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59章 公平竞争(下)

第四五九章 公平竞争(下)

杨晨燕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接着道:“张辰,我是在法国留学的,去年刚刚回来。听说你的唐韵很棒,是世界一流的大型博物馆,比罗浮宫还要强大,我也很想去看一看,欢迎吗?”

要换了不是心理素质超坚定的张辰,这时候就要抖一下了,杨晨燕在和他说话的时候,眼神里那种炙热毫不掩饰,再加上这个女人娇美的面容和惹火的身材,还当真是异性杀手啊。

不过这招对张辰没用,有了宁琳琅这碗酒垫底,平日里身边又都是张沐和姜圣懿这样的极品美女,已经极难再有女人能让张辰的心产生波动了。

张辰之前已经听到杨晨燕所说的话,自然之道她打的什么主意,这个时候还是少和她接触为好。自己本身是不怕什么的,但是杨晨燕那种炙热道要吃了他的眼神,会让很多人有不纯洁的想法,这样会有损宁琳琅的名声和地位。

张辰心中略一计较,表现出一种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道:“当然欢迎了,只要是抱着正常的参观和学习目的来的,我们唐韵都会无比的欢迎。”

说话的同时,顺势看了一眼斜前方,很快就捕捉到何向东的身影,接着道:“不好意思,杨小姐,那边有几个朋友,我的去应酬一下,失陪了”。说完也不管杨晨燕什么反应,径直就朝着何向东的方向走过去。

张辰参与到何向东他们这圈人之中,几个小一点的大家子弟都有点兴奋了,张辰可是很少和他们这些人打交道的。他们也觉得自己和张辰差距有点大,平时都不好意思往张辰身边凑,可现在是张辰主动和他们交谈,都觉得挺有面子的。

何向东刚才也看到杨晨燕主动找张晨说话了,那个女人也是京城氏族子弟们比较追得紧的,条件什么的都好的没法说,但是眼界却太高了,对这些氏族子弟根本就不屑一顾。

可是张辰却对她不屑一顾。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即使不发生点什么,有极品美女陪着。在这些大家族的子弟们眼力,那也是一种享受啊。张辰能够这样,更是让何向东的崇拜情结越发的加深,辰哥果然不是一般人。跟着他混绝没错。

不过他也不说破这些事,反而是向张辰提出了一个请求:“辰哥,我这阵子看了不少你推荐的书,收获也是不小,前段时间还专门去找东西看。一些以前概念很模糊假玩意儿,还真就看出来毛病了,你得多带带我啊。”

张辰一听他的话,就知道这小子走歪路上去了,有心指点他一下,笑道:“呵呵,专门去看假玩意儿,亏你小子想得出来。当心迟早有一天把眼睛看毁了。我上回应该给你说过的。想要练眼力就必须得看真家伙,只有真的见多了才能看出假的来。你可别忘了,假玩意儿现在是越做越真了,你说你能看出假玩意儿来,那你去汉府看看,或者去古建园林里看看。能不能从根本上指出来里边的东西假在那里?”

看着何向东不说话,完全是一副受教的样子。张辰又道:“我回头给你一张卡,你可以随意进出唐韵的展馆。你就在里边好好地学好好地看,什么时候看出心得来了,总结出自己的鉴别规则来了,你也就有些火候了。”

何向东知道张辰是不会随便指点别人的,现在能这样说,又给了自己唐韵的vip卡,可见对自己还是挺关心的。心中不禁感动,这个朋友有还是真值得交,只要你真心待他,他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亏待你。

想了想,何向东又道:“辰哥,你们那个捡漏流还要不要人啊,进去给你们打下手也行,我就是想感受一下那种跟着高手的感觉,说不得也能学上两招。”

何向东这句话把张辰给逗乐了,这小子还真是会想,居然要混进捡漏流去学习,也真亏他能想得出来。

笑着道:“近捡漏流不是不行,只要你能遵守规矩我就介绍你进去,但是我的事先给你说好了,到时候被打击到了可别怪我。”

何向东在收藏上也是着迷的很,大有在这个行业站住脚跟闯出一片天地的意思,听张辰说可以收他近捡漏流,忙不迭的感谢张辰。现在他高兴还来不及呢,那还顾得上打击不打击的,那里边可全都是高手啊,随便有人指点一下就受益匪浅的。

