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14章 唐韵永远是唐韵

第四一四章 唐韵永远是唐韵

“崖山遗物?”崔正男跟着张辰久了,倒也知道一些历史知识,但是对于具体的内容并不可能很可了解,崖山海战就更不知道了,还以为“崖山”是什么人的号呢。

转头问张辰:“师兄,这‘崖山’是什么人啊,我听范老师念上边的印文,应该是皇帝‘玉’玺一类的,他是那个破国的皇帝吗?”

张辰看着他笑道:“正男,这‘崖山’不是什么皇帝或者名人的别号,而是一个地名。离我们这里也不太远,就在广东新会市南边,银洲湖的出海口,西边的叫‘汤瓶山’,东边的就叫做‘崖山’了,这两座山一只向南边延伸到海里,就像在进出通道上的一座大‘门’,所以也有‘崖‘门’’这个叫法。

我说的崖山遗物,是指在南宋末年的时候,‘蒙’古人侵略中国的最后一战,也是中国人对‘蒙’古侵略的最后一次有组织抵抗。

在这一战中,南宋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年仅八岁的赵昺(bǐng),被他的忠臣陆秀夫背着跳海殉国,抗元大奖张世杰也在离我们这里不远的海陵岛附近海面殉国,十万多人跟着南宋末帝投海殉国,宁死不降,宣告了宋王朝的毁灭,元帝国的建立。

从那一战之后,中国在历史上第一次完全沦陷于外族,开始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被殖民统治;中国独立发展的进程被也打断,被迫接受异族文化的侵袭,无数的中国人沦为满意通知下的牺牲品,甚至连‘女’‘性’的**权都被剥夺,婚后的第一胎往往都会被堕掉,以保证汉民族血统的纯正。

自从南宋灭亡,汉文化也就开始变味,古典意义上的中国也宣告借宿,所以我们现在就有一句话叫做‘崖山之后再无中国’,这里指的就是古典意义上的中国。”

张辰怕崔正男不明白,还专‘门’强调了现代中国和古典意义中国之间的区别。

毕竟是一段惨痛的历史,这话说的大家都有些凄然,但是不面对历史的真相又不可能,张辰也愿意让崔正男他们都多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讲一下及很有必要了。

叹了口气,接着道:“传说崖山海战之后,元军找到了一具身穿龙袍。头戴龙冠,身上带着一枚‘玉’玺的男童尸体。元兵都不以为那是宋朝皇帝的尸体,自然只把‘玉’玺看在眼里,拿去‘交’给他们的头领。当头领确认是南宋末帝的尸体,派人搜索的时候,尸首已经被当地的百姓偷偷安葬了。

一说就有收不住的架势,这些话放到后边再说,咱们还是先来看看这些东西吧,针对这些遗物展开研究,很可能会改变历史上对崖山海战结局的推断和猜测。”

说着,张辰打开其它的几个密封袋子,把里边的东西取出来,一一放在桌上,让大家都来看看。有损毁的都已经被他用意念力修复到了八九成,倒是不虞现在拿出来会有什么损伤。

最先被拿出来的,自然是另外的几枚‘玉’玺,大小从两寸见方到五寸见方不等,材质全都是清一‘色’的和田‘玉’,有单独的螭虎钮,也有双龙的和五龙、九龙的,数量不一。

桌子已经被清理干净,并且铺上了软布,张辰就直接将‘玉’玺的印面翻过来,让大家看个清楚。

侧面的纹饰暂时还没人去注意,只是看到正面的印文分别是“大宋受命之宝”、“承天受命之宝”、“皇帝之宝”、“皇帝行宝”、“天子信宝” ,船上的所有专家这时候都快下意识地要屏住呼吸了,眼前的这一幕是在太让人难以置信。

如果这些‘玉’玺都是真的,这绝对将会是一个疯狂的发现,也可以说是迄今为止世界水下考古中最重要的发现之一,其历史研究的学术价值更是要排在所有水考科目的第一位。

唐韵那位负责‘玉’器和雕刻的专家这时候抱着手里的那方大印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他是古‘玉’器方面的权威人物,对于历朝历代的语气和雕刻技法有着极深的研究,他手里那方“定命宝”其实并不需要多看,以他的眼力很简单就能分清真伪。

他也的确是看出来了,只是有些不敢确定自己所在的环境是不是梦中,这才有了刚才对张辰的一问,等到张辰把其它的五枚‘玉’玺都展示出来,他已经更能确定自己的判断了,这并不是做梦,也不是谁拿来开玩笑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宋朝皇帝‘玉’玺。

走过去放下手里的大印,把桌上的其它五枚‘玉’玺又看过一遍,兴奋道:“没错,没错,这纹饰和雕工的确都是宋朝宫廷匠造的款式,着些都可以确定是宋朝皇帝‘玉’玺无疑。这么多的‘玉’玺集中在一艘沉船上,这,这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努力定了定心神,才又抬起头对着张辰,道:“张总,你说的没错啊,这只可能是崖山遗物了,除此以外再没有任何一种解释。”

