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24章 车匪路霸

第四二四章 车匪路霸

想要买下福布斯家族委托拍卖的九枚沙皇彩蛋,需要付出的代价可就不是小数了。不但不是小数,很有可能还会拍出一个极高的价钱来,但是在这一道上,张辰也只能是实实在在地接着了。

近现代艺术品的价格一直以来都很透明,而且绝大多数的近现代艺术品都是有据可查的,只要不是被埋没在非收藏人士手里,或者像这次的沙皇彩蛋一样被掩藏起来,还没有那个正经的收藏界人士会看走眼的。

即使有人会看走眼,也会再拿着东西去找大量的专家鉴定,得出正确的判断并不是多么的难。张辰也给人鉴定过一些近现代艺术品,自然是知道这里边的门道,想要花低价买下来是不可能的。

唐韵在近现代艺术品展馆里投资了不计其数的金钱,还交换了一部分的其他藏品,才把展馆的藏品基本都凑全了,对于现代艺术品居高不下的价格,早已经是习惯了。

沙皇彩蛋的诱惑力是巨大的,尤其是对俄罗斯人来说,更是做梦都想着要把这些民族文化的精髓带回去供起来,想来到时候也是一片混乱厮杀的局面。

这两年来陆续从个人银行的投资中收取了六十多亿美金的红利,其中一部分因为花期等银行的游说又再次投入了进去,手里留下了一半多。

虽说在唐韵身上前后投入了不少钱,但是加上这两年国内几处买卖的盈利,张辰手里还是有不少钱的。

张辰已经在心里有了决定,那九枚沙皇彩蛋是志在必得,只要价格控制在一亿五千万个美金之内。那些菜单就别想落入别家,即使再多一些也可以根据情况再考虑。

俄罗斯人肯定也是志在必得,其他的博物馆院也不会袖手旁观,唐韵想要买下来当然要付出一些代价,这些钱是不能心疼的。现在买下来花钱的确不少。可再过一些年想要买就没那么容易了,拿再多钱出来都不一定买得到。

要说张辰真心的愿意花那么多钱去参加拍卖,包括他自己在内。说给谁都不会相信的。一个从来都是捡漏的人,能够在近现代艺术品上打开他的钱袋就不错了,怎么好指望他亲自去大把的钞票去拍东西呢。张辰也还真没打算亲自去。找个代理人电话遥控就OK了。

不过好在有这次的收获垫底,花了不到两万国币价值的图格里克,一下子就收到了这么多的顶级藏品,也算是分担了后边去竞拍沙皇彩蛋的成分。

即使这次的钱全部都算在购买这十四枚沙皇彩蛋身上,其它的十二枚彩蛋和九颗佛舍利,以及两块玉璧这些都是当做搭头的,也不过才把每一枚沙皇彩蛋的价值上升到一千二三百国币,也就是一百五十美金左右的样子。

如果再花一亿五千万美金起拍下另外的九枚。手里的二十三枚彩蛋也不过才平均六百多万美金的价格,距离市场价值还是要差好些的,在只能花高价的近现代艺术品市场上。不到一半的价钱就足够让买主爆笑一个星期了。

整理好了从哈雅克的旧货商店捡漏所得的宝贝,经过了最初的兴奋期之后。宁琳琅依照之前的许诺,任张辰予求予取,折腾了半夜才迟迟睡去。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之后,把需要用到的装备清点一下,就要去到当地的长途车站乘坐前往距离奥里诺乌尔及山最近的小镇去。他们要从那里进去山区,按照地图上的指引,找到那个藏着所谓真龙之源的地方。

这次出来很有可能会让自己的秘密曝光,张辰是一个专门护卫队员都没有带,就机组成员也都在到达乔巴山之后让他们出去玩了。当然这些家伙不可能这么听话,早就悄悄地藏了起来,在张辰出行的时候尾随在不远处,以防发生突发事件。

自从张沐被绑架那件事之后,护卫队的严密又加紧了好几成,张辰已经通过意念力观察到那几个家伙的存在,只是没有当下点破而已。

知道他们是担心自己才这么做,倒也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只要张辰愿意离开,甩开他们是再轻松不过了。先让他们尽尽心,真正离开之后再给他们一个消息就好了,总之自己不要出事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临出房间之前,张辰在客厅的桌上给机组成员留下了便条,说他和宁琳琅要单独出去一趟,也许要用三四天的时间,让他们在乔巴山酒店里安心等着,并且在四天之内不许给京城去电话,把这件事告诉安镇忠等人。而两人此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电话也会一直都开着,让他们有什么情况就及时打电话联络。

机组成员也一样是从护卫队选出来的,都知道张辰的身手了得,向他们这样的十几二十个根本就不会被放在眼里,保护一个宁琳琅还是很轻松的事,而且也处于长时间以来养成一种对张辰无条件服从的习惯,还真就按照张辰的话没有给京城那边汇报消息。

