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07章 南海一号(中)

第四零七章 南海一号(中)

简单的四个字“龙城张家”,却是单河涛永远都要仰望和敬畏的存在,以前只是听说龙城张家怎么怎么了,从来没有认为会在生活中和龙城张家有什么交集,也就是到了一定的级别以后能和老张家这边的枝系干部有点接触吧。

这回可到好了,直接很龙城张家的人来了一个近距离接触,在同一间屋子里为了同一件事而出现,可这样的机会却被用来得罪人家了,单河涛现在连肠子都悔青了。

离开工作组不算什么,但是真要让他道老干局去打发余生,他是死也不愿意的。这件事的关键还掌握在这位小爷爷手里,只要他愿意开口,自己就还算有救。

单河涛也顾不上脸面尊严什么的了,一概方才冷淡和针锋相对的态度,做出一副真的是很歉疚的表情,道:“张总你看,这个,这个,实在是不好意思,玩笑有点开大了。我本来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觉得大家初次见面,相互之间也没有什么了解,开个玩笑大家也就熟悉了。

我刚才那话谁不知道是瞎说的啊,唐韵那么大的规模,我们虽然不是同行业的,但是对唐韵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啊,我都鼓励我家小子要常常去唐韵耍耍呢,吸收一些古代文明的精髓对一个人也是很不错的。

张总你看现在也不早了,工作组还专门给您准备了接风宴,咱们是不是赶紧开会,完后好去喝上几杯,男人们的感情就是在酒桌上喝出来的,到时候您就知道我老单是个仗义的人了。”

张辰看着他,嘴角咧出一道冷笑,看在单河涛眼里是那么的冷冽,打心底里升起一股子寒意,直冲到头顶皮上,鸡皮疙瘩起了一身,须发皆张。

张辰对单河涛的表现很满意,这家伙前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完全截然不同的态度,夜歌在座的各个成员都提了个醒,相信他们在后边的合作中一定会很收敛的。

把脸上的表情收起来,道:“单局长,这些话你就不用再多说了吧,大家都不是三岁小孩子,你认为你那一套真的有用吗?

不论你拿出什么样的说法,你的命运已经决定了。而且我这个人心胸不怎么豁达,尤其喜欢记仇,所以这样的事我很难忘记。

你说你只是想开个玩笑,你认为我会相信吗?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要针对我,我都会当你是真的在针对我,所以这件事我会记得很牢靠。

好了,现在我们要开会了,不相干的闲杂人等都自动出去。”对着单河涛说完,又转身对安镇忠道:“老安,我看这里的护卫力量不是很强,把你的人安排几个出来,就专门负责工作组的临时安全吧,切记要谨防外来人员随便闯入和资料泄露。”

把单河涛打发走了,其他的工作组成员也从惊心动魄中缓过神来,继续开始刚才没有开始的话题。

张辰有一个方便他行事的副总指挥名头,但却不也是第一副总指挥,在他前面还有国家文物局的副局长和京大考古系的教授等几位官方和学术界的副总指挥。

安排安镇忠他们直接把单河涛赶出去,这已经是很强势的了,也是对在座其他副总指挥的挑战,如果谁有反对意见就在这个时候提出来,不说的就只能是在今后都被张辰压制了。

有了这一出,张辰也就没必要再继续咄咄逼人,把所有工作组的人都得罪了,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后边还要开展工作的,相互之间的矛盾深了会给工作带来很多不便的。

如果只是打捞沉船,唐韵自己就能够完全搞定,但是这回的主要目的是跟他们合作,说句不给军机处面子的话,那就是让唐韵的打捞团队带一带他们,让他们跟着学一学本事。

如果在之前就闹出大矛盾来,这次合作打捞的意义就失去了一半,唐韵或者张辰都担不起这个名声。

张辰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就微笑着对在座的工作组成员道了个歉,“各位领导,各位前辈,刚才的确是有些冒失了,我这人年轻又毛燥,难免会有意气用事和犯浑的时候,还请诸位多多担待啊。

我来之前已经和种副部长、姜总理碰过面了,那份大致的打捞计划书我也看过了,我个人认为里边有很多环节和项目是很不科学和很不实际的,对于‘南海一号’沉船亦或是打捞工作都不是什么太好的主意。

我来的目的的责任就是帮着完善打捞方案,从技术和资源上给打捞工作提供帮助,现在大家再来从新讨论一下这份方案的可行性吧,把不合适的东西摘出来,再添加一些比较稳妥和成功率高的项目进去。”

说完看了看坐在最上手的国家文物局副局长,道:“毛副局长,这里就数你最有威信了,还是先由您来说说吧。”

见识过了张辰的手段,工作组的成员也看出来了,这个年轻人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很可能会给他反过来搞得灰头土脸,这时候还是配合一点的好。

