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03章 种副部长

第四零三章 种副部长

张辰知道这位种副部长肯定是有事要求到自己或者唐韵了,否则怎么可能会以部长之尊亲自到码头来,还打出了支持民营企业水下考古的旗号。

说实话,张辰对文化部的官员们并没有什么好感,张奉栋当初那样做是因为他自以为有所持,可是其他的人呢,一个个不都是上赶着跟张奉栋狼狈为奸吗。如果不是张辰对文化部没有依赖,并不是必须和文化部进行一些合作,又有龙城张家的强大背景,相信整个文化部的人都会很乐意咬上他一口,在唐韵这口大锅里分上一杯羹。

所以张辰并不打算答应这位种副部长的任何请求或者要求,也不愿意就沉船打捞和水下考古的问题和他做什么探讨,嘴上说实在不好意思,可他的行动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口风一转,顾左右而言他道:“种副部长,我们这些民营企业都是生搬硬干,可没有实力和专业的国家机构相比,差距不是一点半点啊,我们能够有一些成绩也要归在运气上面的。

要说我这次出去最大的收获,那就是捕了不少的新鲜海鱼,抓了几条鲨鱼和鳄鱼。我这个人也没啥特别的嗜好,唯独在饮食上比较挑剔,这一点是怎么都改不了的,但凡有什么美味,我知道了就肯定不会放过。”

说着已经来到养殖箱口上,把顶盖打开,指着里边游动着的不知名鱼类,道:“老宋,种副部长。你们看这些鱼。那些长着翅膀一样胸鳍的鱼,那就是传说中的飞鱼。如果不是在养殖箱上专门加了网,都不敢打开来看。这东西一飞就是百十米,这船上根本留不住。

看那些被隔离起来的,那个叫宝刀鱼,性情比较凶狠。掠食性很强,仗着自己有一米多的大个子,总喜欢攻击其他的鱼类。当然,遇到像鲨鱼这一类的,它们也会躲着走,这种鱼的味道不错。

要说比较名贵的,就是这边隔离的这种了。石斑鱼这个名称,相信种副部长一定不陌生吧。我挑了比较好一些的品种留下来,这个是东星斑,留下来的全部都是红东;这种贼眉鼠眼稍大一点。収很像斑点狗的,是老鼠斑,上次我在印度洋那边钓到过五十多厘米的;这个红底白花的叫红瓜子斑,个头也算不小的了。

还有那边的矮个子看到了吗,那个也是石斑鱼,叫做‘龙趸’,是石斑鱼里边个头最大的,箱子里一共有五条。最小的也在一百斤左右,肉质好得很啊。

那边那些半米左右到一米多。像花一样的大贝壳,那玩意儿叫砗磲。一个大个儿的裙边就够做一个菜了。肉是营养价值很高的美味,壳也是宝贝,位列四大有机宝石之一,也是佛教的七宝之一,好东西啊。

金枪鱼我也捞了不少,都在冷库里冻着呢,那玩意儿也是上等的食材,尤其是吃刺身,相当的美味。

我出去的这段时间里边,有很大一部分就用来捞鱼了,咱们这可是真正新鲜的,种副部长和各位领导,回的时候也带两条吧,这个应该算不得行贿的。”

种副部长也明白,张辰这绝对是故意的,心想:这也叫不好意思吗,看起来很好意思啊,谈到怎么吃鲨鱼肉,怎么吃鳄鱼肉,怎么吃这个那个的,一脸的兴奋劲儿,哪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成分在里边。

看来文化部的官员们得罪张辰得罪深了啊,副部长亲自到来都是这样的待遇,要是拍个一般的中层领导来,估计被赶回去都有可能。

也是啊,之前的张奉栋不就是副部长吗,还不是给张辰不放在眼里,主要是行事太龌龊了点。如果唐韵的老板不是张辰,而是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人,需要看文化部的脸色,估计早就给官僚们把油水刮尽了。

种副部长心里实在不舒服,自打他到了厅级以上还没有接受过这种待遇呢,可是又不能表示出不满和反感的情绪,不说要忌惮他深厚的家世背景,就是现在面临着的难题也需要他来帮忙的,既然求到人家头上了,而且又是只此一处别无他法,也只能是由着他先发泄发泄了,反正再不行还有军机处的大佬们做后盾呢,到时候也就省了自己的麻烦了。

种副部长来天津港见张辰,确切的说还是军机一号的授意,南海一号沉船从发现到如今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但是打捞工作却一直拖着没能展开,甚至连一个可以顺利执行的计划都还没有定下来。

唐韵的打捞工作开展的怎么样并没有对外界公开,只是在展馆里陈列了一部分打捞起来的文物,发布过一些简单的数据,甚至连那艘成功捞起来的沉船都还在船舶资料中心封存着。

军机一号因为和张辰的关系,又有孙女姜圣懿在张辰那里听来的消息,而比别人知道的多一些,但也只是在有限的范围内。

他最清楚的就是张辰想海研所捐了一只超级大王乌贼,这次又捐出十几条鲨鱼。可是人老成精啊,能够在政治斗争中盘上顶峰的人,那头脑都不是一般的厉害,通过对蛛丝马迹的分析,也能够得出很多接近事实真相的结论。

