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15章 启程回京

第四一五章启程回京

提出把这些文物留在唐韵,并不是唐韵的工作人员有多么的贪婪,也不是他们总想着占便宜,没有一点点的公益之心,只不过唐韵在皇室印玺方面的藏品太少了,只有从吴世璠宝藏里的来的三枚明朝玉玺和张辰淘换来一枚辽国玉玺、一枚唐代玉玺,还达不到可以支持持续研究的程度。

如果能留下这批文物,那意义就不一样了,六枚宋朝皇帝玉玺加入唐韵的藏品行列,对于古代皇家印玺文化和古代官造玉雕艺术的研究都有着很大的作用。

这些东西如果交出去,唐韵当然可以参与到课题的研究中去,但是却要处处受到制约,绝不可能像在自己地盘上那样,可以事事由着唐韵的规矩来。

而得到这些东西的人,却不一定会善待这些宝贝,因为保存不当和人为的失误而被损坏了的文物还少吗。到时候这些宝贝最大的用处,就是被得到的人们拿来搂钱和换名声,它们本身的价值将会很少被体现出来。

唐韵的专家有这样的念头,一是为了丰富唐韵的馆藏和研究资料,而来也是为了保护这些珍品文物不会被损坏,尽量去挖掘它们的更多价值。

不过张辰对这些倒是很无所谓,很多事情不是他们想管就能管得了的,尽量做到自己该做的就是负责人,对于自己管不了的事,强行插手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出现自己控制不了的局面,那又是何苦来哉呢。

在决定交出这批文物的时候,张辰就已经想好了,这些东西只能交给文化部,不能够算在这次“南海一号”打捞的收获中去,这两件事必须要分开来处理。而唐韵交出这些宝贝的条件,就是这些东西的研究课题要以唐韵为主导,按照唐韵的意向来定制研究计划。

唐韵只要能够抓住这一点,把最前期的研究课题完成好了,之后这些东西也就只有展览和作为历史证物的价值,唐韵是否拥有都无所谓了,就不信今后找不出比这个更好的玉玺来。

唐玉的专家和工作人员们见张辰如此坚决,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趁着东西还没有交上去,跟张辰提出要先期进行一番简单的研究,或者可以翻出几套赝品来,也算是聊以**了。

临了也不知人群中谁说了一句比较感慨的话:“现在基本的信息已经是有了,只等进过详细的研究和论证之后,就能够确定当年时间的真相。可是这次的事实真相,却是我从事考古研究工作十几年以来,唯一一次不想知道的,心里真的很矛盾啊。”

这一句话就把话题再次引了出来,马上就有人接口道:“谁说不是呢,虽然蒙古人进入中原对中国的经济和文化发展也做了一些工作,但是他们对全社会造成的破坏远远大过了建设,每想到这些都会觉得很惋惜。可若不是南宋的朝廷软弱,出了那么多的奸佞,蒙古人也不一定有机会得逞。这事总是让人有一种憋屈的感觉,拿出来说心里不痛快,不拿出来研究又觉得对不起历史和真相,左右为难啊。”

抱有这种想法和心理的人是大多数的,不是真正研究历史的人不会明白,汉文化的延续和传承在南宋和明之间有一个明显的断层,在这段时期中,有很多的汉民族文明因为被查禁和毁坏而遗失掉。

张辰一直以来都认为,百年以前的所有历史都不可尽信,尤其是经历了两次殖民统治之前的宋、明两朝历史,其可信度应当是所有历史中最低的。

历史永远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张辰从来没有相信过那些胜利者的胸襟可以或达到为自己的敌人大吹大擂的地步,能够公平公正地盖棺定论就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了。再有一些史客出于拍皇帝马屁的心理,自然会把他们之前的敌人尽可能的丑化,甚至是妖魔化,以此来讨皇帝的欢心。

元人并非华夏正宗,当然要把宋朝的皇帝和朝廷都无比的丑化,这样才好让老百姓都对之前的政府死心,投入到元帝国的怀抱中取接受**。

有很多很不负责任的人,都在鼓吹中国在元朝的时候如何如何的强大,如何如何的征服了几乎半个世界。但事实的真相是,元人政府中亚、西亚和东欧等地的时候,还没有完全统治中国呢。

通常人们都会说,元代是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建立并统治全国的封建王朝,这是我们今天华夏大一统的环境下所说的,但是在当时的历史时期,蒙古人和中国人是要分开来说的,元代的中国说直接点,应该叫做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被殖民统治。

元政府存在了九十多年,一直到朱元璋推翻了蒙古人的殖民政府,建立了又一个由汉人统治的国家,蒙古也一直没有被划入到中国的版图中来。

而是在明以后的满清政府,把蒙古划入到了他们的版图,再夺取了明政府的统治权,整合成为一个更大的中央集权国家。

有很多人都在鄙视朱元璋,说他尊蒙元政府为正朔,也曾经跪拜过元顺帝。好比是民国政府也把清朝统称为整个的中国,那样就可以继承清朝全部的地盘和经济,那些都是有政治目的的,政治永远都是那么的龌龊,实在不好拿出来说事。