再说他能够和种副部长、姜总理亲自会面,而且还有军机处的尚方宝剑在手,那身份可就不是一般的重要了。唐韵的名头很少有没听说过的人,不过地方上的人不想京城那么消息灵通,大多数也是都认为只是民间比较强势的资本而已,现在想想才发现,唐韵的背景好像深厚无比啊。

毛副局长知道张辰的底细,这时候看着张辰,心里就在想,你的确是够冒失的,刚刚来就把单河涛收拾了,也不管他在工作组的作用大不大,万一真要有非用到他不可的地方,看你又要怎么收场,年轻人还是不够沉着啊。

因为有龙城张家的面子在,毛副局长也乐得给张辰做些补救,点点头示意大家坐下,继续道:“张总年轻有为,是全国乃至全球收藏界鼎鼎大名的人物,我在文物口上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更出色的呢。

年轻人嘛,有些脾气也是应该的,我们都说年轻气盛、年轻气盛的,这年轻人总要有点年轻人的特点才好。总不至于要像我们一样,整天都搞得暮气沉沉的,看上去连点生机都没有,这样是很要不得的。

刚才的事啊,单河涛同志的确是做的很不合适,唐韵能够参与到工作组里边来,也是放弃了很多自身利益的,他怎么能够这样呢,这不是让人寒心吗。

唉,话题扯远了,咱们还是说回正题。唐韵在水考工作上的成绩十分突出,我听汉民部长说过一些他在码头上看到的情况,一次打捞就收获了数万件一级文物,甲等的也不在少数,实在是让人羡慕啊。

更难得的是以张总的出身,却愿意常常参与在考古工作的第一线,这是我在国内所有的豪门子弟身上都不曾见到过的,家里有这么出色的晚辈,真是替张老首长高兴啊。老首长不但干革命工作很厉害,就是教育子侄晚辈也很有一套,永远都值得我们学习啊。

诶,说着说着就又偏题了,赶紧折回来说咱们的工作吧。这次咱们是下了决心要把南海一号捞起来,工作组也是汇集了各个相关行业的同志,有交通部的、文化部的、广东省委省政府、国家历史博物馆等十几个部门参与。

现在又有了唐韵的支持,在技术上和硬件设施上都大大的提升了实力,我想咱们这次的任务应该能够顺利完成了吧。

现在就请各单位部门的代表,把你们整理出来的内容和唐韵的专家们交流一下,看看我们前期的工作有什么不足和错误的地方,好尽快的改正过来,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任务。”

“南海一号”沉船打捞工作组的总指挥是种汉民,第一副总指挥是一个交通部的副部长,这两个人都是大领导,他们大多数的时候都不会在工作组出现,这就是国内体制的关键之处,领导在很多时候是可以不用干活就能出成绩的。

这两人不在的时候,就由第二副总指挥毛局长来统领全局,张辰听了毛局长的介绍,十几个单位都参与进来了,这社会主义革命工作的蛋糕实在美味啊,引来了这么多流着口水的家伙。

不过也要说人家的门路够广,关系够硬,才能够想方设法,没困难创造困难,费劲幸苦参与到这次的打捞工作中来。这年头混政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张辰自己无所谓,但是也不愿意当着别人升官发财,只要不做的太过分,不从他和唐韵身上刷政绩,倒也不愿意去管呢么多了。

毛局长话落,就有人开始发言了,“张总你好,我们交通部海事局在这次的打捞工作中主要负责打捞区域的航道管理,我们也有沉船沉物打捞和碍航物清除方面的业务,虽然没有救援打捞局那么专业,可关键时候也能够出些力的。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打捞船的问题,救援打捞局也没有能够参与这次打捞的专业船只,我看最终还是得用到你们唐韵的打捞船,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配合了。”

这位估计是和单河涛在暗底下不大对付,单河涛刚刚被赶走没十分钟,他这儿就开始给打捞局拆台了。打捞局没有适合这次打捞的专业船只,那就是说留下打捞局也没什么用了,还真是来混政绩的。

同时又向张辰表示,他们海事局也有沉船打捞的业务,只不过因为不是主业所以不那么专业,如果只是需要有人配合的话,他们海事局的人就足够用了。

张辰对于这样的事并不反感,尤其是见识了单河涛的嘴脸之后,再有人这样说,他就更觉得无所谓了。

打捞局没有专业的船只,局长都干这么嚣张,如果有了好的设备,还不把尾巴翘到玉皇大帝那里去啊;海事局没有在第一时间和张辰对着干,现在又主动靠上来,应该就是想要通过唐韵学点什么东西。

