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02章 海上丝绸之路(十一)

第四零二章 海上丝绸之路(十一)

康熙的确是解除了海禁,但只是解除了禁止东南沿海和台湾的百姓之间来往的禁令,其中不许与西方贸易的最大禁令还是依然存在的。

康熙亲**待大臣:“除东洋外不许与他国贸易”,并且毫无远见,自以为是地说:“海外如西洋等国,千百年后中国恐受其累,此朕逆料之言”。

鞑子皇帝禁海是为了防止沿海的汉人向一海之隔的台湾郑经政府疏通消息,鞑子的心里也很清楚,他们毕竟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殖民政府,在民间的形象又不是那么好,郑经的东宁国再怎么样那也是汉人的政权。

很显然,海禁的效果让鞑子政府很满意,在那个好大喜功脸皮比城墙拐角还要厚的老流氓乾隆之后,殖民政府为了继续打压汉人的进步,开始了全面的闭关锁国,直到只剩下唯一开放的通商口岸广州,并且由十三行垄断所有的进出口业务。

明清两代的海禁对中国的航海事业造成了严重的压制,是的中国的航海技术不进反退,明代后来的皇帝还知道开海通商,清代的鞑子政府却一味的闭关锁国,将中国的综合国力直接挤进了工业革命过后的列弱圈子。

中国之所以能够在世界历史长河中很长一段时间内作为世界头号强国存在,就是因为中国人愿意和任何一个民族接触,把双方的文化交汇融合,正应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一句。

中国人在唐代之前是没有坐椅子这一说的,一直都是低座低卧,桌子、凳子这些东西都还只是异域物品,日本人的传统起居方式手汉唐文化的影响很大,最接近于本来汉民族的模式。

在当时,案和榻是最主要的家俱,旧时中国人睡觉的榻在白天都是要挂在墙上的,而李白《静夜思》中“床前明月光”的“床”并不是现在意义上的床,而应该是马扎一类的东西,中国人在那个时候还没有现代的床呢。

后来有了胡床、胡凳这些东西进入中国,人们渐渐发现了这种异域家俱的好处,玉师把这这东西糅合进自己的文化当中,一步步演变成了现在中国人的起居方式。

这只是一个例子,其它的诸如艺术和工艺方面的掐丝珐琅、青花,饮食方面的胡萝卜、辣椒等等好多的东西都是舶来品或者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而初步演变和形成的。

在各种文化的融合过程中,中古人自己的文化有了很大的进步,不断有新的科技和文明被创造出来,让这个民族长时间站立在笑傲风云的位置上。

我们今天的人都知道,资讯对于任何一个行业都是无比重要的东西,只要能够掌握第一手的资讯,就能够比其他人获得更多的利益;哪怕只是二手的资讯,只要这消息不是只传两遭,也要比后边的人获利更多。

闭关锁国最直接的害处就是掐断了东西方世界之间的接触,把资讯的获得渠道堵塞了。丧失了与时俱进、和世界同步发展的机会,直接造成了满清晚期的百年积弱,被欧美列强的坚船利炮打得满地找牙,到最后连找牙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在康熙大谈和日本人的生意经时,德川幕府却正在为了防止中国产品对日本的冲击,想方法设法的要对和满清的贸易采取严格的限制,以图改变长期以来的贸易逆差。

而在遥远的西方,经过大航海时代的利益武装后,欧洲诸国的科技蓬勃发展,已经逐渐超越了以奥斯曼帝国为首的伊斯兰文明,和以中国为首的东方文明,工业革命的种子正在发芽,列强时代就要来临。

飞行器没有出现之前,谁能征服海洋,谁就能够征服世界;即使在飞行器的推动下有了导弹这种玩意儿,控海权依然是世界霸主的一大保证。

就在全世界都在为海洋中的权力玩儿命地奋勇向上的时候,满清政府抱着他们自以为天下第一的骑射功夫,奴役着他们以为永远不会失去的铁杆庄稼,进入了只属于清政府的奢靡时代。

几千年来中国的航海人不懈努力,孜孜不倦地追求着发展,终于在多少代人的探索下趟出来的一条海上黄金线路,就在接连着的海禁政策和无知愚昧的圣旨下被关闭了。

在经过工业革命的洗礼后,欧洲列强的坚船利炮循着中国人用血汗开发出来的海上丝绸之路,来到了满清政府的家门前。

用中国人发明并且使用了千百年,又在满清政府的限制下被停滞研究了两百年的火药,催动着一发发的炮弹,把满清八旗赖以奢靡的真金白银一船一船地运走,美其名曰为“赔款”。

毫不夸张的说,海上丝绸之路航线就是一台推动文明进步的发动机,从它产生的那一刻起,就跟中国的历史和文明共同发展着。

把中国的尖端产品运出去,到世界各地去敛财,再把世界各地的财富和新鲜事物等等的都带回来,经过和中华文明的融合与提纯,再演变为新的科技和文明行销到世界各地。

但是很不幸,这台发动机良好运行了几千年后,在它即将送出有史以来最强大动力的时候,被无知的殖民统治者关闭了。

失去了推动力的中华文明顿时疲软了下来,被后来者一一超过,就连东海外的弹丸小国,都借着这个机会凌驾于殖民政府之上,对中华文明展开了血腥的掠夺。

这好比是一个拳师,靠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博采众家所长,融汇于自己的拳路当中,许多年一路走来都所向披靡。

