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08章 南海一号(下)

第四零八章 南海一号(下)

会议室里突然就静下来,静到每个人都快要能听到旁边两人的呼吸声,张辰的话让参会的买一个人都好像被雷击了一样,直挺挺地坐在椅子上,一时间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南海一号”的打捞是以文化部为主的,其他部门虽然都参与进来,但是却没有完全做主的能力,也就是进行一些配合,更多的则是想混进来搅一棍子,捞些政绩让自己好往上爬。

因为沉船是在广东省临海海域发现的,所以在经过各种的攻关和书童后,又结合实际的条件,被允许在阳江市落户,这才有了阳江市政府的参与。

而广东省为沉船安排的归宿,也是考虑到经济效益的,一艘沉船的养护费用是很高的,再加上打捞起来的另外数万件文物,保养费用是相当高昂的,如果不采取一些特殊的吸引眼球的展出方式,这座未来的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就需要阳江市甚至广东省财政输血了。

这就是国内文物考古界的现状,很多的文物挖掘额或者打捞出来,仅靠政府的财政拨款根本无法得到妥善的保管和养护,最终只有慢慢损毁的命运,让人惋惜却又有些无可奈何。

中国可以说是世界最大的文物拥有国,埋藏在地下的古墓数不胜数,常常都会有某某建筑工地或者农田挖出文物的消息。国家对于古墓葬的态度是并不支持大量的探查和科考,基本上只在发现有价值古墓的时候才会进行考古作业,因为挖出来的东西保养太费钱了,还不如在地下安生。

本来阳江市争夺沉船的展出权力并无不妥,像“南海一号”这种有比较重大意义的文物,如果利用好了,就可以打造成一张绝佳的城市名片,在通过门票收回场馆建设成本,并且增加财政收入的同时,也能够提升阳江的文化形象。

但是这种以拿着文物冒险为代价,来换取区域利益,完全不顾及文物的价值,只是一味地追求利益的方式,却不能让人接受。

张辰从少年时代开始,就接受这方面的知识灌输,对于能够代表古代文化传承的文物,有着极为浓厚的感情,破坏文物的行为在他眼里是绝对容不得的。

现代科技这么发达,并不是没有可以降低木质在水中腐烂速度的方法,但是再好的方法也不能阻止这一进度,迟早有一天还是会腐烂的。沉船在海底已经被淤泥和海水浸泡的好几百年,本来就已经严重腐坏了,再泡到水里进行展览,还要配合模拟水下考古现场的环境,天知道这艘船能不能再坚持一百年。

张辰可以通过意念力恢复沉船的部分强度,但是也会因为不能让人有所怀疑而全力修复,只能是在当前的基础上修复个五六成。在后续的修复中才能继续施为,逐渐把沉船的强度恢复到原本的七到八成,只要不再长时间被浸泡或者人力主动破坏,视木材本身的品质,再存放三千到六七千年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这个并不能代表张辰愿意为这种在水下展出沉船的行为付出他的意念力,发而是要极力去阻止这样的愚蠢行为,让他们停止对珍惜文物的损害。

看着阳江市政府工作人员那张变得有些惊讶的脸,张辰用很是不善的语气到:“我不知道这是谁的提议,现在也不想知道是谁提议了,我要做的就只有一点,完全反对这种无知的行为。

这么珍惜的一艘南宋沉船,它所代表的不只是中国人在南宋时期的造船技术,也代表着当时中国人的航海技术,和中国人对世界经济和航海事业的贡献,以及真多无法重现的古代文明,承载着中国人在宋朝时候就有的梦想。

这样的一艘船,你们不考虑怎么保护起来,反而是要想方设法,不惜以损毁沉船为代价,来换取经济利益和自己的政绩,这种事我绝对不会同意。

我想问你,如果在几十年以后这艘沉船因为你们今天的决定彻底损毁了,再也无法修复了,后世的中国人再也无法亲眼看到老祖宗的文化遗产,你们这些亲手毁掉它的人,将会是怎样一种心情来承受世人的指责。

我很无法理解你们的想法,难道就没有比官威或者金钱更重要的东西了吗,你们怎么就能舍得把这么珍惜的文物就这么处理呢?”

张辰的话于情于理都站在制高点,而且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和地位,以他对古文化所做的贡献,绝对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原本还处于无语状态的众人,现在就更加的无语了,不过这次却是因为惭愧和羞恼。

包括毛局长在内的文化部工作人员,在之前讨论的时候显然是没有据理力争,在沉船的归宿上做了妥协。

其他如海事局等部门的人,则是对张辰有了一些敬佩,难怪这个年轻人可以作为一流的专家来参与打捞工作组,而且得到了军机处给予的特权,就人家这种对文物的热爱和对任何错误都毫不留情的态度,就不是那个人能轻松做到的。就凭着人家这种热爱,不成专家才见鬼呢。

而阳江市和广东省的官员们,却是有些被羞的说不出话,这么一帮子在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被一个比他们都要年轻的人如此责问,偏偏自己却因为做错了而毫无办法还嘴。

不过张辰接下来的话,却让众人差点跌了一跤,原来这件事结局起来居然是如此的简单。

“最最让我想不通的就是,你们为什么非要把这艘沉船扔水里去泡着呢,就为了吸引眼球吗,还是说想要通过这种办法进行文物水下保护的研究呢?

