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22章 黄金家族

第四二二章黄金家族

九只宝函的第一层从纹饰和文字内容上来看,基本上有九成以上的相同,尤其是正面都有相当于是解说性的阴刻文字,说明这些舍利子都是以什么名义供奉的。

就可舍利的供奉者毫无意外都是黄金家族的成员,九只狮子三大四中两小,应该是根据所代表的人物来分定级别的。除了其中两只最小的以最早出生于黄金家族始祖母阿兰的黄金家族第一代另外两支主儿乞氏和泰赤乌氏的名义供奉之外;三只大的分别以孛儿只斤氏、铁木真、托雷的名义供奉,四只中等的则是以铁木真的另外三个儿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和托雷的儿子蒙哥的名义供奉。

很奇怪其中没有以忽必烈自己的名义供奉的,张辰一时之间还没有想明白这是为什么。也许本来是有的,但是在后世遗失了或者损毁了;又也许忽必烈自觉谦虚,不好意思和自己的先祖、爷爷、叔伯父亲,以及自己的哥哥整这个地位。

还有一种可能比较荒谬,但也不是没可能,以那时候蒙古人的变态,忽必烈说不来真的一位长生天能让他万万岁也说不定,供奉不就是无所谓的事了吗。

想想忽必烈这个人也真是能投机取巧,他出面来操持,又以其他黄金家族成员的名义供奉,具体的供奉事宜却是又要八思巴来主持。找这么推断下去,真正在这些舍利面前身体力行,专研佛法,念佛、拜佛、诵咒、坐禅,不断苦修以供养舍利的人,肯定不是八思巴本人,最少有纠葛小喇嘛铁定被推到了供奉舍利的第一线,真不知道这样的供奉还有多少诚意在里边,元朝灭亡也就是天意了吧。

当然,供奉复古真身舍利的好处,也不可能会落在黄金家族的身上。能够这样去供养佛舍利,忽必烈虽然也是受了佛戒的人,但是“信佛多过拜佛,拜佛多过学佛,学佛多过行佛,行佛多过证佛,平日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却是忽必烈在佛门中的真实表现了。

供养佛舍利并不是说把舍利盛放在多么华丽的宝函之内,在舍利周围摆放香、花、灯、涂、果、茶、食、宝、珠、衣等“十供”,再加上多少的香烛等物品,这些都只是物质形式上的标下,未必就能够讨得佛祖的欢心。

要想真正供养佛舍利,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信佛,然后去了解佛法,在拜佛、学佛、供佛的过程中亲力亲为,这样才能够证得其果。在所有的供养方法中,也只有法供的方式才是最正宗的,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的坚固道心、清净身口意三业;加行助缘,成就道业,最终证得菩提。

宁琳琅对张辰严重崇拜是不假,却也并不妨碍她有自己的思维,遇到有什么疑问也会及时提出来,要张辰为他解释或者两人相互探讨,这也是陈氏一门的原则之一,只要有不同意见就会一起讨论,这样才能更进一步促进交流,共同进步提高。

出于对历史所记载的内容和目前现实真相略有出入的计较,宁琳琅不得不问个究竟,朝着张辰道:“师兄,历史记载蒙古人在侵略印度支那的时候可是大败而归的,为什么忽必烈却能够在这些佛教国家把这么重要的宝贝抢走呢?佛骨真身舍利在佛教内的地位尊崇无比,被一些国家看作是命脉都有可能,抢夺佛舍利这样的事,可不是简单的突袭成功或者小范围胜利就可以去做的。

而且,这九颗佛舍利的供奉着里还有黄金家族第一代的主儿乞氏和泰赤乌氏,这两族人造影时黄金家族的最边缘系,到了那时候应该就更是很远了,有多少后人都不一定呢。

按照蒙古人的性子,和忽必烈的心性,更应该是以他自己和蒙古族始祖母阿兰的名义来供奉啊,怎么会想到要用那两个氏族的名义来供奉呢。是历史记载和真实的忽必烈之间差别太大,还是忽必烈得到的舍利子不止这九颗,还有其它的也被供奉了起来,只是还没有被找到或者损毁了而已?”

因为受张辰细致的影响,很多时候宁琳琅也能够及时发现很多细微处的问题,喝一点上张辰自然是会相当满意的,对于小师妹的问题当然要知无不言。

拿起半只紫檀木雕刻的狮子外壳,在手里摩挲着,道:“蒙古人是大败而归不假,在侵略印度支那的时候吃了很多的亏,最终也没能完成他们征服四海的野心,很大程度上就是在亚洲范围内的失败。

但是失败却也不代表着蒙古人在印度支那没有收获,你也知道蒙古人一贯的做法和伎俩,双方交战时,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裹挟大量的当地老百姓做为先头的攻击利器,让守军无法实实在在的下手,在当地老百姓身后的都是用来疯狂冲击的重装骑军,这样的战术在最初的时候还是有些用处的。

