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19章 大有收获

第四一九章大有收获

“哈雅克老板,这把小刀看起来还算不错的样子,应该有些年代了,这刀锋还这么锋利,我看差不多在七八十年上下,只是外边的镶嵌物价值不高,你这里要卖多少钱?”张辰拿出一贯的忽悠神功对哈雅克问道,同时也是用这把刀探探哈雅克的底。

‘蒙’古国本来就没有太多的文物资源,考古学相应的就不会有什么规模,基与考古学的收藏和鉴定方面也就没什么特别有说服力和权威‘性’的著作,偶尔有一些接触到古董的人,也是拿其它国家的只是来学习,对于古董的鉴定和断代要差很多的。

哈雅克在这一行干了有十多个年头了,也只是对于普通的文物能够说出点‘门’道来,真要让他明明白白指出个四五六来,他还真没那个能耐。

他店里的东西也大多是百年之内的东西,偶尔有年代久远的都是他拍卖回来在倒手卖出去的,一般都是拿一些做旧的艺术品去糊‘弄’人,反正这里的人也都不懂什么古董,真正懂的人也不会跑‘蒙’古来买东西。

这把小刀他一样是无法准确断代,想把年代说久一点,但是有没有能够把张辰侃住的把握,中国可是文物大国,他不得不小心一些。

不过他干了这行这么久,也不是一点招数套路都不懂,眼珠转了转,还是决定给这把刀增加一点身份,道:“这把刀年代不够太久远,镶嵌的宝石也不名贵,但是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这刀可是我们‘蒙’古之前的一位大将军用过的,他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在用这把刀,他就是带着这把刀,跟随乔巴山南征北战的,一直到他去世之前都还在使用这把刀。

我们不能只看它的外表,还应该看它本身的意义啊。这么有意义的一把刀,少于三百万图格里克我是不会出手的,就这样也是很超值的了。”

张辰听了他的话,当时就想大声骂街了,没见过这么能胡扯的,这家伙要比潘家园的摊贩还敢吹,硬生生将一把民间富贵人家的割‘肉’刀说陈氏大将军用过的,还用了一生,‘蒙’古国那么多的牛需要屠宰,有了他相信会省事很多的。

撇了撇嘴,毫不犹豫地揭穿和雅克的小骗局,道:“哈雅克老板,我可是诚心诚意跟你做生意的,这把刀很明显就是富人用来装饰的割‘肉’刀,也许还是一个‘女’‘性’使用的呢,你怎么好意思说是大将军的啊。

我虽然不是‘蒙’古人,但是对‘蒙’古的很多知识都是了解的,如果你坚持说这是大将军的遗物,那你是否能告诉我,是哪一位大将军呢,我们可以去考证的。”

‘蒙’古货币并不值钱,还不如日元呢,三百万图格里克听起来很夸张,其实也就是三千左右的美金,折合国币也就是两万多,要说这个价钱还真是一点都不贵,这把刀拿到市场上最少也能卖个三到四万,如果只是倒腾的话,利润还是蛮高的。

可是和雅克他不懂啊,这五百万图格里克是他随便‘蒙’出来的价格,他自己都不相信这把刀会这么值钱,估计给张辰留下来的砍价空间也是很富裕的。

和雅克亚没想到张辰对这把刀能有多少的了解,再加之他自己也是半瓶醋,听张辰这么一说还真就有点心虚了。

犹豫了片刻才又道:“可我买来着啊到的时候,原来的主人的确是这么跟我说的啊,难道说我上当了吗。好吧,即便这把刀不是大将军用过的,那也是一把很有年代的古董了,不值五百万,也值三百万吧,真的不能再便宜了,否则我宁愿不做这桩生意。”

就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张辰已经能够确定,这个哈雅克在收藏鉴定方面绝对是个入‘门’级的,潘家园随便拎和小伤小分过来都能玩残他。

也就放下心来,对自己真正看上的那些东西也就有信心捡漏了,这位哈雅克老板绝对看不出那些东西的来路。现在要考虑的,就是怎样把那些东西买下来,当做搭头是不可能了,数量上就不允许,让他多便宜点才是正经的。

这类的套路在古玩行里多得是,张辰随手拈来,对哈雅克来说就是妙计。

稍稍一思索,开始正是忽悠哈雅克了,道:“哈雅克老板,我看你应该在这个行业做了不少年头了,少说也应该在十年以上了吧,以你的眼力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东西的价值。你可千万别以为我年轻就可以骗到我,最多给你一百万,多一个‘蒙’戈都不行。”

(‘蒙’戈,‘蒙’古货币的最小面额,差不多就是一分钱的意思。)

哈雅克毕竟是经营旧货店多年了,在收藏鉴定方面受大环境影响有严重的不足,可对于顾客的心思还是能够有些把握的,这时候也知道张辰是想搞搞价,不可能只出一百万的。

笑着道:“这真的是我高价收购来的,总不能赔钱卖出去吧,三百万真的不能再低了,你好好考虑一下看看,这个价钱真的很合适的。

要不然就是这样吧,你在我的店里看看,有什么其它看得上的,我都给你算便宜点,也算是弥补你这一件的损失了。”

