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26章 一劫再劫

第四二六章 一劫再劫

.

客车拐过弯道之后,距离奥里诺乌尔及山也就只有不到两百公里,距离山下的镇一百二十多公里,不用两个时就能到达,因为有劫匪的事情耽误了一个钟头,到当地就要下午四点左右了,也只能是休息一下吃晚饭,第二天在找交通工具去奥里诺乌尔及山了。

闹了一出劫匪事件,却把车上人的关系都拉近了,相互之间的攀谈就多了起来。虽然张辰在面对劫匪的时候表现的不太仗义,可他们俩毕竟是外来的,不想招惹本地人也很正常,当时又有枪口顶着,倒是没有谁可以去怪他。

那两位见义勇为者因为英语比较好,一路上就和张辰在交流。即使他们的确是见义勇为了,张辰也不会放松对他们的警惕。他们在长途车上制服劫匪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攻击力可不是普通人能有的,手法都是出自于“搏克”,也就是门g古式摔跤,没有一定长时间的浸**很难达到那种程度的,可他们为什么不在其他时候动手呢,偏偏要在劫匪找上张辰和宁琳琅的时候才选择面对劫匪。

还不他们在交谈中提出的问题让张辰更加的敏感,试问那个人会在旅途中遇到的陌生人面前问起家里的事情来呢,而且还有点事无巨细都想打听的意思,就差问张辰时候用什么颜色的尿布了。

张辰还是按照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借口,他和宁琳琅都是登山爱好者,这次来就是要等奥里诺乌尔及山的,这座山最高处三千多米。对登山爱好者来也算是一个项目。

不过对于张辰和宁琳琅只有两个人来登山,而不是纠集着一支庞大的团队,两位叫做齐扎拉和汉穆帖尔的见义勇为者也很是疑惑,著有两人能够成功登顶吗?

张辰早就想好了各种情况下的理由和法,首先他和宁琳琅使用的是国际最先进的登山设备。有的甚至还只是处于试用阶段;其次他们不一定非要登顶,只是上到一半的时候停下来远眺一下草原的风景也是很不错的,实在不行就原路返回了。张辰的话很明白。他们是爱好者,并不是专业运动员齐扎拉和汉穆帖尔对张辰的这些话倒是信了,他们不懂登山。对于很多的器具和专业方面的知识肯定就差很多了。再遇上早就做好了功课的张辰,更是什么他们信什么,完全把张辰当做半专业的登山爱好者来看待了。

通过交谈张辰也知道了齐扎拉和汉穆帖尔曾经都是摔跤运动员,年龄大了以后就不再适合搞运动,两个人原来就是好友,就合伙做了点买卖,在门g古国的东方地区贩卖木材和牛羊。

这次就是要去奥里诺乌尔及山附近的几个林场去看看,希望能够收购一批木材。供应几个家具厂的需求,对他们来也是一个大买卖,所以才两个人一起出行的。

因为决定的比较急。赶到长途车站的时候,客车很快就要出发了。如果不是跟其他的旅客手里高价买了一张票,还没办法两个人一起走呢。

本来想着是去好好谈成这笔生意,哪知道半路上就遇到了这么一帮劫匪,也多亏了两人分开坐着,要不还这不好一下子就把这帮劫匪制服了呢。

张辰对于他们的话只能相信最多三分,他们在面对劫匪时候的表现实在太让人起疑了,尤其是在经历了张沐被王立章绑架的事件之后,不仅是护卫队,他自己也对外界的情况多了几分警惕。

齐扎拉和汉穆帖尔不知道张辰正在心里想着什么,依旧是热情地和张辰交流着,汉穆帖尔还喋喋不休地给张辰讲一些门g古国的风俗和趣事。也会把一些奥里诺乌尔及山上的情况给他一下,什么时间的风会比较大,什么时候会常常下大雨,在山上的那些低端容易有危险等等的,倒是显得热情非常,很有真正豪爽大方的架势。

