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18章 乔巴山的旧货店

第四一八章 乔巴山的旧货店

出言教训韩国人的是一个有点文艺范儿的年轻人,看穿着打扮应该是‘混’在娱乐圈或者文艺圈的,但肯定不是圈里有地位和身份的,应该是中高层往下的那类吧,张辰个张沐在影视方面接触的东西已经很多了,这一点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

不过在如今以金钱为第一要素,充斥着各种不协调因素的文艺娱乐圈里,别说是超级明星大腕了,即便是加上一些基层的工作人员,能够不顾及自身以外的其他因素,站出来为自己不认识的人路见不平的,也是极少数的存在。

张辰看着这个年轻人,心相这样有责任的国人现在可是不多见了,只这份正义感和民族‘精’神就值得赞叹一声。而且他在和那韩国人的争执中,说话有理有据,且思路清晰,往往能够一语中的抓主要害,又能够通过他的言语影响到围观的人群,向对方施加无形的压力。

这样的人只要愿意努力,将来一定会有出‘色’表现的,而且又是这么富有正义感的人,张辰就有心拉拢一下这个年轻人。

用力分开围观的人群,一边往里走,一边道:“这位朋友说的好啊,听听都让人觉得痛快,对这种不知道尊重别人的高丽‘棒’子,就应该狠狠滴刷他们的脸,让他们好好吃吃痛。”

走到中间去又向年轻人伸出手,道:“我叫张辰,不知道这位朋友怎么称呼,看样子好像是文艺圈的人。”

年轻人显示警惕地看了张辰一眼,确定从他的表情上和眼神里看到的东西和他的言行应该是一致的,才向张辰伸出了手相握,道:“您客气了,我叫秦少阳,今天还是娱乐圈的人,也许明天就不是了。”

指指被他扇了耳光的韩国人,又道:“这个家伙是韩国湖山娱乐的代表,这次到京城来就是要和这边谈合作的,现在韩国娱乐发展的比较不错,我们这边的人也就开始想着跟他们合作了。

我正好是和他合作的中方公司的职员,今天来机场就是给他们送行的,谁知到他们这么嚣张,以为公司的人对他们客气,他们就可以在中国随便侮辱别人,还欺负这位带着小孩的大姐,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出手制止他,我想这件事传到公司以后,我就应该失业了吧。

不过也好,早就不想在这破公司待着了,从来不知道发展自己的东西,每天就会跟在韩国人、日本人和台湾人屁股后边捡屁吃,连自己的民族文化都快要忘记了,正好趁这个机会换家公司看看,实在不行就不在这一行干了,长期这样下去心里受不了的。”

“嗯,不错。”这是张辰当下在在心里的想法,只要能让他发出这样的赞许,那就是说明这个人被他选中了。张辰看人不仅要看对方的能力高低,更重要的是要看看对方是否有责任感,是否有公德心,还要有一些恰到好处的正义感。

眼前这个人仿佛已经具备了让张辰欣赏的大部分条件,就连能力方面也应该不会太低,否则的话也不会被委派来担当接送国外合作对象的重。

这次去‘蒙’古完全是‘私’密‘性’为,不可能带名片在身上,从包里拿出便签和笔,在上边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名字,又在另一张上写下另一个人的电话和名字,下边又标出一个地址,两张一起‘交’给秦少阳。

道:“既然已经是现在这样的局面,你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如果你有意思的话,给这个叫孟胜利的人打电话,他会安排你进星光文化。我马上就要出国了,没时间亲自带你去,这个是我的电话,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联系,即使我不在也会有助理接听的。”

接着又给张沄打电话,把这里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也没有给秦少阳要求什么特殊的待遇,只是让张沄吩咐一声公事公办就好,这边有这么多的围观群众,亲自动手的不会有太多,但是要出面作证的话,相信大家还是会很踊跃的。

这么一场小闹剧下来就过去了二十多分钟,从这里往返机场的停机坪又要半个小时左右,张辰已经没时间在耽搁了,在秦少阳的诧异眼神关注下,进到餐厅去买了一袋巨无霸就离开了,他自己总不好一个人吃让全部机组成员都看。

机组成员也的确是想不到,对于饮食一向很讲究,甚至有些挑剔的张辰,居然会跑去买巨无霸来吃。不止他自己吃,还请全机组的人一起吃,而他自己的那两只,据说是根据某位麦当劳自身经理人经过多年的经验总结而得出的最美味特调,能够把这种美式快餐的味道发挥至最极致的口感。

机组成员也就明白了,不是老板改变口味不再讲究了,原来麦当劳的汉堡也可以有这么多的讲究,以满足像张辰这种极为挑剔的顾客。

‘蒙’古国的经济并不发达,而且要比想象中的更加不发达,这个到不只是因为‘蒙’古的经济贫困所造成的,也有本来的基础落后的原因。而且‘蒙’古国地广人稀,人口密度还不到每平方公里两人,跟中国的一百三十多根本没法比,想要‘抽’调出足够的人力资源去进行基础建设或者科学技术的研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但是‘蒙’古的国民待遇却是相当高的,不但有全民免费医疗,上学也是全部免费的。因为有很好的教育体系和政策,‘蒙’古人的识字率居然在一个很高的标准上,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七以上,这一点让很多经济实力远超‘蒙’古的国家公民都很眼热。