在他看来,张辰能够在打捞沉船的时候还想着抓鱼,更是有闲心弄出那些大家伙来送给海研所,至少可以说明唐韵打捞团队的实力一定在很高的层次。

军机处虽然不直接管理文化部等下属部委的实际工作,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这方面的专业人员,军机一号指派了专业的人员对唐韵的行为做过分析,得出的结论让人很是吃惊。

首先是那只巨型的大王乌贼,大王乌贼主要存在于北大西洋和北太平洋,而且是绝对的超级深海动物。能够成功捕获只在传说中存在的。超过三十米的大王乌贼,理论上只能在这两处大洋的深海区域。

唐韵展出的水下打捞文物中。都是十七世纪的外销瓷为主,而那艘沉船也是欧洲商船的样式。那么大的船只已经有了一定的抵御大型海上风浪的能力。又是经过了大航海时代的欧洲人驾驶,也只有深海区域的风浪才能造成它的沉没。

由此就可以得出简单的结论,那艘沉船八成是在北大西洋的深海区域打捞起来的,能够成功打捞这样一艘沉船。唐韵的深海打捞实力应该是在世界领先地位了。

所以,军机一号才决定,让文化部去找张辰求援。

虽然军机处对于唐韵的打捞成果明显判断失误,对于大王乌贼的来路也没有猜对,但是对于唐韵打捞团队的实力,他们确实蒙对了,的确是世界一流的。

有求于人的种副部长也不想让领导对自己的工作能力产生怀疑。面对着和文化部有着难以调解的矛盾,却又不能用官威和权力去打压的张辰,最终还是决定采取循序渐进的方法。

“呵呵,张总可真是能耐人啊。前后两次给海研所带回来大量可供研究的大型海洋生物,对国家的科研工作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要说你对饮食上的讲究,我从汉府大酒店的仿膳餐厅就能看出来,我们部里在汉府招待过几次外宾,都是对你们的仿膳赞不绝口啊,也只有你这样对饮食严格要求的人,才能经营处这样的餐厅来。

我看这大大小小的来了这么多运输车辆,这次唐韵一定是大有所获吧。不知道都是些什么样的宝贝。一下来了三辆大平板车,唐韵这次打捞了三艘沉船吗。咱们能不能先去见识见识,先睹为快啊?

你放心。我们只是参观和见识一下,我的人品还算过的去,虽然部里对沉船已经期待许久了,但我也不会无耻到打别人东西的主意。”

“好吧,既然种副部长有这个雅兴,那就请部长大人指导指导我们的工作,这边请。”具体的要求不能答应,这种小事倒还不至于,张辰对种副部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

“我们这次的确是捞了三艘沉船,一艘唐代的,两艘十五世纪的。船上的文物倒是有不少,整个团队差不多工作了一个月的时间,一共打捞到唐代文物和明代文物二十多万件,保存完整的大约有十六万件左右,还算是有些收获吧。

这些文物中有重要意义的也不在少数,尤其是以唐代沉船最佳,因为是唐高宗时期前往印度进行佛教文化交流的使节团,所以船载文物大多数都是当时的皇家精品,完好的和皮损的一共有四万多件。具体的名录一时也说不完,我就不在这里唠叨了,等唐韵去申报文物的名录时,种副部长就可以看到全部的明细了。

另外两艘十五世纪沉船上,有超过二十万件文物,最重要就要算一幅红木雕刻的海图了。这幅海图是从一艘爪哇国的明朝商船上捞起来的,具体的存在年代应该是景泰年间。

根据海图上用中文所标注的航线和地理名词来看,当时的中国商船已经到达过非洲的西部,最远的航线标识是现在安哥拉的首都罗安达。

海图上还标注了地中海、直布罗陀海峡,以及环地中海地区的基础大城市和港口,因为没有明确的航线标识,所以还无法从理论上证明明代的中国人曾经通过直布罗陀海峡去到过南欧,或者更遥远的地方。

即便没有办法证明这些,这幅海图也是有重大意义的,上边的很多城市和航线都是之前的海上丝绸之路中没有记载的。这也许是文献和资料的记载不够详实,也没有足够的资料可供研究参考,而导致历史考古工作出现了没能进入的层次。

或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当时的海禁政策,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民间航海、外贸等领域和中央政府的交流,双方的资源没有达到共享。

因为违反海禁是大罪,没有人敢把这些消息上报给朝廷,所以民间的船队已经到达了西非甚至欧洲。但是官方对此却是一无所知,以至于这么重要的资料没有出现在历史记载中。

不管怎样说吧。总之有了这幅海图,就可以把海上丝绸之路的航程至少延伸到西非去。对于今后涉及到这方面的考古和历史研究起到一个佐证的作用,也对海上丝路的研究带来一股推力,提供更多的想象延伸空间。

