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09章 无稽之谈

第四零九章 无稽之谈

财政部的工作人员被张辰的话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本以为唐韵能干是能干,但是来参与“南海一号”的打捞,还通过军机处特意安排,也一定是冲着钱来的。

原本计划一亿八千万的打捞费用,在张辰三裁两剪之下,就被缩减到了一半以下,但是却没有太多的割去大多数人的利益,只在打捞的费用上下狠手,这九千多万里边,有八千多万都是打捞和后续的运输等费用。

看来人家真的是来帮忙的,要不哪有上赶着把自己的利益往外推的啊,在这份计划里边,唐韵能够拿到的钱很少,而且大多数还是给他们自己职员的工资,真正落到张辰手里的,估计也就三两百万,算是意思一点辛苦费吧。

要说唐韵一点利益也得不到,那是不可能的,真正的利益不会在这么点打捞费上,只要张辰能够顺利把“南海一号”弄出来,并且让唐韵介入到后期的研究工作中,唐韵和张辰在其他方面一定会得到好处的,那样的好处要比打捞费值钱多了。

张辰在完全看过之前初步拟定的打捞计划后,才知道为什么要找他来参与打捞,如果按照原定的打捞计划,将会先在国内建造一艘打捞船,同时还要建设临时的码头,用来打捞的所谓“沉箱”也是临时打造,而且这一整套的打捞方案根本就没有任何人使用过,根本就不知道有几成的把握可以成功。

想要看到之前那套方案的成效,最少也要再等两年以上的时间,而且还不一定能保证成功,沉船在水下已经那么多年了,谁都想早一天能够捞出来,正巧唐韵在打捞业务上初放异彩,这么好的一个基础,军机一号怎么可能会放着不用呢。

军机一号找张辰还真是找对了,如非张辰参与到打捞工作组来,要多花近亿元的资金不说,还会把南海一号放进水里去折磨。

而这种沉箱打捞法一旦被使用,并且出了成绩的话,这样的打捞方式就会被广泛采取,到时候不知道会要枉费多少的钱财。

要说这种沉箱打捞法,真的是乏善可陈,也不是没人称赞过这种打捞方式,但是这要和正规的打捞法相比起来,首先耗资庞大就是一个弊端,没有几个国家的官员能够像我们国家这样,只要能够表现出自己的“强大”和与众不同,多花个三倍两倍的钱完全无所谓。

沉重的沉箱运到沉船地点之后,用打捞船上的吊臂放进水里,再用超过沉箱本身数倍的重物地沉箱造成压力,使得沉箱能够到达规定的下沉位置,把沉船罩起来。

接着又要用超过十厘米直径,好几吨重的钢质横托梁从沉箱地步的一边插到另一边,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的技巧和引导,只能是凭着感觉一点一点来,一旦海底的淤泥密度不稳定,托梁的穿过就会成为最大的难题。

想要把一根弄过去都难得要死,何况是几十根呢。在水质混浊的海底淤泥部分,再遇到风浪天气的话,就准备为打捞“南海一号”而要制作的那只沉箱,据说有三十多跟,就这些托梁怕是也要最少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完全插进去。

沉箱顺利出水后,并不能当时就打开,而是要带着淤泥由拖运船遇到临时搭建的码头处,再通过几百米的气囊滚子送进博物馆里。

不说其它的,就每打捞一艘沉船建一个码头这样的荒唐事,就足够让人崩溃的了,再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啊。

张辰算是基本上把之前的打捞方案彻底否决掉了,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按照唐韵的模式来,好在唐韵已经有过两次成功的打捞经验,在没有进行实地考察之前拿出来的计划都要比之前的计划完善。

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唐韵打捞团队的专家和“南海一号”打捞工作组在唐韵已经成型的打捞计划基础上,针对可能发生的问题做了一些调整,其他不完善的地方要等到打捞船进入沉船海域做过观察之后才能定下来。

午饭是在工作组下榻的酒店吃的,吃过饭正要回到会议室去继续讨论一下各单位和部门的分工,就被等在会议室门前的几个记者拦了驾。

“南海一号”沉船的打捞是一件举世瞩目的事情,只要宣传到位了,不只是阳江能够受益,这对一个国家来说也是有意义的,尤其是在科教文方面,更是有弘扬历史文化和推动古文化研究的深远影响力。

一名广州当地媒体的记者冲在最前面,满脸带笑地来到众人面前,看样子应该是对工作组进行过很多的采访了。

拿起她手里的采访录音机,对工作组一个当地的文物局官员问道:“宋局长您好,我是《华海消息报》的记者林薇,能问您两个问题吗?”

没等这位宋局长开口,就提出了她的问题:“这次在南中国海域发现宋代沉船是一件万众瞩目的考古大事,关于‘南海一号’的打捞进度工作组是否已经有了具体的安排和计划?

据说阳江市已经取得了‘南海一号’沉船的展出权,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的建设计划已经展开了,按照打捞工作组的计划,‘南海一号’最快能够在什么时候与广大市民见面?