要说满清和蒙元两个殖民王朝的统治者如何残害汉人,如何抑制汉文化的延续和扩张,打着怎样的旗号来实施毁禁汉文化的阴谋,这些都是罄竹难书的血泪史,别说一个人的只言片语,哪怕有一百部二十四史,也不足以述说其中的万一。

我们现在生活的和平年代,已经是一个大中国的概念,由众多的少数民族和汉人共同组建成为一个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的国家,大家全都有统一的称呼,叫做“中国人”。

我们不能因为历史上的某些问题,就去排斥其他的民族,那样的确是不公正的;我们理当大方一些,既然是由胜利者书写历史,我们也没必要在计较太多,最总不还是汉民族通知了全中国吗。但是我们去看历史,也不能因为现如今的各民族大团结,就去扭曲历史的真相,把曾经的屈辱史拿出来给侵略者歌功颂德。

现如今有不少的历史界人士对南宋末年的一些忠义之士做出贬义的评价,类如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等人,在某些人嘴里被说成了是愚忠腐朽的南宋小朝廷,阻碍了全国大一统的步伐。

对于这一点,张辰和陈老、董老等人也探讨过很多次,认为还是不应该以今日的思维去辨证近千年前的历史,这种出发点本身就是错误的。

首先来说,当时的蒙古人入侵宋朝,其实要和当年的日军侵华性质是差不了太多的,都属于是异族和别国的侵略,而文天祥等人则是为了汉民族而坚持,并不是简单为了一个腐朽和昏聩的政府。

再说了,当时的朝廷最高权力代表只是两个或者三个孩子,他们能昏聩道那里去,也只不过是一些奸臣当道而已。张辰个人甚至认为,如果当时有一只极为强悍的汉民族**武装出现,一定会有大把的忠义之士去投靠的。

而侵略宋朝的忽必烈,他是一个在宋人严重的蛮夷,是一个茹毛饮血的番邦怪物,是一个可以娶嫂嫂和后母当老婆的无伦之人,怎么能够让这样的人来统治汉人呢。

而且蒙古人入主中原,必定会成为剥削阶级,绝不可能用温和平等的方式融入社会,汉民族在异族人的统治下,不但要接受阶级压迫,还要接受更为残酷的民族压迫,这是所有的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蒙古人进入中原成殖民政府后,不但打死压迫其他民族,文化、政治、经济等等的方面都是以蒙人为主导,其后果之糟糕也就不难预见了。

更为让人恐怖的,则是梦人对其他民族的人性的剥夺,除蒙古人外的其他民族男性无权拥有女性的第一次,每一个新婚妇女的**都是属于蒙古人的,导致几乎所有的家庭都会把第一胎的孩子流产或者用其他方式处理掉,这在医疗条件极度落后的十三世纪,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虽然因为蒙古人缺乏自己的文化,又因为足够强大的军队而对文化相对轻视,所以蒙古人的统治在文化上要比满清的通知更好一些;也因为蒙古人原有的疆域广阔,而进一步扩大了中国疆域的规模。

但是却绝对没有想某些砖家和叫兽们所鼓吹的那样,说什么蒙古人统治中国期间,促进了国内各民族间经济、文化的交流和边疆的开发,扩大了中外交通,为科学技术的发展提供了条件,和腐朽软弱的南宋来相比,中国历史总是前进了。

这些无稽之谈听着都会让人觉得很扯淡,社会是有了一些进步,但却不是因为蒙古人的统治而来,任何人统治社会都会进步,但是蒙古人统治期间,中国的社会进步却是缓慢的,一快一慢之间,就已经是退步了。

蒙古人在统治期间最大的民族经济交流就是吧全国各地的黄金都搜刮到大都去,让马可波罗看看蒙古人的钱多人傻,写下一本游记替他们吹嘘,以便引来日后的欧美列强洗劫中国。

而他们统治下最大的文化交流,就是让所有人都留了一个纱傻不啦叽的阿三头,人们起名字也只能以数字为名,大家相互之间喊名字都跟报数似的,真不知道这叫什么文化。

社会的进步是随着文明进步的,封建社会时代的科技和文明,绝对孕育不出资本主义或者社会主义。而蒙古人的文明还属于早期中等奴隶社会,一个这样落后的文明来领导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文明,还能够让社会有什么样的进步,这才是史上最荒谬的事。

但是现在主流社会的形态就是这样,所有的一切都要说大说好,一切以稳定发展和官员屁股下面的椅子为重,很多实话是不能够说出来的,即便是历史也只能按照之前的历史来算,不同的声音还没叫响就会被塞了哑药。

