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06章 南海一号(上)

第四零六章 南海一号(上)

南海一号在最近的十几年里,可谓是很受考古界关注的一艘沉船,董老手里有不少关于南海一号的资料,张辰当然是相当了解的。

张辰观察过所有在南海海面下的三千五百一十一艘沉船,当然不会放过这艘被所有国内考古界人士关注的“南海一号”,对于南海一号的的详细信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比张辰了解的更多。

让张辰带着唐韵的打捞团队参与到南海一号的打捞工作中,虽然有误打误撞的幸运,但绝对是一个英明无比的决定。这个决定将会让南海一号的打捞工作受益匪浅,直接将打捞进程缩短三年半的时间,而且以一种更加稳妥的方式执行。

“南海一号”是一艘南宋的沉船,装载着大量的瓷器、金器、铁器等昂是的贵重外销商品,以及数以万计的铜钱,于八百多年前出海的路上,沉没在广东台山市川山群岛海域。

最初发现南海一号,是因为八七年的时候,广州救援打捞局和英国的一间打捞公司在川山群岛海域搜寻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沉船莱茵堡号,在偶然中意外发现的。

发现南海一号的时候,沉船被掩埋在海面二十多米下的泥沙中。经过对当时打捞出的文物的研究,确认沉船是一艘宋元年间的商船,是不可多得的优质水下考古资源。

沉船发现的最初并不叫“南海一号”,而是以发现沉船的地点命名为“川山群岛海域宋元沉船”,现在的名称是在九十年代初期,由国内的水下考古是也创始人于先生命名的。

从南海一号被发现开始,国内的考古界就准备着对沉船进行发掘性打捞。碍于国内在水考方面还谈不到实际的打捞作业,只能退而求其次,于**年和日本水考研究所合作对沉船进行考古调查。

这次的调查作业,也是中国水下考古队伍成立之后进行的第一次水下考古调查,后来还被称作中国水下考古的。

只不过这次的合作只进行了很少的一部分内容就结束了,日本人在水下考古方面也没有太多的实践经验可以借鉴,面对这样一艘被泥沙掩埋着大部分船体的古代沉船沉船,日本人也完全无计可施,最后只能是败兴而归。

当然其中也会有一些其它的内容,就不是团队之外的人所能了解的了。以日本人的贪婪,他们自然是不会只限于赚那份打捞沉船的钱,他们需要的是沉船上捞出来的古董,需要的是对整艘船和所有文物的研究开发权。

这个当然是不能答应的,宁愿不捞也不能让日本人参与到中国历史的的研究中来,就像是秦始皇陵一样,日本人的贪心永远都不足,第一次的打捞计划就这么破产了。

打捞计划的第二次启动是在九九年,以国家历史博物馆受香港商人捐助为引子,在两千零一年联合广东文物考古研究所,完全由国内力量开始了沉船打捞的先期工作,准确定位了南海一号的沉没位置。

之后又于零二年再次下水探查,对沉船进行深度挖掘,打捞出船载文物四千多件,对更加确切地指出沉船的年代,给出了有力的证物。

“南海一号”沉船的整体打捞计划也在第二年正式进入研讨阶段,由广东省文化厅牵头,联合众多的相关机构专家,展开了长时间的论证会。

终于在零三年的十一月,基本确定了打捞成功之后的处理方案,由广东省内自筹资金,建设一间专门用来展览南海一号和船载文物的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

这时候的打捞计划还没有完全成型,只是在之前模糊的概念上进一步作了确定,坚决要打捞出这艘具有重要意义,对中国水考工作起决定性作用的南宋沉船。至于具体该怎么打捞,依然是没有一个最终的确切定论,这个就要更多的专家来共同探讨了。

这一点就是张辰最看不上的,官僚们都在考虑自己的椅子和帽子,对一艘还没有办法打捞起来的沉船,就已经开始了捞起来以后该如何处理的讨论,却没有人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考虑该怎样才能更加安全和稳妥地把沉船捞起来。

