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23章 沙皇彩蛋

第四二三章 沙皇彩蛋

唐韵一直都在谋求古文化产业上的布局,直到现在涉及到近现代艺术、影音和汽车机械等方面的综合展览,差不多三年的时间里,唐韵走出了其他的文化企业和机构终生没有走出去的路。

这些虽然要得益于张辰神奇的意念力,不论在资金方面还是藏品、业务等方面,都以一种妖孽的方式在积累着,唐韵能得到今天的荣耀意念力的功劳占到差不多一半的分量。

当你是也不能忽视其他的方面,张百川夫‘妇’从小的培养,陈氏‘门’下的师叔伯和太师叔等人的指点和帮助,张辰本人对古文化的热心关注和喜爱,老爷子张问海的大力支持,宋武沈宪‘波’等人的全力协助,设置还要包括军机一号的推‘波’助澜,这些都是缺一不可的。

不过这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张辰本人,只有他对古文化充满了信心,愿意去研究,愿意在这个事上面投入大把的自己和‘精’力,才能带动起这么多人围着唐韵,诶这个计划而奔走和努力。

要说张辰在经济方面的天赋,其实并不比在收藏鉴定这方面第一点,只不过是他更愿意在古文化上下功夫而已。

就想这些佛舍利和供奉舍利用得宝函,刚刚被从狮子肚子里放出来这么一点的时间,他就已经为这些东西计划好了今后的出路和归宿,而且绝对还是一条最好的路子。这种在商业上的‘精’彩表现,包扩之前的已经成功了的琳琅.艾莉娜和汉府,以及注定会成功的游艇会和造船厂,这都是在商业上惊‘艳’的表现。

带张辰把自己的计划简单给宁琳琅解释一下后,宁琳琅也觉得张辰这个主意太‘棒’了,完全发挥了这些佛舍利的最大价值和功能,把因此可能会产生的各种利益完全最大化。

在房间里电视电话叫来了晚餐吃过之后,张辰和能力又开始对那颗巨大的彩蛋下手了,当着可彩蛋的掩饰被揭去之后,张辰相信宁琳琅一定会为此大吃一惊的。

这是一颗相对来说已经算是超级大的彩蛋了,它的直径差不多有一个半足球那么大,高度甚至快要接近两颗足球的高度,外边的纹饰也很漂亮,画的是复活节的故事内容,只是画工就比较很一般了,只能算是匠人的作品。

在张辰的眼里,这个胶质的彩蛋也就是作为外壳来承载里边的那些彩蛋,而里边的那些彩蛋也是用一层胶质的外壳包裹着,里边的东西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塑料,但是价值却要超出外壳至少几百上千万倍。

张辰把里边的彩蛋拿出来后,那个外壳就被他仍在‘门’口了,等待着服务生清理房间的时候把它带走,价值总共不到两个美金,它就是为了掩饰里边的其它彩蛋而生的。这时候其它彩蛋眼看这就要被取出来,它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再没有任何的作用可以展示,

当张辰取出第一枚被包裹在塑胶外壳中的彩蛋,这是一个有四条支架,以白‘色’调为主,四串百合‘花’带着绿叶从支架的顶部一直延伸到彩蛋上端的皇冠周围,周身镶嵌着上百颗粉‘色’的小珍珠,一眼看过去就有一种华贵和雅致的风格。

尤其是彩蛋的艺术特点和整体的工艺表现,完全是俄罗斯宫廷的奢华风格,这样的彩蛋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啊,全世界迄今为止,也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出这么漂亮,这么奢华的彩蛋来。

宁琳琅看着桌上的彩蛋,伸手轻轻从一侧的接缝处打开来,彩蛋的内部则是完全的微缩百合世界,百合‘花’丛中还有一个穿着纱裙的小‘女’孩正在翩翩起舞,工艺、意境等方面完全达到了宗师级别。在开口边缘的部位用俄语标着一排文字,是这只彩蛋制作者的名号,这个敏高就是顶级珠宝艺术品的标识,这样的彩蛋也是‘精’品中的‘精’品。

宁琳琅直直愣了好几个片刻之后,终于还是抓着张辰的胳膊,依然带着一些不可思议,问道:“师兄,我没有看错吗,真真的是传说中的费伯奇沙皇彩蛋?”