两个人这么热情,丝毫没有因为张辰不仗义的行为而怪罪,汉穆帖尔讲诉的的概况也和张辰所了解的丝毫不差。《3z中文网网》手机小说站点聊了一段路程后,张辰也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被上回的绑架事件搞得杯弓蛇影,有些太过于谨慎了。

想法是有些松动,但是警惕心却并没有放松下来,毕竟这是在异国他乡,而且还是在门g古这样的国家里,即使诶有什么表面的危险,也不能觉得就平安无事了,刚刚一个时前不就在眼面前蹦出几个劫匪来吗。

“张兄弟和女朋友要去登奥里诺乌尔及山,我们要去的林场也正好是在山脚下那里,我们到了终点后会在旅馆里住下来,明天一早租一台汽车前往,不知道们是怎么打算的呢?如果们还没有安排好具体的形成和交通,不如就何我们一起前往吧,到时候只要订好了们下山的时间,租车公司会派车去接们的。”

齐扎拉很热情地邀请张辰和他们同行,这样不但能够在路途上热闹一些,也能够减少一些租车的费用。因为要到奥里诺乌尔及山去,塔雅克林镇是必经之路,而且从这里开始到山脚下的路之辈允许当地的车辆通过,如果不在塔雅克林镇租车,那就只能步行前往了。

张辰不惧怕两个门g古人所能够造成的威胁,哪怕是两百个或者两千个门g古人,也不可能对他有什么实质性威胁。不过有宁琳琅在,又本着不在国外闹出麻烦的原则,张辰还是拒绝了齐扎拉的好意,“实在太感谢了,齐扎拉先生,只是我这人不大喜欢坐在闷气的车里,而且我们在山上还不知道要待多久,也就无法确定下山的日期,所以我准备租一辆摩托车作为交通工具。在山路上行驶起来比较轻松,不容易被路面的环境限制,也更容易寄放和保管。”

“哦。张兄弟还真是有意思,不过骑摩托车去还真是一个好办法,就像的那样,要比汽车方便太多了。”

齐扎拉笑嘻嘻地着,又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额头,问张辰道:“看看我,只知道问们怎么去山里。却忘记今天因为路上耽搁了时间,已经不能进山了,还需要在镇上住一夜。张兄弟们一定没有熟悉的旅馆吧。不如我给介绍一家怎么样。保证是镇上最干净最舒服的,我们每次来都会住那里,而且旅馆里就有汽车和摩托可以租用。”

这样的不热情还真是让人不好拒绝,一个镇子上能够什么好旅馆,充其量不过是相对卫生一些罢了,张辰对于游牧民族张罗出来的卫生条件从来就不报什么信心,如果是乔巴山市内的五星级酒店,还算是能够相信一些。山区的镇子里就真的很难做到什么高品质了。

在从乔巴山出发之前,张辰专门找酒店的人了解过,从京城出发之前也在互联上了解过。塔雅克林镇是距离奥里诺乌尔及山最近的一个还算拥有现代化繁荣的地方,再往前就是十分落后的地区了。估计连像样的毡帐都没有。

按照张辰本来的计划,到达塔雅克林镇后就去租用交通工具,几十公里的距离很快就能够赶到,在天黑之前找到地下建筑,夜里就能够顺利打开,如果里边的内容简单的话也许第二天一早就能出来了。

可偏偏就给那几个劫匪打乱了行程,不得不在塔雅克林镇过上一夜。既然齐扎拉能够介绍条件比较好的旅馆,又能够方便租到交通工具,张辰也就没有再拒绝对方的好意,总之是在保持警惕的基础上最大可能地方便行事就好了。

齐扎拉介绍的旅馆还算将就,晚餐也有地方特色的饮食提供,张辰也只求能够有个宽敞些的房间和比较方便的浴室就好了。睡觉用的被褥这些,肯定不会用旅馆的,这种环境下即使再讲卫生的旅馆也不可能做到真干净,干净都是表面上的功夫而已。