飞机降落在乔巴山机场后,张辰就入住了当地的酒店,想要前往奥里诺乌尔及山,还要等有专‘门’的长途车才可以,因为今天在京城机场的厌恶,来到这边的时候已经误过了长途车,张辰提出租用‘私’人的外包车,但是却找不到愿意去那种偏远荒僻地方的。

在听到张辰是中国人,就更没人愿意载他们去了,虽然中国是‘蒙’古最大的贸易伙伴,‘蒙’古人也没有把中国人当做真正的伙伴。因为很早些年的战争等原因,在很多‘蒙’古人眼中的中国人,和中国人眼中的日本人有很多相近的地方,但是他们选择‘性’地忘记曾经‘蒙’古人对中国的侵略和殖民。

贝尔湖这样的观光胜地在‘蒙’古并不是十分的热‘门’,也许是和中国接壤的原因吧,‘蒙’古人更愿意去和俄罗斯接壤的库苏古尔湖游玩。

想要自己驾车去到目的地,但是‘蒙’古国还不是国际驾照的缔约国,张辰可不想在‘蒙’古国因为无证驾驶而搞出问题,只好等两天以后才会有的一趟可以去往距离奥里诺乌尔及山五公里之外一座小村镇的长途车。

既然还有一天多的时间空出来,也不能就在酒店里待着,‘蒙’古没有什么特别繁华的大型商业城市,但也还是有些异域风情的,很多的民俗等方面和国内的‘蒙’古族都有区别,出去逛一逛看一看也是不错的。

‘蒙’古还有一种特别美味的食物——烤全羊,这个烤全羊可不是我们通常吃的绵羊,而是一种‘蒙’古国的野生黄羊,这种动物的‘肉’质极为细嫩,味道鲜香绵纯,且胆固醇含量特别低,是烧烤类‘肉’始终的上等货‘色’。

这种黄羊在国内和俄罗斯也有分布,但是数量却元没有‘蒙’古国的多,尤其在国内已经划入二级保护动物,是不可以随便屠杀食用的,而‘蒙’古就不一样了,这里的牧民成群,黄羊数量又比较大,其中自然就会有猎杀和销售的人。

确切的说这种黄羊并不属于羊类,而是羚羊亚科下原羚属的一种,因为善于奔跑而造就了先天比较优质的‘肉’质,成为餐座上不可多得的美味。

张辰视美食如生命,每到一处就会品尝当地的风味和特‘色’,来到‘蒙’古当然不可能会错过了,现在只是把等到从奥里诺乌尔及山回来才会享受的美味提前了一段时间而已,回京的时候自然还要采购一批带回家去享用。

虽然是盛夏的七月,东方省的天气却没有那么的炎热,正午时候也不过就是二十多度的样子,到了晚上温度还要低一些,不是特别怕热的人都没必要专‘门’穿短袖衫。

乔巴山是东方省的首府,‘蒙’古国的第四大城市,相比于其它省份的首府来说,它更靠近大海,更方便和最新鲜的资讯接触,有更为便捷的‘交’通环境等优势,因此也就成为了‘蒙’古国东部地区的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

乔巴山原来叫做“克鲁伦”或者“桑贝子”,一九四一年的时候,才因为几年‘蒙’古国早期的国家领袖乔巴山而改了名称。

虽然是‘蒙’古国东部地区的中心,可毕竟是位于完全内陆的国家,又是边疆省份,也就没有十分的兴旺发达,只是以畜牧业和煤矿能源业为支撑,发展成为集‘毛’织、粮食、‘肉’类、发电等产业的产业构造。

张辰和宁琳琅牵手走在乔巴山市区的大街上,几乎看不到特别高的高楼大厦或者时尚气息浓厚的商场,沿街的商铺里也没有几家值得消费的,就连销售旅游纪念品的商店都不多。

逛了半天下来,也只不过是买了一些‘蒙’古风格的饰品,如果不是考虑到回国后有派发礼物的需要,连这些饰品都不一定会买。

倒是午饭过后来到一间专‘门’售卖当地特产的商店里,里边有当地著名的羊绒制品还比较让人满意,毕竟是盛产羊绒的地方,又因为地理环境的原因使得羊绒的品质特别好,再经过专‘门’的手工匠人‘精’心‘侍’‘弄’,竟也不必欧洲顶级的手工羊绒差一些。

好事情就只这样的一顺百顺,刚刚把三家店里最好的手工羊绒洗劫一空,正考虑是不是继续寻找第四家下手的目标,张辰就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一间旧货商店。