而且蒙古人一向心狠手辣,阴毒如狼,每每打下一座城池最先要做的,就是烧杀抢掠,甚至是屠城,在这样的前提下,即便是小小的胜利,也足以他们获得当地的任何东西了。

复古舍利一共八万四千颗,分别供奉在八万四千出,整个的印度支那和印度等地区,哪怕是再加上爪哇等东南亚的其他国家,才能有多大的地方。如果蒙古人行军速度够快的话,也许只需要几天的时间,就能够攻打下拥有供奉着这么多舍利子的地区,破坏性地拆毁寺院就更是一件简单的事了,对于蒙古人来说这才是他们的强项。”

放下手里的半只狮子,点上一根烟,接着道:“我也想过你说的这个问题,为什么没有忽必烈以自己的名义供奉的佛舍利,而既然以主儿乞氏和泰赤乌氏这两族人的名义供奉,却为什么没有以蒙古族的始祖母阿兰的名义供奉的。

我初步分析了一下,也找出了一些疑点,或者可以说是线索吧。我们先从这些狮子的大小上看,以孛儿只斤氏、铁木真和托雷三人名义供奉的个头最大,中等的是以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和蒙哥的名义供奉,主儿乞氏和泰赤乌氏的狮子是最小的。

孛儿只斤氏是第二阶段的黄金家族主体,铁木真是整个蒙古历史上最伟大的可汗,而托雷则是忽必烈的父亲,以这三者的名义供奉的狮子最大个,宝函的层数也是最多的。

次一级的是以忽必烈的哥哥和三个伯伯的名义供奉,在这个级别当中就能看到,因为铁木真的强大,真正意义上的黄金家族已经不再是孛儿只斤一氏了,这个概念的范围被缩小至铁木真的直系后裔,也就是说,其他的孛儿只斤氏族人,只能作为普通的贵族,不能够再享有黄金家族这个身份了。

蒙古族的始祖母阿兰在丈夫死后又生了三个儿子,也就是后来的孛儿只斤氏、主儿乞氏和泰赤乌氏,这三个氏族的先祖。当别人对她疑问的时候,她说这三个儿子是她和一个黄白色的神仙所生的,是上天赐予的儿子,所以就有了最纯洁的蒙古人黄金家族。

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必要相信这个了,那个黄白色的神仙只不过是杜撰出来的,我们都知道,所谓的黄金家族,只不过是一个遮羞的谎言而已。这个谎言我们现在应无法去考证起最初的目的,但是也能够基本确定一些信息。

要么是这个阿兰和一个、两个或者三个男人私通而生了三个私生子,为了掩饰一些什么,或者有些其他的图谋,编了黄白色神仙的故事出来。蒙古族在一百年以前的时候还属于是蛮夷鞑子,对于神话什么的非常相信,能够通过谎言成就黄金家族,也就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了。

第二种可能,就像是日本天皇家族那样,这一族的某一代人为了欺瞒族人,达到自己统治众人,可以拥有高高在上的权力,从而剥夺其他人的劳动力和劳动成果的目的。所以就编了这么一个始祖母和黄白色的神仙私通的故事出来,以增加他们在其他人心中崇高无上和不可侵犯的神性光环。

当然,所谓的黄金家族是如何做到这些的,我们暂时还没有办法去考证和研究,毕竟蒙古历史上可供研究的文化载体太少了,直到十三世纪初期,他们还在使用结绳记事的方法,有很多研究都是通过亚洲和欧洲的其他国家关于蒙古人侵略和殖民的文字记载来进行的,对于这样隐秘并且毫无文字记载的传说更是无计可施。

至于为什么没有以忽必烈和阿兰的名义供奉的舍利子,我看多数是在历史中遗失或者损毁了,否则连蒙哥都已经和他的伯伯们属于同一阶层了,还有黄金家族最早期的另外两支主儿乞氏和泰赤乌氏,忽必烈这个自以为铁木真之外的最伟大可汗,又是受了佛戒的正式弟子,怎么可能不给自己也来上一份功德呢。

我想就算没有蒙古人始祖母阿兰的份儿,也不会没有忽必烈的份儿,甚至他的那份是要和铁木真与拖雷同一级别的,祖孙三代也算是凑到一起了,这也能符合他们好大喜功的宗旨。

而且我想被损毁或者遗失掉的也许并不只忽必烈的一件,或者还有很多其他的历代孛儿只斤家族重要人士,只是很可惜,没能找到全部的,否则那可真就漂亮了。

不管蒙古人内部到底是怎样相互倾轧和谋算的,也不考虑黄金家族真正的来源问题,就通过这些狮子宝函和舍利子,也不难看出一些问题。

到了忽必烈主政称帝之后,主儿乞氏和泰赤乌氏在蒙古人之中已经没有什么特殊的地位了,甚至有很多族人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也都不一定呢。只不过是因为大家同为最初的黄金家族一脉,也算是同宗同祖,为了黄金家族的荣耀,忽必烈也不可能在这样的事情上把他们忘掉。