你们能够花一点五亿建造博物馆,为什么就不舍得再花很少的一部分钱去建一艘同样的船,把这艘新船经过做旧处理以后放进水里做表演,把真正的文物保护起来呢?

还有关于文物水下保护的研究,我们唐韵也一直在做,但是我们都是拆下沉船的某一块木料,甚至就是直接使用从海底打捞起来的废木料进行,只要完全模仿出不同海域和深度的不同海底环境就好了,非得用整艘船做研究吗,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而且木质在海水和淡水中的腐坏程度也不尽相同,各种不同的木质也会有差别,有的差别还会很大,如果没有从最初开始的研究,后边的研究出撑过来也不会有太大的用处,你们就不知道从木材的各个时段东欧进行一下比照研究吗?

我们做文物的研究工作,不只是要给东西断代,通过文物的表现来寻找当时的各种历史真相,同时我们也要对其它方面进行研究。有很多在古代文明中出现过的技术,到现在都无法被人破解,这是一个研究方向;还有就是一些化学和物理方面的研究,只要能够出成果,随我们当今的生活也是大有益处的。

如果你们就只有这么一个研究课题的话,我很怀疑你们搞研究的目的,到底是要在考古上出点成绩,还是想为自己捞一点政绩,甚至是为你们银行开的开户行提供业绩。

我不管你们的目的是怎么样的,但是很明显你们并没有尽到保护文物的责任,这样的计划我是坚决反对的,你们还是重新拿一套方案出来吧,这个肯定通不过的。”

本来张辰的话是不可能这么被重视的,他有了帮助制定打捞计划,以及对所有计划强大的一票否决权,也要照顾和考虑参与各方的一件和利益,不可能让大家都得不到好处,那样可就没人愿意操持这件事了。

但是刚刚张辰弄走单河涛,一下子把所有人都镇住了,那可当真是一点情面都不讲;又适时祭出了军机处给他的绝对权力这柄尚方宝剑,就更加的让在场的所有人生出一种张辰大权在握的感觉。

最主要一点就是张辰并没有自己的利益纠缠在“南海一号”沉船上,不需要靠打捞沉船来给自己铺路什么的,所以他在处理一应事务的时候就不会夹杂私人感情,只是考虑如何打捞和保护文物。

这种没有私心的做法,也让众人无话可说,有什么处于利益的考虑都要暂时放下来,只有先把张辰的毛捋顺了,才好再谈利益相关的问题。

暴发户官员虽然被张辰指责,却也没有什么不高兴表现出来,毕竟张辰的话字字都在理上,而且也给出了更合适的解决方案,于当地政府来说并没有特别大的问题,只要再建一艘同样的古船就可以了。

忙不迭的站起来,对张辰道:“张总,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不把本来的‘南海一号’牺牲掉,而是仿造出一艘一模一样的船来进行水下展出,我们的这部分计划就可以通过了,是这样个意思吧?”

张辰点头笑道:“对,我们要做的是保护文物,而不是毁坏文物,否则的话就任由他们在水下好了,付出这么多的努力打捞起来做什么。多增加一艘仿古大船,对于你们阳江政府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吧,广东省经济这么发达,财政上稍稍支持一下就够了。”

“谢谢张总给我们指出一条明路。那好,你们大家先讨论着,我这就跟领导汇报一下,然后着手整理出新的方案来。”

阳江的官员代表带着自己的热情走了,他们需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出一份计划书来,虽然张辰已经给出了解决掉办法,但是也不能保证还有没有其他变数,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内让他肯定通过了才行。

初次见面,张辰的表现让工作组的所有成员都很难受,但是又不得不坚持着,留下来至少还有机会得利,一旦离开可就什么都捞不到了,勉强着委曲了求个全也就罢了。

按照文化部发下来的通告看,唐韵的深海打捞团队相当出色,即使现在会议室的人全部都走了,唐韵也能够独立把沉船捞起来,到时候自己这些人的脸面看可往哪里放啊。

个人都在关心个人的问题,财政部的人和打捞本身没关系,他们基本就是来打酱油的,连政绩都轮不到他们捞,也就不关心这里边的而利益归属。

只是考虑到自己这方面的风险和承受力,问张辰道:“张总,我们按照之前的打捞方案,得出的预算费用在一点八亿元左右,现在这份预算也要重新来做了。我想问一下,唐韵停在港口的三艘打捞船要多少租金,还有其它的各种费用都是多少,这个您得给我们一个准确的数字。”

过亿的打捞费用张辰是早就知道了的,却也在亲耳听到的时候愣了一愣,不得不说这个数字的庞大,这些官老爷也太会花钱了。

想着怎样才能把这些钱最大限度省下来,可又不能让别人太记恨了,皱着眉头笑了笑,问道:“一亿八千万,这个数字是怎么得出来的,都是些哪方面的费用,有没有详尽的明细?”

