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00章 海上丝绸之路(九)

第四零零章海上丝绸之路(九)

泰国湾在古代又叫暹罗湾,虽然多少年来都是以泰国命名,但是海湾的受益国却是还有柬埔寨、越南和马来西亚。

之所以命名为泰国湾,也是因为泰国在海湾内所占的海岸线最长,沿海八成以上的海岸线都是泰国的边境,而泰国的海岸线也基本就全部在这个海湾内了,首都曼谷就在海湾的最深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在安达曼海靠近马六甲海峡的位置。

柬埔寨和越南在泰国湾的海岸线长度差不多,柬埔寨因为要比越南在位置上靠里,又有韦伦湾、磅逊湾两个小海湾,和西哈努克经济特区等优势,受泰国湾的益处更多一些。

受益最小的就是马来西亚了,只有吉兰丹州的哥打巴鲁左右的一小段地区占着泰国湾南部口上的边,勉强能打几条鱼回家吃吃,太大的利益就享受不到了。

张辰要去的就是越南金瓯附近的海域,哪里有数十个小岛屿,但是做近海养殖的却很少,正是下网捕捞的最佳地段,而且在那里遇到湾鳄的可能性会很大。

打捞团队只要不是正在起升文物和沉船的时候,遇到什么人都不会有问题,不论是印尼猴子还是越南鬼子,他们都没有那个胆量在公海上招惹欧洲籍的科研组织,那对他们来说将会是一场噩梦。

打捞团队将会用三天的时间来清理另外的两艘沉船,然后才会开始正式的打捞,打捞团队中有张辰的几个师兄坐镇就够了,张辰暂时离开一天两天的不会有任何问题。

琳琅甜心号缓缓开动,退出了和三艘打捞船组成的包围圈,向着北边的越南金瓯角驶去。张辰只带了三大金刚在身边,另外的三个则是留在了打捞船上,毕竟是在汪洋大海上,难免会有个不开眼劫道或者干什么的,有安镇忠他们三个持枪弄炮的家伙在,应付起来就很轻松了。

琳琅甜心号开足马力能跑三十多节,清晨太阳初升的时候吃了早饭出发,九点多就已经到达金瓯角海域了。

泰国湾的水非常浅,最深处也只有八十多米,大部分地区的水深都在四十米到六十米之间,平均深度更是只有四十五米左右,非常适合用来人工养殖海产品。

只不过越南的金欧地区处于泰国湾的东半部分,又是海湾的入口处,不论在湾内是西南季风还是东北季风,都会产生和海湾内不同的逆时针方向环流,随时都有可能造成小型的风潮,是泰国湾内最不适合人工养殖的区域,但是却最适合野生鱼群的进出和生存。

不远处的富国岛靠近韦伦湾,倒是一个天然的渔场,也是越南的一处旅游胜地,但是却因为与海湾入口有一百海里左右的距离,岛上本身又没有什么强大军警力量,这边有什么情况也不是他们能够顾及的。

如果说要在泰国湾内捞点鱼虾,抓几条鳄鱼,沿泰国海岸线有更多的地方可供选择,而且也不可能会有惹麻烦的机会。

虽然说到金瓯角这边也几乎不可能会有什么麻烦,了不得就是遇到海岸巡查隔老远询问一下,可张辰偏偏就是要到越南鬼子的地盘上去,甚至还有些希望能够遇到蛮横的越南鬼子。

至于说遇到越南鬼子之后怎么样,倒是没有一个具体的定数,张辰自己认为多数会被他弄到人船两失吧。跟着他上船过来的都是护卫队的成员,这些家伙也是一个个唯恐国外天下不乱的,真要遇上那样的事,他们的兴奋程度一定要比张辰高出很多。

一路行来平安无事,午饭吃的是崔正男他们引以为傲的秘制907烤肉,号称全天下只有907的人才有可能会做,结果被张辰严重鄙视。味道的确还可以,尽量保持了各种食材的本色,但也只不过是为了适应野外生存提高营养吸收比例的法子而已,还好意思叫什么秘制。