南中国海里的沉船张辰是一艘也不会碰的,那些都是属于国家的财富,他要做的是去海外打捞远航的中国古代沉船,和欧美国家的古代沉船,自己国家的东西还是留给国家来处理最好。

南海一号的事情已经断断续续地搞了十几年,他自己也很愿意沉船能够早日打捞起来,这不只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沉船在水下多留一天,被腐蚀损毁的机会就大一点,如果再放个十几年,能不能找到船身都是问题了。

可偏偏就是那帮官老爷们,一个个的削尖了脑袋想着往上钻,一天到晚想着的只有自己的政绩,干实事的时候几乎就没有他们的身影。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张辰手里有了军机一号给的小特权,就可以完全不在乎这帮孙子,能打交道的就配合着干,不能打交道的只好是丢给军机处带走,他是绝对不会收容这些蛀虫的。

这次出去到泰国湾,走了有一个月的时间还久,家里老妈、五师叔、宁琳琅、张沐等人早就抱怨开了,回到京城肯定是要先好好陪陪家人,讨好讨好她们。

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上等鲨鱼肉和鳄鱼肉,又多加了几套从船载文物中截留下来的首饰,这才算是暂时性的稳住了家里的起义军。

离开了一个月,外公外婆,太师叔,师伯这些人都得去看看,顺便把带回来的海味都给大家分一下。

接着又花了两天的时间,陪着家人好好逛了逛,京城的商场虽然远不如香港,更是比不得米兰、巴黎这些国际时尚前沿的大都市,但也不能说完全逛不得。

宁琳琅还真不是缠着张辰的性格,连着逛了两天之后,就主动提出要张辰去唐韵看看,这次打捞回来的东西还没有完全处理,新展馆的开馆也要他来确定。逛街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因为逛街误了正经的工作,那可就不合适了。

又在唐韵和蓝图待了两天,把一干的琐事或重要的事都处理过后,定下了七月十二号作为三座新展馆的开馆日期,张辰这才准备往广东一行,和那些个南海一号打捞工作组的官老爷们见个面,相互认识认识,做一下初步的交流,免得今后要得罪谁收拾谁都叫不来名字。

“这几位是受文化部的委托,来参与南海一号打捞工作的专家顾问团,中国唐韵文化与历史研究开发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辰先生,唐韵水考事业部部长郑世杰先生,深海打捞组专家王舜成先生……,大家认识一下。

张先生和他所带领的唐韵水考事业部是在世界范围内都很杰出的,他们已经成功打捞出四艘完整的古代沉船,其中更有一艘是从海面以下两千多米打捞的唐代沉船;收获各时期文物近五十万件,其中一级文物就达到了四万件以上。

部里请张先生和唐韵的专家前来,就是要给我们的打捞工作加上一道保险,有了实力强大的唐韵加入,相信我们的打捞进度会大大提前,最后取得的成绩也会让人兴奋的。”

这边话音刚落,会议室的角落里就传出一个极不和谐,极不配合的声音,“唐韵就怎么了,他们的大多数文物都是别人捐赠的,根本没有几件靠自己的来,我看这水下考古也说不定就是个幌子。

我们是国家支持的行为,尚且持续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收获,他们只是私人的机构,哪来的专业实力去搞打捞呢,不会也是别人捐赠的,拿出来给自己撑门面吧?”

没想到第一天见面就有刺儿头蹦出来,张辰倒觉得如果拿这个家伙祭旗最好不过了,和这些人说太多的道理也没用,干脆先把这个家伙拾掇了算了。

淡淡一笑,循着声音的来路看过去,盯着那个坐在会议室角落处四十岁左右的汉子,问道:“不知道这位是……?”