宁琳琅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俄语的读写能力,当然能够看出这彩蛋上的作者标记,即使她还不认识俄文,也不可能认不出这位作者的标记。像这种历史上的世界顶级大师,都是张辰他们这种从小接受家族和师‘门’古玩教育的人所必须要了解的,从艺术上的各种表现,到生活习惯和个人爱好,各个方面都必须要做到足够的了解。

彼得.卡尔.费伯奇,俄罗斯路世上最著名的金匠、首饰匠人、珠宝艺术品设计师之一,年轻时在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等国流血,十九世纪晚期回到俄罗斯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家族的珠宝生意,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成为驰名欧洲的珠宝艺术品商,也成为了欧洲很多国家皇室的珠宝供应商。

作为一个杰出的珠宝艺术品设计师,他一改传统珠宝店一味堆砌名贵材料,以重量和个头来评价珠宝好坏的做法,大胆使用陶瓷、玻璃、钢铁、木材、小粒珍珠等材料;开始更加注重设计,在他的作品中体现出歌德、文艺复兴、巴罗克、新艺术等多种风格,有的作品甚至还有很强烈的现代感,预见了二十世纪的简单几何线条和简约风格。

当他的对手们还守着老祖宗留下来的的白‘色’、淡蓝‘色’和粉红‘色’等传统颜料固守不变的时候,费伯奇却锐意创新,起用了黄、紫红、橙红和各种各样的绿‘色’等等一共超过一百四十种全新的颜‘色’。

费伯奇的珠宝还有一个别的公司不会有的特点,那就是所有到年末尚未售出的产品全都毁掉,决不再留至第二年继续销售,这也是费伯奇最伟大的一点,他从不重复自我。

费伯奇还是一个很懂得并且擅长推销自己的人,虽然他只是一个珠宝和金器工匠,他却懂得抓住每一个机会。在得到沙皇赏识之前,他努力争取到皇帝艺苑工作,在那里见识了皇室历代传下来的各种奇珍异宝,同时做一些修补和估价工作。也正是有了这段经历,使他赢得了同行的承认和赞许,也为他的艺术设计提供了更广阔的视角和丰富的灵感。

因为被同行们所赞许,费伯奇也在一八八二年获邀参加泛俄展览会,费伯奇竭尽所能地做了一批‘精’美的珠宝参展,当然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一枚金质奖章,多家报纸对他进行了报道。更重要的是,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和他的妻子玛利亚.费奥多罗芙娜皇后也来参观了展览,并被别致的费伯奇展品所吸引。

费伯奇能够有巨大的成就,还要感谢挖掘他出来的俄国沙皇亚力山大三世。当时亚历山大三世从丹麦迎娶了一个漂亮的皇后,为了慰藉玛利亚皇后远离家乡的愁思,亚历山大三四在一八八五年的复活节前,特地让已经成为御用珠宝设计师的费伯奇制作一枚‘精’致的彩蛋,送给玛利亚皇后作为复活节的礼物。

复活节彩蛋的起源是在十二世纪的欧洲,当时人们在复活节庆祝的时候加入了‘鸡’蛋,把‘鸡’蛋用各种颜‘色’图绘,称之为“复活节彩蛋”,是复活节里最重要的食物之一,蛋的原始象征意义是“‘春’天和新生命的开始”,基督教徒则使用这个来庆祝耶稣的复活。

但是在俄罗斯,因为复活节彩蛋被费伯奇推升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俄罗斯人更是把彩蛋当成了健康、美貌、力量和富足的象征,有点俄罗斯人更是用彩蛋来迎接新的小生命;对待彩蛋的态度也较其他欧洲国家更认真,更热情,甚至有些像对待圣像和保护神圣铎一样的恭敬。