杨晨燕是个很聪明的人,她知道张辰这事在躲着她,不愿意和她多做交流。心里的喜悦就更盛了几分,一个不愿意和不相关女性多接触的男人,在现今的社会是极为难得的,张辰这种极为正派的举动和心里,也是自己苦苦寻找的,这个张辰实在是太难的了,必须要让他来到自己的身边。

但是杨晨燕知道,这样的男人想要靠近实在太难了,而且他进大厅的时候明显是听到自己说的话了,否则也不会防范之心那么重,就好像自己是吃人的猛兽一样,必须要改变这个现状。

看到张辰正和那边的人聊得高兴,杨晨燕在看看远处的宁琳琅等人,心想自己是不是可以和宁琳琅交流一下。既然他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那自己何不做的干脆一些,摆明立场地和他未婚妻争一场,也许未必就是坏事。

想必,杨晨燕晃着手里的酒杯,略微思索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想着宁琳琅所在的那一圈人走了过去。

“你好,你就是宁琳琅吗,我是川西杨家的杨晨燕,很高宁见到你。”又是老一套的开口。

宁琳琅听到有人和她说话,转头看到一个很美的女人,正端着酒杯和她打招呼,和对方碰了一下杯,微笑着答道:“你好杨小姐,我们今天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宁琳琅有着极好的家教,更是讲究一个贵族的礼仪,面对这个还不知道为什么要和自己打招呼的美女,表现的很大方。她现在进进出出代表的就是张辰。也代表着龙城张家,必须要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来。

她在京城认识的人很少,虽然也都是地位、身份在国内都较高。但是人数却太少了,基本就是以张辰为中心的一帮人,说无聊倒也谈不上,但是也总希望自能多认识一些朋友。而京城更是她二十岁以后才开始熟悉的地方。以前的那些亲人、同学和朋友都很少有机会见面了。

从她回升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不可能像一个小平头百姓那样,可以去公司当白领,可以和各种各样的例如同事之类的人打交道,因为她几乎没有那种机会。所以对于朋友就格外的看重。

在京城她也一样没有同事,在天辰国际她是少奶奶,即使去那里工作也只能做管理者,而管理者都是孤独的;唐韵、蓝图、琳琅.艾莉娜这些公司里的人全部都把他当做老板娘,更是不可能和她交朋友了。

现在和她关系相近的几个,也就是张湄、张沐、张涵等几个表姐妹和表嫂,但是这些都是亲人。外边的朋友也很少,姜圣懿算是一个闺蜜。虽然知道她对师兄你很喜欢。但是她的性格决定了她不可能骚扰师兄;其他的例如洛湘怡的关系现在也不错,再有就是卢俊义的妻子,而田乃昘的妻子年龄比较大了,和她们不好融合,自己能算是很熟悉。关中张家那边,张辰的几个姐姐倒是很喜欢她。也愿意和她在一起,但是来往的并不是太多。

除此之外。宁琳琅的交际圈小的可怜,对于朋友的渴望就更盛了。在她内心很希望石磊能赶快找个女朋友。那样就可以很正式并且很安全地多一个朋友,但是石磊那个小子不知道怎么了,到现在也没有动静。

而她选择的又是文玩古物这样一个行业,这一行里边的女性也是少的可怜,其中的一部分还都是艺术品投资炒家,和她成为朋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多亏了宁琳琅是个对古玩兴趣超级浓厚的,每天有大把的时间都花在了这个上面,否则很可能就会因此患上忧郁症。

现在,在这个京城豪门子弟的酒会上,有一个很漂亮的美女和他打招呼,宁琳琅很愿意和她聊一下,也许就能发展成为朋友呢。可怜的宁琳琅还不知道,面前这个她想发展成朋友的人,正琢磨着怎么挖她的墙角,把她深爱着的师兄抢走,这是一个可恶的第三者情敌啊。

杨晨燕是一个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的人,哪怕宁琳琅对她很友善,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继续挖宁琳琅的墙角,直到把张辰弄到自己身边。

此时面对宁琳琅的微笑,她能够感觉到宁琳琅的善意,也在这种极近的距离感受到了宁琳琅震人心魂的美丽。但是在杨晨燕的认识里,却是对自己对手更加慎重了几分,迎着宁琳琅的目光,道:“认识你我也很高兴,方便去那边聊聊吗?”

