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05章 决定参与

第四零五章 决定参与

张辰没有坚持拒绝,种汉民的任务就算基本完成了,他来就是打前站的,把张辰的态度试探出来就好,其它的自然有大佬们去操心。

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和张辰拉拉关系,把之前因为张奉栋的愚蠢而造成的恶劣关系进一步做弥补,再不济也要让双方的关系缓和一点。

唐韵现在不只是在古文化研究领域名声鹊起,联合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研究机构展开了多项合作研究;在展览馆界也是大放异彩,一批一批的重器和重宝不断出现在唐韵的藏品名录中,还拿出多件顶级文物和国外联合办了全球巡回展览,俨然已经有在国内展览馆届雄霸天下的气势和实力。

现在又在水下考古领域取得了骄人成绩,不显山不漏水的就打捞起四艘沉船,收获了数十万件的各个时期精美文物,这一点别说在国内,就是在国际上也没有能够超过唐韵的。

这些文物已经有很大一部分在文物局备过案了,种汉民作为国家文物局的局长,自然知道详细的内容。现在唐韵馆藏的一级文物数量十分庞大,尤其是一级甲等文物的收藏量,已经达到了一个让人恐怖的程度。

现在的唐韵已经完全进入到了良性循环的状态,接连不断增加的顶级文物,给唐韵的展览和研究工作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和保证;出色的展品和重量级的研究成果,则是为唐韵带来了更多的历史文化信息。

照这个模式发展下去,结合如今唐韵的布局,若干年后,即使唐韵不再参与任何的考古作业,不再有任何的展品被唐韵收进囊中,唐韵只依靠自身的积累和沉淀,也足以保证自己的地位了。

这样的一家企业,在国内和国际上都有着相当高的地位,又有一个被业内很有地位的领军人物,偏偏和主管部门文化部合不来,甚至还有不小的隔阂。

如果不抓紧时间改善关系,这样的消息迟一天会被传出去,到时候会是怎么一个场面呢,文化部的脸面往哪里放,老百姓会怎么看这种事。

不用说也能够猜到,肯定是会说国家机关见不得民营企业做大,看着别人发展壮大就受不了了,处处对唐韵排挤打压云云。

因为很多文化部做不到的事情都被唐韵做到了,而且唐韵做的要比他们好太多,被文化部穿小鞋也是很正常的。而国内的政府机关又因为各种的不作为和内部小道消息等,长期被老百姓所不信任,这样的话可信度会很高,传播的也一定会很广。

虽然事实并不是那样,但是这种话真要传出去,不信的人会是极少数。而且两者之间的矛盾也的确是因为文化部所起,是文化部先惹着了唐韵,才会被唐韵这样排斥的。

种汉民可不想看到这样的场面,作为主管文物部门的直接领导,他更愿意和唐韵建立并保持一种积极的、良性的关系,合力把国家的古文化事业搞上去。

唐韵在古文化方面做出的成绩也很让种汉民欣赏,开业还不到两年的时间,这样的成绩是国有的研究机构望尘莫及的。

唐韵的灵魂张辰,这个年轻人更是了不得,在鉴定收藏、文物展览、古文化研发、珠宝玉石、市场经济等行业全部都有出色的表现。抛开他龙城张家的背景不谈,就是张辰这个人,也是种汉民很器重的那种;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张奉栋把两边的关系闹的这么僵,种汉民甚至会不惜代价的去支持张辰也说不定呢。

种汉民心里有了打算,还是带着些沉重地道:“之前部里和唐韵闹出一些不该有的误会,这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好在事情并没有造成大的损失,也算是有惊无险吧。现在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也希望张总能够把那件事抛开了,对于唐韵,部里还是很看重的。

我真心的希望唐韵能够加入到国内的水考工作中来,用你们的力量壮大一下国内水考工作的实力,也好让我们能够更多地把一些藏在海面以下的文明遗物保护起来,从那些盗捞者的手里夺下来,不再让这些璀璨文明的象征再受到毁灭性的破坏,”

唐韵的队伍还要等一天才能走,种汉民和张辰做了一些简单的交流,看了看唐韵这次打捞作业的收获,带着深深的震撼先一步离开了天津港。这么大的官,能够有半天的时间从工作中抽出来,那可是很稀罕的。

在回京城的路上,种汉民还在为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一幕而心跳加速,三对保存完好的大型唐代金器,一米高的琉璃佛,真人比例的唐三彩八部众造像,半米高的玉狮子,成百上千的金、玉雕刻杯碗……种汉民这次是真的被震撼了,他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所有的好东西都跑到唐韵去了,张辰在古玩市场里和拍卖会上都能够大肆捡漏,国外还有人送给他大量的宝贝,这些都不说了。现在他就是去打捞几艘沉船,居然又捞出这么多的珍宝,让人很难接受啊。

虽然没有看到唐韵这次的全部收获,但是通过张辰的介绍,还是有了一定的了解;他也亲眼见识了一部分,可以说除了在故宫博物院的库房里,他还没在第二个地方见过这么多不同样的文物呢。