这个我们到时候会申报一级甲等文物,同时申报的还会有不少。可以大大填补国内的一级甲等文物在某些领域的空白。相信用不了多久,唐韵就会在这次打捞所得文物的基础上,得到更多的研究成果。”

直升飞机把张辰和宋武,以及种副部长等人送到了架着那艘印尼籍明代古船的勇士号上,张辰有简单介绍了一下这艘船,并且说明这艘船就是那副海图所在的船只。

种副部长能够当生文化部的副部长,还兼着国家文物局的局长。在历史和文物方面肯定是有一定功底的。

看着眼前不断被大面积喷洒着海水的明代沉船,不无感慨地道:“张总果然是年轻有为啊,想出了这样的办法来保证船体的状态,可算是别出心裁独树一帜了。唐韵能够啊沉在深海里的古船这么完好无损地打捞起来。可见也是拥有一流的实力了啊。

咱们国家的水下考古概念提出的就晚,实际操作起来就更是落后了,我们这一代人年轻的时候,空有满腹的理想,可是各种条件的限制,却不允许你去实现自己的理想。我们现在都老了,中国文物界和考古界的未来还是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我们国家的水下考古可以有一个大的进步,不至于被其他的国家越来越领先。把我们远远低抛在后面。”

这话绝对是有感而发的,任何人装腔作势都不可能达到这种完全乱真的境界。这时候张辰倒是对这位种副部长高看一眼了,没想到他还是一个很务实的人啊。

客气道:“种副部长言重了,其实唐韵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现在世界上有很多的打捞公司和水下考古机构,都能比唐韵做得更好,美国的克勒韦尔沉船打捞供公司已经成功捞起海底五千米以下的金币和宝石,我们和人家相比起来要差的好远呢。”

种副部长摇了摇头,道:“张总你也不必太谦虚,你们唐韵的确是有这个实力,虽然你们是民营企业,但是取得了成绩,那也是中国水下考古科学的巨大进步啊。我不清楚这艘船和海面之间的实际距离,但是我还是有过一些见识的,它至少应该在一千五百米以下了。”

停了一停,接着道:“这艘船捞的好啊,特别是你所说的海图,意义尤为重大,它讲改变长期以来已经成型了的海上丝绸之路概念,把这条传播文明的海商通道继续扩大,延伸到更遥远的地方去,为日后的考古工作提供一个坚实的佐证。

沉船和文物的打捞对考古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次成功的打捞可以带来的信息太多了,有时候甚至可以同时对好多个国家的历史研究结果进行肯定和推翻,这船上的海图不就吧之前海上丝路的航线延伸立了吗。

就拿你们打捞上来的这艘明代沉船和那艘唐代沉船说吧,它们将为复原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陶瓷史等多个领域的历史提供极为难得的实物资料,甚至可以获得文献和陆上考古无法提供的信息;同时,对于海上丝绸之路的保护和发掘,也是一个重要的节点。

而且在沉船打捞结束之后,还要对水下文物进行抢救、修复和保护,这其中又要进行很多的科学技术攻关,甚至会有很多跨学科的项目。

在这个过程中,至少唐韵可以积累到很多宝贵的、先进的经验,为以后的工作带来很大方便,也许还能在科学攻关中取得以外的科技成果收获也不一定的。

这些都是对国家,对社会,对老百姓大有益处的事,怎么能说是小事呢,于国于民都是大善啊。如果你们唐韵做的都是小事,那我们在南海努力了十几年都没有大的斩获,岂不就是无能了吗。”

看着种副部长说到国内水考界现状时那种深深的担忧,提起唐韵在水下考古领域取得骄人成绩时的倾心和自豪,张辰突然觉得这位种副部长也许并不像其他的官僚那样,很可能还真是一个心里装着国家和人民,装着自己事业的优质官员。

以副部长之权柄,屈尊前来接他一个没有一官半职在身的年轻人,即便这里边有龙城张家的背景,可足以说明对方的真诚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张辰也不好意思再和人家绕圈子,能不能答应他们的请求是另一说,至少应该给这位种副部长该有的尊敬。

言语之中的无所谓少了一些,微笑着道:“种副部长谬赞了,也太谦虚了。唐韵的确是做出了一点成绩,但是今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很远,我们相信,也很愿意为古文化事业做出更多的努力和贡献。

要说国内的水考事业,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我们这么大的国家,难道还找不出几个科考方面的人才吗。

只我们起步太晚,又因为体制的限制而无法快速发展,而且很多地方和机关里官僚作风太盛,官僚习气积弊已久。这些种种的原因,导致学术研究的止步不前,只要能够把一些害群之马清除出去,这个项目还是很有看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