不公供奉也只不过是以它们的名义来供奉,并不似真的让他们去供奉,忽必烈要求佛祖保佑的,也是蒙古帝国的荣耀,也算是大利益的诉求,和这两个氏族可就不那么太紧密了。

而这样的一种排列方式,也进一步从物证上证明了当初对于蒙古族历史一些猜想的正确性,在一定程度上对还原某一段历史有非常总要的作用。

虽然蒙古的大汗都出自黄金家族,但是却跟主儿乞氏和泰赤乌氏这两个支系没什么关系,他们只不过是在最早期收拢了一些部落做可汗,还远不到大汗的规模。

而蒙古黄金家族的权力和荣耀也是只流传在一脉之中,到了铁木真死后,黄金家族的荣耀就是他的几个儿子和孙辈来享用;而在蒙哥坐上蒙古大汗宝座之后,黄金家族就只是铁木真四子托雷的后代了,直至元朝被朱元璋灭掉,蒙古人逃回大漠延续北元政权,一直到蒙古各部族分裂,元朝皇帝的位子一直都是出自孛儿只斤氏的这一脉。

不管怎么说吧,我们这次绝对算的上是旗开得胜了,我都在怀疑,等我们找到奥里诺乌尔及山的那座地下建筑,里边八成还会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我们呢。

我现在就发现啊,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话还真是太有道理了,我们在京城也是常常去逛市场,但是收到的顶级宝贝却多数都是在其他的省市或者海外获得,而且基本是每次出门都会有所收获,看来我们还要走等更远才可以啊。”

张辰以一句半玩笑的话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宁琳琅则是美滋滋地看着她的师兄,这一刻在宁琳琅的严重,张辰就是全世界的中心。

桌上摆放着九座迷你形的浮屠塔,看起来就像是就见小巧的工艺品,不懂行的人哪能够知道,不说九座浮屠顶端的佛骨真身舍利,就是这九座小小的“工艺品”,也没有一件的市场价值在两亿元以下的。

如果再加上外边有各种铭文的宝函,还有蒙古黄金家族的身份,就算是最小的只有一共六重宝函,价值至少也要再翻两个跟头;佛骨真身舍利就更不用说了,那东西是佛门至宝,价值根本就没办法去估算,很多世界知名的古寺里可还都没有这东西呢,这些寺院在暗地里所掌握的财富都是相当的惊人,他们每一个都很愿意用最大的代价把佛舍利请到自己的寺院里去的。

不过这么好的东西,张辰当然不可能败家地卖了,以他的貔貅式收藏观念,哪怕是借都没有几个人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借出去,能够借走一件的,想来也就只有承经大师等屈指可数的三五人了吧。

宁琳琅想起什么似的,转身问张辰:“师兄,这些舍利你打算怎么处理,是要展出呢,还是送给一些长辈佩戴,外边可都说这佛骨真身舍利对人很有好处呢。”

张辰楞了一下,心说这丫头还真是够大方了,一点都不把这些舍利太看在眼里,居然直接问要不要送给长辈佩戴。正是宁琳琅这种性格,让张辰很是喜欢,也为他们两人之间感情的快速突破起到了一定的催化作用。

笑呵呵地对宁琳琅道:“琳琅你这话可就说错了,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能比师兄的内家劲气对身体更有好处的吗,而且我们可是道家弟子,虽然不至于有门派之见,但也不好太交融一体。

这些舍利子是佛门至宝,也不能就这么空耗着,只要合理地利用起来,对于唐韵的运作和古文化的传播都是有极大好处的。”

因为之前就知道内部秘密的原因,张辰在处理这些狮子的时候就很小心,不只是内部的宝函没有受到损害,包括最外层的铜皮,张辰都在分离的时候万分小心地完整保留了下来。

三个多毫米厚度的铜皮包裹在紫檀木的狮子上,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借口,如果可以用很高倍数的放大镜去观察,就能够发现,从每只狮子尾巴下面肛门部位开始,会有一条极细的接合缝隙,左右的铜皮在狮子的腹部到下颌处这一条线上对接起来,卷轧几层之后接合起来,捶打到平滑后再打磨到光滑,接合紧密到连水都没有办法渗透。

张辰也是使用了意念力的帮助,才一点点地打开了这一条接合的缝隙,保证了最外层铜皮品相的完整,否则这些七百多快要八百年前的宝贝可就真要有损伤了。

如果在唐韵的展示中心里辟出一个专门展示佛舍利的空间,请专门的僧人负责照顾,想必会有无数的佛教徒争抢着要来朝拜的吧;只要有了这些舍利子,哪怕是唐韵所有的展品都过时了,也不发愁来参观的人数,当然这个也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有更多的佛教徒来到唐韵朝拜,也就是有更多滴人来唐韵参观,每有一个人参观过了,就会有一个人接受了唐韵在古文化方面给他的灌输,或多或少都会对古文化产生一定的兴趣,为推动古文化的宣传、继承和保护是一个很有利的措施。

张辰的脑子转的飞快,甚至已经想到,可以于每年几个固定的日子,在唐韵举办佛教文化的研讨会,请出佛骨真身舍利供广大的佛教徒集体朝拜。同时也开展一系列的古文化宣传活动,佛教徒相对于普通人来说更容易接受古文化,借着佛教徒大聚会的机会,做一个很周到的推广活动,还有可能通过这些朝拜的佛教徒把唐韵要传播的东西带到更多的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