张辰把十几只袋子里的东西全都取出来之后,拿起其中的一件龙袍,道:“大家来看这件龙袍,明显的南宋风格,大小也是八九岁儿童的尺寸,和这些‘玉’玺在一起,应该是宋末帝赵昺的冠服。

还有这边的铜炉,你们看这里边,还有没燃尽的炭块,应该是沉船之前还在燃烧着的。还有这些香炉、‘玉’带、龙冠、配饰等东西,也都是帝王专用的制式。

可是为什么这些东西没有出现在崖山战场,而是出现在了历史上张世杰投海殉国的阳江附近海域呢,这里边有不少可挖掘的东西啊。

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元军在新会附近的海域找到的并不是宋末帝的尸首,或者可以更大胆一点假设,是不是元军根本就没有找到身穿龙袍的尸首,只是拿一具八九岁儿童的尸体来冒充呢。

如果这样的话,有很多疑‘惑’就可以解开了。在封建王朝的统治时期,人们心中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就是皇帝;不管他是一个小孩子还是老朽,哪怕只是一个仍在襁褓中的婴儿,只要他是皇帝,就能够统领所有的军队和全天下的老百姓。

南宋朝廷岌岌可危已经那么多年了,也没见有多少人愿意放弃这个孱弱的政fǔ,转而向‘蒙’古人献媚讨好,当然有部分的汉‘奸’和卖国贼是很正常的,哪个国家在遭遇灭国之危的时候,都会有这么一票人跳出来为害,民国的时候不就有很多吗,那时候还不至于有亡国的危险呢。

只要有皇帝在,就会有忠肝义胆的人围绕在皇帝身边,支持着摇摇‘欲’坠的江山,把皇帝稳稳地保在龙椅上。而皇帝,也是这些忠义之士的主心骨,也许皇帝昏庸、愚昧,甚至是残暴,但是依然会给他们以奋斗的信心和希望。

这一点从满清政fǔ的最后期就能看出来,洪秀全扯旗造反,山东的捻军、河北的匪患、来自国外的诸多列强,还有宠宠‘欲’动的民主革命人士,在那么危如累卵的形势下,依然会有不少人死忠于鞑子朝廷,何况是南宋汉人正宗的皇帝呢。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当时的那种形势下,朝廷及岌岌可危,皇帝的行在因为战‘乱’时常更改,而各地的抗元力量有无法做到统一的号令和行动,只是知道一味地保护大宋江山社稷,把侵略者赶出去。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要追随和效忠的皇帝死了,连象征皇权的皇帝‘玉’玺都被‘蒙’古人得到了,这样一条消息会不会成为抗元力量的噩梦,听到这个消息后,他们会不会丧失了斗争下去的勇气。”

不只是唐韵的各位专家,就连护卫队员和船员,以及其他的工作人员,只要是在这里听你张辰说话的,这时候全都有些明白过来了。

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相互之间用眼神传递着彼此的不可思议,如果真是向张辰说的这样,那么这崖山海战会不会就是一个酝酿了很久的大‘阴’谋呢。

丁志强看了看桌上那些象征南宋皇权的物件,若有所悟地对张辰道:“张先生,你的意思是说,‘蒙’古人为了打击各支抗元力量的信心和信仰,而导演了崖山海战这个大‘阴’谋。

先把宋军‘逼’到背水一战的境地,然后用一具假的皇帝尸首,以及一样可能是假的‘玉’玺,摧毁他们抵抗‘蒙’古人的信心,让他们失去抵抗的理由。在没有了奋斗和努力的目标后,所有的热情也就会渐渐冷却下来,而‘蒙’古人就可以顺势而为了。”

张辰抿着嘴点点头,道:“对,从我们现在找到的这些文物来看,的确很有这个可能。”

说罢又拿起一枚‘玉’玺,道:“‘玉’玺是从秦朝开始确定为皇帝专用印记的,从那秦汉时期的八玺,到武则天时期的九玺,再到北宋时候的十二玺,南宋时候已经达到了十七玺。皇帝即使是逃亡,也不可能不带着‘玉’玺,何况是随大军转移的皇帝呢,至少这天子八玺是必定要携带的。

我们这次捞上来的‘玉’玺中,甚至有‘定国宝’这样从秦朝到南宋历史上最大个头的‘玉’玺,那么其它的南宋十六宝中的大多数都应该在一起。‘玉’玺是国家权力的最高象征,如果皇帝被异族人‘逼’到要跳海,那肯定是要带着所有的‘玉’玺一起的,为什么会单单带着一枚去跳海呢,即使当时的皇帝年幼不懂,那么背着他一起跳海的陆秀夫不可能不懂的吧。

我们再来说这个宋末帝,崖山海战的时候他只不过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跟在众军之中能起到什么作用吗,徒增负担而已,所有的大臣都会请皇帝现行离开躲避的,哪有让一个小孩子皇帝留在战场上的可能。

张世杰并没有在崖山战死,是因为他作为保护皇帝的大将军,带着年幼的皇帝先行离开了。但是崖山海战失败的消息传来之后,他们这才认为复国无望,在阳江附近的海域投海殉国;或者是他们被元军追赶,逃无可逃之下,选择了以死殉国;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张世杰投海的海域找到这些‘玉’玺的真正原因。