现在遇到这样一件事,遇到了这样一些可以改变历史上某些记录的文物,难免就会让人想起相关的一些历史记载和事件,发出一些感慨和不愤也就是在所难免的了。

张辰也算得上一个愤青了,而且是一个民族自豪感极强的愤青,只是在很多时候因为需要面对不同的换进和圈子,而没办法显露出他愤青的本质。

现在听到有人这样说,心里也有些唏嘘,但是当着唐韵这么多工作人员的面,他做为老板同样不能表现的太激愤,那样只会让生出事端的可能性变大。

附和着安慰了几句之后,就打发众人先去休息了,明天起来还要继续“南海一号”正式打捞前的淤泥清理工作。淤泥中夹带着很多或完整或破损的文物,每一铲的淤泥都要经过严格仔细的分辨之后才会被处理,一天两班倒的工作强度之下,休息不好可是不行的。

压抑着内心的愤懑,张辰在打捞现场继续待了两天之后,对淤泥的清理工作做了进度部署,这才又带着六大金刚之三的安镇忠、崔正男和韩奎,暂时离开“南海一号”打捞工作组,带上新打捞道的十几件未来的国宝级文物向京城折返。

还专程到当年发生海战的海域去看了看,对着曾经雕刻着“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现在却已经是被炸毁了的崖山石壁缅怀了一阵,才又吩咐开动游艇继续前行。

这一次来南海参与打捞,丽娜也被张辰带上了,他实在是受不了工作之余没有一杯上好的咖啡来调剂心晴。他自己也不能时刻准备给自己煮咖啡,丽娜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也很辛苦,让她放松一下的同时,也能帮帮自己。

听着张辰在崖山石壁前念念叨叨的说了一气不知道是什么的话,她只是在后边跟着看的时候听到有“张弘范”这个人的名字,而张辰在这之后就显得有些情绪不大好。

出于一个管家对老板的关心,丽娜还是决定找到张辰问一下,端了一杯威士忌交给张辰,问道:“先生,您自从在那座山壁看过之后,心情就变得不怎么好了,这可不是一件让人感觉很好的事。也许我不该多嘴,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一下,我听到你又说起‘张弘范’这个人,他和您有什么关系吗,到那里去是不是为了纪念他?”

张辰相对有些小郁闷的心情被丽娜的问题一下子就给击散了,虽然她能够说流利的普通话,这两年来在中国也学习了不少的知识,甚至能够用天津话和别人交流,但是对于这么久远以前中国人都不一定有多少知道的历史,还是无法做到有什么了解。

“no,no,no,丽娜,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张辰把头要的跟拨浪鼓似的,澄清自己道:“我虽然姓张,但是‘张’在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姓,就像你们英国的smythe、jones、s是三大姓氏一样,姓张的人在中国有差不多快要有一亿人,我和这个张弘范是半点关系都没有的。

我们刚才在的山壁叫做崖山,是中国古代的一个七百多年前战场所在地,当时的中国属于是宋朝,不过已经是最后时期了,宋朝的最后一支抵抗军队在崖山被蒙古人打败,而当时带领蒙古人进军的将领就叫做张弘范。

张弘范作为蒙古人旗下的汉人将领,带领蒙古人打败了自己的民族之后,命人在崖山的山壁上刻‘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以彰显它的战功赫赫。虽然她并没有能得意很久,在他刻上那些字的第二年就死了,但是他留给后世的伤痛却是难以抚平的,当时所有的宋朝遗民都会在经过那座山壁的时候掩面哭泣,这些人的泪水不只是为了已经灭亡了的国家,也是在纪念曾经的文明。

我和那个张弘范虽然都姓张,但是却没有半点的关系,当然我也不希望自己和他会有半点的关系,我的血液里不应该有那种卑劣的成分。”

张辰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在表露出沉没的情绪,丽娜听说了这段历史自然也不会再去说让张辰难受的话题,尽量把气氛往好的方向引导。

很是惊讶道:“哦,先生,这简直太厉害了,你说你的姓氏居然有差不多一亿人在使用,那不就是说,‘张’这个姓是世界第一大的姓氏了吗。天呐,我都无法想象一亿人是一个怎样的规模,这件事太庞大了。”

张辰抛开不爽利的情绪,笑道:“的确是有差不多一亿人,也许应该是世界第一大姓氏吧,但是中国也有别的几个姓氏很庞大的,像‘王’和‘李’这两个姓氏,也和姓张的人口差不了太多,也要接近一亿人吧,是中国的三大姓氏。”

丽娜也被这个对她来说还算是“新闻”的消息震撼了,原来中国只要三个姓氏的人就要和美国的人口一样多了,随便哪个姓氏拿出来,都要超过英国人口的总和,这个国家好庞大啊。

和被震撼的消息冲击不轻的丽娜管家聊了不少关于姓氏和市场的问题,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吧这两个问题联系到一起的,一直到了午饭时间,两人才结束了这个无止尽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