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04章 考虑一下

第四零四章 考虑一下

四零四、考虑一下

种汉民从当上这个新任的文化部副部长开始,就对张辰做过一些了解和研究,接到请张辰和唐韵在南海一号沉船的打捞工作中给予一定帮助的任务后,更是对张辰做了详细的了解。

在种汉民看来,张辰基本上是属于那种软硬不吃的个性,而且在行事方面一向强势,又能够坚持自己的原则。

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是关系很好的,那将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佳合作伙伴;可如果曾经有过隔阂的话,想要消除不良印象带来的副作用也一样有着相当的难度。

这一点从张辰对他们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虽然在上次的事件中张奉栋和一干跟着他的官僚都已经罪有应得了,但是却没能完全让张辰把心里对文化部官员的漠视放下,见面之后即便是出于礼貌的应付,也是不咸不淡,不痛不痒的对话,甚至都不会正式交流。

文化部的副部长那得是多大的官啊,军机处下设二十七个部委,十七个直属机构,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以及几十个相关的直属、部署机构中,所有的副部级加起来,也只是很小的一撮人,了不得五百人左右,这些人在中国可都是真正的权力人物。

就这么大的领导,走到哪里不得是前呼后拥的,亲自去见一个民营企业的老板,那都属于是做梦都求不着的好事。

即便是京中一些例如张沄、张淳这类大名鼎鼎的少爷们,其中不少做生意做的不错的,但是也不会有这样的待遇;有什么要紧的事最多是让下边的秘书、助理出面,有时候打个电话就解决了。

真要是劳驾一位副部级的高官亲自去,那就是对他们工作的肯定啊,象征着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又可以大赚特赚了,相信不论是谁都会在梦中笑醒的。

唯独张辰是个异类,可以说在他的所有生意中,没有哪一个项目是真正求人帮忙过的,也不会找人托关系照顾买卖。汉府酒店的民居收购许可,和唐韵文化中心的用地批复,那都是因为京城市政府和军机处看到了里边蕴藏的好处而给予的支持。

没有这些支持张辰照样可以把买卖干起来,酒店大不了就是投资更大一些,模式复杂一些;唐韵更简单,国内不能干他都可以直接开到国外去。真要是那样做了,丢的可就是政府的脸面了,张辰不会有任何损失,还很可能会得到更多的帮助呢。

而且张辰的生意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没有一分钱的投资需要政府出面帮着解决贷款,全都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投进去。人家在经营中没有丝毫违规违法的地方,也没有逃避躲漏一分钱的税赋,你就是去挑他的毛病都挑不出来。

经过这段时间对张辰的了解,很多事情种汉民都搞的很清楚。不但张辰不需要政府太多的大力支持,反而是政府反过来要求他帮忙。

唐韵本是一家专业研究和开发的机构,正是因为有了军机一号的面子,这才对外人揭开了他们的面纱;天津和厦门的两处游艇会造船厂也是因为当地政府需要有这样的产业,张辰才去投资的。

这会还不是一样,为了成功的、顺利地打捞起八百年前的南宋沉船“南海一号”,政府又求到张辰头上来了。但是这次的帮忙和以往不一样,不是投资或者展览什么的,哪怕是借钱都要比这个简单一些,这可是要人家在政府的面前拿出看家本事来,这个可不是谁都愿意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军机一号不好意思亲自找张辰,才派了文化部的副部长来和他做先期的交流,看看张辰是怎么一个意思,如果张辰并不反对,或者反对并不强烈,再由军机一号亲自和他商量。

就目前国内水考工作的现状来看,显然只有唐韵能够在南海一号的打捞工作中给予帮助,虽然张辰的话语之间已经表示出了一点对自己的好感,种汉民一样是不敢掉以轻心,他并不认为只是这样就能够消除部里和唐韵,或者说和张辰本人之间的隔阂,把矛盾转化为生产力。

从过往的种种事迹中,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以张辰的聪明,绝对不是一个能够轻易诱惑的对象。但是还有一点,能够作为攻坚的途径,张辰是一个很有民族荣辱感的人。

所以种汉民还是准备从大义上去触动张辰,微微叹了口气,道:“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从原始社会开始,直到封建社会的晚期,都有大量的伟大文明在中国人的手里呈现出来,这其中有无数的历史文化宝藏等待着我们去挖掘。

可无奈的是,我们的考古工作起步比较晚,水考工作就更是落后了很多年,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很是不小啊。基本上可以肯定,在十六世纪之前,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海上霸主,却不幸的因为一些我们无可奈何的原因被人从霸主的位置上拉了下来。

中国人开创了海上丝路,把数以亿计的中国商品贩卖到世界各地去,这其中有多少的商船在海上失事而沉没,那都是中华文明的证据啊。可惜我们的能力有限,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宝贝深藏于海底,不能对他们加以研究和利用,复制出古代中国的伟大文明。