张辰等的是他这句话,心里为接下来的收获欢喜着,却有装作很为难的样子,沉‘吟’片刻后,才道:“可是这样还是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啊,如果你能够再给我一点优惠就更好了。不如这样吧,我在你店里继续看看,如果有合适看上的,我们再说吧。”

说完就看着货架开始“慢慢”地寻找着,直到看见几只大小不一的铜狮子,才再次开口问道:“这些小狮子倒是比较可爱,放在书桌上做装饰品也不错,哈雅克老板,这些小狮子怎么卖,这些可都是普通的小铜狮子,你不会再随便开价了吧?”

哈雅克从第二排货架上拿下九只大小不一的铜铸狮子放在柜台上,道:“你看上这几只小狮子了吗,这些倒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完全不能跟这把刀相比。如果你要的话,连带这把刀,你只要给我三百五十万就好了,在这个价格可不高吧。”

张辰看着哈雅克的眼神很清澈,让人以为他好像真的相信了哈雅克的话,心里确实在计算着,这个老板做生意也太能坑人了,真怀疑他这家店这么多年来是怎么经营下来的。

如果他知道这些狮子的秘密和价值,开价再高也能说得过去,毕竟这些狮子也可以算作是无价之宝了;但他完全不晓得这些狮子有什么好处,只是当做普通的铜狮子来卖,却要开出差不多三百美金的价格,这和抢钱有什么区别啊。

张辰很不喜欢这种逮住一个客人就狠宰一通的做法,不过每次遇到这种人,又在他们的摊子上捡了大漏,张辰的心理负担就会无限制的降低,现在又是在外国,就更是觉得没什么了。

即使是这样,张辰也不能接受哈雅克报出的价格,三百多美金买九只铜狮子,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铜才多少钱一吨啊,三百美金少说也能买他个几百公斤,那得能做多少的狮子啊,这价格还真是太贵了。

跟架雅克提出降低价格,对方却坚持说这个价格很公道了,毕竟这东西可不是街头的工艺品,他们再买其他的东西保证给他们打个打折扣,这个就不能够了。

张彻你却不愿意就这么放弃,这家伙明明就是什么都不懂,还硬要装作很在行的样子,真以为刚刚夸他两句,他的业务水平就能飞跃吗。真要把他丢潘家园或者报国寺去,有多少钱都能让他全撂下。

反问道:“哈雅克老板,你说这不是工艺品是什么,总不会是艺术品吧,你不能因为我说还算喜欢,就拿高价来‘蒙’我。我也不是第一天买这些东西了,好坏还是看得出来的,你这东西也只能算是工艺品。二十万吧,如果不是看到这几只狮子还算‘精’致,我连这个价格也不会出的,这可是铜疙瘩,你还希望能够卖出黄金的价格吗?”

“这样可不运行,我会为这笔生意赔钱的。”哈雅克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拒绝道:“你应该听说过我们‘蒙’古人的‘性’格,都是豪爽大方,而且耿直的。也许我这样不能让你们满意,但是我开店也是要赚钱生活的,总不能因为客人想要省钱,我就把自己那一点点的利益割让出去吧。

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在这边还有这边的货架上随便挑选一件,就当做是我送给你们的好了,但价格却是不能再降了,就三百五十万,一个‘蒙’戈都不能少。”

在哈雅克的认识里,他随手指着的货架上都是价值不太高的工艺品,他买来的时候最多也就一件一千多图格里克而已,这时候用来送人情是再好不过的了。

做了十几年生意了,他对自己的察言观‘色’很有信心,早看出张辰对那把刀的喜欢,所以才坚持着没有太多的让价,等到张辰再要求买下铜狮子的时候,也就差不多能确定张辰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买工艺品怎么能到旧货商店来买呢,这不是求着别人宰他吗。

再看看张辰和宁琳琅的穿着打扮,应该是那种比较有钱的家庭,来到‘蒙’古国旅游或者做什么的,能‘蒙’他们一次就‘蒙’了,不是本地人也不会有什么危害,何况自己也没少‘蒙’本地人的,还不是一样没有出问题吗。

哈雅克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今天的这笔买卖能够赚三百多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晚上回家一定要买瓶好酒高兴一下。

张辰这个时候也是出于狂喜之中,他本来还发愁怎么拿下另外的两件呢,哈雅克就提出了这样一个赠送的办法,而他所要的两件都系又恰好都是在哈雅克所指出的货架上,这次来‘蒙’古可真是天意啊,这样的宝贝都能轻松得到了。

按耐住自己兴奋的心情,不让表情流‘露’到脸上来,一副很不满足的语气道:“哈雅克老板,你刚刚还说‘蒙’古人豪爽大方,可我从你这里却看不出任何豪爽大方的表现,就连赠送都只是给一件,真是让人失望。

