还常常有休息的机会,出海了还能吃到老板亲自不活的猎物,这样的工作可是之前不敢想的。

既然要用到唐风号上的牛羊肉,即便是跟张辰老杨也不会客气,要求张辰一定要在回来以后给他补足拿走的牛羊肉的量,等着张辰答应了之后,这才笑呵呵地跑去准备了。

张辰要带走牛羊退其实并没有准备专门去捕捉什么大型的食肉鱼类,只是最近这两天要清理那两艘十五世纪沉船的外部,无非就是能捞几株个头不太大的珊瑚出来,他留在船上也不会有什么太多的事情可做。

这就想着去西边的泰国湾转转看,那里的海水营养盐类蕴含丰富,特别有利于航洋浮游生物繁殖,因此也就引来了大量的鱼类和水产聚集,羽鳃鲐、小公鱼、小沙丁鱼、对虾这些都是泰国湾的特产。

琳琅甜心号上有专门的捕鱼用具,还有大容量的水族箱和冷库,到泰国湾去转上一圈归来,可是能够弄回来不少的当地特产鱼类,也算是打发时间了。

泰国湾内还散布着大量的红树林,这些红树林很可能会有湾鳄居住,带上牛羊退过去,就是想要在在意遇到湾鳄的时候,用这些肉来把他们吸引到公海上去捕获了,这种大家伙的肉可是要比鲨鱼肉还要鲜美肥嫩好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