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25章 报应

第四二五章 报应

为首的劫匪说完之后,又用手指了指宁琳琅脖子上的黒珊瑚项链,顺着宁琳琅的项链往上看,两只眼睛里的欲火就冒出来了。

后边的一个喽啰看到为首劫匪的眼神盯在宁琳琅脸上,也明白他老大有什么样的想法,面对这么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处于绝对的弱势,哪个男人没有想法产生过分的想法才是有问题。

对着宁琳琅和张辰不知道说了什么,帮着他老大造声势似的,表情很夸张地嚣叫了几句,惹得其他几个劫匪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中和表情里的猥琐与下流表露无遗。

同车的其他乘客基本都是蒙古人,听道这个劫匪的叫嚣后,有不少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了,有的甚至还露出了羞与这些人为同类的歉然,看着张辰和宁琳琅的眼神有多了几分同情和惋惜。

如果不是因为要找到所谓的真龙之源,张辰估计他这辈子都不会到蒙古来,而很多真宗的蒙古族文明都留在了中国的内蒙,在古文化的研究上和外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在来外蒙之前就没有认真学习过新西里尔蒙古语,只是潦草的过了一下。

所以张辰对新西里尔蒙古语是能看,能听,也能写,唯独在发音上没有认真学习,之前跟旧货商店老板哈雅克以及酒店里的工作人员,不是说察哈尔蒙语就是说英语,对这种应用范围极小的语言还真就没什么学习的兴趣。

张辰讲匪首的眼神和表情完全看在眼里,那个叫嚣的劫匪说了什么他也能够听明白,无非是一些洋妞儿有味道,怂恿着匪首劫财又劫色。最后把两人一起处理掉的话。

为首的劫匪也被他的小弟说的心动了,眼前的美女可不仅仅是漂亮这么简单,身材也是没得说,看起来好像还是个欧洲人的样子在蒙古这种很难改良的人种里,根本就找不到这样的极品美色。这样的艳福可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中国人有句俗话叫“色字头上一把刀”,想必这个蒙古劫匪肯定没有听说过,只是一味地认为。只要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就能够任由他们为所欲为,而且这里是广阔的丘陵地带。除了土堆就是山头。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而且在这条线上做买卖已经做了不短的时间,也该换一个地方再干了,干脆就把今天的买卖做完,享受享受这个欧洲女人,然后带着弟兄们去其它的地区另选山头。

完全不知自己已经被死神勾了名字的匪首在这个时候还是兴奋的,自以为已经控制住了客车上的局面,哪晓得在这个时候,生命已经开始渐渐向他的体外剥离了。

匪首也不是完全的傻瓜笨蛋。知道身高马大的张辰很可能对他造成威胁,左手拿着霰弹枪对准了张辰示意他别乱动,右手已经向着宁琳琅的胸前抓去。嘴也咧开了一道得意满足的笑。

宁琳琅倒是没什么好怕的,他对张辰有一种近似于迷信的崇拜和信任。她相信即使是在被枪口指着的情况下,张辰也一定有办法保护她,坐在那里丝毫不为所动,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轻轻的嘲笑。

张辰已经抬起了胳膊,准备去挡对方伸过来的手臂,并且在下一秒就要催动意念力,让这些劫匪统统猝死,却在这一秒站出来一个见义勇为的人。伸手挡开匪首的胳臂,用当地的蒙古语说道:“大白天的你们就这么狂妄吗?抢劫乘客的钱财不说,居然还要打外国友人的主意,蒙古人的连都让你们丢尽了,你们都给我快快住手,把所有人的财物都还回去,否则我就不会对你们客气了。”

匪首估计是在这个路段横行很久了,还没有遇到过被打劫还这么牛的,把对着张辰的霰弹枪口转股去对着见义勇为的人,骂道:“不客气,你要怎么对我们不客气?我还从来没见过敢在我的枪口下给我不客气的人,怎么你是草原上最强壮的雄鹰吗,能够强壮得过我手里的枪?”

这人敢见义勇为还真是有两下子的,就在匪首和他的喽啰都为他这句并不好笑的笑话大笑的时候,瞅准了空挡伸出左手握住匪首的枪管,上身向前猛的一突,撞在了匪首的身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嘭”声。

还没等匪首和他的小弟们反应过来,右手就已经窜了上去,五指张开抓住了匪首的喉咙。两脚位置相互交换,借着这股劲儿转了个身,接着就是一个漂亮的背摔。

匪首被摔在了客车几排座椅中间的过道上,则以下摔得实在不轻,疼得他躺在地下呲牙咧嘴的,手里的枪倒是还紧紧地拿着,没有被见义勇为的人抢了去。

见义勇为的人不是不想夺他的抢,只不过一开始没想到匪首还真有把子力气,轻视之下自然不会用全力,也就没能在第一时间把枪夺过来。而现在,他是想夺也夺不成了,另外两个持枪的劫匪已经把抢对准了他,谁都不敢肯定这两个家伙会不会真的开枪,更加不敢肯定自己能够躲得过枪膛里的子弹。