“单河涛,交通部救助打捞局广东分局局长,这次的南海一号打捞工作就是我们作为主力参加的。年轻人做事没有经验,出不了成绩是很正常的,但是千万不能学一些邪门歪道,那样可不是正经的发展之路。

既然大家都在一起合作了,我也不会太过于小气,你有什么不懂的和想要学习的,尽可以来问我。像你们这样的私营企业,没有国家的支持肯定是成不了事的,你们这次能有这样的学习机会很不容易,可一定要珍惜啊。”

打捞局的,怪不得呢,这是怕唐韵干得太好,把他们比下去啊。张辰才不会相信,他们不知道唐韵都做出了什么样的成绩,但这样说出来就等于是在给张辰下马威了。

他的用意其实很简单,首先通过对张辰的“误会”,让张辰急于想要解释,这样就会在他面前显得低了一等,从心理上产生一种我不如你的感觉。

其次就是让在坐的都看一看,即便是文化部请来的人,他们也不会看在眼里,树立打捞局在这个团队中的强势地位。

另外还要告诉所有的打捞工作组成员,唐韵看起来是很厉害,但那都是虚假繁荣的场面,张辰和他的人只不过是来学习的,打捞队完全没必要把他们当回事。

张辰既然要拿他开刀祭旗,自然是要来狠一点的,虽然他有权利,但是也不能瞎用,逮谁和谁过不去,用不了几天这个打捞工作组就得解散了。

笑呵呵地看着单河涛,心想这是个什么破名字,好好地名字不叫,非得起一个“山核桃”。

正色道:“单局长是吧,你想要出名也好,还是想要在工作组树立自己的威信也罢,甚至是想要在打捞工作中耍点滑头都无所谓,这些都是我管不着的,但是你不该拿我和唐韵来当做垫脚石。

说句不好听的实在话,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局长,你和我说话都嫌没资格。我不知道工作组接到通报没有,我临来之前申请了一项小特权,只要是我认为不合适的人或者不正确的事,就有权利要求终止。

单局长,你的言行已经严重影响到打捞工作组的团结,为工作组今后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阻碍。所以我会亲自和军机处对话,如果你还要待在工作组,那么唐韵会从这一刻开始就选择退出。

实话实说,我现在还真就不相信,指望你这种人带出来的团队,能够顺利的把南海一号捞出来。

所以呢,单局长啊,好好珍惜你在工作组最后的时间吧,作为第一个被我看不上的工作组成员,你已经算是幸运的了,如果你真把我惹怒了,我毫不介意给你来两下。”

想要让工作组其他人都有畏惧之心,就要在第一开始找一个刺儿头出来,用最严厉的手段把他打击下去,让这帮人见识一下自己的“心狠手辣”,这样才会让他们有所顾忌,在后面的工作中尽量配合。

单河涛从张辰刚刚出现就针对他,就是为了给张辰一个下马威,他的打捞队伍在之前已经被定为南海一号打捞工作的主力,他还指望着通过这次的打捞赚点政绩,能够在仕途上更进一步呢。

而且张辰的出现不只是给单河涛带来了烦恼,其他的很多工作组成员也都会因为张辰和唐韵的加入而受到威胁,单河涛针对张辰的时候,也有不少人等着看笑话的,但是却不会给他什么帮助,摇旗呐喊的也没有。

如果单河涛能够把张辰压下去,肯定是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如果单河涛被张辰压制住了,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后边该怎么干怎么干就是了。

张辰也不是说空话的,如果把这个最先出头的家伙放过了,只是吓他们一吓,往后的工作就会更难做了。

国内的体制就是这样,一件事往往要很多个部门的合作才能完成,这些人都是参与了“南海一号”打捞工作很长时间的了,对于整个的计划过程和详细资料都有一定的了解。

清理三两个还好说,不至于造成什么影响;真要是清理一大批出去,对于各方面都会造成影响的。更重要的是,那样做就不是张辰的威风,而是他的无能了,要拿着军机处的尚方宝剑才能保证工作的顺利进行,这面子往哪搁啊。

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直接把这个单河涛拿下,然后再通过唐韵自身的强大实力,来慑服工作组的其他成员,总之不能让他们捣乱就是了。

