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11章 厚实的家底

第四一一章 厚实的家底

用沉箱打捞沉船的方法从来没有被人使用过,想出这个方法的人倒也算是个奇才了,不是说他的方法有多么好,只是这样的打捞方法能够最大限度的延长遮羞期,也让在打捞过程中出现的失误和错误可以找到更多貌似合理的借口。

如果真的用沉箱去打捞“南海一号”,这艘沉船面世的时间至少要延迟十几年,打捞起来的时间都要延迟三四年,这其中可能会发‘射’管的变故就太多了。

用沉箱连船带泥的捞出来,送进博物馆的水池子里边,经过一段时间的融合之后,才开始进行船载文物的挖掘,整个过程中没有那个观众和游客可以看到这一切。

以“保护沉船微环境”为借口,沉箱的打开时间就可以被无限期地延后,即使打开沉箱,也要对内里的淤泥逐层挖掘,也许在沉箱进入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五年之后,也许是在十年之后,或者是更久远的时间之后,才会有消息传出来。

这期间不论发生可什么事情,沉船在逆向进入沉箱的过程中损毁了,或者是在挖掘的过程中损毁了,又或者因为继续在沉箱中被淤泥腐蚀而损毁了,种种样样的原因,都可以归在沉船在打捞之前就已经损毁这一条上。

确切的说,沉箱打捞发并不是真正的沉船打捞方法,真要算什么方法的话,那也应该是最佳逃避责任的方法,属于沉船打捞中逃避责任的万金油,却是很适合谷内官场环境下的考古工作使用。

有好的结果,可以拿出来给大家长面子;没有好的结果,也可以拿来当做万能的遮羞布;不论到了什么时候,都是百试不爽。

张辰有时候不愿意去多想这类的事情,只要深入的看进去,就会看到很多龌龊和无耻的东西。这种事不知道也就罢了,一旦知道了,却不能就那么说出去,说出去也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反而给自己增添了许多的不爽利。

拿这次的沉船打捞来说,里边的猫腻很容易就能看穿,如果只有打捞局一家,是绝对不可能把事情搞到这个地步的,甚至连设备定制的费用也都加了进去,还有码头的修建和气垫转运也都‘交’给打捞局来统一‘操’作。

这里边可就不只是单河涛在出力了,其他的方方面面可能都有人参与了进来,文化部的人也不可能完全干净,尤其是那些所谓的专家们,更是逃不过利益的‘诱’‘惑’。

张辰已经强横地把打捞费用的预算缩减到了之前的一半,这可是断了很多人的财路,正所谓“毁人钱财如杀人父母”,相比那些失去了赚大钱机会的人,面对着自己的“杀父仇人”心里应该不会很不爽利吧。

他们不爽利,张辰也不爽利,剩下不到原来一半的费用预算,其实还是可以缩减的,只是他无法把那么多不必要的工作人员都赶走,那样会得罪很多的人,恶‘性’循环下去对龙城张家也是不利的。

如果让唐韵单独来执行这次的打捞,费用绝对不会超过五千万,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私’人企业开出那么高额的薪水,居然要比政fǔ的打捞行为还省钱,这绝对是一种严重畸形的存在。

一想到这些龌龊事,张辰就对这次的打捞大失所望,他自己从来都是恨不得离这些肮脏事远远的,现在却是要深入其中,而且还要忍受很长一段时间,真不知道这次打捞之后,会不会因为忍耐过久而心理变态。

在发现打捞时间的一部分内幕之后,张辰就已经决定了,如果想要唐韵今后还参加公立的打捞作业,这种事情就不能存在,否则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忍到几时。

至少要和军机一号反映一下,这里边的漏‘洞’也有点太大了,只是打捞一艘沉船而已,就能够把近亿元的资金贪墨掉,那么一直以来又有多少钱被吞掉,长此以往下去,又会有多少钱被吞掉。

饶是张辰财大气粗,也不得不为这些蛀虫们的能耐而感到害怕,为了一己之‘私’利,居然联合起来搞龌龊,不惜以毁掉极为珍稀的“南海一号”,也要把钱捞到自己手里,实在是一件让人不可思议的事。

如果每次的打捞都是这样一个情况,张辰肯定是不能就这么忍着,他宁愿得罪更多的人,也要把重点的打捞项目让唐韵独家承接了,‘花’钱少不说,还能够确保打捞的成功率。

哪怕是坑了国内的水下考古业,也不能让这种现象继续下去,而且有了这种现象的存在,对于国内的水考业能够得到多少的进步,积累到多少的经验,还真是没什么可期待的,不毁了这个新兴不久的行业就不错了。

张辰坐在船上闭目沉思,也不和其他人说话,包括唐韵的人都没有打理,这让工作组的其他成员都有点不舒服。要说张辰今天还真是立威了,现在的工作组中,没有谁愿意惹张辰不爽利的,不只是怕张辰手里的任免大权,更加的不愿意看到张辰的怒火。

