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10章 打落水狗

第四一零章 打落水狗

张辰的话不止让工作组的人愣在当场,就连对面的记者们也都一个个满脸的惊讶表情,哪有这样的人啊,别人都是恨不得把沉船的价值吹到越高越好,可他却是要往低里说,好像这事和他没关系一样。

张辰环视一下周围变得有些凝固的表情,心里也明白,在现今这个社会里,太过于说真话就会得罪很多人,即使没人怨恨你,也会把你当做‘精’神病或者脑子不够用的人,价格越高不就越对自己有利吗。

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张辰,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即使沉船真的没有那么高的价值,也要在有了确切的资料再说,而且现在还没有对沉船做全面的探查,也没有完全把沉船打捞起来,谁又能保证没有那么高的价值呢。

张辰在心里为现在社会的扭曲和畸形而感叹,倒也没有说出来去惹所有人厌,毕竟这个社会还是大多数人生存的社会,把问题说明的太尖锐了,只会让自己站在大多数人的对立面,为了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继续笑着解释道:“我这样说也许会让大家很惊讶,我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是凭什么断定沉船没有那么高的价值,在没有把沉船打捞出来之前就做出这样的判断,是不是有些太过于主管和武断了,而没有站在科学和可观的角度去。”

其实他心里在说:我早已经看过那沉船了,里边装的都是制式的瓷器和秀吉斑斑的铜铁器,没有多少顶级货存在,也许有某一款的瓷器从来没有出现过,器形也很‘精’美,哪方面都当得上‘精’品,但是架不住它多啊。就像是在关家老宅子里找到的四大天王等金银币,每一枚都有很高的价值,但是把几万枚全部放到市场上来,那价值还不是只有哗哗暴跌的份儿啊。

只不过这话永远不能对别人说出来,该解释的一样还得解释,“我们曾经预测过,这艘船可能载有瓷器六到八万件,这在当时应该是一个很正常的数字,这么大的船也能够装得下这些货物。

但是,这是一艘沉船,在沉没的过程中是要打碎很大一部分瓷器的,首先从数量上就无法准确判定了。也许只会留下几千件完整无损的瓷器,也许会有一两万,或者三四万,这都是一件说不定的事情。

可是即使最高估算的八万件都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也不一定能够达到多高的价值。从我们在周围找到的瓷器来看,这是一艘商船,运载的都是外销瓷器,以及一些铜铁器,还有少量的鎏金物品,这就证明船上并没有当时的主流或者贵重物品。

既然是商船,那就又有一点可以拿来作为举证,不论古代还是现代,商品基本都是统一制式来制作的,瓷器更是一样。所以说这艘船上的瓷器也许会很多,但是重复率也会相当高,我估计会有数千件一样‘花’‘色’的瓷器也有可能,这样的瓷器是不可能爆出惊天高价的。

即使整船八万件瓷器全部完好无损,即使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一个不可能,让所有的瓷器都变成五大名窑,也不可能达到三千亿美金这样一个夸张地数字。

除了瓷器以外,船载的铜铁器都已经受到严重腐蚀,失去了该有的市场经济价值。如果单从经济价值去考虑的话,绝对不可能值三千亿美金,三亿美金是一个相对公平的估价。

当然,我们打捞南海一号,并不是为了那船载的文物去谋利,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要通过沉船和其他文物,对南宋时期的造船工艺、航海技术、远洋贸易、瓷器制造等多个方面进行研究,尽可能地复制出一些当时的文明。

这艘‘南海一号’很重要没错,它为我国水下考古界带来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通过这次的打捞也能够为水考工作提供大量可供参研的标本,把我国的水考工作进一步推向成熟。

但是和兵马俑相比,还是没有可比‘性’的。‘南海一号’只是一艘商船,并不是皇帝座船,里边的文物不可能记载更有价值的内容,这一点和兵马俑记载了秦始皇丰功伟绩和两千多年前的社会文化没办法相比。

而且两者文物的数量也没法相比,兵马俑只是秦始皇陵的一部分,而且也只是挖掘了一小部分,还有很多的兵马俑没有被挖掘出来。而‘南海一号’上边最多也就有十来万件文物,远没有兵马俑的规模庞大。

另外从年代、文化、代表等等方面都不能相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南海一号’和兵马俑所承载的信息不一样。

这些都是一说就没止尽的话题,谈起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我们在这里就不多做解释了。总之有些传闻不能信。”

张辰今天根本就是要自己一个人来应付这些记者,不会给其他的打捞工作组成员留下说话的机会,这样就能够通过媒体把打捞的具体方式稍稍透‘露’出去一些,在社会上形成一定影响之后,即使想变更一种方式也会有更多的困难挡在前面。

而且工作组的其他成员也的确没什么可以说的,他们之前的打捞方案被张辰直接否决,至现在还没有完全了解唐韵的打捞计划,就是想说点什么在媒体面前表现一下,也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应对。

