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21章 十重宝函

第四二一章十重宝函

从小生活在拥有各种开放的欧美国家,宁琳琅即使在之前没有亲身去实践过,也会在生活中听到或者了解到一些‘性’知识,严格的说要比国内的‘女’孩子们模模糊糊的‘性’观念完善很多倍,但是却从没听说过有张辰这样的。

宁琳琅对张辰从不疲惫的‘欲’望很是奇怪,为什么师兄不会像传说中的男人们那样,连续的作业之后就会像吐空了内脏的海参,反而是越战越勇,好像随时都可以继续的样子。

在宁琳琅的认识里,男人应该是容易疲惫的,连续几天或者一两天内每天数次还能说得过去。可张辰却是个实打实的怪胎,好像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累,两年多以来,只要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张辰就不会放过她,而且常常是一夜数次。

说来也很奇怪,不管是以什么姿势进行,又或者采取哪种方式,自己都不会有任何的不适,甚至在每一次的欢好之后都会觉得神清气爽。就连所有‘女’‘性’都会担心的,过度欢好会有‘色’素沉积、‘胸’部变形、某处和括约肌的松弛等问题,都完全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除了那层薄膜已经不复存在之外,自己还是和原来一模一样,甚至要比原来卡上去更加的容光焕发了。

这时候听张辰又提出无耻的要求,生理上或者心理上倒不会有什么反对,只是心灵里惦记着这些新到手的东西,很难全心全意去做那事。而且张辰就好像有一只后备油箱的汽车,跑空一次需要的时间太久了,估计到晚饭时候都不一定能完,接着就要去吃晚饭,真正要再安静下来看东西,少说也得在十点左右了。

好在现在已经到了他们所在的楼层,也没有什么人在过道里,否则就张辰那副急‘色’的表情,哪怕是别人都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也能够猜到张辰说了什么。

捶了张辰肩膀一拳,佯怒道:“师兄你越来越坏了,每天就想着那点事,你如果就这么持续下去,我都怕我有一天受不了憔悴而死了。我们先把该做的都做好了,晚上再做其他的不好吗?”

张辰本就是在逗宁琳琅,从那过两人在一起之后,张辰都没有在那一次检漏之后不去收拾东西,而去享受‘床’第之欢的。

笑着逗了宁琳琅一气,又趁着这个机会提出一些很无耻的条件,可怜宁琳琅不知有诈,反正都已经是自己的男人了,来些带情趣的也没什么不可以,索‘性’就全部答应下来。

一进房间,张辰就把刚刚捡到的九只狮子和那颗大型彩蛋拿去清理,宁琳琅洗漱之后在客厅的茶几上把绒布铺开,等着张辰把清理好的东西放上去,开始准备解开其中的秘密。

九只铜狮子鲜卑放在了茶几上,从大到小一字排开,张辰先拿起最小的一只在手里仔细观察了一番。这倒不是他在掩饰什么,即使有了神奇的意念力,能够看到这只狮子所藏的秘密,也要有一个合适的办法来把外壳去掉,观察一下就是很必要的了。

这九只铜狮子的秘密就在它们的肚子里,但是外边的狮身却没有任何的破绽可寻,压根本身就是一个整个的外壳,是在内部的东西上直接套了一层铜皮,如果非要找一个解开的点,那就是被藏在狮子尾巴下面的铜皮收拢,难得经过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被完全磨掉。

最终张辰还是决定直接从尾巴下面的收拢处下手,真是不得不佩服那些千百年前的匠人,居然能够制作出这么‘精’美的设计,如非张辰有意念力的帮助,也很难看出这狮子有不对的地方,至少是不可能一眼就看出来的。

把手里的小狮子放下,又拿起其它的狮子都看过之后,才拿起一只四寸多高的中等个头狮子,准备从它先开始下手。

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瑞士军刀,一边展开其中的两片功能刀片,一边把手里的铜狮子翻过来个宁琳琅看。

道:“你看这只狮子,打造它的的匠人可谓是煞费苦心啊,把这狮子身上不可避免的唯一破绽处做到这么以假‘乱’真的地步,看起来完全没有破绽该有的表现,反而更像是刻意追求的艺术效果。要不是我掂了一下感觉分量略有不同,又仔细观察了这狮子身上的每一个细节,还真就有可能把它们当做普通货‘色’放过了,也难怪这些狮子能够流传了这么多年。”

张辰说当初打造这些狮子的工匠厉害,可并不只是说他们的手艺高超,也有说他们对物理方面知识应用的成分。这些狮子内部分别都有四到八层由各种不同的材料,而且严格控制了材料的比重,所有的重量加起来和全部使用铜来铸造在重量上的差别很小,如果这些工匠能够在现代科技的帮助下进行工作,这个差别将会缩减至无穷小。

如非对各种材料的比重做到了如指掌,病也拥有足够敏感和细致的手感,几乎不可能分辨出这几只狮子在重量上有什么猫腻,也得亏是站你跟陈经过意念力淬炼的身体,能够对所有事物都具有足够的敏感,又有意念力提前做了判断和观察,才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得出这样的结论。