不过也有对张辰很羡慕的,还上来回都是豪华游艇,出入还跟着保镖若干,以‘私’人企业的身份领导国家机构的专家进行打捞工作,而且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样的生活谁不愿意过啊。

到了沉船所在的海面,不远处正有一艘普通的工作船停在那里,几个穿着潜水服的人带着笨重的氧气罐子跳进海水中,想来是在下面进行沉船环境的观测,这些人倒是在打捞作业中最没有利益的,他们是真正水考工作的主力,也是真正愿意为这项事业奉献的人,没有奉献‘精’神的大多数早就当官去了。

张辰没有理会其他的工作组成员征求他意见的眼神,也没说是不是让大家上工作船去接受一下工作船上蝼蚁们的朝拜,就那么坐在船上持续地闭目沉思着。即使是没什么眼力的人,也知道这种状态叫做“思考”,这个时候是最不能被人打扰的。

在意念力的作用下,张辰能够清晰地看到沉船的全部,外部轮廓和内部的结构,以及船舱里装载的货物,以及几具零星的尸骸。

这艘船并不像那些狗屁专家们所属的那样,因为淤泥的包围才没有腐败,只有穿的头部和曾经长时间‘露’在淤泥外边的船舷一部分是保持着半腐朽状态,早被淤泥包裹着的部分,已经腐败损毁的很严重了,要比张辰上一次观察时更加严重。

在船底的几处,甚至因为淤泥中微生物的腐蚀,已经呈完全腐朽的状态,只要轻微的给一点外力,就会从本来的船体上脱离出去。

船体内部的船舱中,不但有大量的货物,还有不少的淤泥沉积,但却不是全部的舱内空间都被淤泥塞满了,有些船舱里甚至有一半都是真空的。

船舱中也有不少腐朽了的地方,甚至比外部的腐败更加严重,囚真的用沉箱来打捞的话,单是沉箱加重的下压力,就能够把淤泥挤向船体,从而让船体的腐朽处被大面积损害。

真是很难想象,按照原来工作组的打捞计划,当有一天那只巨大的沉箱完全打开后,发现里边的沉船已经严重损毁了,那些专家们那回事怎样一个心情。

估计最多的回事庆幸吧,多亏当初采用了沉箱打捞,否则还不得当场出丑吗,有了沉箱的存在,只要对外界宣布沉船在海底因为长时间的浸泡和沉没时候的撞击等原因已经严重腐败,无法正常进行展示,就可以逃避掉所有的责任。

至于说考古的收获,那当然是有的,不是还捞出那么多的瓷器和金属器具吗,那也是一大收获的。反正已经是十几二十年过去了,请来几家媒体对幸免于难的文物狂吹恶捧一番,不但能够消除掉沉船损毁的不利影响,还能够让这次的打捞变得更加有意义,这不就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吗。

“南海一号”上的文物大多数都是一些当时的外销瓷器和铜铁器,其中的瓷器也有一些不错的,但是却没有特别‘精’品的,唯独是年代比较久远一些,在工艺上完全达不到‘精’品的程度。

更不可能像有些人判断的那样,大多数都能够定为国家一、二级文物,真要顶级的话,能有十分之一进入二级文物就不错了。毕竟沉船里的文物只是当时的对外贸易商品,不可能和真正‘精’致的官放造办贡品相媲美。

船载的金属器具就不说了,绝大多数度已经严重的腐蚀和损毁,唯独瓷器中还能挑出少量能够进行修复的来。

按照《文物藏品定级标准》中的规定,瓷器类的文物和藏品想要定为一级文物,就必须要符合“时代确切,在艺术上或工艺上有特别重要价值的;有纪年或确切出土地点可作为断代标准的;造型、纹饰、釉‘色’等能反映时代风格和浓郁民族‘色’彩的;有文献记载的名瓷、历代官窑及民窑的代表作。”等条件。

很明显传声的文物还不能达到这些条件中的一半,所以说,过早对船载文物做出盲目的积极和乐观的定位,是严重背离考古学宗旨的行为,甚至会带来考古研究中的造假现象,绝对不值得提倡。

张辰看过船上和船体周围的淤泥内所掩埋的东西后,并没有把意念力收回来,而是继续让意念力顺着沉船向偏西的方向延伸,到了五百多米外的一堆海底淤泥处才停下来。

在那里的一小片淤泥覆盖下,还有一艘沉船的残骸,只不过那残骸也有点太残了,完全看不到船的样子,只是一间船舱的一多半而已,勉强能够从它侧面的弯曲弧度和上下左右的木质结构中看出和普通木质房屋的区别来。

就是这么一间船舱的残骸,它的价值却不必“南海一号”低一点点,甚至还要高出许多,就因为在这间已经九成以上毁容的船舱里,有几件文物可以证明一段历史,而这段历史却又在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中占有重要的成分。