两人去到一个相对安静的位置,以方便接下来的交谈。宁琳琅是希望能够多一个新的朋友,脸上也一直保持着微笑;而杨晨燕则是自以为可以战胜宁琳琅,脸上也挂着微笑。只不过两个人内心的想法,却是大大的不同了。

刚刚站定,宁琳琅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杨晨燕就抢先开口了:“我刚才见到张辰,我说我想去唐韵参观一下,他还很欢迎我呢,你觉得呢?”

宁琳琅明显感觉到这话的味道不大对,所有人去唐韵参观,只要不是带着不良目的的,唐韵都会欢迎,总不能把游客赶出去吧。可是这个杨晨燕却偏偏要把张辰单独拿出来说,张辰肯定不会说出不欢迎的话,但也不会单独欢迎她一个人,至少她还不够那个资格。

善良是对一个人行为品格的定义,但是却不代表笨,也不是可欺的同义词。相反宁琳琅不但不是好欺负的,同时还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而且足够的聪明。

从哪杨晨燕的话里,她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师兄对自己的感情,宁琳琅是坚信不疑的,当初如果不是自己主动表白,师兄可能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表示。以师兄对待异性的谨慎和防备,绝不可能对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女性有什么想法,这个美丽的川西杨家小姐一定是在使用一次简单的挑拨计策。

其实宁琳琅自小生活在贵族圈子里,上流社会的一些阴暗面她见得多了。不论是在这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同样有龌龊的存在,而且这些龌龊本来就产生于人类的劣根性。并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些人的意愿就能够改变的。

当得知自己的叔叔有好几个情人的时候,宁琳琅就想过,如果未来自己的丈夫也有情人,那自己应该是像婶婶那样装作不知道忍让叔叔。还是站起来反抗丈夫的多情。

最终宁琳琅发现,男人的确是一种用不安定的动物,他们很可能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对一个充满诱惑的异性产生兴趣,从而发展出一段或者有结果或者是畸形的感情。

而作为一个女人。不论在民主开放的西方,还是在古老而保守的东房,甚至在极度落后的非洲部落,永远都是男人的附属品,这一点在人类的基因图谱上液晶写的很明确了。

一向高雅和温婉的宁琳琅知道,这个世界终究是男人的,而越是伟大和成功的男人,各方面的欲望就越多。于权利、于财富、于女色……。都是一样。生之为人就注定躲不开这个世界的基本原则,妥协的想法逐渐占了优势。

外公在去到英国之前,也还是很年轻的,那时候就已经有一妻两妾了。据说外公的父亲更是妻妾成群,家里一共有八个妻妾,当然那是当时的政府所允许的。英国的法律不要允许一夫多妻。但是不也一样又喝多这样的事吗,只不过是由小妾变成情人而已。

这个世界上有几个能够像父亲那样。始终只有母亲一个妻子,再没有和别的女性有染。更别提像师父和四师叔那样。为了五师叔终生不娶,就那么孤独一生的呢。能够得到那样一个丈夫,应该是所有女性都梦寐以求的吧,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个幸运。

但是在遇到张辰,并且两人相爱之后,张辰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对爱情的专一,对伴侣的忠诚,让宁琳琅内心里大为兴奋,上帝还是很眷顾自己的。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宁琳琅就越是发现,师兄对爱情的忠贞并不比父亲和师父他们少一点点,反而比他们更加的疼爱和宠溺自己的伴侣,宁琳琅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但是现在面前的这个女人,是的,宁琳琅已经不把她当做一个豪门小姐了,这种品格根本配不上豪门的家教和修养。这个女人的来意已经很明显了,她要抢夺自己视为珍宝的爱情,这事绝对不能容忍的,必须给她一个严厉的打击。

“哦,是吗?我们唐韵从来都很欢迎每一个抱着正当目的的游客,并且为他们提供最优质的解说服务;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还可以提供合作研究的机会和条件。我们一直就是这样做的,杨小姐愿意做一名唐韵的参观者,师兄当然是要欢迎的,我也同样和你欢迎。届时将会有专门、专业的解说员为你服务,相信杨小姐一定会在璀璨而绚丽的古文明世界中,得到灵魂和思想的净化。”