但是在他即将非要参与金腰带角逐的前一夜,被下三滥的邻居小瘪三投毒所害,并在他的要害处重击,导致很多年肌肉无力,被其他的拳师瞅准机会竞相超越。

小瘪三卷走了拳师家里的大量财物,但是也没有好活多久,所有的财物都被其他的拳师打劫走了,最后也落得一个终身残疾和脑中风后遗症。

拳师身体逐渐恢复过来了,可是这时候已经有更多的拳师出现在拳台上,而且有很多的拳师在拳法上也超过了他,想要恢复往日的荣耀谈何容易啊。

失去动力的后遗症直到今天还没有彻底康复,它的影响力已经扩散了一个多世纪,而为了追赶曾经失去动力带来的差距,中国人民却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就拿这艘十五世纪的爪哇国沉船来说,那时候的印尼人需要从哪个中国购买船只来进行海上运输作业,他们的国家还完全没有竞争力,了不得就是个香蕉共和国而已。

但是现在呢,他们却敢大肆地屠杀华人华侨,在本就属于中国的南海光明正大地盗采资源,叫嚣着某一部分是属于他们的土地。

这一切并不因为他们的强大,而是因为在他们的身后有一个在大航海时代和工业革命时代迅速发展起来的国家,一个当年的列强,现如今的流氓。

看着手里这幅被打捞起来的海图,张辰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还是悲哀,一时间完全没有了收获的快乐。

海上丝绸之路、陆上丝绸之路,这都是对中华文明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但是却在最需要的时候被抛弃了,以至于整个中华民族为满清鞑子的愚蠢买单。

张辰对当年的满清政府有一种天生的仇恨,本来高高兴兴准备庆祝一下打捞作业顺利完成,接着就要胜利返航了。

可是在拿起这幅木雕的海图后,所有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散了一半,强忍下突如其来的冲动,如果手里拿着的海图不是一件有历史意义的证物,可以证明在明朝初年时候的很多航海方面问题和猜想,怕是张辰已经把它变成一堆粉末了。

和打捞团队的成员草草庆祝了一下,张辰就借口犯困离开了唐风号,回到游艇上舒缓心情去了,也许看看摆放在大客厅里的那三对唐代金器可以内心的不爽利吧。

可是看着看着,心里的那股子不爽利却越来越厉害了,看看唐代时候中国的强大,即便是有战争、有不平等,有无数的郁闷,但是却依然站在最顶峰。

再看看清代时候的窝囊,继承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不知道发扬光大,却要抱着老掉牙的破弓箭去和枪炮拼杀,到了后来更是一看见洋人就两腿发软,用他们自己的话说,看看那副熊样儿吧,真丢人。

东西也看不下去了,索性洗漱一下之后躺**睡觉,一边在脑子里整理着这一个月来的打捞收获,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五点多,海上的日出比较早,不到六点太阳就能升到一定的高度,打捞团队的工作人员经过昨夜的庆祝兴奋劲儿还没退下去,也都以极高起的差不多了。

张辰在甲板上打过几趟太极,给自己做了个早餐,并没有去唐风号上,简单吃过自后就要准备正式返航了。

总的来说这次的打捞还是很成功的,共收获完整的文物十六万多件,有破损和残缺的文物八万多件,还有一部分近两万件无法完全修复的要回京之后再处理。

张辰都感觉如果照这个进度下去,唐韵现有的展馆很快就不够用了,之前留出来的备用地除了建内部住房外,应该同时再建一座展馆来了,省得将来各方面都麻烦。

唐代沉船上的骸骨也已经安置在一处库房里,等着回京城之后找个公募一并火化入土。葡萄牙沉船马格里特号不知道遭遇了多大的风浪,全船只有是三个人的骸骨留下来,这个张彻也打算带回去烧了找公墓安置。

唯独印尼的肥龙号沉船上七十多具骸骨被张辰命令在打捞的同时就在海底抛弃了,直接扔在海底已经是张辰最仁慈的做法,郁闷的时候他甚至都想把这些印尼猴子的挫骨扬灰了呢。

虽然说《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公约》的目标和总则第九条中规定,缔约国应确保对海域中发现的所有人的遗骸给予恰当的尊重。但是中国目前还不属于该公约的缔约国成员,而且唐韵只不过是是个体行为,和国家沾不到边的;最重要一点,但凡是个有血性的中国人,就不可能给印尼猴子做好事,那不是疯了吗。