晚上睡觉是最让张辰发愁的事情,好在来门g古之前就想到过这里的恶劣环境,买下了除床以外的所有寝室用品,床垫床单等等的都算是一应俱全了。回到房间把这些东西都安顿妥了,释放出意念力包裹了整个房间,以防有人使用一些下流的手段,这才抱着宁琳琅去睡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早起之后张辰和宁琳琅也没有急着要走,他们要去的地方离镇上四十多公里,骑摩托车一个多时就到了。但是真正的动作是在日落西山的时候,去陶灶也只能傻等在那里,还不如先在镇上逛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一些的土特产。

午在镇上一家专门为招待往来这里的木材商所开设的餐馆里,吃了一顿正宗的黄羊大餐,在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驾摩托车沿着毫无平整可言的公路往奥里诺乌尔及山而去。

宁琳琅很少有乘坐摩托车的经历,在后座上抱着张辰的腰嘻嘻哈哈地笑闹着,要张辰回京后也买一辆摩托车,没事的时候可以带着她出去转一圈。

张辰一边驾驶着摩托向前走,一边想昨天见义勇为的齐扎拉和汉穆帖尔,他们一早就从镇上离开了,还在早餐的时候特地过来打了招呼,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都曹操是跑的最快的,曹操曹操就到了,张辰整合宁琳琅起他对齐扎拉和汉穆帖尔的感觉呢,就看到前边的路边上停着一台老式吉普车。

塔雅克林镇上出租的吉普车全都是这种老式的,快要报废的前苏联产品,张辰也没心思去管谁的车坏在路上了,只要不是他的这辆摩托车坏在路上,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天不从人愿,走到近前的时候才发现,站在路边招手等人停下来帮忙的居然是齐扎拉和汉穆帖尔,张辰的警惕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很高的等级上。

这两个家伙一大早就出发了,为什么在不到十公里的地方停下来,如果他们等了半天多的时间都没有人愿意帮他们,那张辰真的就要考虑一下,门g古人是不是真的都是狼的后代了。

张辰已经感到了一种危险。就是来自于齐扎拉和汉穆帖尔这两个人,虽然他们站在路边满脸带着很客气的笑容,但是张辰却知道他们的身上有比昨天那些劫匪更强大的枪支。

现在甚至已经可以很肯定,这两个人就是冲着他来的,从乔巴山开始。坐上长途车,一直到塔雅克林镇,完全监控了他的全部行程。今天又一大早提前离开。想必就是要在这里等着截住他,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无论张辰怎么想,都搞不清楚对方为什么要盯上他。有死怎么盯上他的。飞机降落后就有酒店的车等着。在乔巴山也不过是住了两夜,在街上逛了一天也没有去那些乱糟糟的地方,怎么就能被盯上了呢。

不管怎么,都已经是被盯上了,张辰倒还真想看看这两个家伙想怎么样,也想知道一下他们是怎么盯上自己的,总要为以后考虑一下,也算是吸取经验了吧。

为了安全起见。张辰还是提前做了预防,释放出意念力把齐扎拉和汉穆帖尔身上,还有车里的枪支全部都暂时破坏掉。保证不会因为失守而导致宁琳琅受伤。

其它方面就完全没有必要担心了,哪怕真要动手都不会有任何危险。宁琳琅在张辰的特意调教下,在太极武学上已经很有一些功底了。收拾两三个普通成年人根本不在话下,即使是专业的竞技项目运动员,就像齐扎拉和汉穆帖尔之中的任何一个,都别想在宁琳琅的手底下讨得了好。

再还有张辰在场呢,如果不出现什么尼美拉怪兽什么的,单凭个人武力的话,这世上怕是已经没人能赢得了他了。齐扎拉和汉穆帖尔不过是学了些门g古式摔跤,连真正的习武之人都算不上,了不得也就是凭着身强体壮而已,在张辰的眼里,他们怕是连渣都算不上的微末角色。