饭后简单休息,在鱼群汇集的地方下了几网,捞起来的鱼就已经把养殖箱装满了,另外还占用了游艇上的一个冰库。这一切都做完时候,也不过才下午…多钟,距离晚上天黑还有好一阵时间,张辰索性跑去船尾钓鱼,等待着捉鳄鱼的黄昏时刻到来。

逮鳄鱼也是一个很需要技巧的活儿,只要不是有残疾的湾鳄一般都耳聪目明,浮在水面的时候也会把眼睛和鼻子露出来,只要稍稍有一点惊动传来,就会立即沉如水下,有猎物出现都不会行动。

午后是湾鳄一天中难得的休闲时光,大量的湾鳄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让自己浮在水面上,给自己肥大的身躯来个日光浴,这个时候并不是捕捉的最佳时机,受惊的鳄鱼很可能会集体性的离开这个区域。

晚上是比较适合捕捉的时间,鳄鱼虽然在晚上有可以视物的优势,但也就因为它有这个优势,才被人们针对这个优势下了很多的套子,只要牢笼够坚固,成功捕获鳄鱼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但是张辰他们不能选择在夜间行动,那样除了在鳄鱼之外,还会加上一层暗礁的危险,还不如在午后强行闯入,用高压鱼枪直接射杀呢。

如果是张辰一个人动手,这件事就会无比的简单,只需要驾一艘快艇去到红树林周边,根据鳄鱼的眼睛在夜里目光如炬的特点,很快就能够找到下手的目标,分分钟就完全搞定了。

可现在却并不能那样做,跟着来的崔正男等人对于逮鳄鱼这件事都充满了期待,这么有趣的事可不是总能碰上的,怎么能够让张辰一个人行动呢。

张辰选择逮鳄鱼也是突然想到的,五六月份是湾鳄**的季节,大批的湾鳄会聚集在很小的范围内,为了争夺**的权力以死相拼,从而导致附近其它的动物被惊醒而远走,即使留下的也不会靠近它们。

湾鳄的**是非常疯狂的,每一条经过争斗胜出的至强大湾鳄都会和它的**对象来上一次惊涛骇浪般的**,没有几个小时是不配称湾鳄的。

争斗了一天、**了一天的鳄鱼们又累又饿,晚上还要接着去争斗,接着去**,以期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更多的子孙,或者要防备其他鳄鱼的偷袭,黄昏和傍晚就成了它们最为宝贵的时间,必须在这个时候补充足了体力和精神,以应付接下来的残酷斗争。

就在鳄鱼们因为惊走了“食物”而不得不忍饥挨饿或者四处觅食的时候,张辰和二十几个护卫队员驾着琳琅甜心号上的那艘附属艇出现了,为了更加的保险,张辰带来了全部的牛羊腿,还另外带了几条十多斤重的大鱼,来当做给鳄鱼们的诱饵。

就在泰国湾金瓯角入口处的一片红树林边上,附属艇已经静静地停在那里准备就绪了,一条,两条,三条……

七条粗长的绳子被抛了出去,头上都拴着牛羊肉或者一条大鱼,末端就在甲板角落里的铁钩上系着,每条绳子都有两名护卫队员负责缓缓地向后拽动。

有几条鳄鱼已经轻易上当了,开始追着被绳子拖拽的美餐而来,很快地,七块诱饵全部都被盯上了,取证的一条牛腿还是被两条鳄鱼同时在追逐。

鳄鱼们的头脑还是简单的,也许它们从来没有考虑过牛腿为什么会自己移动这个问题,至少它们现在就顾不得考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鳄鱼也一样,就在他们一点点接近食物的时候,也在一点点接近死亡,最终把自己变成他人的食物。

在鳄鱼的眼中,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食物,有了足够的食物补充才能继续自己伟大的留种事业,才能争夺道更多的雌性湾鳄来和自己**。