我们已经看到在码头停泊着三艘打捞船,我想请问宋局长,这三艘打捞船是否为这次‘南海一号’的打捞工作而来,具体的打捞任务将会由那家单位承接,我们是否可以对他们进行一个采访?”

说是问两个问题,张嘴却是叽里呱啦一大堆的话,不说拆开来的小问题,就是综合起来看,也已经是三个问题了,这是记者采访的口头禅,在有些时候,两个也可以代表无穷大。

宋局长看了看面前的录音机,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在今天之前打捞工作组接受过很多次媒体的采访,回答其问题来也很流畅,可是今天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说了。

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其他工作组同僚,大家都是一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的表情,只好是继续把头向后扭,看看张辰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唐韵董事长,目前工作组的实权人物,是不是允许接受媒体的采访。

张辰知道这时候很需要有媒体来宣传,这也是一个提升古文化影响力的大好机会,他怎么能禁止这种采访呢,巴不得多来一些媒体记者,能够有大量的外媒记者就更好不过了。

并没有做出组织接受采访的举动,也没有不高兴和不喜欢的表情,只是微笑着跟宋局长点点头,示意他可以接受这个采访。

可是总局长转过头来的时候,却发现子针对刚才的问题自己好像没太多可说的,本来今天面对记者时候可以有很多话题聊,但是张辰一上午的时间里基本上已将把原先的打捞计划完全否掉了,现在还真的没什么可说的。

举着录音机的记者也发现有些不对劲,今天的气氛和以往完全不同,工作组的人好像的了失语症一样,一改往日里那种兴冲冲的神态,该不会是有什么变故吧,难道那艘沉船出问题了?

可是看着又不像啊,如果真的出了问题,他们哪还有心思去餐厅里喝酒啊,不早就被叫回去给上级领导训斥了吗,这里边一定有问题。

宋局长一向比较喜欢和媒体打交道,可是今天却很不痛快,会不会大问题还要看看身后的那个年轻人,这人应该不是什么领导吧,哪有这么年轻就能比宋局长还官大的呢,虚实什么特派员一类的吧。

她正在琢磨着想找出其中的关键,一名中枢台记者却认出了站在人群中的张辰,她曾经在已经更名为《文明五千年》的《又是一年春来到》节目现场见到过张辰,也知道中枢台和唐韵、星光合作的事情。

带着他的摄影师挤身来到工作组人群前,冲着张辰道:“张先生您好,我是中枢台的记者曹媛媛,我在演播大厅看过您录制节目,我也是您的粉丝呢,我能采访您吗?”

张辰对这名记者倒是没印象,不过既然有这么多的记者来了,那肯定是听到什么消息或者估摸着时间来的,这种官方性质的工作组都会配合官方喉舌媒体的宣传,今天的采访是肯定要进行的了。

点了点头笑着道:“当然可以采访了,我们是在进行官方的水下考古工作,又不是来盗捞珍惜文物的,没有理由躲着不见人。”

他并不是工作组的大领导,还是要对一些身份和年纪都长于他的副总指挥客气一些,也好体现出官房的所谓面子,跟记者说完话,又对身侧的毛局长道:“毛局长,我看站在楼道里也不是办法,咱们干脆进会议室吧,给这些媒体记者开一个小小的新闻会,也罢我们接下来的动作跟媒体朋友通报一下,您看怎么样?”

除了中枢台的曹媛媛外,也只有几名文物和收藏类的媒体记者知道张辰,其他的媒体记者都不自导张辰是何许人也,为什么能够在这个吨位级领导如云的工作组中有直接的话语权,甚至连主持工作组日常工作的毛局长都要听他的意见。

但是包括哪些收藏类和文物类媒体的记者在内,所有的记者都在羡慕曹媛媛,能够和工作组中内阁的重要人物搭上关系,以后的采访就容易多了,更容易得到最新的消息。可随之一想,人家是中枢台的,又是漂亮小姑娘,肯定要比其他人更招人待见,没得比的。

进了会议室,工作组和媒体分两边坐定,张辰站起身来,对众媒体记者道:“各位媒体的朋友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辰,是刚刚加入本次打捞工作组的,今天主要由我来回答各位的问题,其他几位领导为我作补充。好,现在开始吧,我们先从刚才第一位提问的记者朋友开始。”

那位《华海消息报》的记者林薇没想到张辰还是让她来第一个提问,还以为张辰会偏帮中枢台的而记者呢,刚刚的问题她还没有忘了,站起身来把刚才问宋局长的问题又提了一遍。

张辰再听了一遍,呵呵一笑,道:“你这两个问题的涵盖面很广啊,估计要把今天各位记者朋友三分之一的问题都问出来了,那好吧,我就按照你的提问给大家解释一下。”

这位记者的提问可是不短,旁边总有熟悉记者会的工作人员把问题在便签上记录下来递给张辰,张辰收下便签向对方点头致谢,却没有去看上边的内容,他要是连这么几句问话都记不住,用意念力淬炼过的大脑可就白给了。