“呃,因为没有最终确定,所以明细还没有完善,目前的预算也都是根据各家给出的数据统计的。这其中包括前期勘察和购买设备的费用一千四百万,打捞工作组的日常工作开销一千一百万,还有打捞局的打捞费是九千万,设备的定制是两千万,修建临时码头要一千两百万,从码头到博物馆的气垫转运费是九百万,这几样是大头,其他的就都是一些百八十万或者三五百万的。”

“九千万?”张辰已经彻底被震在当场了,他两次出去搞深海打捞,距离要比这里远的多,人工要比这里多,各种消耗也都大很多,但是两回加起来也没用了九千万,打捞局这一下就要九千万,还要定制打捞设备,这不是敲诈吗。

“把他们的明细给我看,我倒要见识一下,怎么一个打捞,才能一次花掉这么多钱。”

伸手接过打捞局的明细备忘,仔细看过之后,张辰越发的本亏了,得亏是把打捞局的那家伙赶走了,要不这计划还真就让他搞到天那么大。

一个三十多米长十几米宽,重逾千吨的沉箱,只是造价就高达近千万,一顿上号的钢材也不过三千块,一千吨钢材加上锻造费用和利润下来,了不得也就是五百万,可是这里居然要了九百八十多万。

两艘打捞船每天的租金达到八十万,这是一个比沉箱价格更为恐怖的数字,这个价格可以让一艘运输船拉着南海一号六百吨重的身躯往返于天津港和阳江最少五次,但是在这里却只是两艘万吨级打捞船一天的租金。

而唐韵三艘两万多吨的打捞船,连着人吃马喂的最高标准下来,也不过才平均每天六十万而已。这还是唐韵的打捞作业都在远离中国的海域,船上的各种如卫星云图等装置和设置需要大量的资金驱动,否则可能连四十万都用不了。

张辰越看越是动气,看了两条就再也看不下去了,这简直就是在抢钱啊,他现在也是纳税超级大户,对于这种肆意挥霍纳税人钱财的家伙十分痛恨,真是这家伙已经被赶走了,否则张辰真会忍不住抽他一顿。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张辰把手里的明细往桌子上一扔,道:“计划肯定是要改动的,而且切改动会很大,就是为了这些费用,我也给对这计划做个手术。”

说完看了看财政部的人,他知道财政部的人对他有点小气愤,觉得他趁着这个时候插进来,而且一进来就把打捞的主力赶走了,这不就是在为自己的赚钱大计扫清障碍吗。所以才把唐韵停在港口上的三艘船提出来说事,那意思估计就是说,你把人家赶走了,带着自己的三艘船过来,你不就是要弄钱吗,给你这个机会自己开口,看你好意思要多少。

而张辰先这么说,也是要给财政部的人一点颜色瞧瞧,让他们不要把自己想成和他们一样,也让他们知道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不沾国家便宜的人。

话锋一转,面带微笑的样子有福和煦的春风们好像刚才那个根本不是他一样,但是现在的话才是正经的软刀子了,会让财政部的人很受伤的。

“我相信经过修改的计划将会更加的简单、方便,也更加的节约开支,应该用不到原计划的一半吧。我本人也是一个纳税人,我的公司每年都要缴纳不下十亿元的税赋,也没有享受过一天合资公司的超规格待遇,所以我特别痛恨浪费和贪污那随人钱财的人和事。

这个什么沉箱打捞发我也是坚决反对啊,这个耗资太庞大,而且操作起来相当的不方便,沉箱进入海底以后,会对船体周围的淤泥造成积压,且压力无法进行人为的估算,也就无法百分之百的保证沉船的安全。

所以要放弃这种冒险且劳神费心有花钱的方法,直接采用钢索网起吊的方式来,这一点上我们唐韵有足够的经验和技术支撑,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证沉船安全出水。这样一来,就能把打捞这一环节的费用降低在原来的一半左右,如果速度够快的话还会更低。

前期的勘查设备已经购买了的就这么用着,还没有购买的那就停下来,唐韵的设备虽然不能说多好,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足够用了。既然打捞的方式已经改变,那么打捞设备就没必要再采购了,我们国家现在的经济实力还不到让大家吃大户的程度,能省的就省省吧。

我们的而打捞方法可以直接在其他码头上岸,临时码头的修建也就免了;紧跟着下来的就是这个什么九百万的气垫转运费,这个也同样不需要了。

怎么样,这么算下来是不是打捞费用缩减了很多,也许会有很多人爱背地里骂街吧,管他呢,我要做的就是把最正确、最安全、最快捷并且能够带爱最好效益的打捞方式提出来,给国家节省开支,给我节省时间,也给你们诸位节省勾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