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27章 一了百了

第四二七章 一了百了

齐扎拉和汉穆帖尔都是身高超过一米九的个头,两人的体型也是很壮硕的那种,可再强壮的人被人硬生生弄断了双臂,也就没什么可强悍的了。

汉穆帖尔只是被张辰把双臂捏断,齐扎拉就更惨一些了,被张辰一枪托把下颌骨也砸碎了,想说话都说不出来,一张嘴就往出冒血泡。

就在两分钟前,他们还沉浸在打劫张辰的兴奋中,哪里能够想到这家伙居然有这么变态的伸手,而且下手也是极其的变态,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而已,就把自己两个蒙古国摔跤队的职业陪练弄残了。

齐扎拉已经不能说话了,汉穆帖尔也没有直接回答张辰的话,而是问他道:“既然你这么厉害,为什么在你的女人被欺负的时候不出手呢,难道你就不怕那些人做出些什么吗,还是说你早就知道我们要对你动手,所以才装作无力反抗的?”

张辰嘿嘿一笑,道:“呵呵,你还反过来问我了。其实当时我已经要动手了,只不过你们好像有些坐不住,抢先动手了。也许你们也把那些人的出现当做一个机会吧,好用这个机会来接近我们,既然你们都动手了,我当然没必要抢了你们的风头不是吗。

索性让你们更明白一点,就是因为你们那个时候出手,让我对你们产生了怀疑。你们应该还记得,在你们出手之前,有一个中年女子被他们打了,你们完全就像没看见一样;可偏偏是在那些劫匪到了我们这里的时候,还没有做出什么太过分的行为,你们两个就坐不住了。

而且事后你们还主动跟我接近。交谈的问题也都是不会给陌生人了解的。也许你们觉得作为我们的救命恩人问这些问题是很正常的,但是你们却不知道,自己早已经露出破绽了,你们觉得这个时候我会对你们说什么吗?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即便没有发生半路的抢劫事件。你们也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现在的情形也不会有任何的不同。以为拿着两把破枪,就真的能想做什么做什么吗这样的东西在我眼里和废铁没什么区别。你们本来就不应该打我主意的。

好了,你们的疑惑我已经解答过了,现在请还可以说话的汉穆帖尔先生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吧。当然。也许你并不叫汉穆帖尔。可你总要说点什么吧,为了不再让你和你的同伴太痛苦。”

“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别的条件,如果我说了实话,你会放我们离开吗?”汉穆帖尔的思想已经松动了,很明显张辰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

“现在,你们没资格谈条件,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你们能不能离开。要看我的心情好不好,而我的心情好不好,直接取决于你的回答。”

张辰很不喜欢汉穆帖尔在这个时候还谈条件。左手握着手枪的套筒向后拉动,把子弹上了膛。对准了汉穆帖尔。

阴沉道:“如果你们的回答不能让我满意,你们就不用走了,永远留在这个地方也是不错的。”

见识了之前的凌厉手段,汉穆帖尔坚信张辰绝对会说到做到,张辰英俊的样貌在他眼中也变成了狼身上的羊皮;而在一旁看着自己两人惨状,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不适的宁琳琅,也被他看做是女人中的恶魔,否则又怎么能看着这么血腥的场面而毫不所动呢。

这两个人,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哪有人会在面对劫匪的时候那么冷静,又能在十几秒内徒手打残两个身手不错的持枪壮汉呢,这次真是时运不济啊,撞到枪口上了。

恐惧已经占据了汉穆帖尔和齐扎拉的内心,面对着死亡的威胁,即便是熟门熟路的劫匪也不得不战战兢兢地小心应付着,汉穆帖尔用几分钟的时间简明扼要地回答了张辰所有的问题。

他们两人本来是蒙古国的摔跤运动员,在国家队里干了好些年的陪练,因为不受领导的重视,一直也没机会参加正经的比赛赚取名声和钞票,最后索性申请了退役,在劳驾东方省开了一间小公司经营者。

可他们又不是做生意的料,没多久就把所有的积蓄都赔光了,为了生计不得不沦落到给有钱人当保镖的境地。保镖哪里是那么好当的,幸苦又赚不到太多的钱,在见识过几次抢劫之后,两人琢磨着自己的身手也不错,干抢劫这一行肯定比干保镖来钱快,于是就辞了之前的工作干上了这一行。这次盯上张辰,还是因为张辰的私人飞机引起的。

两个人也不是完全没脑子的货,干了一段抢劫之后,也开始注意到处打听消息,为此还专门养了几个小弟,负责到处打听哪里有有钱人出没的消息,然后再定制合适的打劫计划。

就在张辰来到蒙古国的第一天,漂亮母亲号停在机场后,他们一个在机场当保安的小弟就得知了这个消息,并且尾随张辰他们跟到了住的酒店。

齐扎拉和汉穆帖尔收到消息后,专门派人在酒店附近蹲守,张辰和宁琳琅的早已经在他们的监控之中,见这个中国富翁出行不带保镖,更确定张辰是一个很好下手的对象。

张辰和宁琳琅从哈雅克的旧货商店离开后,齐扎拉也派人进去调查过了,花那么多钱买旧货,在皮草羊绒商行疯狂扫货,也证明了张辰是一个有钱的败家子,这样的人是必须要打劫的。