就在刚刚有人站出来的时候,乘客们也以为有了一点希望,短短几秒钟的打斗中,也夹杂着好多乘客惊吓的尖叫声和加油声。但是现在,见义勇为者被劫匪制服,看着劫匪更加恶狠狠的眼神,车厢里的乘客也就都禁了声,也有的还貌似埋怨地看了见义勇为者两眼,或者是在抱怨他自不量力,给大家带来更大的伤害吧。

宁琳琅也知道这个见义勇为者之所以动手,就是因为匪首要对她动手动脚,虽然有些多此一举,但也总算是好心使然。放在座位上的手捏了捏张辰的手,见他扭头过来,就向着被制服的见义勇为者撇撇嘴,用眼神告诉他去救这个人。

张辰对着宁琳琅摇了摇头。并没有起身去救人,只是握着她的手在手心里给她写了几个字:再等等,有问题。

他现在还不能确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劫匪刚刚上车打劫的时候,和方才匪徒打那个中年妇女的时候。他没有站出来,偏偏要等到劫匪要对宁琳琅动手的时候才站出来?

那个被打的女人可是蒙古人,亲疏远近算下来也没理由不帮本地人。反而帮着宁琳琅这个外国人啊,难道就因为宁琳琅貌美如花吗?还是说蒙古人真的很杂似乎国家荣誉,见不得有人败坏国家的名声。遇到这种欺负外宾的事情就要站出来卡路见不平呢?

这两点似乎都不怎么能说得过去。还有那个坐在靠前一点位置,表现的很是胆小懦弱,已经交出了自己的财物,之前总是和这个见义勇为者用眼神交流的人,这时候还没有任何的动作。

这两个人很明显就是一伙的,但是上车来却要分开了坐,这时候两个人的反差的表现又是如此之大,这里边一定有古怪。

这里没有人能知道自己和宁琳琅有功夫傍身。只是把两人当做普通出来渡假的小两口,子这种掩饰之下,可以看到更多的真相与细节。

看着见义勇为者被劫匪制服。整个车厢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匪首也在这段时间里缓了过来。站起来把枪口对在见义勇为者的脑门上,让后边的两个小弟把他架起来,朝着小肚子就是一脚。

嘴里还骂道:“怎么样,强壮的雄鹰,这种滋味不好受吧?我已经说过了,从来还没有能够在我的枪口下给我不客气的人,现在知道我没有骗人了吧,倒是你刚才好像口气不小啊。

你看看你,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出头,结果呢,你成了这个样子,也没有人为你说一句话,你觉得你这样做有意义吗?”

这话不就是说张辰呢吗,什么时候劫匪也开始在打劫对象中挑拨离间了,这对他们好像没有什么好处啊。不过这话还真是起作用了,全车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张辰和宁琳琅,可这又有什么用呢,换做是他们不也一样窝在那里不出声吗。

就是这个时候,时间配合的刚刚好,从上车开始,就和见义勇为者眉来眼去好久的那个乘客站起来,猛的扑向用枪指着见义勇为者的劫匪,嘴里还叫了一声“夺枪”。

这一声喊出来的同时,人也已经扑了起来,见义勇为者听到这一声音,就地蹲下一个前滚翻,肩膀撞在匪首的膝盖上,匪首再次摔倒在地。见义勇为者迅速从地上半蹲起来,膝盖顶在飞鼠的小腹处,伸手把他手里的霰弹枪夺了下来。

那一边先动手的人,也已经把另外的两个持枪劫匪扑倒在地,顺便还下了他们的枪,反过来把两人一边一个用枪指着。

对另外的四个劫匪道:“不想被我开枪大众的人,把你的刀放下来,我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开枪也不能保证自己每一枪都打得准。”

老大都已经被人家拿下了,三把枪又都落在人家手里,剩余的四个劫匪也知道自己是没什么指望了,乖乖地霸道都放在了地上,并排站在一边。

拿着双枪的人又用英语对张辰道:“这位先生,是否能够帮忙发哦前边吧他们的到都拿到这里来呢,免得不慎上到其他乘客,谢谢。”

虽然对这两个人专门找上自己的目的完全不了解,张辰也没有拒绝对方的请求,点点头起身走到前边,把五把刀全都捡起来拿到后边的一个空位上,才又回到自己的座位来,跟对方道谢后再坐下。

接着张辰就看到了他未曾想到的一幕,车上几乎一半的乘客都冲向已经缴械的四个劫匪,一阵的拳脚交加之后,四个劫匪硬背打得不成人形了。

众人打了个够,才都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一会儿,来到一个很大的拐弯处,司机把车停在弯道前的一个临时停车位置旁边,从驾驶位走出来,对着那四个劫匪又是一顿狂踢猛打。