张辰面对记者的各种提问都很从容,丝毫不紧张地回答着各个方面的专业问题,通过两个小时左右的记者提问,连带着记者和工作组的人,都对唐韵的打捞方案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虽然涉及不到细节方面,但是也足够他们去琢磨了。

记者提问到了最后的几位,也就是这个时候,张辰才发现,这些记者来到工作组进行采访居然是一个小‘阴’谋,一个针对他的小‘阴’谋。

如果不是自己够有钱没准备在打捞上大赚特赚,也因为之前的两次打捞积累了足够的经验,而只是通过关系进入到工作组来捞钱的;说不定还真就因为今天下午的采访而出了问题,隔两天也许就让人下了副总指挥的名头,连带唐韵都给赶出工作组也说不定。

提问的是一名普通媒体的记者,那个报社的名字张辰甚至都从来没有听说过,那名记者用一种带着专注别人隐‘私’小辫子的戏谑语气问张辰:“请问张先生,据我们所知的消息,工作组曾经做出过一份打捞计划的报价,当时‘交’通部下属的救助打捞局广东分局做出的预算应该在九千万左右。这个价格是建立在码头等辅助设施全部建成之后的基础上的,而且打捞局只有一艘打捞船会较长时间工作,另一艘只是参与很短时间的打捞作业。他们的两艘船在设施完善的条件下都要有这么高的预算,不知道唐韵的三艘船这么早就停过来,是不是已经算作进入打捞程序,而唐韵的这三艘船到最后又会拿出怎样的一份预算呢?”

上午曾经提过同样问题的财政部工作人员这时候已经要等着看这个记者的笑话了,他上午时候虽有那么一问,也只不过是看张辰太盛气凌人,想要让他明白一下自己也是来捞银子的而已。

真要到了张辰拿出一份超高金额的预算来,他一样会毫不犹豫都把资料和预算报上去,这些不是他能管得 事,既然人家能够这么干,就不会有顾虑,他要做的也只是配合人家吧工作做好而已。

可是张辰最后的回答,却让他大为惊叹,从没想到过,像这种顶级豪‘门’的太子爷们,居然也有不挖国家墙角的,还反过来要尽量压缩和节约开支成本。这样的人的确值得别人敬佩,如果所有的太子爷都这样了,那该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啊,可惜却只能想想而已。

现在这个记者又提出这个问题来,很显然是单河涛背后搞鬼的,他以己度人地认为张辰也是来捞钱的,知道港口的三艘打捞船之后,肯定会有想法的,三艘船每一艘都要比他们打捞局还没有建成的那艘要大很多,这样的船下水参与打捞,费用怎么可能会低了。

这个单河涛倒不是个完全的傻子,也知道龙城张家不会因为这种龌龊小事而记恨上他,更不可能因为这个就对他打击报复;反正他以后是不会再有机会往上升了,也不怕在树立几个敌人,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跟自己抢走。

可是他哪里会想到,张辰根本就不是为了利益而来的,如果不是有种汉民和军机一号的劝说,他都不可能参与到这个打捞工作中来,有这样的时间还不如带着唐韵的团队再去捞上两网,那才是属于唐韵自己的东西呢。

所有工作组的成员都想通了这个关节,全部带着一种笑眯眯的表情看着对面的这个记者,看看等下他的面部表情会有多丰富。

张辰怎么能不知道他的用意,本来只是把打捞局寄出去也就算了,单河涛却来这么下作的手段,看来不整治他是不合适了,这也算他自寻死路活该吧。

冷笑两声后,对这个记者道:“你幸亏是来这里问过之后才准备去发表的,否则你的这个消息会将你和你们报社,还有那位给你们透‘露’消息的人带来无尽的烦恼,呵呵,看来这单河涛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

这位记者朋友,还有在场的其他媒体朋友们,我现在就来公布一份曾经的打捞经费预算,这份预算因为涉及的金额过高仍被否决掉了。这份方案的出处就是这位记者朋友嘴里的打捞局,我想这位记者朋友和单局长关系一定不错吧,否则你怎么可能知道只有工作组内部才知道的预算金额,还是在我们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外出的情况下。

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唐韵这次参与打捞,根本没有打算赚取多少的利润,要远远比九千万低出去。而这个九千万的预算并不是打捞局的全部报价,他们还列出了两千万的设备采购款,造假一千两百万的临时码头也归他们建设,而从码头到博物馆几百米的气垫转运价格更是达到了差不多三万块一米。