直接拨通了军机一号某秘书的电话,“成叔叔吗,我是张辰。对,我现在已经在‘南海一号’的打捞工作组了。是这样的,我今天刚刚到这边,发现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有一个交通部救助打捞局广东分局的局长,叫做单河涛的,这个人我认为他不适合继续参加这次的打捞作业,您那边抓紧处理一下吧,因为我们很快就要开会了。好的,再见。”

张辰挂断了电话,看着会议桌上一圈迷惑的脸,剥去了方才冷冽的一面,微微一笑,道:“呵呵,事情很快就过去了,我作为这次打捞任务的顾问团领队,和‘南海一号’打捞作业的副总指挥,我认为我们的内部会议不再适合工作组以外的任何人旁听,所以劳驾大家多等一下,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单河涛敢第一个站出来给张辰找麻烦,就说明他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至少在交通部这一亩三分地里边有属于他自己的关系网,属于骄横跋扈惯了的那类人,怎么可能吃得下这种亏呢。

拿出电话当着所有人的面播出去,“刘主任,我是单河涛,现在打捞工作组来了一拨唐韵的人,不但不把之前对打捞工作做出贡献的前辈们放在眼里,还扬言要把我从打捞工作组赶出去,您看这事咱们是不是……”

交通部办公厅的刘主任是单河涛的舅舅,他能够在四十岁不到就混到处级,就是沾了他舅舅的光;这次为了让他能够积累些政绩,又排除众议把他安排到广东分局局长的位子上,可是费了大力气的。

现在外甥打来电话,工作组居然来了这么强势的人,要把打捞局的局长踢出去。刘主任都没注意反应他外甥的全话,坐在办公室里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可是沉船打捞,把打捞局的局长踢走,那还打捞个屁啊。

就在他准备开口告诉外甥完胜什么事都不会发生,让他稳稳坐在那里等着对方道歉的时候,“唐韵”两个字突然从脑海里蹦了出来,他翻起去的白眼就暂时性的下不来了。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他这边正在考虑唐韵的什么人参与到了打捞工作组,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电话是交通部的主管副部长,直接又在电话里把他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让他赶紧去把他那个不争气的外甥领回来;之前说好了再进一步的计划也别想了,得罪了龙城张家的人,不把你一捋到底就不错了,升官发财只能是今后在梦里想想了。

张辰的名声在京城的高层官员之间传得很盛,龙城张家的外孙,搬倒了张奉栋,定个婚都要惊动京城一大票政商要人,甚至连军机一号都会亲自去参加。

刘主任的冷汗都流下来了,真不知道自己这个外甥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得罪什么人不好,偏偏就得罪了这位谁都没法惹的小太爷呢,这下是可以肯定没救了。

当下也不在电话里多说什么,和外甥发脾气也不是现在,还得等他从广东回到部里以后再收拾他,只是淡淡的道:“河涛,既然是这样,那你就从工作组退出来吧,广东局的局长也不用占着了,调令这一两天就会发下去,你先回京城咱们再说吧。”

“舅,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怎么就……”

单国涛压根儿就没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程度,一时之间脑子都乱了,从来没有在人前称呼出来的“舅舅”也喊了出来。

电话那边刘主任也知道他慌神了,听语气好像很不服气和认同样子,提高了一些声音,喝道:“你什么都别问了,这么大的人了,一天到晚就知道闯祸。有什么事怎么就不知道先和我沟通一下呢,龙城张家的人也是你能惹的吗,这下好了,你就准备到老干部局去安度晚年吧。”

单河涛挂断电话,心里的震撼却让他完全缓不过神来,眼神中大多数的符号就是涣散和无助。早就听说唐韵的老板有天大的背景,自己还不以为然呢,原来这传言都是真的啊,看来还是自己没到了知晓这种事情的级别,不知天高地厚就是在说自己了吧。

张辰看着单河涛的表情和眼神,又看看周围其他打捞工作组成员的表情,心中暗暗点了点头,这第一回合的交锋是自己完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