接着就是更加恐怖的场面了,司机打开了车门,大家把七个劫匪全部弄下车去,就把他们围在临时停车位置旁边的坡地上。继续开始又一轮的疯狂打击。在车上被打过耳光的中年妇女尤其凶悍,一只手揪着匪首的头发,另一只手就在他脸上挠,匪首那张本就不入眼的饼子脸估计是完全毁容了。

张辰也想下去参与一下,还带表示一大家同仇敌忾。却被宁琳琅给拉住了。张辰正在想,这丫头到底还是心善,知道自己一动手就不会轻了。少说也得是个内伤,看见劫匪被这么多人围殴,不舍得让自己再动手了。

哪知道宁琳琅却是抱着他的胳膊愤恨道:“现在不能去。大了都不知道是谁打的。等大家都打完之后,师兄你再去,尤其是那个盯着人家看的,那种眼神就想死把人家剥光了一样,气死我了,一定要让他们知道威胁美女的下场。”

这一打就是半个钟头,一直到七个人都瘫软在地,众人才停了手。到车上拿出一根长长的绳子。挨个儿把七个人捆起来,最后在分别捆在两颗大树上,还在大树上贴了一张大纸。上面写了“抢劫、伤人、蓄意猥亵女性……”等等的一干罪名。

那两个见义勇为的家伙又跑过来,拉着张辰去一起打坏人。一边走一边用英语给他介绍:“这就是我们这里的一个习俗,如果有人抢劫他人的财物而且性质还很恶劣的,就会被大家围起来爆打,然后绑在树上示众,然后自然会有警察来吧他们带走。”

张辰看了看被绑起来的七个劫匪,真是被打倒他妈都不认识他了,疑惑地问见义勇为人甲:“那如果他们被打死,或者在警察来到之前因为失血等各种原因死掉了,又该怎么处理呢,这些人不需要负责吗?”

见义勇为人乙笑着道:“呵呵,这个不会的,蒙古人天生勤劳,最讨厌不劳而获的人,他们做出这种事来,是不会被人们原谅的,即使真的被打死,或者饿死、冻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同情他们。

而且我们会联名给司机留下证明,证明他们都做了些什么,警察来到后也会进行调查,主要就是看司机的证明,只要证明他们是有罪的,那就不会有任何关系。”

张辰对这个民族真的是无语了,蒙古人天生勤劳吗,还最讨厌不劳而获?他们好像就是最喜欢不劳而获的民族之一了吧。如果现在不是和平年代,科技也没有发达到一定程度,他们还能够和平地跟周边国家共处吗?

想都不用想,也会知道他们肯定会像几百年前那样,靠着大量骑兵的优势,对周边地气进行蝗虫一样的扫荡,金银、粮食、牛羊、女人,这些都是他们的猎物,以保证自己有足够的生活用品,也有足够的资本去族人面前显摆。

张辰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蒙古人的各种形态了,走到近前对着七个劫匪的脸上每人赏了一记耳刮子,就转身上车去了。

蒙古人们或在车上或在车下看着张辰不太有力的耳刮子,都觉得这个男人太软弱了,自己的女人差点被调戏,他居然都能这么看得开,不由地都在感叹着,果然是除了蒙古人以外这世界上就再没有英雄了。

宁琳琅坐在车上看着张辰在那里看似很无力打了七个人每人一耳光,心里却是清楚这耳光的威力绝对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软弱,至少要比刚刚蒙古人对他们的报答严重十倍以上,想来这些蒙古人不会有这样的概念吧。

那七个蒙古人却是陷入了深深地恐惧,张辰在打他们之前,用不是很流利,也不是很标准的当地蒙古语对他们说了一句话:“日过你们谁在我打你们的时候感觉到心脏被针尖扎了一下,那么他就会在长途车离开的时候死掉。”

其实张辰这么做,就是要让他们临死之前感受一下那种死亡逼近的感觉,心脏被针尖扎只不过是意念力对冠状动脉强行阻塞的作用,但是他们七个人全都感觉到了,也就是说他们都会在长途车离开之后就死掉。

一开始他们并不相信张辰的话,但是在张辰转身之后,每个人都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话了,张大了嘴巴却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哪怕是哑巴那样的“呜呜啊啊”声都没有。这时候他们才真的恐惧起来了,想要求饶已经没机会了,想来就是为了不听他们的求救声,才让他们统一失声的吧。

话说长途车在临时停车位置又等了片刻,让烟瘾比较大的乘客趁这个机会好好过了把瘾,司机才发动汽车,缓缓开出临时停车区域,转出弯道再也看不见。

被绑在树上的起个劫匪在汽车启动的时候,就开始疯狂地扭动着身体,在绳索中挣扎着。他们能够看到,张辰扭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眼里满是无尽的冷漠。

接着,七个人之中拿袋子的那个最先断气,舌头吐出来老长,死状像极了上吊而亡的人。接着就死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死态各不相同。

最后一个就是匪首了,他冒犯了宁琳琅,张辰自然要让他多受些苦,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惨死,想着自己会是怎样一种死法,那种滋味端得是恐怖之极。

看着还没有转过弯角的长途车,匪首突然想到一个词: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