张辰不去混乱的夜总会之类的地方,他们就不可能有下手的机会,两个人商议之后就住进了张辰入住的酒店,等待着合适的下手机会。赶好张辰偏偏避开了保镖坐上长途车,简直就是给瞌睡的齐扎拉和汉穆帖尔送上了最舒适的枕头。

长途车是两天或者三天一发的,每一班的乘客都是满满的,齐扎拉和汉穆帖尔只买到一张票。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乘客,高价买下另一张车票。

之后的事情张辰是亲自经历了的,长途车在路上遇到劫匪,齐扎拉的汉穆帖尔见义勇为,接着又和张辰套近乎。还拉着张辰入住了同一间旅馆。一大早抢先从酒店出发,在去奥里诺乌尔及山的半路上等着张辰路过,准备对张辰和宁琳琅实施抢劫计划。

齐扎拉和汉穆帖尔也算是东方省的小型社团头目了。有着多年的打劫经验,针对每一个目标所指定的计划都很完善,这一次针对张辰的计划也没有任何的差错。

在他们看来。张辰乘坐数千万美金的私人飞机。超级有钱人的身份是肯定的了,这样的人都应该是整天吃喝嫖赌,除了好事什么都干的货色,和功夫高手是完全沾不上边的。也许会那么几下子三脚猫功夫,但是和他们这种二三十年摸爬滚打出来的摔跤高手是完全不能比的,只要小小一个动作,就能够让张辰丢掉半条命。

而张辰在长途车上遇到劫匪时候的表现,也完全证实了这一点。富家子或者富翁们,每天只会享受,那里有时间去练什么功夫呢。自己练会了要保镖干嘛啊。

但现实往往是最残酷的,总能够把身材丰腴的理想揍个半死。遇到不切实际的幻想,那结果就更是惨不忍睹了,而齐扎拉和汉穆帖尔对张辰的打劫计划恰恰就是幻想。

张辰听汉穆帖尔说完,对他们两人和他们所组织的团伙也就能判断出个大概了。能够把触角伸到机场里去,相比这个组织已经不小了,而且他们手里的案子也不会在少数,兴许又人命背在身上也很有可能。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会关心的,蒙古人的死活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何况只是被抢劫了一些钱财而已,即便是有人命,也不会尸骨累累。比起当年蒙古人给华夏民族造成的伤害,几条因为他们蒙古人自己内部的害虫而丢掉的性命,简直就是一滴水和大海的区别,微不足道都有点夸大其词了。

搞学问的人研究到深处的时候,总会钻进牛角尖里,张辰一样也会钻牛角尖,他钻进去的,就是民族这一块。虽然过去已经很多年了,有的甚至已经是千年之前的事情,但是在张辰的意识里,却和发生在昨天一样,对于这些掠夺者和侵略者的后代,蒙古人、满清后裔、日本人等等等等,张辰对他们只有仇恨。

冷冷地瞥了汉穆帖尔一眼,道:“你们两个是来针对我行动的,你们的团伙有没有其他的计划呢?或者说,你们又没有安排人在乔巴山市里等消息,你们这边一旦得手以后,他么就会对酒店里的人提出索要赎金什么的,又或者在机场做了其它的安排?”

“没有,完全没有。我们在市里的人只是负责打听消息,具体的事情是不会安排他们做的,我们的计划是绑架你成功之后,在给你的保镖传达信息。”汉穆帖尔早已经给张辰吓破胆了,这时候当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昨天晚上到达塔雅克林镇后,他已经和身在酒店的机组成员联系过,让他们不要着急,稍等两天他就会返回乔巴山。张辰听他这么说,也就完全放心了,只要不让机组成员担心,京城的家人就不会有担心了。

确定没有问题,就该处理这两个家伙了,张辰也不管他们是否会疼痛,一手拎起一个人扔到了他们家是的老式吉普车上。让宁琳琅在原地等着自己,亲自把吉普车开到了不远处一个很隐秘的小山丘后边,又把齐扎拉和汉穆帖尔的双腿也打断,连同把声带也毁掉,绑在车里的座位上,再把车里的另外两只长枪和一些野外用具收起来。

张辰任由两人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脸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道:“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做‘善恶到头终有报’,你们想绑架我的时候,应该没准备留我活命吧。

我现在如果放你们走,岂不是给自己增添烦恼吗,做人怎么能给自己买下隐患呢,所以现在你们也可以享受一下丧命的滋味了。这就叫做一了百了,今天我把你们送到你们的长生天那里去,你们也不会再有罪孽了。两位,一路好走吧,再见。”

最近一段时间心情奇差,又有些忙得不可开交,眼看着又要开一间新店,怠慢诸位书友了,俺在这里道个歉给大家先。

今天紧赶慢赶弄出一更来,先发上来给大家看着,最近一顿时间肯定是无法保证更新了,不过俺也能够保证,太监滴绝对不会。不但不会太监,还会有下一本要写,望诸友不吝支持。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