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17章 机场轶事

第四一七章 机场轶事

张辰对于会场跑进一个韩国人有些不满意,却又不能去怪工作人员,唐韵还没有人会违抗他的意思,这应该是某一家媒体出现的问题,为了某些利益给韩国人提供了这样一个身份。

不过这样也好,只是拒绝韩国人入场还不能更充分地表达自己的意志,张辰把内心的不爽利直接转变到语言上,极尽贬低和羞辱之能事,抓住这个机会狠狠虐一下韩国人的脸面,相信这件事会随着所有的媒体传遍全世界的。

对于这个韩国记者和给他提供身份的媒体,当然要做一番惩戒,要不然以后还不是哪家媒体都可以不在乎唐韵的脾气了吗。

一直以来都是媒体表演强势角色,今天封杀这个,明天封杀那个,只要是不讨好他们的就会被他们针对。今天不妨上演一出大反串,就让唐韵来做第一个封杀媒体出头鸟吧,等下就直接宣布,给这个韩国记者提供身份掩护的媒体将被唐韵封杀,今后一切和唐韵有关的活动都不会同意他们参与,同时还会要求所有媒体不得向这家媒体提供和唐韵有关的资料。

这些都是很小的事,放在哪里都不可能击出浪花,倒是在张辰动念的这一阵儿,那个韩国记者再次抢着问道:“如果大韩民国的汽车工业真的像你说的一样,是很垃圾的企业,那你们中国的汽车工业不是比韩国的还要不如吗,为什么唐韵的展馆里还有大量的中国汽车和工业产品,你能对此做一个解释吗?”

真是不知死活,张辰白了这个韩国记者一眼,觉得他的智商真的很不适合做记者,哪有主动连着请别人虐自己的。

笑了笑,用很玩味的语气道:“你知道博物馆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要展览很有意义的东西,而并不是展览韩国人认为好的东西。中国的工业水平是差还是好,这个并不能作为是否进入唐韵展馆的审核标准,而是要按照每一个企业对该行业做出的贡献来定的。

中国的汽车工业为世界汽车工业做出了无比大的贡献,这点不是你们韩国能比的;百年历史的欧洲汽车工业一样是为推动人类机械工业进步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这一点一样是你们韩国所不具备的;你们在经济上和技术上都没有对世界汽车工业做出很大的贡献,拼什么展览你们的产品啊,不是垃圾又是什么呢?

你要记住了,中国的汽车市场每年要为全球的汽车工业提供无比庞大的资金和技术反馈,包括你们韩国在内,都从中国的汽车市场上得了很大的好处,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指责中国的汽车工业。

你们韩国人有自己的文化吗,你们在不久以前还都是在使用汉字作为官方文字的吧,你们所有的文化都抄袭自中国,我真不知道有什么是可以拿出来炫耀和展示的。

唐韵不展出你们韩国的东西,也是为了照顾你们的面子,否则的话,全世界的人都会发现,原来很多你们韩国所宣扬的东西并不是你们自己的,到时候你们得多没面子啊,韩国人就会被关上小偷和剽窃、抄袭等等的恶名,这个可不是你们愿意看到的吧?”

说完这段话,又转头对主席台一侧的工作人员道:“把这个人请出会场去,再看一下他的记者证和参会资料,是哪家媒体给他提供方便的,连同那家媒体的记者都让他们离开会场。唐韵也学学媒体,对这家媒体做个封杀,也给以后类似于这样的行为做一个范本。”

会场内的众多媒体还是头一回听说封杀媒体这样的事情,这时候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了,齐齐愣在当地一分多钟,等唐韵的工作人员和护卫队员把韩国人和给他们提供方面的某报社记者赶出会场,才在某个记者的惋惜声中恢复了叽叽喳喳的局面。

对于张辰这个突如其来的破天荒决定,倒是有不少人能够看得明白,唐韵是以展览展示和研究开发为主要业务的文化机构,它自己本身就应经很受关注了,虽然需要媒体的宣传给他们制造影响力,但是却并不完全依靠于媒体。

和唐韵进行联合研究的世界各地一百多家机构就是他们最好的宣传渠道,他们之间的网站都是相互关联的,哪一家有了新的研究成果都会在彼此的网站上公布出来,这就有点类似于全球性的行业协会性质组织了,能够有这样的影响力,媒体对于唐韵的作用的确已经是可有可无的。

但是唐韵的信息却是资讯高度发达,人们对于新鲜讯息供不应求的时代里,媒体最喜欢的信息资源,能够和唐韵保持良好的关系,无疑会获得更多的消息,而且是很重要的行业风向标似的消息。

以唐韵目前的各种能力和势力的组合,封杀某家媒体是很容易的,详细接下来就会有更多的其他相关机构对这家媒体进行封杀。

所以,综合的来说,在现阶段媒体还斗不过唐韵,在今后估计也不大可能。

包括目前已知与唐韵有直接关联的琳琅.艾莉娜和汉府都不可能受媒体的干扰,不仅仅是说有唐韵的影响,人家自身也不可能有任何问题出现,想找麻烦根本没机会,之前针对唐韵和另外两间公司的新闻事件结局之惨,到现在可是还被各大媒体记着呢。