南海区域有大量的中国古代沉船,我们是一艘也没捞起来过,而那么大的海域又不能整个儿的二十四小时盯着防着,被其他国家的盗掘者偷偷地弄去了不知道多少。

像阿拉伯黑石号那样的沉船,我们没有主权,也没办法去管,但是在我们自己海域内的沉船也被盗掘,可就是在让人难受了啊。

如果只是打捞起来用于考古和科研,我们的心里或许还能好过一点,但是有很多人并不也是这样的,他们甚至要比强盗还万恶。

张总你是圈子里的大名人了,在能力和知识方面功力深厚,应该也知道那艘被称作‘中国泰坦尼克’的‘泰兴号’吧,那可是所有中国文物界和收藏界人士的痛,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能平缓下去。

还好有你们唐韵在,能够为国家的水考工作带来一丝光明,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也给了水考界一块遮羞布,否则我们可真就要羞愧到无地自容了。”

作为藏协的理事,国内收藏界举足轻重的人物,“泰兴号”的事张辰当然是知道的,哪一样是他心中的一个痛处,每每想到就会很气愤,就会有一种想要疯狂扁人的冲动。

南中国海里的古代沉船多如星斗,一些国外的盗掘机构早就把目光放在了那里,因为国内对南海海域无法做到完全的监管,多少年以来都一直有人在南中国海疯狂肆意地盗掘着珍贵的海底历史文物。

这些人里边,又有一个最为突出的,一个叫做“麦克.哈彻”的英国人,就是他把在南中国海寻宝的行为推上了最巅峰,对全世界的文物界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也成为了全球考古界最反感的一个人。

一九九九年的时候,麦克.哈彻带领着他的盗宝团队,在南中国海域打捞出一艘大型的清代沉船,就是那艘在全球考古界大名鼎鼎的,有着两千多名乘客和大量外销商品的“泰兴号”,从船上搜刮出一百多万件德化窑青花瓷和牙白瓷。

麦克.哈彻是一个为了利益可以变得像疯狗一样的家伙,为了能够抬高这批瓷器的价格,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把六十多万件价值不太高的古瓷器敲碎扔进海里,只留下三十多万件颇具价值的瓷器。

在泰兴号船载瓷器打捞完成的一个月之后,麦克.哈彻很巧妙地利用了相关法律和法规的漏洞,在几家很小的报纸上刊登了他在公海打捞出一艘中国古沉船的消息,对打捞起来的文物做了简单的介绍。

发布了这条新闻,麦克.哈彻就带着这批文物玩了一把人间蒸发,消失的无影无踪。在经过了国际公约规定的一年期限之后,麦克.哈彻带着已经被称作是打捞于公海,长期无人认领的文物再次出现。

麦克.哈彻随之对这批文物大肆宣传,炒到一定的热度后,交付于德国斯图加特一间叫做“内戈尔”的拍卖行进行公开拍卖。这件事在当时造成了很大的轰动,震惊了全球的考古界,所有考古界的人士都极其的憎恶这个丧心病狂的人。

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水下文物保护条例》已经正式颁布了十年,但也只是中国国内的法律,《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公约》还没有正式通过并实行,在国内众多相关领域专家的严正抗议下,这批宝贵的文物还是没能逃脱悲惨的结局。

那时候张辰还在上大学,名声和地位都不允许他有资格对这件事指手画脚,也只能是一个人在心里对这些强盗发狠,盼着总有一天他们也会遭到报应。

张辰对这件事可是记忆犹新的,上次去欧洲淘宝,他就曾看到了那间内戈尔拍卖行的拍卖公告,但是出于对过往事件的憎恨,和出于民族自尊心的坚持,张辰很果断地把这间拍卖行从目标中剔除了。

说到“泰兴号”事件,让张辰生气的可就不止是盗捞宝藏的强盗们了,有些国人的态度也很冷淡,甚至很是不以为然,只是从市场价值出发去考虑。

张辰记得他就曾经在古玩市场遇到过这么一位,跟别人聊到泰兴号上瓷器价值的时候,这位没有丝毫的扼腕痛惜,反而是一副对那些瓷器很不屑的表情。

“你们说‘泰兴号’啊,我知道那事,就是让砸了六十多万件瓷器的那艘船嘛,不是还留下三十多万件吗。要说也不算可惜,不过就是点清代德化窑的普通青花瓷而已,老外傻乎乎的都去抢,要放国内来肯定没市场的。

不信我和你们打赌,就那些普通的外销瓷,在国内绝对不可能出现欧洲那种场面,至少我就不可能去买,万一砸手里那可就麻烦了。

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好可惜的,又不是康雍乾官窑的青花,更不可能是永宣青花和元青花,砸就砸了,看你们那表情,就跟抢了你们一百万似的。