六月二十九号,张辰在海南和科学院海研所进行了鲨鱼的移交之后,于第二天就带着打捞团队继续返回,在两天之后的七月一号到达了天津港。

运输队伍早已经在港口等候着,三台加长加宽的大板车和十几台集装箱货车停在那里,后边还有两台冷柜车,虽不及煤码头的大列火车那么壮观,在其它商品码头上也算比较庞大的了。

这次的文物数量不小,又有为数不少的顶级珍稀文物,在运输的途中初步的半点差错,并不比文物引回的那次轻松,张辰也不得不提起小心来,和运输车队一起回京城。

跟着运输车队一起来的宋武搞不明白,为什么运送文物还要带着冷柜车,难道说还有需要急冻和低温运输的文物吗。

张辰听了他的问题,不禁莞尔,这个老宋实在有意思,倒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能直接问出来,从里不以为自己有不懂的东西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生活和工作中不断进步,把自己不断送往更高的层次。

笑着解释道:“叫你带两台冷柜车来可不是要拉文物,而是带一些鱼肉回去,这可都是好东西啊。”

看着宋武还是有些不大明白,一边往冷库方向走,一边继续说道:“这些可不是一般的鱼,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在打捞沉船之前先捉了一批鲨鱼,现在已经移交给海研所了。这些鱼就是那批大白鲨和牛鲨的一部分。

大白鲨的肉质相对硬一些,牛鲨的肉质更为好,不过只要讲究一下烹制的手法和技巧,成品菜的口感差别几乎可以忽略。你和老沈没办法跟我们一起去,要不然就能出到最新鲜的了,我给你们带回来一些最好部位的肉,自己享受一部分,也可以给家里拿回去一部分,让老人们都尝一尝。

鱼翅我准备自己尝试这炮制一下,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就不给你们分了。不过还是可以分到另外的一样,我在打捞作业不忙的当间,出去逛了一趟,逮了几条正经野生的鳄鱼,这玩意儿的肉也是很难得的顶级食材,你和老沈一热也拿个三二十斤回去,这东西尤其对老人的身体好,我这就准备让我老妈和师伯他们常常用呢。”

张辰和安镇忠等人一起经历过生死考验,虽然名为护卫,实则已经等于是生死兄弟了;宋武、沈宪波两人跟张辰这么久,相互之间的交流很多,已经建立了很深的信任,也是很要好的朋友。

一个多月没见面了,这时候见着了,根本就没有主意旁边别人,开始按照自己的经验给宋武传授厨艺了:“老宋我跟你说,这个鳄鱼肉啊,你带回去以后一定要先用……”

张辰毫无顾忌地说着他在外边捕杀鲨鱼和鳄鱼的事,完全没有看到在宋武的身后几个满脸尴尬的生面孔,大有给宋武奖赏是几道菜谱的意思。

宋武一看张辰有收不住的架势,赶忙截断他的话,道:“呃,张总,这次唐韵的打捞作业如此成功,文化部的领导也很重视,还专门来引接你们的凯旋,也想了解一下我们在打捞作业中的一些问题……”

转身介绍身后的几位生面孔:“这位就是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局长种汉民部长,还有文化部文化产业司的王司长,文化市场司的李司长,和办公厅纪副主任。

种部长,这就是我们唐韵的董事长张辰先生,也是唐韵打捞作业的总指挥,您之前提出的问题我真是一窍不通,我想张总应该可以给你一个很好的解释。”

这是在提前给张辰释放信号,让他知道这些人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提前做好应对的心理准备。

张辰是真没注意到这些人,要不是宋武介绍,他还以为是公司来的信任呢,他对对这个倒不是很在意,现在绝大多数国内的官僚都是一个德行,看见利益就往上凑,闻到一点味道就动脑经,一个比一个贪婪,一个比一个缺德。

不过在经过了张奉栋的事之后,让所有的部委机关都应明白了他不好惹,现在又有军机一号旗帜鲜明地支持唐韵,相信这些家伙应该不是来打秋风的。这位种副部长的位子还是张辰办挺了张奉栋之后才空出来的,作为张奉栋的继位者,他能不吸取上一任的前车之鉴吗。

张辰虽然很反感和不相熟的官员打交道,但是对于文化部的直属管理领导还是要给点面子的,总不能让人拿着他的一点小事去说龙城张家的家教,因小失大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

也许人家来就真的是以为唐韵的确做出了成绩,看在老张家的面子,亲自来鼓励和慰问一下也说不定。

不过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几率还是很小的,张辰也不会天真到相信他们的鬼话,还是要在事前就封住他们的某些路,别给自己留下漏洞。

笑着和种副部长握握手,道:“种副部长大驾光临实在是让我们感到荣幸啊,其实唐韵也就是小打小闹一下,还算不得什么大举动,劳动了各位领导是在让我不好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