正式打捞的时候,肯定会用到唐韵的打捞船,如果再没有其它机构介入们也就只能用唐韵的打捞船了。

打捞的时候,关键位置上肯定不会用政府的人,具体的操作过程也都会在唐韵内部人员的控制下进行;真正要大量用到其他人的时候,应该也到了船载文物打捞起来以后,进行区分的过程。

而真正属于唐韵打捞团队的核心机密,却只有张辰要一个人知道,之所以每次都能够顺利找到沉船的地点,在打捞过程中总是能够顺利完成很多高难度的作业,完全都是张辰的意念力在产生作用,如果没有意念力,任何的打捞行动都不会像之前那么顺利。

这一次的“南海一号”打捞,张辰也会用到意念力,通过意念力去给沉船提供一些保护,对关键的受力部位额外增加意念力的附着,保证沉船在进入修复阶段之前的安全性。

关键位置不能安插人,神奇的意念力又是谁都看不到的,他们想来看就来看,想来学就来学,能学会多少可就真的要凭他们的本事了。

看见张辰点点头,应该是认同了他的话,海事局的官员心中大定,看来这次命运之神终于眷顾到自己了。

之前因为打捞局的局长在交通部有关系,一直就压着海事局,现在这个挡道的没有了,这份功劳在交通部之内就要完全算到海事局头上了,想想都觉得兴奋。

张辰没理会这位海事局官员的兴奋表情,示意其他人继续说,十几家的代表都要说一遍可是时间不短呢。

另一位肥头大耳的,看起来有那么一股暴发户气质的官员,抢在别人前面道:“我们阳江市已经在海陵岛十里银滩准备好了近两百亩的面积,省发改委也同意为我们筹集资金,打造一座顶级的展览馆,专门用来展览南海一号和船载文物,以及与海上丝绸之路有关的文物,定名为‘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

这座博物馆将耗资一点五亿元建造,我们在初期已经筹措到两千万的资金,等到社会各界的眷族和中央的拨款下来,就可以全面开工了。张总的唐韵也是一家很有名气的博物馆,张总能够本人也很乐于在博物馆方面投资,不知道是不是有兴趣在这座前所未有的‘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身上写下光辉的一笔呢?

我们这座博物馆最大的特点就是一个巨型的玻璃缸,缸内的水深可以达到十二米,建成以后将会引入和沉船位置的水质、温度都完全相同的海水,再将‘南海一号’放进去,还要有潜水员在里边模拟打捞海底宝藏的场景,搞最原始的复原展览,我们也把它叫做‘水晶宫’。

届时,参观游客可以通过地下一层的观光走廊进行参观,这绝对是展览馆的一大卖点,也是在水下文物的保护和陈列历史中前所未有的,讲为推动‘海上丝绸之路学’的研究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

张辰一听,当时心里就又怒了,甚至有些想要扭头离开这里的冲动。他在之前也听说了关于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的事,但是却不知道居然是这样一座博物馆,这简直就是造孽啊。

完整的打捞计划还没成型呢,这些人就要搞博物馆;好吧,这也就算了,打捞起来总得有地方安置。可是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馊主意呢,把打捞起来的沉船在放入水里,长期浸泡着给人参观,这真亏他们能想得出来。

还有这位阳江市的政府工作人员,这家伙也有点太无所畏惧了吧,花一点五亿的代价,拿出近两百亩的土地,就是为了要建一座占地面积二十多亩的博物馆,把珍贵的南宋古沉船扔到水里供游客参观,这还真是有中国人大方好客的精神,简直就是把这种精神升华到极限了。

而且这家伙实在是有点不知所谓,张辰都怀疑他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或者是阳江市的领导脑袋让驴踢了才拍出这么个货来参加讨论。

也许是看到张辰三两下就把单河涛赶出工作组,觉得张辰是一个很有背景和实力的人,想要拉进一下彼此的关系。可是这家伙不会选话题,这么垃圾的一个主意,这家伙居然硬是想到要拉张辰来捐钱。

别说张辰绝对不会给什么政府项目捐款,就是真捐款也不会捐给这样一个项目,他要是在这个项目里捐钱了,回家就得把自己签字那只手剁了。

这家伙的问题还不止这一点,他把预计投资一点五亿的博物馆称作“一座顶级的展览馆”,而张辰投资了几十亿的唐韵,则只是“一家很有名气的博物馆”。这也就是张辰懒得和他计较了,换一个人来,就冲他这么不会说话,也要给他两句不舒服的。

等着张辰传回来善意回复,并且对自己有所表示的阳江市暴发户工作人员并没有得偿所愿,张辰一开口,就是他最不能接受的话。

“我不知道这个展览馆的预案是怎么通过的,也不管是什么人提出这个荒唐的预案,我进入这个工作组第一个要反对的就是这个所谓的什么水晶宫,这个计划我坚决不同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