这些东西都是张辰在早些时候观察南海沉船的过程中发现的,类似于这样的可以在历史研究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沉船还有三四处,属于南中国海三千多艘沉船中最有价值的几处。

虽然沉船已经很破烂了,而且被深埋在海底,但是里边的东西却是价值奇高,随便指出一处来,就要远超过南海一号的价值,甚至要超过好多个南海一号的价值。

长期以来张辰都在考虑,这几处的沉船到底是要公布出来,还是在打捞的过程中帮国家捞起来,又或者收入自己的囊中。

公布出来是首先被排除了,那些官老爷们没事干就喜欢扯皮,勾心斗角的相互角力,没有几个愿意在正事上多下功夫,到时候他们不捞,反而便宜了那些盗捞者。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张辰最终又放弃了收入自己囊中的打算,南中国海是中国的海域,那里的沉船张辰一艘也不会碰,这个是要坚决地坚持的。

但是又不能专‘门’去等在那些沉船点附近的打捞作业,天知道那会等到什么时候,即使那些沉船已经被大自然掩饰和遮盖的很好,也不能百分百保证不可能被奇特的盗捞者发现,“南海一号”不就是意外之下的发现吗。

而且在盗捞者之外,还有一个很让人头疼的因素,就是海底的地壳运动,大规模的海地地震、火山喷发等自然现象,会让这些沉船消失的可能‘性’增大好多倍,也许就再也找不到了。

最后,张辰还是决定,对机会还是自己先把这些东西捞起来,再有打捞机会的时候,顺便装模作样地捞出来就好了。这次打捞南海一号正是一个机会,把距离它几百米外的这个目标先捞出来,而这个目标也是几个目标中最重要的两处之一。

意念力产看过之后,确定那多半间船舱还在那堆淤泥下面掩盖着,里边的东西也没有任何变化,还是一样静静地躺在那个对它们来说并不狭小的黑暗空间里,等待着有人将他们取出来重见天日。

探查过沉船之后,张辰睁开眼睛看看船上的人们,装作刚刚想通某些事情的样子,道:“我们过去大致看一下,也不用登船了,工作船有人照顾就好,我们回去再讨论一下,明天就要进行取样了。”

对于张辰雷厉风行的做派,工作组的人也没话说,他不属于任何行政机构或者编制内,背后又有足够强大的背景和靠山,个人的事业也完全不需要什么支持,想要拿着以后如何如何的话来小威胁一下都不可能,只好是顺着他的意思转头再回去。

回到工作组做下榻的酒店,张辰这次就没有那么多咄咄‘逼’人了,改用一种商量的语气,和‘毛’局长讨论道:“‘毛’局长,我们已经简单讨论过打捞的相关注意事项和打捞方法,这两天我会出一个详细的计划和进度表出来,然后送到京城那边去报备。明天我就打算先让机器人下去采点样回来看看,你这边还有什么要安排的吗?”

张辰能够这么问一句就是很给面子了,‘毛’局长之前在那份打捞计划里也有自己的利益,上午时候被张辰一句要上报到军机处给吓得没了调子,这时候早就不再抱有夺利的幻想,能顺利完成这次工作就不错了。

闻言也不摆出正厅级官员的架子,只是告诉张辰让他放心大胆的去做,有什么需要他的地方他都会不遗余力的给予支持,然后就离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了。

远远在码头上看过去,并不觉得怎么样,可是在第二天亲自来到打捞船近前的时候,工作组的成员们才真正的发现,这打捞船好大啊,要比‘交’通部打捞局刚刚定制,两年后才会‘交’付使用的那艘所谓“亚洲第一浮钓”的“华天龙”还要夸张好多。

这是众官员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么大的打捞船,也是第一次直面唐韵的雄厚实力,看着眼前三艘一百六十多米的巨型打捞船,而且还是一下子就三艘,心里不约而同的泛起一个念头,这唐韵的家底还真厚实啊。

前一天记者提问的时候,中枢台的那名记者就曾经提到过张辰的游艇,而且还被张辰允许上船拍照,大部分的工作组成员也都没当回事。觉得不就是一艘游艇而已嘛,又不是没有见过,那名记者可能是太喜欢游艇了,自己有没那么多钱去买,想要亲自上游艇去近距离感受一下。

今天真正面对琳琅甜心号的时候,才发现这艘游艇绝对值得任何人为他而疯狂,一百多米厂的船身,上下七层甲板,就像一座漂浮在海上的宫殿一样。

虽然在广东这样的地方可以见识到各式各样的游艇,但是却从买有见过这么大个头的,所有人都肯定地认为:只有游轮才能够比得上这艘船了。

前往沉船海面是要大家一起去的,张辰邀请工作组的成员和他一起乘游艇过去,中午还可以在游艇上吃顿便饭,下午回去的时候在乘坐工作组的船。

要说谁不想坐坐这样的游艇,那绝对是哄鬼的话,尤其是这帮大大小小的官员和专家们,上了游艇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还要张辰和安排人带着它们去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