不过故宫的东西却没有这么密集,没有这么多都是唐代的,要想收集到同样数量的唐代精品文物,除了通过国家文物局强行召集各地博物馆院来凑,任谁都不可能做到。

三万多件一级文物,这得是一件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啊,这么多的宝贝聚在一起,实在是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可是这些在唐韵的人看来,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只要进唐韵宝库见识过的人,在万把件顶级文物跟前,保持镇定是至少能够做到的。

种汉民这次算是见识了,佩服张辰的同时,也更加的想要把唐韵这个庞然大陆拉拢过来,有了唐韵的帮助,文物事业的进步很可能一日千里的啊。

忍不住心中的想法爆出来,种汉民就在回京的路上给军机一号拨了电话,他要求军机一号帮着说项说项,把跟张辰还有他的唐韵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拉近。

只不过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张辰是不是愿意和文化部大规模合作还说不来呢。张辰是一个民族荣辱感很强的人,也是一个十足的爱国青年,这些都是不容改变和忽视的;他可以为民族、为国家做很多事,但是却绝对不会为一些肮脏的官僚喘一口气,这就是他的坚持。

张辰在到港后的第二天回到京城,操持着先把打捞上来的文物入了库,又把三艘古船安排进行第一步的修复和保养,晚上才结束了工作回到家里。

果然不出张辰所料,种汉民去港口见他,就是军机一号亲自授意的。张辰在第二天上午就接到了来自军机处的电话。军机一号亲自来电话,而不是请外公或者大舅他们来做说客,看来这老头子对他和张辰的关系很有信心啊。

“小辰啊,我是姜致广,听说你这回的打捞大有收获,怎么样,什么时候请我们去你那里看看,好好见识一下,唐代的宫廷宝物堆成山是个什么样子。”

他倒是毫不掩饰自己让种汉民打前站的事,其实军机一号并不是真的要种汉民在中间传话,以他和龙城张家的关系,只要他开了口,张辰多数是不会拒绝的。如果真要拒绝的话,种汉民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甚至还会给这件事增加难度。

他安排种汉民去和张辰接触,也是看出了钟汉明是个实干家,不会搞官僚主义的那一套;张辰也是一个趋向于实干的人,凭着这点他就能在张辰那里打个最少及格的分数,这也是目前能够缓解唐韵和文化部之间关系的最有效办法。

张辰不管那些,他只是要军机一号亲口把事情说出来就好了,那样他才能够把自己的要求和条件提出来,帮忙不是不可以,但是却不能没有原则。

那样还不如不帮呢,反而省去了很多闹出矛盾的可能,谁也不愿意自己多树立几个敌对的人,即使对方不会对唐韵和自己做什么,但是想想也总会觉得膈应。

很礼貌的道:“姜爷爷您好,怎么敢劳您惦记呢,我们这都是点小打小闹的事,完全上不了大场面,您日理万机的还要为这点琐事操心,我都有点过意不去了。”

张辰就是不说关于水考的事,哪怕对方是军机一号,他也一样是无所谓,反正他自己是无欲则刚。

军机一号的时间得多宝贵啊,哪顾得上和他在言语上瞎转悠,“小辰啊,种汉民部长和我汇报了一下,他跟你提起参与国内水下考古的事,好像你不是很感兴趣啊。

怎么,还对文化部有意见呐?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该处理的人和事也都处理了,你也不是那么记仇的孩子,就不能把以前的事情放了吗。

大家一起合作,这是合则两利的事,虽然于唐韵来说可能会没有什么大的利益,可也不是全无好处的啊,至少能够在更大程度上树立唐韵在业内的地位,能够参与到更多的项目中去,唐韵也不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需要啊。

咱们国家的水下考古工作本来就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一直以来进展的又不是很顺利,属于是长期以来就亟待解决的大问题。你现在在这一个专业上有了大的进步,也不要求你开放多少的技术,就是大家共同进行一个项目,帮着国家在这方面进步进步,这个可不算我为难你吧。”

能让军机一号这么说话的可没几个人,张辰哪能不给面子,呵呵一笑,道:“姜爷爷您可是误会我的意思了,不说我个人是怎么想的,我外公也一直教育我们要为国家多做一些实事,不能只想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国、家、人,这三样永远都不能分开来说的。

我对参与国内组织的水考工作并不是没兴趣,只是一想到那帮子官老爷的嘴脸,我就能从头烦到脚。我这么说可不是跟您说坏话,也不是有意要指责什么,有很多的官老爷也许是平时耀武扬威惯了吧,什么都不懂却又最喜欢指手画脚,您说我们参与进去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唐韵目前能够找到的打捞项目有很多,而且我们也有足够的实力保证能够完成所有的打捞作业,有这么轻松的事,完全不需要和一帮子大爷们凑在一起,能不能出成绩不说,就他们那股子官僚样儿,我是一时半刻也忍受不了,唐韵可不是专门伺候他们的。”