没想到在‘蒙’古也能看到旧货商店,这里边会有什么宝贝吗,还是说只是一件普通的收售旧货的跳蚤商店呢?张辰已经有些迫不急待地想要去看看了。

要知道这个国家主要的地域就是草原和戈壁,丧葬习俗和生活习俗都没有给收藏你造成先天条件,也没有什么特别多的古迹和文物,可以值得收藏的东西少之又少。如果能够有值得收藏的东西,多半也是当年的满‘蒙’八旗贵族们遗留下来的遗物,富丽堂皇的奢侈品有很大可能,真正有文化代表意义的就极少了。

张辰拽着宁琳琅就往那边的旧货商店走过去,同时也释放出意念力去,对商店内的动心进行观察,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下手的东西,如果没有的话,简单看一下就好了,免得‘浪’费时间。

宁琳琅对于‘蒙’古文字认识的不多,但是看到那间商店的‘门’脸和装饰布置,还有张辰一脸的兴奋劲儿,也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多数这就是一件古董店了。

张辰也不大认识‘蒙’古字,但是却有着对古董商店如同嗅觉般的敏感,这时候越往前走就越兴奋,这间旧货商店还真是有宝贝,而且还是任谁都想不到的顶级珍宝,每一件都是那么的让人心跳加速。

难怪就昨天的天气变成那个样子,以至于飞机延误好几个小时,赶不上去的奥里诺乌尔及山长途车,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天意吧,就是要让自己老来收获这几件稀世珍宝。

带着宁琳琅看进了店里,一个店主‘摸’样的人和两个服务员正在搞卫生,也不知道这是当地的习俗还是他们真的闲到没事做。

看到有客人进店,店主赶忙放下手里的营生,快步来到张辰身前用‘蒙’古语叽里呱啦地说了一气。

可怜张辰真是听不大懂喀尔喀‘蒙’古语,试探着用内‘蒙’古通用的察哈尔‘蒙’古语问道:“能用察哈尔‘蒙’语‘交’谈吗,我是从中国来的?”

也许是因为张辰进店为客的原因吧,这位店主倒是没有对张辰表示出什么仇视,用不太熟练的察哈尔‘蒙’古语回答道:“可以的可以的,欢迎你们,来自远方的朋友,我是这间店的老板哈雅克,有什么我能够为你们服务的吗?我这间店里是专‘门’买卖古旧货物的,有很多都是前苏联时期遗留下来的东西,还有一些更古老的东西,请先随便看看,希望有你们需要和喜欢的。”

张辰是有备而来的,在进‘门’之前他就已经定好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知道东西都摆放在哪个位置。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这位店老板吧自己看中的东西拿出来,装模作样地看一看之后就谈谈价钱,价格合适就收下来,价格不合适就直接走人。

笑着对店老板道:“哈雅克老板,你这间店里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东西吗,你是否可以给我们推荐几样呢?”

哈雅克哪知道张辰想什么呢,只要有顾客上‘门’他就很高兴,返回后边的货架上拿出几款军用物品,如刺刀。望远镜和指南针一类的东西摊在柜台上,道:“看看吧,这些都是年轻人最喜欢的东西,相比你也一定能够看上。”

还拿起其中的几样给张辰介绍:“你看这把俄国军刀,看到这里的标记了吗,这可是日俄战争时候的东西了,这里边说不定就有日本人的鲜血和灵魂,这可是绝对勇敢的象征。还有这个,这是二战时候的指南针,我飞了很大的辛苦才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张辰听他这么说了一气,介绍的都是一些没什么价值的东西,也许好勇斗狠的‘蒙’古国青年会喜欢这些东西吧,但是这些东西完全就不适合进行收藏和展示,更没有什么研究价值。到底是哈雅克不知道他自己手里有宝贝,还是他不愿意把宝贝拿出来‘交’易,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呢。

抬眼看了看哈雅克背后的几只货架,又问道:“哈雅克老板,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想要买一些能够有收藏价值的东西,而不是这些和军队、军事有关的,你这里有我需要的吗,最好是‘精’致一些的。”

哈雅克听张辰这么说,就知道自己刚才会错了意,把他当成‘蒙’古的年轻人来看待了,“实在对不起,是我理解错误了,你们也应该知道,在一个地方时间久了就会自然而然地有习惯‘性’思维,这里的旅游市场也不发达,很少有外国客人进到我的店里。

你们要的东西我这里也有的,而且数量也不少,有很古老的马头琴,也有银质的‘奶’壶,这类的东西有不少的。如果你是一个喜欢收藏古董的人,来到我的店里那就算是找对了,我敢保证,我哈雅克的店里绝对是乔巴山市数量最大,种类最齐全的。”

说着又从货架后边的柜子里拿出十多件明显很古旧的东西,倒是没有用来骗人的赝品,但也只是一百年以内的东西,年代最老的一件也不过是有表层两层绿‘色’光芒的小刀,刀鞘好保持着很完整的最初形状,上边镶嵌着一些不是很珍贵的宝石,估计是当时以为‘蒙’古族富翁使用的吧。

张辰拿起那把刀看了看,这把刀虽然不是他要下手的对象,但是哈雅克既然拿出来了,倒不妨也一并收了,多多少少也算是一件小藏品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