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四三六

四三六

但是在百年前就不一样了,那时候的矿脉还是几乎全部都还是半新的呢,出来的石头品质都相当的好,唯独不能和现在相比的就是产量了,却可以再质量上补回来。

现在亲眼见了才知道,百年前的翡翠行业是多么的幸福,在那样的产量之下,都能出现如此多的高品质料子,仅仅这鬼子六的收藏里就有三块龙石种,差不多得有七八十斤的样子。

宁琳琅还在继续挑选着自己喜欢的首饰,张辰这边就已经把三十只箱子打开了,里边清一水的全是翡翠,而且是完全难以想象的高品质,光是如今只听其名难见其身的龙石种就发现了五块。

张辰忍不住地想到,那时候的毛料品质得有多高啊。如此的出产品质,这让现如今那些扑在翡翠市场里,十几年下来几乎一无所获的赌石人如何自处呢。

经过了短暂狂喜的张辰打开了第二排的后边十只箱子,这次的惊喜比之前还要大得多。惊到张辰已经有点傻眼了,这鬼子六得多能捞啊。

之前有那么多的翡翠不说了,毕竟翡翠的矿场差不多都是露天的,开采的危险也不是特别大。可眼前这些箱子里装的却是和田羊脂玉,这些玉料能够在河边采到的极少,差不多都是要进山去采的,很多采玉的新疆人都死在路上了,尤其是在设备十分落后的老年间,死亡率要达到六成以上,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行业。

但是这里。却放着满满十大箱的和田羊脂玉,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彩色的和田玉,却也都是上品中的上品。

很多行内的人都知道,现在的和田玉比翡翠的境况好不了多少。在某些方面可能要比翡翠还恶劣。因为肆无忌惮的开采,从早年间的进山采玉和捡拾被水冲刷到河边的玉石,到用铁锹、镐头等工具开始挖掘,再到使用炸药炸开山体采挖,直至现代挖掘机的开进采挖,多少亿年才形成的矿脉在几十年内就已经被几乎挖断了。

张辰大致的预估了一下,这十只大箱子里边的和田羊脂玉重量加起来,大约在四十吨到四十五吨之间。现如今和田羊脂玉的生料在三十万一斤。这样的好料子已经很难得了,应该在五十万一斤的价格。先不计较个头大小带来的价格变化,按照最低的重量来算,也要价值四百亿。这里边的价值有八成以上都是血和汗。

得到这些现如今已经是极度稀缺的珍贵玉石资源,张辰心里当然是异常的高兴,也可以说是已经很兴奋了。这些玉石对于琳琅.艾莉娜来说,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张辰只是参与了翡翠的赌石。对和田玉却没有怎么出手,这样的一批石头足以让琳琅.艾莉娜打败一切对手。

并不是说不愿意去参与到和田玉的局面里边,也不是没有条件和机会,他可是全国珠宝玉石协会的理事。这些都难不住他。真正的难题是,现如今的和田玉矿藏已经几近枯竭。即使参与进去了,也没有什么太好的效果。左右只要有产出就能够买到玉石。不过是价格上的波动而已,倒不如省出一些时间来,做点其它更有意义的事情。

最后一排也有二十只箱子,里边装着的就不想之前那么整齐了,红蓝宝石、祖母绿、鸡血石、猫眼、琥珀、珊瑚等等的都有,二十只箱子装的满满的。

这边的三排箱子都已经看过了,实在是让人内心狂跳不止,尤其是那些现在几乎已经采不到的极品羊脂白玉,如果不是想到那些玉石使用鲜血和生命堆砌而成的,张辰早就已经高兴到喊出声来了。

三排箱子占据了这片区域的大半地方,其余那些装着首饰的小箱子占掉了其余的地方,而在一边的角落里,还有三只像之前装着翡翠和羊脂玉那样的箱子,张辰隐隐感觉到,这三只箱子肯定是和其它大有不同,否则也不会单独放在那么特别的地方。

里边会是钻石吗,又或者是什么其它比较罕见的珠宝,也许是罕见品种的石头也不一定吧,总之肯定不会是一般的东西。

直到打开了第一只箱子,张辰已经是愣在那里了,脑海里只有一个问题不断地盘旋着:“这怎么可能呢,这完全不可能啊,不能够啊,怎么可能呢……”

鬼子六的确强大,给张辰带来的震撼也十足的强大,几乎颠覆了张辰的认识。箱子打开以后,首先露出来的,就是一块快要有篮球大小的田黄石,这在之前的所有记录中是不曾有过的,极具颠覆力。

这整整一箱都是田黄石,黄澄澄的,就像一块块冰冻了的鸡油那样,被码放在箱子里,散发着独有的光泽,但是却不像鸡油那样让人觉得腻,指挥有一种清新和想要接近的欲望。

张辰都快迈不动步了,给自己很不争气的双腿加注了更多的力气之后,走到了第二只箱子前,慢慢地打开箱子。

在这之前,张辰已经被一整箱的田黄石震撼了个彻底,打开箱子前也预备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来接受再一次的震撼。