不过这也不能说他们什么都不会做,想跟着去也已经没办法了,只能是在其它方面下功夫做准备,至少也要知道老板去了哪里啊。

通过对各种情况的调查和分析,机组成员在当晚就已经得出了张辰的行踪,从乔巴山市区到奥里诺乌尔及山的长途车沿途会在五个地方停靠,只有一个贝尔湖是张辰有可能会去的地方,再有就是距离贝尔湖三十多公里的那个小镇了,那里可以直接去到奥里诺乌尔及山。

搞明白张辰去了哪里,机组成员也就不再着急,只要有什么意外情况出现,他们可以保证在几个小时内就赶到沿途的任意一个地区,基本不会耽误什么事情,真要有超级大事件,张辰都应付不了的。他们出面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张辰不管这些机组成员是怎么想的,他只是不想在开往奥里诺乌尔及山的长途车开出乔巴山市区之前被这些家伙发现了,从他和宁琳琅准备走出酒店房间的时候起,就开始用意念力观察周围几个房间里的情况。

确定周围几个房间里的家伙没有注意他房间的短暂时机,出了房间迅速上电梯。以最快的速度走出酒店,搭出租车到了长途车站。

长途车是一台刚刚更换不久的新车,九成新的车厢环境还好。只是少了那种豪华大客上的航空座椅,看起来也不大像是有什么优质服务的样子,应该所有的乘客都会发愁这四百多公里的路途怎么熬吧。

车开出长途车站后。张辰并没有在周围发现机组成员的身影。也就放下了警惕,收回意念力,想着做点什么才能打发这无聊的几个钟头。

本来这次出来多带几个人是应该的,毕竟是在异国他乡,人多一点办起什么事来也都方便一些。如果只是去打开那座地下建筑,张辰也不会介意多带些人出来,但是这次可不是简单地打开地下建筑,一直以来张辰就都认为那座地下建筑里不只是什么不可触摸的“真龙之源”。根据之前那个密匣主人的讲诉,里边还会有大量的珍宝存在,而且应该还都是皇室珍品。

如果真的和张辰猜想的一样。那就需要大量地进行运输,蒙古政府怎么可能厌憎正看着有人带走大量的珍稀古董文物呢。运输就成了最大的麻烦,根本不可能避开蒙古政府。而且很可能会因为被蒙古政府发现,而牵扯进无止尽的官司,甚至在最后一无所获,这绝对不是张辰愿意看到的。

如果只是张辰自己和宁琳琅两个人过来,所有的问题就会全都消失不见,反而会让整件事进行的更顺利一些。既不用跟别人解释怎么得到这样的秘密,也不必担心运输的问题,只要不是大到无法想象,张辰的戒子是完全可以装得下的,

坐长途车永远都是一件让人无法很愉快的事,甚至会有一些百无聊赖的感觉,车载影音系统里正在播放《终结者Ⅱ》的盗版碟,英文字母结合新西里尔蒙古语发音。

零三年华纳公司刚刚推出了乔纳森.默斯托导演的《终结者Ⅲ》,带动着之前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两步《终结者》系列电影,再次掀起了一股全球性的**。好在还有英文的字幕可看,这种无聊的时候回顾一下经典老片也不算是太无聊,总比俩人干坐着大眼瞪小眼要好得多。

看着不远处十七寸显示器里播放的影片,张辰想起了中学时候他们办理一个同学的故事,忍不住就说给宁琳琅听。

那位同学的绰号就叫做“终结者”,并不是因为他的体型或者长相方面跟阿诺有相像的地方,也不是因为他有着终结者的彪悍,只因为这位同学一向以豪爽仗义著称。他家里多少也是有些办法的家庭,在龙城当地的远郊开设了几家工厂,兜里从来没缺过钱,只要是大家一起出去完或者吃饭,最后总会被他抢着结账,不让结还不高兴,所以就落了这么一个“终结者”的名号。

宁琳琅听了咯咯地笑着,说张辰他们的同学太坏了,别人好心请他们吃饭,强者帮他们付账,还要被他们起个绰号来玩笑;又说这个绰号配在那位同学身上,还真是很合适的。

两个人聊起来时间就过得比较快了,虽然整天都待在一起,聊起来害死能够找到不少的话题,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已经走了一半多的路程。

张辰正在给宁琳琅讲“让你丫不戴帽子”的笑话,还没讲到真正的笑点处,就听到“吱……”一声急刹车的声音,客车停在了不算太宽的公路上,很多乘客都被这突然的一下子闪到了,坐不稳的还把脑袋磕在了前排座椅或者扶手上。

张辰的反应足够快,在客车完全停住之前把宁琳琅抱在怀里,用自己的左胳臂挡住了前面的座位和扶手,右手和右臂则是护在了宁琳琅的颈部,保证宁琳琅不会碰在什么地方,也不会因为惯性而上到颈椎。

张辰的第一反应就是车祸了。子这种地方发生了车祸,这可就真得麻烦大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方圆几十公里内都不可能有救护车可叫。这被撞的到底不是中国人,张辰也在想如果伤势严重的话。是不是要出手相救。

