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四三五

四三五

张辰对于宁琳琅来说,不单单是师兄和未婚夫,又因为董老的时间有限,对宁琳琅的教授任务多是由张辰来做,所以还有一些老师的成分在里边。

现在宁琳琅已经拿了永久居留,基本是长期居住在国内了,即使常常回英国也是去探亲的。在来到京城之前的二十年里,宁琳琅从来没有想过她的未来会是这样,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哪怕她内心里也认为自己可能会嫁一个华人的丈夫。

虽然她并不排斥在京城和国内生活,虽然家里的各位长辈和兄弟姐妹们也都和善友好,但是这不代表她没有孤独感,毕竟是要离开她熟悉的环境生活,没有十年八年的时间还真不好适应下来。

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她把张辰作为身在异国他乡的依靠和依赖,说重一点,她几乎是把张辰当做了她在国内的全部。不过还好,上帝对她很不错,给了她一个这么优秀,又疼爱她的未婚夫。

而张辰对宁琳琅的关爱宠溺,以及尊重等等,很多时候都让宁琳琅在张辰面前像一个小孩子,当然这并不是真的不懂事。

这样一只香炉,不论从它的工艺、材质、设计、内涵、意义等哪一个方面来说,的确都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就那二十多公斤的重量,在同类型的香炉中也是绝对的头一份了。

宁琳琅对这炉子喜欢是不假,可要让她真的霸着炉子不放。就搁在家里小氛围的赏玩,她还真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张辰这样做她是高兴在心里,知道师兄对自己的宠爱,但从她内心里来说。则是更愿意把这炉子放到展馆去,以此来展示她的丈夫的强大。

当然,现在也不是说这事的时候,既然张辰说了暂时不展出,那就肯定是不会了,而且宁琳琅也的确是喜欢这只炉子,留在家里放一段时间也是不错的。

亲了张辰三个就马上停住了,她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师兄。真要是给亲的来了性子,天知道他会不会在这里就做些什么。

又伸手摸了摸已经放在架子上炉王,道:“师兄,我们在这只炉子上也花了不少时间了。还是赶紧看其它的吧,别让酒店的人等太久了。”

张辰心里自然是有数的,断不会在这个时候多花时间在某一件东西上,如果时间实在是不够用,大可以把东西都收起来。然后在酒店里或者回到京城之后细细清点。只是在这里清点的话,可以给人一种探宝后大有收获的喜悦感,尤其是对没有意念力的宁琳琅来说,那种喜悦更是越发的要大一些。

“好。我们接着看其它的,这里边可是有不少的好东西呢。果实在这只多宝阁上,我看就很有看头了。”

这只多宝阁的确是让人心动。特别是张辰这种对宣德炉渴望已久,但是却没有一只正经宣德三年炉子的人,完全就是困极了又被人给塞了一个枕头的感觉。

这多宝阁上一共有二十五只不同形状的炉子,除那一只炉王以外,全都是不同时代的宣德炉。张辰全部看过一遍之后,内心的喜悦完全是难以言喻,这可真是宝藏啊。

二十四只炉子里边,居然有五只都是宣德三年炉,另外还有两只也是宣德朝的,从各种细节上来看,应该是后期制作的。其余的十四只里边,有两只是明英宗和明代宗时期的,宪宗到武宗正德年间的也有三只,明后期的也有四只。

剩下五只都是清代的仿品,值得一提的是,有一只应该是嘉庆年间的仿品,在工艺上仿制的相当不错,算是在清代仿制的宣德炉中的精品了。清代在各个时期都有大量的仿宣德炉,其中在乾隆时期的仿品是最好的,也是最多的,现在市场上的清代仿宣德炉中,乾隆时期的价格都比较高一些,张辰也看过不少,却都没有这只仿的漂亮。

在这只多宝阁的后面,那只同样是摆放着各种香炉的多宝阁上,三十多只大大小小的香炉静静地等待这它们的主人到来。这些香炉确切的说要比前面的宣德炉更加名贵,无一不是金灿灿的诱惑人的双眼。镶嵌着各种宝石珠玉的炉身,在些微灰尘的遮盖下,珠光宝气依然是止不住地奔放而来。

张辰和宁琳琅挨个儿把这些香炉大致看了一下,这一看之下数字爱是让人有些快受不了了。这些香炉果然和刚刚远看时的遐想毫无二致,其中有大约三分之二的炉子,囊括了从隋唐到明清的每一个朝代,尽都是皇家御用的器物。还有其它一些,都是历朝的皇帝赏赐给白马寺、相国寺等名刹的伽蓝,上边的铭文也都清晰地记录着当时的一切。

看来鬼子六也是一个宣德炉的忠实拥趸啊,后边这多宝阁上的炉子,有一多半都要比前边的那些宣德炉更有价值,不论历史研究价值,还是实际价值,都要高出很多。可他却偏偏要把这些香炉中最名贵那只炉王和那些宣德炉放在一起,可见他对宣德炉的喜爱。