但是所有的这八条鳄鱼在刚刚向自己的目标食物前进了不到两米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确切的说应该是它们所有的动作都失效了,不论它们怎么用力,怎么想办法,都无法让自己的动作有实际性的效果。

身下的海水仿佛变成了一块坚冰,可以自行移动的坚冰;而身体的两侧则是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完全不能向旁边移动半分;屁股后边的没有生命海水也像是有了灵性一样,推动着身下的坚冰缓缓向前移动着。

有的鳄鱼或许还在想,这样也好啊,前边的食物跑那么快,好像永远都追不上的样子,而有了这份助力,就可以轻松地跟着它跑,然后找准时机把食物一举拿下。可是它们却不知道,等它们感觉可以去追那个看着吃不到的食物的时候,它们已经是在枪口之下了。

护卫队员们都在各司其职,被张辰安排拽绳子的拽绳子,准备撒网的去备网,架起枪来等待开枪的架枪,却没有谁发现鳄鱼们的不同。只等着这批猎物一到就开枪射击,然后用钢网把猎物兜起来,一顿美食的制作序幕就此揭开。

张辰施展水属的意念力,把八条鳄鱼身体周围的水全部控制了起来,用水来限制鳄鱼的行动,带着它们走进早就设好的陷阱。

意念力还没有进化到可以同时控制八条重逾一吨的鳄鱼,如果鳄鱼再挣扎的话,就更控制不了了,倒是进化后得到的火属和水属等意念力的功能,给张辰提供了不小的帮助。早先第一个进化出来的火属意念力最为纯属,现在基本已经达到了可以通过意念力少出一件瓷器的地步,放个火什么的更是小菜一碟。

护卫队员们并不知道张辰在控制着鳄鱼的行进方向,只以为这些鳄鱼都是快饿疯了,见到吃的就什么都不顾的冲上来,一个个按部就班地等着鳄鱼自投罗网。

湾鳄是所有已知的鳄鱼种类中体型最庞大的,也是已知最大的爬行类动物,最长的可以长到八米多,恐怖的体重能够达到一吨半以上。

它们躯体庞大,性情凶恶,对于海水有着令其它鳄鱼嫉妒的耐受力,既可以在河口和沼泽地带捕杀巨蜥野鹿、野牛和水鸟等动物,也可以在中近海捕食一些大型鱼类。

它们强大的咬合力甚至可以咬碎海龟的背甲,使它们有更多捕获食物的机会,在一些湾鳄经常出没的地方,更是有袭击和吞食人类,或者袭击船只等恶行劣迹。

湾鳄毫不输于濒危动物,而且也已经有大量的人工养殖成年鳄被投放,偶尔捕几只来调剂一些饭菜口味也是不错的。如果换做是中国的扬子鳄,那张辰是绝对不会碰一下的,连念头都不会有。

鳄鱼想着眼前的牛羊鱼肉,船上的护卫队员们想着鳄鱼肉,两边都希望在接下来能够好好享受美味,但是只有一方能够得逞,毫无疑问,鳄鱼绝对不是笑到最后的那一方。

距离附属艇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了,四个举枪瞄准的护卫队员等了这么长时间,为的就是这开枪的一刻。

四个人分别照顾两条鳄鱼,对于这些陆战队员来说轻轻松松就可以搞定。突击步枪以单发点射,第一枪开过之后并不去检查鳄鱼的伤亡,而是在瞬间调转枪口向另一条位置早已经在计算范围内的鳄鱼。

“砰砰砰砰……”,八声枪响过后,追着美味而来的八条鳄鱼全部在额头部位多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虽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但是借着一点余辉还是能够看到,大量的血水从鳄鱼的下颚处涌出来,和海水混合在一起,瞬间就染红了一大片。