有张辰从旁指点,宁琳琅马上就找到了隐藏在尾巴下面的铜皮收拢处,很巧妙地做成了狮子‘肛’‘门’的形状,单是从外观上来看,根本没有人会想到掩藏的漏‘洞’就在这里,只会对制作工匠的细微技艺表示赞叹。

张辰将狮子调转过来,把狮子屁股的位置摆在眼前,用刀片定在‘肛’‘门’处向里边压进去,转头对正在看着他手上动作的宁琳琅很无耻地说道:“琳琅,你看这个像不像……”

宁琳琅怎么能不知道张辰要说什么,不等他话出口就捶了他一拳,催促道:“师兄你不要这么下流了,先赶紧做正事吧,你再这样我就跟妈和五师叔告状了。”

张辰暗叹一口气,宁琳琅现在也跟着张沐学坏了,居然也用张芷兰和陈雯琳来打压他,而老妈和五师叔又是疼极了宁琳琅这个儿媳‘妇’,真不知道是该高兴或者悲哀。

嘿嘿一笑,没有再继续说胡话,开始专心致志地把包裹在狮子表层的铜皮掀开来。一层三毫米左右的铜皮掀开来之后,铜狮子很快就变成了紫檀木雕刻的狮子,模样没有什么变化,个头却是小了一圈。

剥去了外边作为掩饰的铜皮,紫檀木这一层就没办法再剥开了,而是要打开扣在狮子颈下部和‘臀’部的搭子,从狮子身体的正中总切线上把它分成两部分。

在里边的就不是造型‘精’致的狮子形状了,只剩下一只大约三寸多长,不到些两寸宽厚的黄金小盒子,盒子外表的六面全部都有很‘精’美的‘花’纹和文字雕刻,有些像日常见到的棺材。

但是张辰很清楚地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棺椁,在古代没有谁会有用极其珍贵的黄金老搞这种恶趣味,确切的说这是一只宝函,佛教多用来盛佛经、典册及贵重首饰等等的匣子。

盒子最上面和底部雕刻的是佛教图像内容,其他的四面分别有‘阴’刻的莲‘花’纹和海水纹做边,内里雕刻着好多基本成型的回鹘式‘蒙’古文。

宝函的最前一面只有几个字,翻译为汉字的意思,就是:伟大的‘蒙’古大汗孛儿只斤.窝阔台供奉。

两个狭长的侧面上文字最多,一侧是整段的佛教经文,另一侧是一些祝福和祝愿之类的文字;宝函的最后面则是一些藏传佛教的咒语之类的东西。

打开这层黄金宝函,里边又是一层宝函,材质是紫金的,上边的内容和黄金的那层大同小异。再打开又是一层砗磲雕刻而成的宝函,接着又是一层琥珀,最里边是一只红珊瑚雕刻而成的,只有差不多一寸见方,不到两寸高的浮屠塔造型。

这座浮屠塔虽小,雕刻的却极为‘精’致,从雕工和取意等方面看来,今人在高倍放大镜下知足的微雕工艺品也不见得能够比这个更漂亮。

浮屠塔的底、座、室、身、颈、顶、盖、尖等部位无一遗漏,甚至在半寸见方的塔室内还雕刻着一尊栩栩如生的佛像,眉眼清晰可见。

浮屠塔顶端的罗盖下,本来应该死金珠的位置,镶着一颗血红‘色’的不规则圆珠状物体,看起来像是琉璃或者琥珀的样子,但又不是那么完全的一样。

这九只铜狮子的内部全都是类似的宝函,只不过是有的只有四层,有的却又八层那么多,材质的使用也不尽相同,但是最里边的一层却一样都是浮屠塔,金珠部位也同样都被一颗颜‘色’不同的不规则圆珠体所代替。

张辰早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那些珠子虽然大小不一,颜‘色’也不相同,形状更是没有一颗是规则的,但是表层流动着的两层黄‘色’光芒却已经能够肯定,这些珠子都是来自最少两千五百二十年前的,那个时候的这种东西,可选范围只有一种。

这类的东西宁琳琅之前也见过,但是却没有能亲自上手去感觉一下,这时候还不能完全肯定到底和自己所猜想的一样不一样,拿着之间轻轻在珠子上碰了碰,好像要感觉一下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个东西在上面。

带着犹豫的语气,有些难以置信地向张辰问道:“师兄,这个该不会真是那种东西吧,会是什么人的呢?我以前只见过很少的几次,而且都是远远地看看就好,根本没有近距离仔细观察,或者亲手去触‘摸’一下的可能。再说那种东西都没有什么固定的形状,颜‘色’、大小之类的也都没有规则,根本就没有一个恶意准且判定的方法,如果不是因为这东西是藏在宝函里边的,我都不可能往这方面考虑。”

张辰笑着看了看宁琳琅,把浮屠塔倒过来拿在手里,另一只手指着底座下面的‘阴’刻八思巴字,赞许地说道:“我的小师妹是越来越厉害了,什么都瞒不过你的法眼,你说的完全正确,这的确是佛‘门’至宝舍利子,而且还是释迦牟尼佛脑舍利,是绝对至高无上的佛‘门’至宝,放在任何一间寺院里都会引来全世界佛教徒参拜的。

