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60章 结婚是最好的打算

第四六零章 结婚是最好的打算

就在她们的不远处,已经有人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东西,虽然还不清楚这两个人之间具体的谈话内容,却也不影响听到的人从断断续续的词语中劫夺出一点什么来。

大概的意思就是,杨家的杨晨燕要和宁琳琅抢张辰,还要宁琳琅给她腾出一些空间来,好让她下手,而宁琳琅却自信地告诉她,她绝对是没戏的。

听到谈们谈话的几个人就开始传这个消息,这大厅里拢共也就两百多人,很快就有一多半就知道了,也传的越来越离奇。

“听说没有,张辰、宁琳琅、杨晨燕,他们是三角恋……”

“哎,你知道吗,张辰现在看上杨晨燕了,要摔了他那个未婚妻……”

“我就说没有不吃腥的猫,感情张辰也挺花的,宁琳琅和杨晨燕都是张辰的女人……”

“…………”

人言可畏,这还没出大厅呢,消息就已经变了好几种味儿。传到张沐她们耳朵里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像话了,说宁琳琅和杨晨燕为了谁能多陪张辰几晚上,已经在那边闹意见了,说不来还要打起来呢。

别人不了解张辰,可张沐和姜圣懿她们却清楚的很,尤其张沐还是长时间和张辰在一起,对自己的弟弟到底是什么情况了若指掌。如果张辰真是一个花心大少,她也不可能就这么干耗着,早就和张辰有奸情了。

姜圣懿也表示绝不相信,张辰对宁琳琅那是好的不能再好了,而且两个人天天都在一起,哪来的三角恋和一女二夫呢,也不知道这是谁在嚼舌根,今天的教训还没吃够吗。

几个人忙找到已经和杨晨燕分开的宁琳琅,一番问询之下才得知,事情是真的有,但却不像传说的那样。反而是杨晨燕找宁琳琅摊牌,要和宁琳琅抢张辰。手段和想法都让人很不齿。

老张家因为有张芷兰的那件事,对家里孩子们的婚姻很在意,决不允许类似的事情在发生。现在有人再次露头,想要搞破坏,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姐妹几个马上就去找杨晨燕来问问她,身为京城大家族的子弟。怎么能这么无耻,居然胆大到破坏龙城张家的婚姻来了。

可杨晨燕这时候已经离开酒会现场了,正在回到自己家的路上。刚才和宁琳琅的一番交谈,本想着和宁琳琅摊牌,同时也打击一下宁琳琅。没想到这洋丫头底气好足。根本就没把她杨晨燕当回事,还狠狠地回击了她,让她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再待下去很可能就要出事了。

看来这件事不好成啊,前途艰险无比,而目标有很可能是一面铜墙铁壁。杨晨燕驾车缓缓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心里不由想到,宁琳琅说的也对。自以为自己对张辰了解了。可真正了解到的又有多少呢?

现在只是知道张辰最近两年的事情,就连他刚刚回到京城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清楚,张辰出现在龙城张家是为什么也不清楚,张辰回京城之前的事情就更是一无所知了,就凭目前的这些,根本别想有什么进展。

但这并没有打击到杨晨燕的信心。张辰是她唯一钟情的男人,她是不会就这么放手的。杨晨燕一点都不气馁。一路上想着的都是怎样去进一步了解张辰,包括张辰从前的一切还有他现在的一切。

想了一路的杨晨燕差点把车开过了回家的路口。停下车从车库出来的时候,杨晨燕看了看夜空中散发着皎洁白光的月亮,就好像张辰陪着她一样。双手握紧成拳头状,举起右臂,把拳头冲着幻想成张辰的月亮用力挥舞了一下。

嘴里念念有词地道:“张辰,我就是要得到你,你就是结婚了,我也要拆散你们。”

杨晨燕以为自己是一个为了追寻自己的爱情,而奋不顾身,抛弃了所有脸面,荣誉,尊严等等女人必需品,也要坚持到底的爱情斗士,认为自己一定会在最后胜出。

可她却不知道,她的这种追求是畸形和变态的,给她带来的也必定是灾难。张辰和宁琳琅是没有结婚,还不能受法律的保护,但是在人类几千年以来形成的认识中,订婚就等于是双方的关系已经确定了,所有搞破坏的人都是无耻的第三者。