“两位等很久了吧,或者是我来得有些晚了呢?”张辰没太多的时间和他们聊闲篇,想着跟进从他们嘴里得出是如何盯上自己的,一开口就是毫无遮掩的直接问话。

齐扎拉倒是被张辰的态度镇了一镇,想不出张辰是如何看出来的,但是也没有露怯,拔出别在后腰上的勃朗宁17型手枪对着张辰,笑着道:“张兄弟果然聪明,这么快就发现问题所在了,不过还是有点晚了吧,胆子还真是大,连一个保镖都不带就敢跑来登山玩。

我也不和多废话,想必也能猜到个差不多了,那就请张兄弟和漂亮的女朋友跟我们走一趟吧,等的家人把钱送来后,我们自然会还们自由的。张兄弟也别着急,我们要的并不多,让的家人送来五千万美金就可以了,现在先跟我们去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吧,这里荒郊野外的毕竟不是谈大生意的地方。”

齐扎拉和汉穆帖尔并没有看道张辰和宁琳琅的脸上有任何惊惧或者慌乱的表情,相反却是一脸的微笑,好像被人用枪指着的不是他们两个,而是另外的毫不相干的人一样。

汉穆帖尔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这一刻之前,他们一致认为张辰是一个胆如鼠的富家子弟,只要稍加恐吓,就能够达成他们的目的,可是现在的张辰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不但能够很准确地判断出他们不怀好意,而且在面对威胁的时候镇定的出奇,这可不是一个胆如鼠的人能够做到的。就连张辰身边的女朋友也都没有一点点害怕的意思,眼里甚至流露出一种类似于怜悯的东西。

不等汉穆帖尔真正害怕,张辰先开口道:“勃朗宁十七,的确是不错的东西,不过很快它们就会易主了,留在们手里实在是糟蹋好东西。我想知道一下,们是怎么盯上我的,我来到乔巴山之后只是在失去逛了一天的街,并没有在什么混乱的场所出现过,们的眼线真的这样厉害吗?”

知道自己的话可能镇不住这两个悍匪,张辰还是决定用最直接和实际的拳头来话。一边问他们,一边用意念力把摩托车的支架放下来,右手轻轻拍拍宁琳琅的蛮腰,让他坐稳了。

他自己则是突然双手用力,把身体从摩托车的前座上撑起来,跳在地上后并不停顿,只一个转身就向前冲到了汉穆帖尔的面前。不等汉穆帖尔反应,两手抓着他的双臂,十指用力收紧,只听“咔咔”两声,那双昨天还摔倒了劫匪的手臂就断掉了。

汉穆帖尔从没见过这么迅速且充满力量,又下手狠辣的人,他无法让自己相信,昨天他眼中胆如鼠的人,现在却是一个如此凶狠的角色。身体的疼痛还是占据了上风,把内心的恐惧也激发了出来,汉穆帖尔已经顾不上惊讶了,双臂无力地垂下来,躺在地下嗷嗷乱叫着。

张辰的是在太快,捏断了汉穆帖尔的双臂后,顺势抬脚把快要落地的勃朗宁十七踢飞起来,向着齐扎拉的方向飞去。他本人也迅速向前弹跳过去,落地后正好用右手接住了飞过来的手枪,接着又是一个转身,用握着枪的右出了一记边拳,连着枪托砸在了齐扎拉的下巴上,从传来的沉闷声音判断,下颌骨已经是碎了。

顺着边拳的力道,张辰的身体被再次向前拉近了半米左右,紧贴在齐扎拉的身上。双收藏齐扎拉的腋下穿过,折回来卡在他的大臂部位,向两侧用力架起来。又是“咔咔”两声,在汉穆帖尔还没有倒下的时候,去齐扎拉的双臂也断了。

看着躺在地下鬼号的两个人,张辰的脸上毫无表情地道:“好了,知道们骨头硬,不吃点苦头是不会话的,我也就不用们申请了,直接给们做到位了。现在吧,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盯上我,又是怎么盯上我的,所有们知道的都跟我。

哦,对了。我这个人性子比较急躁,脾气也不怎么好,而且略微有一点虐待倾向,如果让我不高兴或者不满意的话,这种症状就会无限制的加重,们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