就一个蒙古人本来并不算什么,但是想起几百年前的那段历史,张辰就觉得蒙古人的本性太过于贪婪。就这样的人到底有没有必要。而且如果施救的话很可能就会暴露自己的意念力,这些人可不会因为自己救了人就不产生怀疑,那样的后果可就不好控制了。

确切的说。英、俄、日、法、德、美、意、奥等国。还有荷兰、葡萄牙等国,都曾经侵略或者在中国半殖民过;甚至连秘鲁那样的香蕉共和国,都逼着中国签订过不平等条约。但是这些人只压榨经济利益,并没有太多丧失人性的行为,落后就要挨打,当时的鞑子政府不论在政治还是经济、工业等各个方面都处于相当落后的地步,被工业革命后后急需扩张市场的列强盯上就很正常了。

当人不是说这些国家的做法是正确的,只是相对于蒙古人和日本人加诸在华夏民族身上的苦难来说。连小巫见大巫都算不上了,天壤之别都不够远,简直就是天渊之别。

蒙古人和日本人在中国可谓是恶贯满**了。虽然已经是这么多年以后的后代了,但是张辰在面对一个受伤的蒙古人的时候。还是很难下决心去救上一救,极其浓烈的民族仇恨堵在心里不死说解开就能解开的。

张辰的思绪百转千折,车门却在这个时候打开了,六七个彪形大汉鱼贯而入,为首的一人端着一杆霰弹枪,后边还有两个持枪的家伙,其他的几人没有枪,只是手里握着寒光闪闪的匕首。

现在已经不用再考虑救还是不救的问题了,眼看着并没有发生车祸,倒是车厢内的几十名乘客要面临一场**了。这样的队伍,这样的出场方式,没有谁会觉得陌生,这些人就是蒙古的车匪路霸。

其中一个持枪的家伙做吧枪口对准司机,让他继续开车往目的地去;为首的那家伙站在过道里,把枪口对着乘客们指了一圈,才又晃着枪口用蒙古语在前面叽里咕噜地说了一气。

张辰和宁琳琅虽然听不懂他说什么,但是也不能猜出来,全天下剪径的贼人应该都会用大致相同开场白吧。

按照张辰自己的理解,为首的家伙说的应该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小弟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家里上有八十岁的老娘,下游嗷嗷待哺的孩儿,中间还有许多跟着混饭吃的兄弟,这么一大家子人实在不好养活,只好出来做这无本的生意。不想死的就把身上的金银细软都叫出来,我等弟兄必定绕尔一命,否则可就别怪兄弟我不客气,管杀不管埋了。

这些人上车的第一时间,张辰就已经释放出意念力把他们都包裹了,预备在关键时刻让他们集体突发性猝死,以防他们上到乘客耽误额自己的时间。

估计是劫匪的开场白起效果了,又或者是乘客们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已经胆寒,都菲菲把身上的钱财掏出来放进劫匪之一手中的包里。

一个中年妇女借拢头发的便利,用卷发把钻石耳钉遮了起来,被其中一个劫匪看到,冲过去照着脸上就是一耳光,嘴里骂骂咧咧地从女人的耳朵上把耳钉拽下来,女人不只是被打的还是被吓的,已经是咽咽地哭开了。

张辰还思想以前每次遇到持枪者那样,先用意念力把他们手里枪支的击锤部分破坏掉,让他们打不出子弹,这样就能够在保证宁琳琅绝对安全的情况之下让他们猝死暴毙了。

有了前面中年妇女的先例,其他人都没有再进行反抗和隐瞒,身上的钱财首饰统统都投进了那个越来越满的布包里,几个劫匪也都满意地笑着,相比是对这次行动的顺利而感慨。

劫匪来到张辰和宁琳琅身前的时候,看到张辰和宁琳琅都没有任何动作,还是那么沉稳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对这种一点不给劫匪面子,还目中无人的家伙,劫匪向来都是很有办法的。

为首的劫匪举起手上的霰弹枪,对准了张辰,“咔”的一声把子弹上了膛,屋里哇啦地说了一气当地的蒙古方言。

就在劫匪们为得到大笔钱财而兴奋,继续进行他们的收割的时候,张辰很清楚地看到长途车司机按下了衣服咯很隐蔽的按钮,相信那应该就是报警求救之类的紧急按钮了吧。

张辰也就有心逗逗他,张口用英语道:“你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我可是国际友人,你们这样对待国际友人难道就不怕被政府**吗,就不怕为你们的国家抹黑吗?”

既然是这种公路劫匪,自然也就没什么有文化的人,为首的劫匪反映了一下,吐出几个生硬的英文单词:“please,Money,Jewelry,quickly。”

这回轮到张辰楞了一下,真是没想到啊,现在的劫匪都开始国际化了吗,居然很准确滴说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钱和首饰,而且还有礼貌用语“请”,最后还不忘催促一下,这蒙古的劫匪可要比国内的敬业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