任何动物都一样,只要大脑死亡,就不会再有什么神经性反应,鳄鱼刚一中枪就死挺了,子弹直接从鳄鱼的脑部穿过,贯穿了鳄鱼的头腔。

枪声刚响过,鳄鱼们的尸体还来不及翻肚子,几张大网撒了出去,把鳄鱼的尸体罩起来,想船尾的方向拉拽着。

“动作快一点,当心附近有鲨鱼,从诱饵下水到现在已经有一阵了,那些家伙闻到血腥味儿很快就会过来,到时候咱们的战利品可就保不住了。大家一起动手,三个人扯一张网,我来负责吧鳄鱼弄到船上来。”

张辰一边安排着众人加快速度,自己也动手把猎物往船上拽,鲨鱼闻到血腥味之后肯定会来抢夺胜利果实,那可是所有人都不愿意见到的,

能够在一天的战斗中坚持下来,并且屹立不倒,到了傍晚时分还有体力和心情出来这么远找食物的,毫无疑问都是鳄群中的佼佼者。这八条鳄鱼每条都有一米以上的身长,是湾鳄群体中绝对的大个子,就这个体型来看,一千三四百公斤是最少的了。

张辰在捕杀鳄鱼之前,就已经用意念力把附属艇周围两百米范围内的海水封锁了,在这个范围内,但是也不能保证完全不会有血腥味传出去。

泰国湾的形成是因为第三纪地壳在运动中断裂陷落,在几十米深的海水下面,还沉积着七千多米自第三纪以来形成的沉积层,只要有一丝的缝隙或者一个极细微的媒介,狡猾的鲨鱼们就能够循着味道找过来,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船上的二十多人里边,也就张辰有那个力气能把鳄鱼拽上来了,其他人三个加一起可能勉强能够坚持着在水里拽着一条鳄鱼尸体前进,想要做垂直的提拉根本不可能。

张辰要连续把八条超过一吨重的鳄鱼尸体从海水中捞出来,并且弄到船甲板上已经铺好了的雨布上,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十分钟后,张辰总算是完成了全部的工作,刚刚把风做海水的意念力收回来,晚间出来捕猎的鲨鱼们就讯和血腥味成群结队地赶了过来。

张辰见状立即让人开船,这么大量的鲜血足以激起鲨鱼的狂躁,而船舷上也染上了不少鳄鱼的鲜血,虽然已经清洗过了,但是甲板上弥漫着的浓郁血腥气还是能够吸引鲨鱼的,如果发生鲨鱼群袭击游艇事件,那可就真的闹出国际大笑话了。

鳄鱼尸体的分解工作在附属同开往琳琅甜心号的路上就开始了,这艘船还算小一点,清晰起来也相对容易,如果再母艇的甲板上分解,弄的到处都是血腥味,处理起来很困难的,在有些地方进港都会增加了难度。

到了母艇琳琅甜心号停泊处,又有护卫队员抬过来帮忙,分解工作相对又快了不少。这些前陆战队成员一个个的都是经过最严苛残酷蓄念出来的,对于后各种野生动物的肢解和去皮剔肉等程序早已经了然于胸难过了名动起手来并不比张辰慢太多。

这湾鳄可以说浑身都是宝了,比家畜界浑身是宝的猪要宝贝很多。它们的肉不但含有大量的蛋白质和不饱和脂肪酸,以及多种微量元素,可以起到补气益血、滋心养肺、强筋壮骨、驱邪排湿的功效,对咳嗽、哮喘、风湿等病症有很好的食疗效果;更为难得的是野生湾鳄的肉既有舒婵的鲜美滑嫩,又有野味的甘美清香,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极品美味。

另外,湾鳄的内脏如胆、肝、心、油、卵、鳄尾胶、鳄甲等,都是名贵药材和生产高级化妆品的重要原料,留在手里也会大有用处的。

而湾鳄作为最大的鳄鱼,他们的表皮面积也就会相应的很大,这几条都是完全成年的大个子,而且腹皮只有很少的或根本没有骨化,最宽处超过了半米。

把这些皮子带回去,找专业的师傅鞣出来,再一次去到欧洲的时候,可以找一些跟王室合作的皮匠,制作一些漂亮的皮具和皮装出来,用来讨好老妈他们那可是最佳利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