但是当箱子打开的时候,他还是失算了,这次给他带来的震撼还是超出了他所预料的,心脏再次不争气地急速跳动着。张辰那对经意念力淬炼过的耳朵,已经可以很清晰地听到那种强而有力的跳动声,就像是打鼓一样。

箱子打开后出现在他眼前的画面一半是黄的,另一半则是绿的。张辰看得很清楚,还释放出意念力去观察了一遍,看看自己是否在连番的冲击下脑子开始当机,而分不清最基本的颜色了。

但是意念力下呈现的画面依旧是和刚才肉眼看到的一样。黄的依然是田黄石,大到差不多铅球大小。小到拳头大小;绿色的也是田黄石,最大的有张辰两个拳头大小,最小的也有鸭蛋那么大。

这下张辰实在是被刺激的过量了,大喊一声“天呐”。把正在挑选首饰的宁琳琅也吸引了过来。

一路走过来的宁琳琅也着实被刺激到了,若不是着急张辰这边的情况,也许在半路上酒杯吸引过去,和张辰一样迈不动步自了。

走过来看到箱子里的东西后,宁琳琅也是有些脑袋发懵,接着就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所采用的方法,就是把东西拿到眼前来仔细观察。

每一种不过石头都有自己不同于其它的色泽、手感和比重等等问题,只要是行家里手拿在手里仔细观察。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

待看清楚之后,宁琳琅还是有些无法相信地问张辰:“师兄,这是绿田黄石啊,而且是这么多的绿田黄石。我们该不会是在做梦吧?难怪在近两百年间有记载的绿田黄石出现几乎不存在,原来都被人收罗起来了,这人真是太厉害了,这可是大手笔啊。

虽然前边那些箱子里的翡翠、羊脂玉和那些上品的宝石都是极为难得的,但是就针对国内的收藏市场和珠宝市场来说。田黄石的吸引力无意识最大的。尤其是这么好品质的田黄石,已经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如果拿出来销售的话,绝对可以拼掉所有的珠宝类商品。

而这些绿田黄石就完全了不得了。百年之内几乎不得一见的珍宝,又是顶级的品质。足以让收藏界沸腾到超过一百度。居然这么多的绿田黄石,还是完全接近透明的嫩绿冻石。这简直让人不可置信啊,是什么样的权力和财富,才能让一个人收集到这么多的绿田黄冻石啊。”

说到这里,宁琳琅向前走了两步,去到最后那只大箱子前,一边打开箱盖,一边道:“师兄,这只箱子里边是什么啊,也是田黄石吗。我想应该不是了吧,绿色的冻石已经是最顶级的极品了,难倒还会出现像玻璃种破云青那样的奇迹,出现更加奇特到从没有出现过的田黄石品种吗?”

箱子打开后,果然是不一样的东西,在大箱子的里边是一个一个的小箱子。取出一只来打开了,里边露出加了棉花坐底的明黄色绸缎,绸缎之中包裹着的,是一块大约拳头大小,血红血红的,红到快要滴出血来的,几乎呈透明状的石头。

“师兄,这是什么石头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虽然透明清澈不如玻璃种翡翠,红艳饱满达不到满血的鸡血石,柔润细腻也差过田黄冻石,但是却能够兼而有之,这种石头也太奇怪了吧。”宁琳琅还真没见过这种石头,红到极致的艳红色,快要到透明到玻璃状,就像凭空多出一块奇形怪状的血红色玻璃。

张辰继续拿出几只小箱子,一一看过之后,都是同样的一种石头,继续用意念力进行观察分析过后,拿出一块石头,把石头放到强光灯的灯光直射的路线上。

在强光灯发出的光线穿透了他手里的那块石头之后,变作更加强烈的血红色光线,所照射到的范围也要比之前扩大了好多。光线所达之处,不管之前是什么颜色的物体,全部都变成了红色,再没有其它的颜色存在,完全变成了一片血红色的世界。

张辰看到眼前景象的时候,脑海中出现的是他自己曾经整理过的一段文字“午时三刻,其时阳气最烈,至于烈日之下,其光如血,仿若阿鼻地狱……,子时至阴,至于月下,红光。氤氲,久久不散……”,说的不正是眼前的现象吗。

当下心里暗道:种传说中的东西果然存在,本以为就是人们以讹传讹的结果,没想到真正见识过后才知道,效果要比出说中更为炫丽。这也许是因为古代没有现代科技世界这么强烈的灯光吧,但是那种传说中的犹如地狱一般的景象,却是没有什么感觉,估计古人对于自然科学现象比较敬畏,惶恐之下也只能想到低于这个词来形容了吧。

可是为什么在夜晚的时候红光会变得像是氤氲之气了呢,这里也是阴暗的地方。而且是上百年没有见过阳光,现在的时间又是深夜,为什么没有出现那种氤氲之气的红光呢,不会是记载有错误的地方吧。还是自己整理的时候搞错了呢。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石头,以后有的是时间去琢磨和研究,现在紧要的事情还是快快把这里的东西都点验清楚,收拾好了抓紧时间回市区的酒店去。

