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34章 炉王

第四三四章 炉王

感谢花落,忆流年同学的月票支持!

宁琳琅歪了歪脑袋看着张辰,师兄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她心里的喜悦也愈发的浓烈,看来这真的是一只好炉子,而且很有可能是一只极为罕见的,有着与众不同色泽的方形四足宣德炉。

的确,这样的炉子宁琳琅真是没见过,连陈老、宁爷、董老等等的老爷子们都没见过。即便是褚铁眼和张辰已经弄出来过一只类似的,但也只是意外之中的收获,元达不到这样的完美效果。

宁琳琅难以压制内心的欣喜,抱着张辰的胳膊,催促道:“哎呀师兄,你别光顾着自己高兴啊,这炉子到底怎么样,有什么不同之处,你倒是说说啊,别让人家着急好不好嘛。”

几乎天天和宁琳琅呆在一起,张辰也享受惯了宁琳琅完美的柔软身体,这时候胳膊被宁琳琅的36E丰胸触碰着,还是根绝倒浑身一阵阵的酥麻,恨不得放下手里的东西,直接把这个让人疼爱不够的小师妹就地正法。

可转头看到宁琳琅脸上的娇嗔表情,和眼睛里的那意思欣喜,心智这时候还是做正事要紧。

忙压下心里那那一苗火焰,把手里的炉子举在两人之间,问宁琳琅道:“琳琅,你还记得我曾经为了研究宣德炉,找出最好的鉴定标准,按照标准的手法打造过的那些炉子吗?”

宁琳琅点头道:“我记得啊,师兄你那时候天天都要去实验中心。和褚太师叔一起开炉锻打,师傅也经常过去,就连陈太师叔也去过几次呢。正因为你那时候的的努力,才成为了宣德炉鉴定的最权威。

但是这只炉子几乎是前所未见过的。尤其是这种颜色,根本没听说过,也没有在任何古籍上见到过。可逆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很了解的样子,而且应该能够断定这是一只相当棒的炉子,可你是怎么判断的呢?”

把手里的宣德炉放到强光灯的偏光位置,让炉子本身的颜色能够真实展现出来,张辰道:“我能够判断这只炉子,就是因为在我研究宣德炉的时候有过一次以外的发现。和这只炉子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那段时间小羽不是生病了吗,你和小沐姐每天带着他去医院吊水,没能实验中心看看。就在那几天里,我和褚太师叔在巧合之下。把青花的钴料加了一些在炉料里边打出了一只小炉子,虽然颜色比这个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但是也有那么个五六分的样子了。

而这只炉子所用的炉料,里边的配料和那只意外的炉子的用料是一样的,只是在比例方面还有一些差别。所以在呈色上也就要差出一截,不比这只炉子这么完美。

我在经过了那段时间的研究后,差不多就已经能够完全掌握宣德炉的所有细节。其它时候的炉子,虽然也有很少的而一部分使用经过了十二炼的料子。但是还有一些很细微的不同。而这只炉子的所有表现,除了在颜色方面有些不同之外。和真正的宣德三年炉是完全一样的。

所以我才断定,这只炉子必定是宣德三年的炉料所制。只是不能肯定这只炉子是否皇家贡品,或者皇帝赏赐的御器。也许是工匠自己别出心裁的作品,也许是因为有特殊用途而造,总之这是一只宣德三年的宣德炉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而且还是一直非典型的经典宣德炉。”

听张辰说完,宁琳琅内心的欣喜更胜了,师兄不但眼力超群,知识渊博,就连运气也是好到没法说了。存世的正品宣德炉虽然很少,而方形四足的宣德炉更是没有一件,而自己和师兄在这样的一座地下建筑里,在一座一百多年前的清朝王爷私建的宝藏里,见到了这么多的各种各样的宣德炉。其中不但有常规的真品宣德三年炉,更加让人高兴的是,居然还有一只可以说是在器型和颜色上,都是目前独一无二的宣德炉。

宁琳琅不禁在心里念叨着:哦,上帝,这真是我亲眼见到了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奇,这可怎么才好啊。