要说‘蒙’古人的有多么会打仗,那纯粹是吹牛,他们之所以能够策马与欧亚大陆,完全是因为他们的残忍和狠毒。他们没有战略后备,走到哪里就抢到哪里,走到哪里就杀到哪里,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在面对那种惨无人道的野兽行径时,都会显得很无力。

以前人们都说‘蒙’古人善于打硬仗,总能够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但是我却觉得他们耍‘阴’谋也是一等一的好手,而且最擅长的很可能就是耍‘阴’谋,真以为靠着高头大马和强弓利弩就能打遍天下吗,他们的‘阴’狠狡诈也是很出名的。

他们在崖山海战之前,就应该准备好了这个‘阴’谋,只等到开战之后,就抛出所谓的宋末帝尸首和‘玉’玺。见过皇帝的人很少,能从尸体上辨认出来的就更少了,但是‘玉’玺作家就没那么容易,差不多有点级别的官员都有自己辨认‘玉’玺的方法,所以他们的士兵只带走了‘玉’玺,而没有带走尸体。

这样做还有一点用意,那就是让宋朝的百姓亲自告诉他们自己,他们的皇帝已经死了。老百姓谁见过真正的皇帝龙袍冠冕是什么样的,肯定是看到穿龙袍的就以为是皇帝了,而那时候大多数的官员战死的战死,失散的失散,即便能找来几个人,也不是当下就能找到的。

连军队都败了,老百姓还能有什么对抗的勇气,再加上皇帝一死,更是完全低头了,拼着心里的那一点忠义,赶紧把尸体埋了才要紧,省得那边‘蒙’古人明白过来以后转头抢尸体。

你们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加上‘蒙’古人可以的宣传,还有谁会怀疑皇帝的死讯。不管是什么人,活在世上就会有理想和追求,当心中的理想和追求破灭了,不复存在了,除了悲伤和逃避,还能再做什么呢。

虽然找目前我们的发现看来,宋末帝并没有死于崖山海战,但是当那具假的宋末帝尸体出现的时候,宋王朝已经灭亡了。”

张辰说完,看了看身边的众人,表情多少都有一些凝重,这样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人们不愿意多提及的,转移话题道:“得,说着说着就又绕回去了,咱们这里已经能够确定这些文物都是南宋末年的皇家御用品了,那么就看看咱们唐韵这方面的专家里,都有谁愿意参加到接下来的相关历史时间研究中,我这边也好给文化部提前说一下。”

张辰的这句话让所有船上的人再次感到‘迷’‘迷’糊糊,一个唐韵的专家很是不解地问道:“张总,这东西是你亲自捞起来的,而且用的还是咱们唐韵的设备,这几应该是咱们唐韵的藏品了啊,为啥还要和文化部搞合作研究呢,咱们内部就能轻松搞定了。

就以他们文化部和咱们唐韵的关系,这次能帮着他们捞‘南海一号’就已经很给面子了,难道还不值得它们付出一点回报吗。

我可是看过它们之前的那份打捞计划,简直就是荒谬之极,又是什么沉箱,又是什么水晶宫的,不明白的听了还以为是拍动画片呢。也真亏他们能想得出来,一个打捞计划就能执行十几年,还要把沉船放在富含微生物的淤泥里边继续待上十几年,拿出来还不早就全沤烂了,还能研究个什么啊。

而且这些东西到了他们手里也好不了,迟早也得让他们拿去刷政绩,搞不好哪天再给‘弄’丢了,最后还是便宜了不知道哪个官老爷,张总你不就白忙活了吗。”

要说面对这么有意义的宝贝,张辰没想过据为己有那是骗人的,他在舱体里刚刚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就在‘私’吞还是公开之间做过好一番挣扎了。不过折回头来想一想,有想法归有想法,真正做起来他就做不到了。

摇了摇头,道:“我们可以顺便捞起来,但是却不能‘私’自截留下来,该是国家的就是国家的,这个便宜咱们不能占。我们也不是非要这些文物不可,唐韵的藏品那么多,足够我们自己内部进行研究用的,而且以后还会更多的。

我们可以在其他国家的海域进行打捞,下一步也会到其他国家去做考古,但是我们自己国家范围内的,不论是陆地上的墓‘穴’,还是东、南、黄、渤还的水下文物,别人我管不了,唐韵是肯定不能碰的。

文化部和‘交’通部在打捞方面毫无先进的经验可以借鉴,也没有完善的设备和技术人员,现在也算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步步的前进,一点点地积累经验。在这方面我们好歹要比他们强很多,技术力量和设备力量都有优势,帮帮忙,带一带他们也是很正常的,真正下手去考古的,有几个是官僚呢,还不都是普通的考古工作者。为了帮助他们得到更高的待遇,享受到更多的尊重,我们做这些也是值得的。

这些文物我们‘交’给文化部,还要在军机处备案的,这么贵重珍稀的文物,相信没几个人敢轻举妄动的。不管他们是拿去刷政绩也好,还是想办法打其它的主意也罢,咱们只要做好咱们的事就够了,唐韵永远是唐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