而她这个第三者,是永远不会成功的。就像你宁琳琅说的那样,她根本不了解张辰,所以她的办法永远都没有凑效的那一天。宁琳琅的智商是相当高的,有些话当然不会说出来去指点自己的情敌,虽然这个情敌完全没有可能成功,正因为杨晨燕这么直白的想要插进张辰和宁琳琅的感情里,张辰就会讨厌和鄙视她一辈子,甚至连做最普通的朋友都不可能,张辰对异性的戒备心可是超级强的。

杨晨燕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她其实并不是一个斗士,她也没那么勇敢。今天的酒会被她差点搞散了,而她却在挑起事端之后逃跑了,不敢面对搞散酒会后的场面,至少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她更不敢面对宁琳琅的种种指责,今天晚上的她是一个逃兵,是一个懦弱的人。

而她今晚的所有做法,也都成为了她的污点,让今天参加酒会的人都对她产生了厌恶,以至于很多人在今后都躲着她,不愿意和她打交道,原因就是这个女人无耻、阴险,且没有责任感。

杨晨燕走了,张沐姐妹几个没有找到她,心里的怨气总要找个方式去发泄。对于现场纷纷传说的三角恋等消息,就是最好的发泄口,杨晨燕注定是要负责的,她不愿意负责也不行,因为酒会上所有的人到最后都清楚了。

张沐可不总是在张辰面前那样的好脾气,特别是在涉及到张辰的时候,这个心里只藏着张辰一个人的姐姐,终于展现了她彪悍的一面。

张沐气哼哼的走到前段的主台,拿起司仪使用的麦克风,龙城张家二小姐的气势迸发而出,道:“现在,大家都听我说。就在刚才,现场呢流传着一个很不好的消息,让我很生气。也让龙城张家的成员很不爽。

有人说,我弟弟张辰和川西杨家的杨晨燕不清不楚,而且传的绘声绘色。有鼻子有眼的。我想问问你们,这都是听谁说的,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这件事关系到龙城张家的名声和脸面,如果你们没有确切的消息。就不要再以讹传讹,否则就是对龙城张家的挑衅。

我告诉你们,不过你们也应该听说过了,我弟弟和琳琅每天都呆在一起,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做几乎所有的事。你们谁站出来说说,我弟弟从哪里和那个杨家的丫头有关系,又是怎么和她有感情的?”

看着眼前一个个有些噤若寒蝉的家伙,张沐冷哼了一声,道:“就在刚才,川西杨家的那个丫头,找到我弟弟的未婚妻。向她提出要求。不得已未婚妻的名义来阻止她接近我弟弟,给她足够的空间来追求我弟弟,让她当一个最幸福的第三者。

我不管一些人是怎么想的,也不管都有谁在心里喜欢我弟弟,优秀的男人就是让女人喜欢和爱慕的,但是这不等于他的感情可以随便被人破坏。希望你们都帮我传个话出去。宁琳琅是我弟弟的未婚妻,也是他将来的妻子。这个事绝对不可能改变的。

我在这里代表龙城张家说句话,如果谁有胆子在背后刷什么手段和阴谋。以破坏龙城张家子弟的感情和婚姻,那他就是龙城张家的敌人。在做事之前,就要自己想清楚了,是不是能够承受我们家的报复。”

说完,张沐把麦克风往架子上一扔,拉着宁琳琅到一边去说话了。这丫头在京城就这么一个人,难免会有些不开眼的把她当成外来户,如果她是京华城大家族的子弟,杨家丫头还敢这么肆无忌惮地乱来吗。龙城张家的媳妇可不是好欺负的,今天得好好教教她,以后要把龙城张家的气派摆出来,否则某些人还会犯贱的。

现场的人听了张沐的话,顿时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太疯狂了,杨家的那丫头也忒泼了点儿吧,你搞谁不好啊,居然搞到龙城张家头上了,该不会是在法国喝了几年洋墨水,脑子给坏掉了吧。

隐约听大人说起过当年张芷兰和张奉送两人故事的,都已经为川西杨家捏了一把汗,当年的关中张家要比杨家强吧,还不是一样被龙城张家给收拾的半死不活,好些年喘不过气来。也就是张辰现在回来了,看着张辰的面子,龙城张家不在收拾他们了,否则现在还没完呢。