要我说啊……”

他话没说完,就被张辰从后边上去左右给了两个大耳刮子,顿时也说不出话了,愣在当地莫名其妙地看着张辰,有些想要发怒,却看见张辰身后跟着的六大金刚,那一点刚刚升起来的怒气也就化于无形了。

张辰看着他愤恨道:“你在这儿胡说什么,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那些瓷器的确没有什么价值连城的,但也都是中华文化的历史遗物,是属于中华民族的瑰宝。我们对这件事反抗和抵制,是因为我们要保护我们民族的文明不被侵犯,保证我们的民族尊严不被践踏。

你只知道从经济上去衡量,不知道每一件玩意儿背后的文化和历史,也不知道一件事关系到的民族尊严,你还配在古玩行里混吗。

‘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这句话用到这里也是一样的,清代的德化窑的确不是那么值钱,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去漠视这件事,每一个华人都应该站出来去反对,去抵制,去抨击,可你呢,只知道在这里说风凉话。

说句很难听的,你这样的人存在就是一种浪费,活着浪费粮食死了浪费坟,你老娘就不该把你生下来。”

“泰兴号”事件在考古界和收藏界掀起了轩然大波,同时也激起了国内水考工作的热度和政府要大力支持发展水考的决心,南海一号沉船的打捞工作,也作为一项历史性的大事件开始进入议程。

说到这里,张辰大概能够猜到种汉民为什么来找他了,只是这样的事他很不愿意去参与,处理不一定能讨得到好,最后还很可能憋了一肚子气。

国内的官老爷们实在不好打交道,他又不愿意总拿着家世去压人,那样不但会让人看低了龙城张家,也可能会给龙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出于那种考虑,张辰都不喜欢做那样的事。

可这件事到底能不能如愿的不参与进去,说不定现在已经不由自己说了算了,种汉民找上唐韵,也不全是他自己的意思吧。后边说不来就站着军机处,甚至是军机一号,到时候自己要是不同意,他们肯定还会找老爷子张问海出面说项,不答应怕是不行了。

只是应承归应承,但却不能太痛快的答应下来,那样既不会让他们感觉到这件事的难度,也不会对唐韵有感激之心。而且这国内的打捞工作可不是之文化部一家参加,还会有其他不诶的下属单位参与,说不定到时候还会有人觉得唐韵给抓了壮丁好欺负呢。

南海一号的打捞是一件考古界的盛事不假,但也是一部分人捞政绩、充腰包的大好机会,唐韵的参与肯定会给这些人在类似的事情上提供便利。

如果只是给国家干活倒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这也是文物、收藏界的事,而且会大大提升国内水考工作的水平,为未来保护和发展古文化大有益处,身为业内的一份子,张辰是义不容辞的。

可是既然有这么多人会在这件事上获利,那唐韵当然也就不可能白干,尤其是那些捡便宜捞现成的,要是不放点血出来,张辰是不会满意的。

不过这事也不能由自己主动说出来,还是先装装糊涂,让他们主动提出来比较好,那样也好谈条件啊。

笑着道:“种副部长,关于唐韵这次的打捞过程,我们可以等回到京城后再谈。这么大老远的从京城赶过来,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不可能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我看你们好像还有别的意思吧。

你也知道我们唐韵的规矩,所有的馆藏品一律不会和在我们合作名单之外的单位与个人合作,想要借用或者甚至是索要,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花钱买都不成,唐韵最不缺的两样东西中,有一样就是钱。”

种汉民完全没有意识到,张辰正在给他挖坑,在他看来只要张辰没有对他表示出强烈的不满和冷淡态度,这事就有继续谈下去的可能。

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我承认有些领导干部的确会为了一己之私利去做一些不该做的事,对于自己职权管辖范围内的企业和单位,也是常常吃拿卡要。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个人并没有这方面的兴趣,而且有了前车之鉴,现在整个文化部谁还敢对唐韵有想法。

我们这次来见你,一是想要看看唐韵的打捞成果,对你们的生理凯旋表示一下祝贺;在一个就是想要更唐韵这边取取经,有可能的话看唐韵是不是可以参与一下国内的水考工作。”

种汉民觉得,能直说的就最好和张辰直接说,拐弯抹角的可能会让张辰更反感。

可张辰没这么想,真是没想到这位种副部长这么好骗,轻轻松松就上钩了,真不知道他这个副部长的位置是怎么混来的,也许就因为他是一个实干派吧。

“感谢部里领导对唐韵工作的关心。种副部长,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了,可这样的事我们作为民营企业去参与,说实话我真的没什么信心,想让我考虑一下吧,好吧。”

看欧洲杯开幕式,差点把今天的更新给误了,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