这些费用我们唐韵是完全不需要的,也就是说,在我们和他们收取同样打捞费用的同时,也能够为这次的打捞省出最少四千一百万来。

我们的打捞船是有三艘,但是一天的费用加起来还不到他们的一艘船,而且我们的打捞周期也会很短,如果没有意外事件发生,我想最多再有四个月,‘南海一号’就能够出水了。

我不知道你问这个问题是为什么,但是我还是要警告你,炮灰并不是那么好做的,我会把你的提问当做是对我的一种挑衅。所以你一定要有作为炮灰的觉悟,如果单河涛无法给你所答应过的东西,并且你也会因此而受到牵连,你可千万不要后悔。”

威胁,这绝对是赤‘裸’‘裸’的威胁,这个记者还真有点怕了。工作组的人和记者们全都愣住了,对张辰的言行感到十分的莫名其妙;甚至连窗外的苍蝇都被吓到了,忙躲在玻璃一角不敢发出声响。

张辰今天的表现都不知道跌碎了多少人的眼镜,先是一进工作组就把打捞作业的主力赶走,接着又全盘否定了之前的打捞计划,把打捞计划的预算降下来一半还多,批判某些专家提出的关于“南海一号”价值的乐观预测,现在又对媒体记者的挑衅问题回报以威胁。

也多亏了打捞工作组属于官方的机构,如果是‘私’人机构的或者是娱乐圈里发生这样威胁记者的事情,怕是要被媒体的挂起来鞭尸的吧,可现在却没有人会为这个被张辰威胁的记者说话。

眼看着打捞工作就要全面展开了,而且很明显张辰在工作组中有很大的话语权,这个时候得罪了他,不想进行后续报道的尽可以试试看。而那个不知名媒体的记者,明明就是来捣‘乱’和使坏的,还不能让人家报复回去吗;再说那么小的一家媒体,读者有没有两千人都不一定,谁会愿意给他助阵呢。

近两年来,张辰受陈老和宁爷等人的熏陶,已经一改往日那种骄傲到不屑于对别人报复,或者是‘挺’打落水狗的心态,也渐渐领悟到有些时候面对无耻的人,就要一棍子打死才是正道。

这时候当然不会留情了,对面前的记者们道:“各位都是和工作组联络了很久的,也许很奇怪今天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场面,下面就由我来给大家简单解释一下。

之前负责打捞作业的应该是打捞局广东分局,但是因为单河涛局长无法融入这个集体中,所以被工作组开除了,他今后将不代表工作组发布任何的消息和公告,也不会再和工作组有任何联系。

而他之前提出的预算之中,有大量不符合事实的地方,支取的款项也有很大的问题,这些我们都将对上级部‘门’进行汇报,具体的处理意见会由他的主管部‘门’做最终决定。

今后但凡是由单河涛公布的打捞消息,还请大家要多多留意,我们工作组是不会随意通过一个行为‘操’守有问题的人来对外联系的,大家谨防上当受骗。

好了,今天的提问就先进行到这里吧,我们接下来还要讨论打捞作业的具体细节,各位也都要赶着回去完稿,咱们下回在正是的记者会见面吧,希望那时候已经可以正式开始沉船的打捞工作了。”

送走了媒体的记者,张辰继续和工作组的成员简单讨论了打捞作业的程序,然后又趁着天‘色’还早,大家一起驱车前往码头,乘船到沉船地点进行现场勘测。

工作组有几十个潜水员的配置,随时对沉船进行勘测和挖掘,也会对沉船周边的淤泥等地方进行采挖,偶尔会有一件瓷器护着一些瓷器碎片被挖出来。

张辰要来勘测沉船,并不是需要对工作组目前的安排进行指点和考察,只是新他想通过意念力再次确认一下,沉船是否还像他上次看到的那样,有没有在近期的挖掘中被损坏掉。

都不知道那些所谓的专家是怎么想的,居然会说“南海一号”之所以这么久还能够保存下来,船体的木质没有完全腐烂,就是因为这些海底的淤泥把沉船掩埋了,以至于沉船和海水有了一定程度的隔离。

张辰看到这个判断结果之后,很是无奈的笑了一阵子,现在的专家们还真是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连这种最无知的借口,都能被他们找出来当做金科‘玉’律,这已经不是学术上的问题了,很大程度上还涉及到了自身的人品和别人眼中的价值

唐韵迄今为止已经打捞出了四艘沉船,距离海面最近的也要比“南海一号”深得多,也没有被淤泥掩盖的痕迹,可偏偏每一艘都保存的很不错,并没有因为海水的浸泡而严重腐蚀。

倒是那些海底的淤泥,不但有泥土沙石的成分,还有大量海洋生物的排泄物,以及微生物等等的存在。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在这种微生物极其丰富的环境下,会有什么对沉船的保存有利的方面,这不就是在自欺欺人吗。

也许所有的专家都不敢轻易的捞出南海一号吧,或者怕接受不了沉船有大量损坏的现象,或者怕在打捞的过程中把沉船损毁了,正因为这些种种的原因,所以才给了打捞局做出各种小动作的胆量,也让他们有了‘插’足打捞计划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