现在这杨家丫头又来搞这一套,简直就是要把杨家给搞散了啊。京城里喜欢张辰的多了去了,也没见谁家的孩子干这么干的,主要是后果承担不起啊。听说那丫头搞了个什么公司,到现在也没见什么起色,看来这家伙搞建设不行,搞破坏倒是一把好手,有那么一点蒙古鞑子的意思,以后尽量远离的好,免得惹祸上身。

现场的各种反应杨晨燕并不知道,她也没想到自己因为今天的事情,已经被京城大部分的世家子弟当成瘟神了。看法嘛,只有四个字,“敬而远之”。

让杨晨燕想不到的是,关中张家里张辰那几个姐姐,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恨得牙痒,这杨家的丫头也太不知羞耻了,居然干出这种事情来,必须让她把这种想法打住了,否则以后会给张辰带来麻烦的。

从那天以后,不论是龙城张家的第三代还是关中张家的那姐妹三个,都开始了针对杨晨燕的计划,而杨晨燕也因此吃了不少的苦头,事业上一波三折不说,就连名声也差点坏透了。

后话不表,且说酒会上找不到杨晨燕,张沐发了一顿飙也消了点气,姜圣懿对此很是抱歉,道:“张辰,琳琅,真的很抱歉。本来是想大家热闹一下的,哪想到出了这儿一档子事,我保证这个人不会再出现在俱乐部里,也不会再出现在今后的任何活动中。琳琅。对不起啊。”

张辰和宁琳琅对此事的态度却很平淡,就像是没有发生或什么一样。宁琳琅反而来安慰张沐,道:“小沐姐你快别生气了,我刚才只是看不惯她那么无耻,这才指责了他几句。我和师兄的感情岂是她能够怕破坏得了的,我要是连这么一点信任都不给师兄,那我们还算什么未婚夫妻啊。”

这就是宁琳琅自信的根源,她不仅相信自己对张辰的感情和吸引力,也相信张辰对自己的感情,以及对两人感情的忠诚,更相信张辰是一个正派、正直的男人,就像父亲和师父那样的人。

张辰就更没把这当回事了,在他看来这就是一出闹剧,反面觉得已经败走,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今后多注意一点,别给对方有什么使坏和凑热闹的机会就好了,难不成还把她抓回来怎么样了吗,那就是自己这边的不对了。

张辰内心对这类的事情很清楚,其实也很敏感,爱情的事对他来说是一个禁止任何人触碰的禁区,里边只有两个人的位置,现在已经满座了。他也是个至情至性的人,只要是自己人那就会好得不得了,只要注意观察,这些在日常生活中就能看出来,就看你理解不理解了,杨辰眼显然是没能理解了。

张辰自幼孤苦伶仃,处处被人欺凌,尝尽了人情冷暖,到了九岁以后才第一次感觉到家的温暖。后来张百川夫妇同时撒手人寰,紧接着又是赵蕾的情变,让张辰感觉自己一下子好像再次回到了九岁之前的时候,惨也就是那么个样子了。

从小到大的种种经历,让张辰对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格外重视,家里的母亲、师伯、师叔们,还有外公外婆,两位太师叔,一干的舅舅姨姨,兄弟姐妹们们,这些都是张辰很在乎的。

而经过三年的修养,再加上宁琳琅的热情善良和主动,这才敢再次品尝爱情的滋味,张辰同样是珍稀的不得了。被人挖墙脚抢女朋友,而女朋友也抛弃自己,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张辰怎么可能让它落在自己深爱的小师妹身上,那是天理不容的。

而宁琳琅最坚实的依仗,也正是张辰这种对感情珍而重之的态度。张辰给宁琳琅一种很厚重的安全感,这不是什么为了心爱的人怎样怎样的说说而已,而是真实感受到的把自己放在组重要和最安全的位置上去。所以,宁琳琅不惧任何的挖墙脚者,师兄永远都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即使这样,张辰也觉得还是应该尽快给宁琳琅一个安定的环境,和一个稳定的家庭。拉过宁琳琅的手,道:“丫头,回去和妈还有师伯他们商量一下,我们还是选个日子尽快结婚吧,这样那些苍蝇也就省心了。”

听了张辰的话,宁琳琅心中满是感动,抱着张辰就吻了上去。

一边的张沐和姜圣懿先是一愣,眼神中闪过淡淡的愁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