心里想着,手上已经是把那宣德炉拿了起来,伸出纤长白皙的手指在炉壁上摩挲着,感受那种特有的光滑和柔腻。

这只炉子的做工也要比其它宣德炉高上一些,整个炉身不见一点瑕疵,最细微的底足与鼎身结合处,也都打磨的异常平顺,手指到处丝毫不见阻碍,仿佛触摸在丝滑的锦缎上一般。因为打磨的出色,更是不见一般炉子的那种积垢和污渍,眼见的只是岁月的痕迹和氧化、把玩所造成的包浆,可见当时制作者所耗费在这只炉子上的心血。

张辰没有十足的把握保证这只炉子是一只顶级的极品,可宁琳琅却能够想到,这样一只几乎完美无瑕的炉子,又是与众不同的器型和颜色,别具匠心的工艺和手法,绝对不是随心所来的,必定是一只特制的顶级宣德炉。其在当时所起到的作用,也一定不是简单的焚香可比,说不定还是专门为皇帝打造的独一无二的呢。

宣德炉,正宗的宣德三年货,那可是所有古玩爱好者和藏家,或者说是所有对文玩有了解的人,都梦寐以求的重宝之一。

这倒不是因为这东西的价值是最高的那一部分,宣德炉的价格里最高还差好远呢;也不是因为它在历史上的重要性,宣德炉对于历史研究的价值并不是很重要,排位也要在唉中等以下了。

之所以宣德炉在古玩市场如此风靡,作为明代皇帝御用的香炉,并且是赏赐勋贵国戚的礼物,是让这小小的香炉驰名的首要因素。再者就是宣德炉的制作只神秘了,自宣德之后。有成千上万的人都仿制过宣德炉,能成功地有若凤毛麟角,即使偶有相似,也不过是徒具形貌而已。真正的内在材质却始终无法复制。

市场上有很多人传说宣德炉的炉料十分神秘,添加在风磨铜里的贵金属就高达三十多种,这也是至今未能解开的一个谜团,里边到底具体添加了什么东西,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张辰在经过了数百次的实验后,并且还结合了意念力的帮助,才算是亏得其中的一些门径。所谓的宣德炉添加了三十多种贵金属,这句话基本可以说是不负责任的。

根据张辰实验并且观察了几只真正的宣德三年炉得出的结论。宣德炉的炉料内含有很多的金属成分,只不过除了金、银等真正的贵金属之外,其它的成分都很少,有的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可以划入不慎加入的范围内。

真正在宣德炉中起到作用的,也不过是十几种而已,能够称得上贵金属的,也只有金、银、锡这三种而已,其它的还都数以很普通的东西。当然。铜在当时也算是贵金属了,如果这样算,就要再加上白铜和铝了。

并且这十几种金属并不会出现在同一只炉子的料里,而是某一只里边只含有三到七种金属成分。这些金属结合以后产生的化学反应,就是造就了宣德炉金、栗、茄、褐等不同颜色的表现。以至于形成了不同表现的包浆。

其实那些所谓的三十多种贵金属的说法,只不过是古玩行的某些人有意传出来的而已。其目的就是为了把宣德炉炒的更加神秘一点,抬高宣德炉的身价。同时也为市场上多种多样的宣德三年炉子找个说法,说法和将就越多,就会有越多的人被蒙哄,售假奸商的的伎俩而已。

有说法,自然就有上当的,也有很多初进古玩行的人被这类说法哄住的,而且还不在少数。带到这些人都在古玩行栽了跟头,或者是有了成就之后,这些所谓的秘密也就自然灰飞烟灭了,一般来说,再此之前别人是教不得的。

闲话少叙,且说宁琳琅看着手里的炉子,直接的表现就是爱不释手,道:“师兄,这只炉子好漂亮啊,我们在家里放一段时间再展出吧,可以吗?”