在你身上我完全看不到‘蒙’古人应该有的那种豪爽,甚至都有些显得吝啬了,难道你连两件没什么价值的东西都不舍得赠送吗,以我一个年轻人的视角来看,‘蒙’古人真的不能再以豪爽大方的人自称了。”

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太值钱的东西,却惹来这么严重的负面评价,哈雅克都有点觉得自己是不是贪钱贪的太过头了,多送一件有什么大不了呢。

忙拦住张辰的话,道:“‘蒙’古人从来都是最好爽的,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坏了名声呢,但是你也不能要求太高,我这里也是需要经营的,不赚钱我自己都要饿死的。你可以在这里随便选两件,算作你买下这把小刀和这几只狮子的赠品。但是只允许两件,多一件都不可以了,哪怕你说我吝啬都不行。”

张辰见这家伙果然上当,玩脑子还是差了很多啊,像他这样的也只能在‘蒙’古搞搞古玩了,去了中国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看来今天又可以大有所获了,只要他能答应两件就好,就这以破烂为主的旧货商店,再多一件好东西都挑不出来,给钱都不一定有人愿意要。

指着货架上一只比足球还要大的胶壳彩蛋,和另一边的两块放在一起,浑身有黑、黄、红、蓝、绿、棕等六‘色’‘花’斑的‘玉’璧。

道:“这只彩蛋这么大个头,倒是还有点意思;还有这两块看起来有些像‘玉’石,但又不那么像的东西;如果加这两件的话,我们就成‘交’了。

哈雅克老板你不会吝啬到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我吧,你自己都说要豪爽大方的,这种只要三两千图格里克的便宜货,你应该不会舍不得吧。”

哈雅克看了看张辰指出来的两件东西,那对乌了吧唧的破‘玉’石给他也就给他了,上边雕刻的‘花’纹也不知道是具体是什么东西,上面还有连七八糟的像鬼画符一样的东西,看起来很像中国的沁‘色’古‘玉’,可又没有古‘玉’的那种古朴和温厚,想来也不值什么钱。

但是这个彩蛋就不一样了,虽说只是橡胶的质量,可是好在设计比较‘精’巧,这可不只是一直简单的大个头彩蛋,里边还有二十六只小‘鸡’呢,而且每只小‘鸡’的颜‘色’和‘花’纹都不一样,当初‘花’了二十美金才买来的,送出去实在是有些心疼啊。

张辰看出他比较舍不得的眼神和表情,心里由不得暗骂一句“吝啬鬼”,怀疑是不是现在的‘蒙’古人真的穷到这个份上了,买了东西送一件赠品都这么扣扣索索的,跑了这么多国家下来,也没见过这么吝啬的人。

还是那句话,如果他真知道那东西的价值也就罢了,总不可能让人家送什么高价值的赠品。可这东西在哈雅克看来,也不过就是一只比较好玩的大彩蛋而已,都已经买他三百多万的东西了,一个破橡胶制品有什么不能送的。

之前的那把小刀和铜狮子哈雅克到底‘花’了多少钱收到手,除了他自己和跟他‘交’易的人以外,谁都不可能知道。

但也不是完全不可估计的,张辰过手的各种古董文玩数不胜数,上大学时候也没少接触中等或者偏下的东西,即使猜不到原价,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要说三百五十万图格里克买下来,还真是一点都不贵,而且要算是超级大漏,再加上那个彩蛋和两块‘玉’璧,在张辰所有的捡漏里也算得上大漏了。可哈雅克也一样没少赚,这三百五十万的报价,至少也是原价的六倍,甚至还可能会更多,十倍也是说不定的事。

在收购价的基础上都赚了至少百分之五百的利润了,这个哈雅克还不满足,张辰也觉得这家伙多数是舍不得那可彩蛋,有点想抻一抻自己。

可张辰是什么人,那是大小就跟着张百川在古玩市场里滚打出来的,董老和张百川等众人,以及很多的古玩行前辈总结出来的经验,都被他学了个干干净净,本人又是个鬼‘精’鬼‘精’的家伙,还怕拿捏不住一个‘蒙’古的半吊子旧货商店老板吗。

叹了一口气,装出很惋惜的样子,道:“好吧,哈雅克老板,我看你是真的不舍得把自己手里的东西卖出去。既然是这样,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这些东西麻烦你收好了,我们就先告辞了。”

张辰推过东西就转身往外走,他有一万个理由相信,哈雅克绝对不会不把三百五十万看在眼里,这要自己这边走的坚决一点,他会马上分清楚哪个轻哪个重的。

果然,张辰和宁琳琅还没有走出店‘门’,哈雅克就在后边叫道:“两位请等一下,我并不似不愿意做这笔买卖,只不过这只彩蛋对我来说比较有意义,想到要把它卖出去了,心里有些感慨,忘记了还有客人在身边,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就进行‘交’易,三百五十万图格里克,一‘蒙’戈都不再加,我这就给你们把东西包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