依旧保持着笑容,道:“我国是一个文物大国,是一个拥有超过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从古到今有过无数的璀璨文明,‘南海一号’沉船就是其中一颗闪耀的星星。

‘南海一号’从发现到如今,已经是差不多十四年了,在这十四年中,‘南海一号’的的探查和打捞计划也随着我们从无到有、稳步发展的水下考古事业共同进步着。目前,我们已经有了接近于完整的打捞计划,只等着最后的一两个小问题定下来之后,就可以进行打捞业务了,这个时间不会超过两个月。

阳江市的确是取得了沉船的展出权,也会在阳江市建设专门展示南海一号和船载文物,以及关于海上丝绸之路文物的博物馆,目前拟定的名称就是‘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相信用骨料多久,‘南海一号’沉船从水下打捞出来,经过先期的修复和保养,就会运抵博物馆,长期对外进行展出。

至于什么时候能和游客见面,这个问题我们真的没法回答,这要关系到建筑公司对场馆建设的进度,还要关系到相关单位的支持等等的很多方面,这个都不是我们工作组能够做主的。

但是只要进展顺利,一年半到两年之内应该是没问题了,这段期间里,‘南海一号’会交给文化部指定的专业机构进行修复、保养和研究。

港口码头上停着的的确是三艘打捞船,也的确是为了这次‘南海一号’的打捞工作而来的,具体的打捞任务将由唐韵和海事局打捞工程处共同完成。

唐韵的人现在就在这里,我本人也是唐韵的一员,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问的,只要是不涉及到商业机密之类的问题,我一定知无不言。”

这是“南海一号”打捞工作组第一次正式向外界公布,沉船打捞的计划已经基本确定,并且对后续的相关计划初步做了解释。

媒体的鼻子一向都很灵,脑子也不会差太多,通过这些话应该也能够知道,离“南海一号”沉船出水已经不远了,应该是派人长期盯着打捞工作组的时候了,第一手的资料绝对不能错过了。

第二个提问的当然是中枢台的记者,就看着她和工作组的人能拉上关系,其他的记者也不会和她抢。

曹媛媛见前边的记者提了那么多问题张辰都很有耐心的回答了,就想着自己也应该提多一点问题,就算和打捞无关的也可以问一下,也许以后就有可能用到呢,还有就是一定要给张辰做一个专访,逮住他一会很不容易的。

站起来先是很有礼貌地向张辰和工作组的人问好,才又问道:“张先生,我可以问一些这次打捞作业以外的问题吗,或者说是关于唐韵的问题。”

张辰倒是觉得这个中枢台的记者很有意思,能够用在演播厅看到自己录节目为由来打招呼,还用她是自己粉丝这一点来促使自己答应她的要求,却不知道要注意防着其它的媒体。虽然是比较大胆,也比较头脑灵活,但是却不懂得怎样去勾斗,估计是刚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吧,倒是愿意回答她的问题。

“嗯,港口停着的三艘打捞船是唐韵的,那么那艘巨大的游艇应该就是张先生的‘琳琅甜心号’了吧。我是一个狂热的游艇迷,但是这辈子生错了人家,如果没有意外,应该是一生都没可能拥有一艘游艇了。

张先生,我可以到你的游艇上去拍照吗,我真的太喜欢游艇了,我保证只有我自己上去,连助理都不带,而且我还保证绝对不会把照片传出去,可以吗?哦,对了,我哥哥就是《文明五千年》的副导演,您应该见过的。

接下来是我的正式提问,最近已经有一些针对‘南海一号’的消息传了出来,有些专家说,‘南海一号’上的文物价值最少值三千亿美金,而整艘沉船的价值更是可以和秦始皇兵马俑相媲美。

我想请张先生说一下,您对这些说法是怎么看待的,持怎样的态度,在您的认识里‘南海一号’和它所运载的文物价值几何?”

张辰被这个小女孩记者的问题问的有些无语了,明明是沉船打捞的记者会,她却偏偏要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还把她的哥哥拉出来走关系。而这些问题又偏偏在她看来很重要,甚至超过了她本职工作应该有的提问。

但是既然同意人家提问了,就不能不回答,保持微笑道:“首先我要说,你的问题是我在所有记者会中见到最有趣的,我也能够从你的问题中看到你对游艇的热爱。

你哥哥我的确是认识的,不过你想上船拍照的事情要完后再说,我现在还不知道它会不会出海去。我们在天津和厦门都有投资造船厂,你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介绍你给游艇会的总经理丽娜.普罗林认识,她同时也是一名最出色的游艇管家,可以对你的爱好有所帮助。

而你提出‘南海一号’价值的问题,我还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哪个人的嘴里传出来的,不过我这里唯一的答案就是否定,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南海一号’的价值虽然很高,但是不论在市场经济价值,还是学术研究价值这两方面,都远远没有你的提问中那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