张辰被她这句话给逗乐了,挂了一下宁琳琅的鼻子,笑道:“傻丫头,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们之间完全没有必要这样,你可以直接对我提出要求,师兄就会答应的。

而且我也没打算回去就把这炉子展出,基本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不会很快展出,最少也要等到明年春天以后。你别忘记了,我们是怎么得到这些东西的,还需要一个捐赠的手续才可以,否则就根本说不清了啊。”

“哦,我一时兴奋,倒是把这条忘记了。那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不是就可以从这里边挑选多一些放在家里了吗,几件东西应该不会被怀疑的吧,你哪次出门不带回去一些东西啊。尤其是这次,可真是好走运气,沙皇彩蛋啊,还有那些舍利子,这样的东西都被你得到了,师兄你运气实在太好了,好到让人嫉妒。”宁琳琅对于张辰的好运气实在是有些看不过去了,如果张辰不是她的师兄,估计还会再加上一个令人发指的定义。

鬼子六的这座宝藏没有克劳德.杜瓦尔父子留在加勒比海岩洞里的种类繁多,却在质量上有所超过,看这地下建筑的面积和容积,在数量上也应该不会少。这样的一座宝藏,如果贸然出现在唐韵的话,引发的可就不止是参观热潮了,恐怕还会有很多其它的相关单位盯上唐韵。

这可不是一件两件,十件八件的,全算上估计少说也在几万件,除了干一些刨坟掘墓的买卖,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得到这么多的完整的宝贝呢。

到时候说什么都会被人怀疑,东西不是生坑不错,但是你能说明来历吗。在境外探险所得,这样的说法一样是说不过去,这些东西差不多可都是历史上属于本国的,即便有龙城张家的大面子在,再加上烧火罐子一头热的关中张家,也不能让所有人都按下心思。

京城乃至全国。可不只是这两个张家才算豪门,如果其他的大家族都想对着本来无主的东西分一杯羹的话,团结在一起针对两个张家也是很有可能的。哪怕张辰最终能够让这些东西消失掉,或者以宁琳琅的名义做些手段。最终把这件事解决掉,事件本身所带来的负面效果也不是能够接受的。

所以这些东西肯定是不能就这样出现,必须要向洗钱那样,走一个漂白的过程。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像张辰之前做过的那样,通过一个声势浩大的所谓捐赠引回,让这些东西可以公示于天下。

说实话,张辰也觉得自己的运气好到不得了。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前几十世行的好,现在都回报到一起来了。干古玩这一行,如果没有好运气。那可真是受不了,即使你眼力再好,拥有了神奇无比的意念力,那也是丝毫没有作用,运气对于收藏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搞清楚这只四足宣德炉之后。张辰就要关心一下另外的一只炉子了。这只炉子就放在多宝阁的正中间偏下的位置,和整个这只多宝阁上其它所有炉子都不同的,而且这只并不是宣德炉。

确切地说,这只炉子应该放在后边的那只多宝阁上。那也是一只摆放着香炉的多宝阁,上边的每一只香炉都很有特色。并且没有一只是凡品。以张辰的眼力,一眼看去就能够看的很清楚。工艺高超,用材贵重,大多都是皇家御用的物件。其它的一少部分,也不是普通玩意儿,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有那样的东西,看着应该是一些寺庙和道观里的大德高人或者是名士们所用的器物。

这只炉子本应该是放在那边的,而且那边也不是完全没空间,可是却偏偏放在这只多宝阁上,这就很让人有想法了。

结果宁琳琅手上的宣德炉,再次放回到多宝阁上,把这第二只让人心动的炉子拿起来,吹掉上边的细小灰尘。在张辰拿起来的同时,宁琳琅的双眼再次放出了亮光,就像是在沙漠中行走了好几天的人看见绿洲时候的样子。

这只炉子和这只多宝阁上其它的炉子最大的不同有两点,首先这只路子是带盖的,而且这只炉子的材质也不是铜炉,而是一只实打实的金炉。

炉子的造型很漂亮,垂环型双提耳,炉口平而外侈,颈部以大弯向内收回,炉腹部圆鼓混润,三只短小的象足地段呈如意状。炉身前后各有一条五爪金龙盘旋于云上,炉颈部和炉底圈环绕间隔镶嵌红蓝宝石、珍珠、玛瑙,炉腹的双耳旁分别镶嵌半寸珍珠一枚,三只底足分别镶嵌大颗红宝石一枚。

炉盖略鼓,盖钮以螭龙为造型,形象而生动。炉盖中圈同样是五爪金龙的云龙纹,双龙首尾之间做浮雕如意头装饰,间或镶嵌珠宝近三十枚,盖沿处饰以整圈回形纹。

炉壁约一公分厚,整只炉子连盖高约二十公分,炉身宽达二十五公分还要多,在灯光照射下整体金光闪耀,龙纹若动若静,端得是巧夺天工的珍品。

宁琳琅在远处的时候,就已经被那只微蓝色的宣德炉吸引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只。这时候看到了才发现,师兄的观察力的确要高出所有人,不论在眼前有多少的物件,他总是能够把最好的在第一时间都找出来。