对于张辰的这种行为,熟知唐韵的媒体表示毫不意外,并且以一种很理解的态度去面对。

早在唐韵刚刚开始运营的时候,张辰就曾经和日本人大干过好几次,最后直接把他们天皇家族的老底都翻出来,导致日本国内的大乱。如果说张辰没有一点民族仇恨夹杂在里边,那是谁都不会信的,他一早就说过自己的民族情结。

韩国人通过这样一种方法进入到唐韵新展馆开幕的新闻发布会中来,有提出那样的挑衅式的问题,张辰每直接冲上去抽他就已经很不错了,这种事很多人没有能力和胆量去做,但是看一看倒也解恨。

这样一件小事当然影响不到唐韵新展馆的开幕仪式,所有的程序该怎么进行还怎么进行,所有的媒体记者们头很默契地忘掉了上午在会场里的那个冒失鬼,只是知道要在回单位之后给唐韵来一篇相当精彩的报道。

虽然在第一天的媒体日之后,每天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只有三万人能够得到唐韵的展馆入场券,能够进入到四座新开展馆的游客只有两万人,这样的趋势会延续到以后的很久一段时间,并且一直如此的热下去。

只是人数的限制并不能阻挡游客的兴奋和热情,不能进入展馆的游客也没有完全失望,唐韵影音展馆的配套设施足够完善,不同功能的音乐厅、戏剧厅和影厅也成了无票游客主要光顾的对象。

从一进影音展馆的外部开始,就能够听到那座超级管风琴的奏鸣声,站在任何一个位置,哪怕只是在角落里,也能够听到同样分贝的音乐声。世界第一的巨形管风琴果然非同凡响,只是这一点上的新奇感觉,就不枉来唐韵文化园区这一趟了。

开幕的前三天,唐韵文化园区的配套场馆是完全不收费的,特别是影音展馆每天的几十场演出,话剧、歌剧、戏曲、相声、电影、音乐会等不同形式的节目,随手无票游客的欢迎。

能够免费欣赏一场精彩的演出或者演奏,没有提前得到参观门票的游客也没有什么不爽利的地方了,而且在唐韵这种最顶级的环境里欣赏过各种节目演出,以后还真就看不上一些普通的剧场了。

在这种追求高品位,和挑剔观看环境的风潮驱动下,唐韵的文化配套场馆在不久之后,也逐渐转变为新的文化交流中心。

这几天里,张辰无疑是最高兴的一个人,唐韵所有展馆的全面开幕,不但能够给唐韵带来更为客观的收入,也离他那个伟大的梦想又近了一步,相比养父母在泉下有知也会为他高兴的吧。

不过又高兴的就有失落的,张辰现在的名声可不是一般的大,最先在古玩界,接着在珠宝界,然后是展览馆界等等的领域,都展露出他惊艳的才华和天赋;相比于龙城张家的满门欣喜,关中张家却是越发的不好过,兄弟相残的结果就是把最杰出的后代当成破烂一样扔出去,然后再看着别人因为这个后代而欢喜,自己这边却连说句话的机会都不一定有。

心里不舒服的不只是关中张家的人,唐韵影音展馆里配套场馆的工作人员们,也接到了一个不知道对他们来说是好还是坏的消息,他们的薪水将会有一个档次的提升,在目前的基础上上涨百分之二十,但是今后的工作可能一点都不能偷懒了。

根据开幕一周以来的数据统计和市场调查反馈,唐韵的各个音乐厅、戏剧厅、影厅等场馆很可能会在今后成为最繁忙的部门,每天的客流量保守估计也将会超过八万人,是展出部门接待游客人数的两倍还多。

而最让他们担心的,却不是这些游客的数量,参观和又懒得人再多,也有足够的办法招待过去;但是据说老板家里的女眷拿到了全免费的贵宾卡,要时不时来观看演出,这可就不是能够像普通游客一样接待的了。

据说这些人里边有老板的两个母亲(为什么会是两个母亲没人知道,也没人回去问,)、老板的未婚妻、表姐表嫂,以及老板青梅竹马的好朋友(说的是姜圣懿和洛湘怡),这些都是能够直接和老板说话而且有很大影响的人,招呼不周就很可能影响到自己的饭碗,心里不紧张才怪呢。

唐韵文化园区的服务部门的几个头头聚在一起,针对这些大人物来观看节目时候该如何去照顾等事项研究了两三天,还是没能拿出一个很好的办法来。如果是来看电影的,倒是可以进行清场,可是其它的表演类节目就不能这样做了,人家演出方也不会同意的啊。

最后还是这件事传到了沈宪波那里,老沈亲自出面解决了他们的担忧,才算是告一段落。其实也是这些员工想太多了,张辰或者是他的家人、朋友,随人都是比较有身份的人,但是却没有那么的太自以为是,她们更愿意夹杂在人群里去体会那种大环境的快乐,搞个清场什么的反而会有些不美了。