你看这里的文字,大致意思就是说,这是一颗释迦牟尼佛脑舍利,从印度支那得来,忽必烈以窝阔台的名义供奉起来,并且由大宝法王八思巴亲自主持供奉事宜,希望能够保佑‘蒙’古王朝的兴盛和发达……

这字有点太小了,不认真看还真就怕认不出来呢,我想这应该是忽必烈的大军侵略印度支那等国家的时候抢夺来的,再以‘蒙’古王朝统治者的名义供奉起来,为‘蒙’古王朝求得好处,这想法还真是独特的很。”

张辰停下来‘抽’了几口烟,换上一种很鄙视的语气,道:“释迦牟尼一生修行,涅槃之后化得各类舍利共八万四千零八颗,这些舍利都是释迦牟尼佛透过自己的戒、定、慧之修持,再加上自己的大愿力所得来的,属于是十足的稀有资源。

本来这些舍利被当死的八个国家带回去供奉起来,后来又在阿育王时期为了弘扬佛法当年需求,把藏于八座浮屠塔内的八万四千可佛骨真身舍利取出来,装入八万四千个宝函,在各地健在八万四千座佛塔,让舍利流传到更多有佛教信仰的地方去。

佛骨真身舍利是释迦牟尼佛碾盘后的遗物,也相当于释迦牟尼本身的存在,在佛教中是最顶级的供奉之物,根据佛家经籍记载,舍利与佛法身之加持能力无二无别,大福气者方能见闻,需百劫千劫中积累善法,修佛法者才能有此善缘。

忽必烈的确是受过佛戒,也算的上是佛教徒了,可他一生都是杀戮无穷,死在他手里和因他而死的人何止千万,就连这舍利子也都是他通过战争抢夺来的,为了这个还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呢。

他把这舍利子供奉起来,就要求佛祖保佑得他们‘蒙’古人的万世基业,这简直就是最荒唐,最可笑的念想,真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真以为供奉了复古真身舍利就能怎么样吗。

‘蒙’古人在当时多么强大啊,可以说是横搜欧亚大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能够在他们的疯狂进攻下得以保全,可是元朝在这样强大武力的保护下,也只不过是历了不到百年的历史就分崩离析了。

要说他们的失败是因为文化和种族的差异,我看也不尽然,他们的血腥杀戮和无耻行径也给后来的失败铺平了道路,扫清了所有的障碍。也许他们通过战争,从别的国家抢夺来这舍利子,实在是把佛祖给惹怒了,一气之下玩个‘阴’谋手段让他们把得到的全部失去了,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教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这些狮子腹内全部都有秘密,我想应该都是同样的内容了,我们打开的这个也只不过是忽必烈以是窝阔台的名义供奉的,窝阔台只是忽必烈的伯父,其他的八只狮子腹内应该还有比窝阔台更加重要的人,我看就是以铁木真的名义供奉的,这里边也说不定会有。

我们一个个的打开来看看,这忽必烈到底还以谁的名义供奉着什么东西,这里边供奉的是不是全部都是佛骨真身舍利,又或者是还有其他的东西。

总之这‘蒙’古人真的很有意思,说他们脑子不够用倒也不合适,脑子不够用的话也不可能打那么多的胜仗,但是卑鄙和下流是肯定的了。他们以狼为自己的‘精’神象征,想想也是啊,狼不就是‘阴’险、狠毒、狡诈的代名词吗,要不这‘狼子野心’是怎么来的呢。

要我说啊,这释迦牟尼佛也真是够窝囊的,身为那么大牌的佛祖,最顶级的神仙级别存在,怎么就能吧自己的舍利子让别人通过血腥的战争抢夺走了呢,离咱们的三清老祖差太远了,信佛教还是不如信道教有底气啊,老大就不做主,还指望着您有什么好吗。”

陈氏‘门’下的嫡传弟子都是信仰道教的,虽然是完全不同甚至背离的两种信仰,但是对于佛教的至宝却也有几分敬意,倒也不可能像佛教徒那样见到了就会跪拜叩首,基本只是做到不冒犯和有恭敬就可以了。

谈论起来的时候,自然也就轻松的多,有些机会的话也敢说出口来,并不怕有什么不合适的,有本事就让释迦牟尼找三清尊神讲理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张岑一口气地把其它的八只铜狮子全部打开来,里边都是不同式样的宝函,有的层数少一些,有的层数多一些。

狮子也是佛家的守护神兽之一,最外边的两层铜皮狮子和紫檀木狮子也是可以算在宝函范围内的,这样算下来的话,最大的三只搬出多高的狮子,要算的上是十重宝函了。

之前发现最高级别的也不过就是八重宝函,而且还是外部受损严重的,没想到在这很难见到文物的‘蒙’古国,居然找到了十重宝函,说起来还真是一件很难让人相信的事。

所有的宝函最里层,无一例外都是浮屠塔,有的是珊瑚材质,有的是水晶材质,也有黄金材质的;同样在金珠的位置上,也都是用一刻佛骨真身舍利来代替,这样的九只狮子可算是绝无仅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