宁琳琅见宝欣喜,想要从张辰手里接过来好好欣赏一把,却差点弄得失手掉在地上,这炉子可是纯金打造的,重量超过了二十公斤,若不是宁琳琅长时间修习太极,还有张辰用意念力淬炼身体,这炉子今天怕是就要报销了。

这只炉子明显要比刚刚那只珍稀的宣德炉漂亮许多,单是那种雍容华贵的气质,就足以让所有人爱不释手了。宣德炉毕竟只是一只古董香炉,只有在真正懂得文玩的热眼里才有正确的价值,在寻常人等的眼中,不过也就是一件古董而已。

可这只就不一样了,首先它的材质就很吸引人,黄金啊,只要是一个稍微正常的人就知道,黄金是绝对的好东西,且不说炉身和炉盖上还有漂亮的纹饰,以及大量的珠宝镶嵌。而且只要是女性,天生就会对美好的事物有一种亲切感,这也许和与生俱来的母性有一定的关系,在一只宣德炉和金炉之间选择,那结果几乎就是显而易见的了,就连宁琳琅这种收藏世家出身的,年青一代的佼佼者,都一样不能免俗。

把炉子举高,底上正是大明宣德年制的六字楷书款识,毫无疑问,这是一件标准的皇家御用金器,而且可以确定,这样的炉子一定是皇帝本人使用的。

二十多公斤可是一个不轻的分量,端了几分钟宁琳琅就有些微困了,把炉子放回多宝阁上,转着圈再次细细欣赏过后。

两眼依旧是冒着光,对张辰道:“师兄,打造这只炉子的工匠也太厉害了吧,整个炉身上所有的纹饰全部都是用錾的,一丁点雕和刻的痕迹都找不到,而且每一条线都那么平均,丝毫不见深浅的对比,这手艺简直太精到的,无可比拟啊。

要知道这錾法和雕或者刻是完全不同的,虽然也算在雕刻的范围之中,但是难度却要大上很多,要用最粗笨的工具做出最精细的营生,而且只能是一次成功,不允许有一点点的差错。这可不是普通的石碑或者墙拦什么的,不需要太严格的标准,能够在黄金这种软体上錾出这么漂亮的纹饰,而且这所有的纹饰都是一次性一刀完成的,就那么一点一点地连续敲下去都能錾出如此完美的纹饰,单凭这一点就足以登上匠造的巅峰了。

这只炉子不但工艺精美,选料豪贵,器型设计也是别具风格。明朝的艺术是在元朝压迫百年之后的一次大爆发,出现了很多经典和巅峰之作,而明朝皇室的艺术最精粹又大多都集中在永宣两朝,且以宣德朝更加鼎盛。这只炉子可以说是宣德朝炉子的的巅峰之作,我看在历史上也算得上是最巅峰的作品了,不论在表现形式上,还是在内涵和气质等方面,都完美到无可挑剔。如果放到市场上的话,我看最少也要在两亿到三亿的价格,也会还会更高,说它是炉王也毫不夸张。”

宁琳琅不愧是世家出身,这么简单看一小会儿,就能够看到这么多东西,对于很少在金银器物上使用的錾刻工艺也判断的很赚却,还看出了其中的巧妙来。这丫头能够在年青一代中拔尖,这种深厚的知识功底和超群的眼力是必不可少的,也难怪宁爷要把老底子都全部交给她来继承。

张辰是一个很合格的未婚夫,在这个时候及时地对他的未婚妻进行了表扬和鼓励:“我的小师妹简直是太棒了,这样的东西别说是年青一代,就是放在中间代的那些人眼前,都很少有人能够这么快看出来并且看的这么细致的,甚至一些老一代都不一定能够有你这份眼力。既然你能够做的这么出色,那师兄我就决定,这件短时间之内不再考虑展出,交给你来保管,等到你什么时候玩腻了,再考虑展出的问题。”

“哦,师兄万岁!啵啵啵……”宁琳琅高兴地大呼一声,奖励了张辰三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