费伯奇也因为抓住了这次的机会,‘精’心打造了一枚让人惊叹的彩蛋,作为沙皇送给皇后的礼物,把本来平凡无奇的彩蛋变成了一个极度华丽的传奇。

费伯奇在一八八五年复活节这一天‘交’给亚历山大三世的彩蛋,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只珠宝类彩蛋,也是沙皇彩蛋的开始。

费伯奇所制作的彩蛋的设计思路可谓是前所未有,独一无二,看似平淡无奇的白‘色’珐琅蛋壳里,竟然有黄金做的‘鸡’蛋,‘鸡’蛋里面是一只小巧的金母‘鸡’,金母‘鸡’肚子里还有一顶以钻石镶成的‘迷’你后冠和一个以红宝石做成的微型‘鸡’蛋。

玛利亚皇后得到这只彩蛋之后,心情大好,对这只爱单也是爱不释手,亚历山大三世又下令给费伯奇,要求他的公司在以后的每年都要设计一只独一无二的复活节彩蛋进贡上来,一共玛利亚皇后赏玩。

一直到亚历山大三世去世之后,他的儿子尼古拉斯二世继位,也依旧按照他老爹在位时候的政策执政,包括费伯奇的公司每年要进贡一枚彩蛋这一条都没有改变。要求费伯奇继续为他的母亲制作彩蛋,并且还下令给费伯奇,每年再多进贡一刻复活节彩蛋给他的皇后。

不论在世界的上的任何一个国家,也不论是任何东西和事物,只要能够和皇家扯上关系,必定会身价倍增,以至于成为最盛行的‘潮’流。

这一点在中国体现的也很明显,清代初期皇家对珐琅彩瓷器表现出相当的追捧,民间虽然收到禁令不得烧制珐琅彩,但是也因为追逐‘潮’流而应运生出了脱胎于珐琅彩的粉彩;包括现在收藏圈里的一些玩意儿,只要能够和皇家搭上边,哪怕只是稍稍有一点关系,其价值就能够连番数倍;可见一个皇家的名头对事物的影响力有多大。

费伯奇设计每只彩蛋都要话费很久的时间,他需要冥思苦想地设计彩蛋的造型与主题,然后小心翼翼地用各种工具把构想变成实际的产品,再去进贡给沙皇。这些构思‘精’巧、做工华丽的费伯奇彩蛋,也因为沙皇的名声,而将珠宝艺术提升到了文艺复兴以来装饰艺术的最高水平。在一九零零年的巴黎世界博览会上,沙皇彩蛋首次公开展出,费伯奇的盛名也从那那时候开始由传遍个欧洲。

费伯奇成了时髦和高贵的代名词,拥有一件费伯奇产品不单是为欣赏,更是一种地位的象征。贵族们互相攀比,几乎每一件‘私’人的物品都必须经过费伯奇之手才能算得上珍品。每当沙皇和皇后出访或在俄国四处巡游时,总是随身带着装满了费伯奇珠宝的箱子,以备在适当的时候赏赐给一些大臣和贵族。

费伯奇从一八八五年开始,就为俄国沙皇制作‘精’美的珠宝礼品和艺术品,以及每年一枚或者每年两枚的复活节彩蛋,一直到一九一七年罗曼诺夫王朝垮台被推翻。半生都在为俄国皇室服务的费伯奇一共为两位皇后制作了五十六枚复活节彩蛋,另外还有数以万计的‘精’美珠宝礼品。

罗曼诺夫王朝覆灭后,费伯奇的家产被革命党充公,其中以部分还遭到给你个当内部人士的洗劫。费伯奇和他的家人称作最后一辆前往里加的外‘交’列车离开了俄国,从那以后在没有回到过自己的故乡。

革命党成功夺取政权之后,罗曼诺夫王朝的财产被新政fǔ没收,以前属于皇室的金、银、珠宝和画像,包括大部分复活节彩蛋被全部记录在册,运到克里姆林军工厂。

在列宁的命令下,这些珍宝被韩妥善地存在了克里姆林军工厂黑暗的储藏室的通道里,并且派了士兵作为守卫。但是很不幸,一些珍宝还是遗失了,装有彩蛋的柳条箱仍然保存完好,甚至没有开封,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它们在哪里。