宁琳琅话中有话,她告诉杨晨燕:你的挑拨很失败,师兄对你的欢迎只是出于一种礼貌和修养,而你今后一定会为今天这种不纯洁的思想感到羞愧。

杨晨燕顿时觉得这个对手很厉害,远比自己想象中要强大得多,但是对方的话却让她有些不爽,这事直接在打击啊。内心有些恼怒的同时,也被激发起来了较量一下的念头。

索性开门见山,把事情摊开了直指目标,脸上的微笑不减,道:“实话说吧,我很喜欢张辰,他也是我人生二十多年中唯一能够喜欢的异性,我发现我已经不能自制地爱上他了。我对他做了足够的了解和调查,我知道你是他的未婚妻,也知道你们感情很好,但我还是坚持要爱他,并且得到他。

你只不过是有和他同门师兄妹的先天优势,又比我先见到他,如果先见到他的是我,今天这里一定没有你的位置。

怎么样,宁琳琅,我们来一次公平竞争吧。从现在开始。我正式开始追求张辰,你不许以未婚妻的身份横加阻碍,看看最后谁能够得到张辰妻子的位置。

你如果是最终的赢家。我衷心祝福你,并且远远离开。当然,如果我是最终的获胜者,你依旧可以留在张辰身边。我不介意他有妻子之外的女人。”

杨晨燕最后的这句话,可以说是对宁琳琅极大的侮辱,意思是说宁琳琅也只有当情人的份儿,但是她却不介意赏赐宁琳琅一些残羹剩饭,以彰显自己的大度。

宁琳琅听了这话都忍不住想笑了。这个女人真是无聊兼无耻到底了,这样的话说出来居然都面不改色,好像她是站在绝对正义的一方似的。低头看了看杨晨燕的胸部,规模倒也不算小了,估计“胸大无脑”就是专门说她的吧,她不但无脑,连羞耻都没有。

杨晨燕被宁琳琅看得莫名其妙,正想问宁琳琅什么意见。到底有没有胆量同意这个竞争。

就听到宁琳琅一声不屑的笑。道:“公平竞争?这世界哪里有什么公平竞争,你见到过吗?我和师兄已经是未婚夫妻,并且已经要结婚了;而你只不过是一个莫名其妙梦想着得到师兄感情的傻瓜,师兄连你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呢。你觉得该怎么公平竞争,这不是一件很好笑的事吗?

你说要我不得以未婚妻的身份横加阻碍你,难道你要我劝说师兄去和你约会发展感情吗?还是觉得我从今天开始就离开师兄的身边。离开我们的家一个人生活,给你腾出空间来呢?

你别忘记。我们是未婚夫妻,他对我做的一切和我对他做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你难道不觉得你这种想法本身就很幼稚吗?如果一个女人要鼓励自己的未婚夫去找别的不三不四的女人,并且欢迎她们去搅乱自己幸福的生活,你觉得这个女人是不是脑袋已经坏掉了?”

说了一气的宁琳琅有些口渴了,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也不管杨晨燕的脸上是什么表情,她是来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必须狠狠地打击她。

继续道:“没错,师兄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我无法拒绝任何人对他产生喜欢、爱慕,甚至是想要和他一起生活的念头,我也很享受别人对师兄的这些感觉,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骄傲,我为有这样一个未婚夫,有这样一个丈夫而自豪,因为他是世界的焦点。

但是,你根本不了解师兄,不知道他的心里是什么样子,那里边都有些什么东西,即使我给你机会,你也很难有所了解。你知道师兄的理想是什么吗?你知道师兄的从前吗?你知道师兄的内心世界是怎样的吗?

不,你不知道,一点都不知道。但是我,宁琳琅,艾丽萨.宁.麦克唐纳,我对这一切的明了就像我的生命一样。

这一切的原因只有一个,不因为我们是师兄妹,不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爱好和理想,也不因为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只因为我是他的崇拜者,从心灵到皮肤,从发梢到脚趾,我的每一颗细胞,每一丝神经,每一个呼吸,每一个念头中,都饱含着我对他的崇拜,我就住在他的心里,你能做到吗?就因为这个,师兄远远都是我的,其他的任何人都不会有机会。

但是你呢,可怜的杨小姐,请原谅无无法对你说出‘尊敬’这样的字眼,因为你的确配不上。你自己怎么样那是你自己,但是拜托你,请你为你的家族想想,不要因为你的无知和愚蠢,给你的家族带来耻辱,不要让你的家族从此成为别人的笑话。”

宁琳琅的声音随着心情的激动也越来越大,虽然她很努力地克制了,也尽量保持着一个柜子应有的礼仪。但是这样的事情太让人难以接受了,这个女人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要自己和她进行一场所谓的公平竞争,让她有大把的时间去勾引自己的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