而且包括电影的播放在内,所有的演出节目都是通过星光来操作的,星光就是张辰和张沐的买卖,里边的工作人员会委屈了老张家的人吗,人家早就把最好的位置留出来准备好了,完全用不着别的部门操心。

唐韵新展馆开幕后,张辰又安排了唐韵内部参加崖山海战南宋末帝遗物研究课题的成员,确定了具体的研究方向和步奏,跟参加研究课题的其他几方都达成了共识。

接着又在家里做孝子,整天闷在厨房里给张芷兰和陈雯琳操持一日三餐,还不忘了要去山上给外公外婆,以及陈老、褚铁眼、董老这些长辈们都送上一点,以示关心和孝意,倒也哄得家人和长辈都一个赛一个的开心。

直到七月二十号,农历的六月初四,张辰在许诺了一艘一百六十尺的长风游艇和若干不平等条约的压榨下,才被张沐放过,乘坐“漂亮母亲号”前往蒙古共和国的东方省首府乔巴山。

如果去蒙古的话,应该是先去一趟乌兰巴托,感受一下所谓世界上人口最年轻的城市之一在蒙古是什么样的概念,可张辰对蒙古是在没什么特别感觉,还是决定赶紧办了事早早回京城好一些。

这次去蒙古因为有秘密的行程安排,就没有带着护卫队的人过来,安镇忠等人也被他早早打发到南海去吹海风,不带人出来也就没什么了。再说以张辰的伸手,蒙古嘴里还的前一百名摔跤手联合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完全不需要为他的安全担心。

正好赶上前一天夜里开始就大雨倾盆,一直到二十号快中午时候才逐渐转小,机场上空的积雨云渐渐散去,从临晨三四点开始就有航班被截下来,这时候依次进行起飞,张辰的航班被安排到了下午三点多。

来到机场后,又被告知某领导紧急出巡,机场临时航班暂停起飞。看来还要等一个多小时才可以,突然之间有些想吃一个巨无霸,张辰索性和宁琳琅去到机场外边转转看。

两人来到了一间麦当劳餐厅,却发现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的人,偶尔还能传来几声争执的声音,其中还夹杂有断断续续的韩语,围观的人群不时地叫上几声好,好像对某一方特别的支持。

张辰到不愿意去管别为为什么争执,哪怕是有韩国人在争执,他也不愿意给予太多的关注,拉着宁琳琅的手就要从人群的外侧挤进餐厅里边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到人群的包围当中传出两声清脆的“啪”声,之后便是几句标准韩国男人受委屈以后的责问式回嘴,大致意思就是说“我是国际友人,你们中国是礼仪之邦,但是却不像说的那样礼貌,随随便便就要动手打人。你必须给我道歉,并且赔偿我的损失,否则我就会通过驻华使馆解决这件事”,说完还拿出电话报了警,声称自己在京城机场无辜被路人攻击。

人群中和韩国人争执的人应该是能够听得懂韩语,讥笑道:“我们中国是礼仪之邦不假,但那也是因为别人对我们有礼貌,我们才对别人讲礼貌的,并不是说对犄角旮旯里的阿猫阿狗都要讲礼貌,对于你这种肆意猖狂的,就更是要狠狠地给点教训了。

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国际友人,有你这种国际有人吗,你们棒子国的人多猥琐,多恶心,多不要脸我就不多说了,就说眼巴前这点事吧。这位大姐带着小孩子出门本来就不容易,你走路不长眼横冲直撞的把小姑娘撞倒了,把人家的橙汁碰翻洒了一身,你不但不跟人家说道歉,还冤枉小孩子撞在你身上,把你的一幅弄脏了,这就是一个国际友人干的事吗,你们棒子国就都是这种品性的人吗?

也不瞅瞅你自己那德行,就你身上这行头,还好意思让人家赔偿你,你这湿了一小片的裤子了不得也就是几百块吧,当抹布都嫌不够质量呢。你知道这小妹妹的白色公主裙要多少钱吗,这是著名的设计师保罗.约翰的经典限量版,少说都要在三千美金以上,不比你那破玩意儿高档多了吗。

人家都还没说什么呢,你就嚷着要死要活的,好像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恨不得和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打官司,你们棒子国的男人就都是你这德性的吗,还是说你觉得你们棒子国的人就可以无耻到这个程度而引以为傲,不管怎样,这都是人类基因的最大悲哀。

不过也难怪啊,世界最大的博物馆唐韵,好像就是因为你们棒子国没有文化,没有文明,所以拒绝展出所有关于你们棒子国的东西,是这样的吧。

我本来还以为不一定呢,今天一看之下,果然唐韵的做法是绝对正确的,你们棒子国的确没有文化,没有文明,我还要加上一句,连人格和尊严都没有。”

这位的话音一落,围观群众的张合和叫好声如同昨夜的暴雨一般倾泻而来,连从不看热闹的张辰都为他停下来鼓了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