但当斯大林执政后,列宁对俄国文化遗产保护所做的努力却被抛弃了,为了换得西方经济支持他的新政权,斯大林用这些珍贵的俄国皇室遗物去讨好西方各国,他认为用这些珠宝去换得经济支持是最自然不过的,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于是这些珍宝被取了出来,进行估价,最后卖给西方的富翁。

这一点有些和中国的历史相似,在那个年代里大多数的民众都死单纯的,被一些怀有特别用心的人挑唆起来,打着各种各样貌似正义的旗号,把国内的历史遗产毁了个七七八八,到现在想要进行保护的时候,却发现有很多东西都已经找不到了。

由于和腐朽的罗曼诺夫王朝有着密切的关系,一开始的时候,费伯奇彩蛋的价值一直被低估。在费伯奇逃亡前,他的儿子被革命党人抓了起来,然后又被暂时释放,帮助新政权评估没收来的皇室珠宝和宝石的价值。但不久后又被关了起来,因为他们发现很难按照他说的价钱把珠宝卖出去。

在一九三零年道一九三三年之间,有十四只沙皇彩被运出俄国卖掉,而且第一件出卖的物品是被派到巴黎和伦敦的大使带出去的。而那个成功得到大多数法沙皇彩蛋的人叫做阿曼德.汉墨,他当时在美国非常有名,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西方石油公司的总裁,而且是列宁的‘私’人朋友,他父亲是美国共产党的创建人。

意识到这些伟大的文化瑰宝即将被湮没,阿曼德.汉墨这位杰出的企业家和社会慈善人士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带了十枚彩蛋去道美国,努力推广这些彩蛋。但在那个经济低‘迷’的年代,即使是最强大的美国金融家也遭遇了很大的危机,很少有人能够愿意把钱虎仔这些东西上面。

尽管一开始很不顺利,每枚沙皇彩蛋在拍卖行只能卖到四、五百美元,但几十年过去后,这些彩蛋已被视为最宝贵的艺术珍品之一。在现在的收藏品市场上,每枚彩蛋的价格都在数百万美元之上,也都是有价无市。

在罗曼诺夫王朝的宫殿里,曾有过数千件费伯奇的艺术珍品,而如今这些珍品大部分都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手里或博物馆里。费伯奇沙皇复活节彩蛋一共有五十六枚,现在只有十枚仍收藏在克里姆林宫,目前拥有最多皇室复活彩蛋的是美国财经权威杂志《福布斯》的所有人福布斯家族,他们一共收藏了十二枚,另外还有十四枚不知所终。

张辰和宁琳琅一边聊着费伯奇和沙皇彩蛋的故事,一边把桌上二十六枚胶壳的彩蛋全部打开来,核对之前俄国皇室的记载,这二十六枚彩蛋中,居然就有当初不见了的那十四枚,另外的十二枚是费伯奇为皇室的其他成员制作的彩蛋,虽然工艺上要比沙皇‘操’蛋略差一些,但也是不可多得的顶级珠宝艺术品了。

真没想到,来‘蒙’古一趟居然这么大的收获,哪怕这次去到奥里诺乌尔及山一无所获,只看到一座空‘荡’‘荡’的地下建筑都无所谓了,只要有应得到的这些东西,就是一次极为成功的出行。

在不久之前,唐韵还接到一封索斯比拍卖行的邀请函,说福布斯家族计划在十月份的时候拍卖他们手里收藏的九枚沙皇彩蛋,索斯比作为被委托方,邀请唐韵近现代艺术品展馆参加这次的拍卖会。

张辰本来还在犹豫是不是要参加,现在手里有了十四只沙皇彩蛋,他还真就想要做那个藏有最多沙皇彩蛋的人了,如果买下福布斯家族的九枚,唐韵就有二十三枚的藏量,只要能够再拿到六枚,就再不会有藏量更大的藏家了。

对此,张辰满怀信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