“嗳,话不能全这么说啊,像张奉栋那样的人毕竟还是极少数的。”军机一号听了张辰的意思,果然是因为公私合作之间的各种矛盾,不愿意和过分官僚的人接触,劝张辰道:“我知道你有怨言,当初张奉栋也不是一个人去的,跟着他的人也有不少;不过那些人现在不也都该办的办,该拿的拿了吗。

水下考古是我们文物工作中的一块短板,相比于经过兵马俑彩绘和敦煌壁画等攻坚战锻炼出来的陆地考古有着很大的不足,对我们国家的考古事业可以说是一件拖后腿的事情。以至于我们在进行科学考古的时候,不得不聘请国外的著名水考机构来帮忙。

现在你们唐韵横空出世,不但能够独立完成水考工作,作业的质量也很高,根据相关的分析,已经可以在世界上列入前茅了。你们有这么好的条件,虽然是靠自己的努力达到的,可在关键时候也不能忘了帮帮自己的国家啊。再说有我在这里顶着,你们也不会吃亏的;总不会是怕国家盗用了你们的技术,挖了你们唐韵人才的墙角吧。”

张辰越听这话越不对味,感情他们都以为唐韵不参加合作是因为自己忘不了当初张奉栋的事情,或者是纠结于利益因素啊。这个黑锅可不能背,名声很不好听的。

“姜爷爷,我想您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说不可以合作搞打捞,但是要想愉快地合作,就必须要有一些大家都得遵守的约定和条件,否则的话,这件事是没办法进行的。

即使我们唐韵参加进去,也只能是被某一部分人当打工仔呼来喝去,还很有可能会遇到多种多样的麻烦,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问题所在。

至于技术方面倒也无所谓了,所有我们自行研发的器械和用具,都已经和英国的诺丁山的空气公司共同申报了专利,偷到了核心技术也只是一堆麻烦而已。

挖人也不会有太好的效果,我敢说我们唐韵的薪水是最高的,机关里还给不起那么高的薪水,而留在唐韵还能够参与到更多的水考和打捞在工作中,这个也是很诱人的。

我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在合作的过程中,会有某些自以为是的领导站出来大呼小叫,仗着自己的领导身份,外行指挥内行,在工作中强行插手干预,那样可就没法做工作了。

我们唐韵现在的计划也是排的特紧,今年还有不少的大项目要做的,眼看着那边的三座新场馆就要开幕了,船舶资料中心也不能拖得太晚了,必须要在今年之内开馆。如果真要是在跟他们的合作上出了问题,天知道会被拖到什么时候,我可不想出现这种事情之后,才又找您老去评理,可这种亏我又吃不下去,所以才犹豫着要不要合作啊。”

张辰并不惧怕那些所谓的官僚,意见有了出入可以坐下来讨论,但是想要强行干涉胡乱指挥,唐韵可也不是吃素的,当下翻脸撂挑子的可能性极大。

想当初张奉栋以主管工作副部长的威势,都没能让张辰眨眨眼,文化部派出来参与合作的,了不得就是个厅级了,更加不会对张辰造成任何的心理影响。

他说了这么多,又跟军机一号谈到关键问题上,就是要提前把话说到了,真要到时候唐韵这边有什么不满意了,做出一些让人不舒服的事来,那时候可谁也别怪罪,当初这话就已经是说过的了。

军机一号听着有门,这些也用不着去找老首长他们打帮腔了,忙不迭道:“你这孩子啊,就是心太细了,什么时候都要把所有的可能都算到了才会行动,这么小年纪怎么就这么谨慎呢。

这个问题很好解决的,我可以给你一项特权,只要是你门唐韵参加的水考项目,你就可以对所有你认为不满意和不合适的人或事提出反对和终止,这样你就不用担心被外行领导了吧。

至于你们唐韵的利益,你也不用担心,你们给国家帮了这么大的忙,国家怎么会亏待你们呢,而且有我在这里坐镇,不能说多么偏帮你们那,但好处总是少不了的。

我们现在工作中最大的难题就是‘南海一号’的打捞工程,这都已经快二十年了,才只不过是打捞出几千件文物而已,大部分的工作都还没有展开呢。

去年年底的时候,广东文化厅那边倒是商量出一个大致的方案来,不过还是很不成熟。我就是希望在这个方案执行之前,有你们唐韵参与进来,对方案的可行性做个预测,再结合你们的意见搞出一个更加可行的方案来。

并且也希望你们唐韵能够在打捞工作结束后,继续参与后续的文物保护研究等其它工作,我期待着有了你们唐韵的参与,能够让我们国家的水考工作迎来一个黄金时代。”

其它的利益、荣誉、恭维等等的话张辰都不在乎,他参与国家组织的水考,就是要给国内的水考工作出一份力,为古文化的研究和发展做点贡献,只要能有不让整件事颠覆的权力在手,别的他倒也不求什么了。

考虑了一下去蒙古那边需要的时间和具体日程安排,以及零四年后半年的具体工作,还算有时间能够做点什么。

答应道:“姜爷爷,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还能够不参加的道理吗,我也只能是尽力去做好了。您放心吧,只要我们唐韵不会因为特殊原因退出,我就一定会给您带回来一个大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