这鬼子六是皇家贵胄,是身份显赫的第一亲王,又曾经是老皇帝属意的继承人,腹中满载经纶说是才华横溢也不算为过,在文玩一道上造诣深厚也是自然的了。不缺钱,又身在高位,这才能收集到如此的的极品珍玩,看来这座地下宝藏还真是不简单啊。

想到这里,张辰倒是有些想要赶时间了,找这边两只多宝阁上的物件儿来看,这地下建筑里边很可能都是好玩意儿,每一件都是值得仔细品味和欣赏的。接下来也就只好是简单看看,大致在心里有个数就好了。

只是眼前这些多宝阁就有一百多只,边上还有好几排的搁几。上边摆放的东西加起来怕不在三四千以下,这么一件一件地看下去,还真就不知道得看到什么时候了。

这鬼子六还真是识货,能被他收在手里的果然没有凡品。这一个多钟头下来,直把两人看了个眼花缭乱,脑子里除了与收藏相关的之外,已经是顾不上想其它的东西了。

宁琳琅看着眼前数以百计的座钟,带着一丝感慨的语气,道:“正所谓‘瑞士手表德国钟’,英国完成工业化的进程要比德国早,但是德国的座钟却是最为出名。在黑森岭地区的施文宁根、富特旺根、特里堡,都是以座钟闻名于世的地方。真没想到啊,这个奕在一百多年前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收集这么多的德国经典钟表。这人也算是在收藏这一行里边的顶级高手了。

师兄你看,这边一共是三百一十六座钟表,其中有两百三十座都是德国钟表历史上的经典之作,其他的也都是英国和瑞士钟表的代表作品。这其中有好多都是已经被认定为失传了的呢,真没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这可是钟表收藏界的一件大事,师兄你这回又要引起收藏界的轰动了。”

宁琳琅毕竟是受国外的西方教育长大的,本身还是英格兰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什么“鬼子六”之类不雅的称呼怎么都叫不出口。而且对于张辰和卢俊义等人动辄就用之类的称呼。也不远与之为伍,可也奈何不了他们。只能是自己谨守自身而已。

张辰也对能有这么多的座钟感到吃惊,这鬼子六还真是有些眼光。在那个时候就能够走在所有人前面,开始收藏当时刚刚开始流行连在收藏行当里的小众都算不上的座钟。相比于关家的那位独自默默收藏民国金币的老祖宗,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把他放在现代社会,那可真就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了,成为收藏界的第一人也是不在话下的。

之前是关家的老祖宗,现在又是鬼子六,这两个人都是张辰所知道的人里边,在收藏鉴赏方面的大能人,不论放在何朝何代,都不可能被埋没了。还有那找齐了禹王九鼎,收集了九对月影灯,以及全套的《永乐大典》和数以万计珍玩的吴三桂,也是一个让人不得不佩服的,在各方面都有极高造诣的人。

这些人手机来的东西现在都便宜了张辰,在享受着如此巨量宝藏的同时,也让张辰一直在提醒自己,万万不可小看他人。鬼子六是十九世纪的清朝人,关家的老祖宗是二十世纪初的民国人,吴三桂更是十七世纪的存在,而这些人在那些消息和交通都无比闭塞的年代,居然能够收罗来如此大量的财富。而张辰现在的成就,在很多方面正是得益于这些人留下来的东西。

如果这些人在现代呢,那岂不是要更加的神奇和厉害吗,如果自己不是因为世家出身,还有神奇的意念力帮助,是否能够还有现在这样的成绩呢,这几乎可以肯定完全不可能了,但是那些人却做到了,甚至比自己做的更好。

最值得让张辰学习的,就是这些人先于别人的眼光,能够在一种事物还处于最低潮的时候就看出未来若干年的路,这才是一个收藏家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也是张辰需要努力的方向,是成为一个最顶级收藏家的必备条件。

听宁琳琅这么一说,张辰接过话,道:“那是当然了,这鬼子六的确是收藏界的顶级高手之一,能够在一种事物刚刚兴盛的时候,就看到了未来上百年,乃至几百年之后的情况,这种眼力和见识可是很了不起啊。

你再来看看这边,这人不但有几句前瞻性的眼光,在鉴赏方面也是一个顶级的高手。你看这些,剔红、剔犀、螺钿、金银平脱、填漆、戗金、描金,这么多的漆器没有一件是凡品,全部都是唐、宋、元、明、清各个朝代的精选。这可不只是有钱有地位就能搞到手的,还需要很多的功夫和机会才行。”

说完又指着旁边两只同样是摆放漆器的多宝阁,一件一件指给宁琳琅,嘴里一边接着道:“还有这里,你看看。这边的三件是南北朝时期的斑漆。这一排的五件全都是唐代的螺钿,这边两件是唐代最初的剔红器,那边还有两件一米多高的夹苎佛。