回头看了看已经目瞪口呆了的宁琳琅,张辰把石头收起来,道:“琳琅,这种石头你的确应该没见过。但是你应该听说过它的大名。唐朝时候吐蕃王朝的第三十三任赞普弃宗弄赞松赞干布到中途求亲,为了迎娶文成公主的礼单中,就曾经出现过这种石头。

但是在那之后,应该就没有在史料中出现过相关于这种石头的文字了。只是在某些传记和杂记,以及民间的记录中出现过,记载的也只是一些含糊不清的内容。我也只是把所有的相关记录都集中在一起,一条条罗列整理出来之后,才知道这种石头居然会有这种神奇的功能。

今天见到这些石头。我也只是觉得很像,并不能完全确定就是那种传说中那种石头。正好想起它奇怪的功能,拿起一块来试试看,没想到还真就是那种传说中的石头。看来只要是有记载的东西就很有可能存在啊。”

宁琳琅恍若大悟,瞪大了眼睛盯着小箱子里的石头看了看。又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张辰,道:“师兄。你是说,这石头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吐蕃当惹雍湖女神贡觉玛的歌声孕育出来的宝石吗?天呐,原来传说是真的啊,这种石头居然是真实存在的。

当惹雍湖的女神的四种颜色分别代表睡觉、吃法、歌唱和舞蹈,睡觉和吃饭不好说什么,那既然有了歌声孕育而成的宝石,会不会有舞蹈孕育而成的宝石呢。

还有就是刚才师兄你把那石头放在灯光下的时候,投射出来的那种红光好神奇啊,居然能够把光线所及范围之内的所有物体全部都照成红色。如果用这石头做成首饰,岂不是在阳光照射之下到处都是红色的世界了吗,那得多美啊,这可就不是能够用价值来形容的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宁琳琅歪了歪脑袋,又道:“可是,这种石头是在光线照射下才会出现这种异象,如果没有足够强烈的光照,那就不一定能够有这样的效果了。”

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这话还真不是白说的,宁琳琅就这么无意的一句话,马上把张辰不明白的地方给打通了。这石头之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发出强于正午日头照射下的红光,完全是因为光线太强了,这里又完全被照耀得像白天一样,那种夜晚的现象当然不会出现了。

古人所说的夜晚阴气盛,只不过是因为月光其实只是反射的太阳光,又在一片漆黑的天地之中,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强烈的效果。就像用手电筒在夜里投射出去一样,找到稍远一些的那种光线不正是若有若无的吗,而且还有些或明或暗,有时候还有那么一点有若实质的样子。那么,这石头在月光下投射出来的光线,岂不是和那种手电筒的光线有些相似吗,说是氤氲之气也很有可能啊。

自己想通了,给宁琳琅解释起来,也就很容易了,把一块小一些的石头用双手捂起来,放在偏一点的光线中。

这时候,光线穿过人的手,在照到石头上,投射出的光线果然若了很多,在对面同样强烈的光线下,弱到几乎已经快看不见了,但还是有些似虚似实的样子。

待宁琳琅看清楚了,才又收起石头,道:“这石头的构造奇巧的很,在强光和弱光之下,出来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但又不会完全绝对。就像它的外在表现一样,比起最好的来总是差一些,但是却又能够包容兼有,这的确是一种很极端却又很结实的存在。

不过你说的那个舞蹈孕育而来石头,我想应该是不存在的,能够这一种就是天地的厚赐了,你还想要多少啊。”

见过这神奇的效果后,宁琳琅看着面前被打开的十六只小箱子,每一只里边都有一块或大或小的红色宝石,心里的确是有些佩服。

道:“传说中这种石头是极其难得的,只有在当惹雍湖的湖底才会有,而且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难怪自初唐之后就在没有了确切的消息,我想大部分都是被人给收藏起来了吧,最后落在了这位奕?的手里。”

张辰看着宁琳琅有些小孩子似地说话,笑着解答道:“哪有你想的那样,从初唐的松赞干布时期到清末的奕?时期,那可是一千三百多年的跨度,怎么可能会发生你想的那种事,而且也不只是鬼子六的手里有这东西,否则我看到的记载又是怎么回事呢。

历史上松赞干布迎娶了尼泊尔和大唐的两位公主,把佛教逮到了当时的吐蕃国,从而成为了那里的传统宗教。而传说中则是认为,佛教在吐蕃地区的传播和盛行,惹起了当地众神的愤怒,集体离开了青藏高原,搬到了更加美丽的地方去。这里边自然就有当惹雍湖的女神,所以自那以后,没有了女神的歌声,这种宝石就再也不可能产生了。

其实我认为,这种宝石应该是当惹雍湖内某些特殊的地质和元素,结合了某一时期的地质变化而产生的产物,本来就没有太大的量,也许只有个百八十块,采多了自然就没有了。而鬼子六这边,应该是一次意外的收获,你看看他藏在这里的东西,不也都是到处收罗来的吗,如果真让人去到当惹雍湖去捞这种宝石,估计怕是一块也弄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