还有这里,这应该是战国时候的漆器。有四只酒杯和两只盘子。再来看看这两件,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大家伙,汉代的漆器盘子我们之前最大的也就见过七十公分的,可这对盘子足足有九十公分,这可是绝无仅有的啊。而这边勉强能看做是一套的七件,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战国透雕漆器,不可多得啊。

再看这个,这边并排着好像是已经断裂了的。其实这应该是专门分开来的,你看着边上也有髹漆的痕迹,这大概是一个组合的一部分吧。是不是这纹饰看着很眼熟呢,这就对了。这可是西周时候的东西了,陈太师叔那里就有,不过没这个完整而已。

最要命的就是这两只碗和这只盘子了,这可是绝对的无价之宝,当做镇馆之宝也是可以的。这上面全都是生漆,河姆渡文化漆器的典型代表啊,而且还是器形这么完整的,七千多年了啊。”

最后。张辰在惊讶了半晌之后,才把这三件表面分别流动着二十多层七彩光芒的。代表目前漆器最古老地位的物件指了出来。

在这一片区域里,张辰和宁琳琅收获了五千一百多件各个时代的艺术精品。其中价值最低的一只清中期仿宣德炉,虽然在艺术和历史研究上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它的市场价值也达到了百万元之上。

隔在文玩区域和另一边全是大箱子区域之间的,是八张婴戏百子图的二十二页黄花梨木屏风,八张屏风都是百子图,内容却各有不同,深浅浮雕、镂空雕刻的都有,其中还有两张是雍正年间的。

张辰手里也有不少的屏风了,尤其是大面积的漆器屏风,但是却没有着的大量,也没有这么大的面积。张辰甚至在想,这次即便只能收获这些屏风,也能算是满载而归了。

收起了屏风,张辰走过去打开离自己最近的一只箱子。这箱子毕竟装着未知的东西,自从有了王立章的事情,张辰总是常常提这十二分的小心,这次也不意外,在提前释放出意念力检查过后,才打开了箱子。

箱子刚刚翻开盖,宁琳琅的眼睛马上就又开始发亮了,而且比刚才还要亮。能够让一个这么爱好古玩,把收藏当做事业的女人,露出比见到绝世炉王的时候还要闪亮的目光,这也就只能是对女性有着先天诱惑的珠宝首饰了。

的确是珠宝首饰,而且是古董的珠宝首饰。女性天生爱美,这可没有什么贬义,完全是章程的人之常情。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性肯定也是喜欢漂亮的女性,不可能专挑最丑的下手吧。所以,不爱美的女性还算是女性吗,女性喜欢梳妆打扮并不是什么坏事。

看到这些首饰的时候,其实张辰并没有什么特别兴奋,特别欣喜,只是有些接近于平平淡淡的感觉。现在张辰的手里有从公元前到近现代期间各个时代,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各种材质的首饰数万件,再次面对万余件珠宝首饰,实在是难以提起太高的兴趣。

当然这些首饰里也是有一些顶级货色的,能让一个第一大亲王收藏起来,并且藏在这样边缘塞外的地下宝藏中,哪能是什么平常的东西。而且能够让珠宝世家出身,见惯了各种各样的顶级首饰,守着全国连锁的顶级奢侈品珠宝首饰公司的宁琳琅眼露神采的,必定不能是寻常物件儿。

不得不说,现代的高科技手段下,材质的品质的确是提高了很多。但是在这个同时,大量延续了千百年的收益也都失传了,很多需要精工细作来连接、镶嵌等纯手工的环节,现在都改用机械来操作了。

这就是民族文化在传承的过程中出现断代的结果,之所以会出现这中现象,和人类的懒惰、趋利、贪婪等种种恶性分不开,这也是张辰为什么要坚决挖掘并且沿袭和传承古文明的重要原因之一。

首饰当然是留给宁琳琅去操心,毕竟这都是女性的专长。要说让张辰最感兴趣的,则是后边的那些比装首饰的小箱子大出三四倍的木箱,这里的东西才是让张辰眼直的东西。

已经成形的,再怎样好看都只能是首饰了,很难再改变已有的形态。而原材料就不同了,有着无限的可塑性,在本来的基础上,可以有着无法想象的发挥,能够带来无限的惊喜。

依次打开了十只书桌大小的箱子,张辰的眼睛简直就要被晃瞎了,十只箱子里装的全是翡翠,而且全都是高品质的翡翠。张辰被业内称呼为“玉师”,对于翡翠和各种玉石料子当然是很熟知的,这个已经是他的基础技能之一了。

十只大箱子有绿、红、黄、蓝、紫五种颜色的翡翠,基本都是冰种以上的品质,玻璃种的也不在少数,甚至张辰还发现了两块不太大也不太小的龙石种。再打开同一排的另外十只箱子,里边一样都是翡翠,而且在此发现了一块龙石种。

张辰对现在的翡翠市场现状很清楚,老矿基本已经采空了,新矿出来的石头年代还不够,不是水头不足就是种色太差,想要出一块好料子难度相当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