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61章 汉奸比鬼子更可恨

第四六一章 汉奸比鬼子更可恨(12.13大屠杀特别版)

(这章开始会有些名词上的改动,例如民安部,没错,就那个乱抓“坏”人的地方,以免和谐做一个字的改动,劳大家自己兑换一下。)

另:今天是一万三千字的更新,有票的同学都给来两张吧,这都调出三百开外了,面子上很过不去啊。俺先谢过了!

以上不算字数

张沐和姜圣懿都把张辰放在心里,张沐已经是打定主意要单身一辈子了,姜圣懿还在自我纠结之中。

听到张辰的话,首先是有些不适应,毕竟自己深爱的男人要结婚了,而对象不是自己。但很快也就轻松了下来,他结了婚自己就一点念头都不会有了,只能是把他放在心里,一直这么藏下去。

不过这也并不影响彼此的交往,以后还是能想现在这样,只不过是张辰变成了有家室的人,其它的不会有任何问题。这里边最好的一点就是,张辰的妻子永远都是宁琳琅,这个明明知道张沐和姜圣懿喜欢张辰,却永远不会介意,并且依旧把她们当做尊敬的姐姐和最好的朋友的人,这应该是是最好的结局。

张涵对张辰完全就是仰慕,远不敢去想什么情情爱爱的东西,只是知道这个哥哥是在太厉害了,值得自己一辈子去学习和跟随。

刚刚过来还在一边站着的何向东和高阳等人,完全不知道和几个人之间的事情,都开始跟张辰和宁琳琅说一些恭喜的话。

一出闹剧就这样完美收官,照目前的状况看来,应该是皆大欢喜的。酒会也还在继续,大家都继续开始交谈和聊天,只是在一些名媛的话题中免不了说几句羡慕宁琳琅的话。也只限于羡慕而已。

张辰的主意是没人再敢打了,龙城张家的怒火可不是闹着玩的,严重点就会涉及到家族。玩不起啊。杨晨燕的几个闺蜜都知道她的想法,还有打算效仿她的,现在也都安安静静地歇菜了,还打算回头劝劝杨晨燕。天下男人那么多,张辰只有一个,已经是长期有主的人了,何必非要犯傻呢。

晚上回家后,张辰在第一时间和张芷兰、陈雯琳说了要结婚的打算。把两个人高兴的都没边了,直夸张辰是个孝顺的孩子。

然后就开始商量着明天去找老爷子张问海,还有张辰的两位太师叔,还有师伯和四师叔,三个在京舅舅,一起去商量张辰结婚的事,争取早日定下来几个好日子,然后再去英国和亲家商量。

张辰一开始没想明白。结婚和孝顺有什么必然联系吗。稍后在反应过来,这两个妈妈是想要抱孙子了,这结婚以后孙子也就不远了不是吗。

这个念头眼赶紧打住,否则她们绝对会肆意妄为下去,宁琳琅也是个极孝顺的人,她们只要提出来。那丫头就不会拒绝的。

想想张芷兰在张辰伴随的时候就见不上他,再见时候已经是超过二十了。根本没怎么抱过儿子的张芷兰还提出要张辰陪她睡在一起的要求,可见对孩子是多么的渴望。现在有了抱孙子的希望,那种念头怕是更强了吧。

而陈雯琳自从丈夫去世,就一直独身着,连董全安和李天平的感情都没接受,她可是连孩子都没有过呢。张辰也是她的孩子,她也很疼爱张辰,可初见面就已经是张辰九岁的时候,感觉是完全不同的,现在有了机会,自然是急不可耐。

张辰想想这俩人和宁琳琅谈话的场面就头皮发麻,赶紧开口打断她们的“妄想”,道:“妈,五师叔,我们结婚归结婚,但是并不代表我们会要孩子。我们现在还很年轻呢,这件事往后在慢慢考虑,我已经和琳琅说过了,至少在两年之内不会要孩子。”

张芷兰和陈雯琳被张辰的话小小的打击了一下,看来这孙子暂时是报不上了,不过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再等个两年也没什么,反正也不会太久。只是短暂的小失望,两人很快就开始继续讨论了,但是总要是不是顺便捎带一下抱孙子的事情,好像不谈这个问题就谈不到结婚似的。

这点同样也让张辰很纳闷,都说是结婚生子,正常来说肯定是结婚在前的,可听她们的话,怎么就像是生孩子才是基础,至少也是并列的一样,张辰内心纠结成了一团,长辈们的世界太复杂了。

宁琳琅自从说出这件事开始,就一直坐在旁边笑着,笑容里全是幸福的味道。在这个家里,不只是师兄关心爱护自己,婆婆、师叔和其他的长辈们都是一样,这让宁琳琅很感动,这种温暖让宁琳琅快乐的想哭。

因为有了之前的感动和温暖,夜里宁琳琅也是格外的奔放,大**各种戏码、各种姿势伴随着各种的挑逗和宣泄。两个人几番大战,直到接近清晨时分才鸣金收兵,约好了当夜再战。这也就是张辰的身子骨强壮,又有意念力可以恢复彼此的身体,换个人这么折腾,不用多久就得双双“香消玉损”了。

好在是张辰家里的房子是李天平这个很有责任感和良心的商人建的,并没有偷工减料的事情,而张辰进行的一系列装修也都本着尽善尽美的原则,隔音效果不是一般的好。即便是在房间里大喊大叫,早走廊里也只是听到一些声音,并不会觉得很严重。

否则就他们两人那三不五时就是一晚上的折腾,而且常常玩的很出位,被张芷兰和陈雯琳知道了早就担心的要死了,年轻人在这方面毫无节制对身体可是很有坏处的。张芷兰和陈雯琳都是过来人,也到了一定的年龄,而且陈雯琳还是一个出自陈氏门下的医生,对这些都是在乎的。

现在的张辰根本就不可能像之前自己想象的那样,做一个完全的甩手掌柜,买卖越做越大,手上的事务也越来越多。有不少事情都得他亲自去操心。手下的哼哈二将也是极力地帮他减负,有些事务也不可能完全都减掉,一个资产数百亿集团的老板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只要是张辰待在京城的日子。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务需要他处理,看着宋武和沈宪波两人明显写着劳累的脸,他还真不好意思把事情都推出去。想想这哼哈二将跟着自己的这几年,一直在东奔西走的忙碌着。张辰也觉得两人的确是有些辛苦,想着是不是该给他们多找些助手了。

跟两人商量了一下,宋、沈两位倒是很愿意找人帮着分担一下,他们掌控大局就好了。可现在蓝图公司里能用的人才已经都撒出去了,还是有些不够用。要说吸收新的人才进来,这倒是一个最好的办法,可哪有那么多有能力又信得过的人才呢。

毕竟张辰名下的买卖和其它的大企业有一定的差别,别人都是尽可能地把资产做大,哪怕是虚假的做大都可以,以便于成立集团公司。这样就可以从银行申请到更大量的贷款,用于业务和底盘的发展,而银行的贷款批下来跟着的监控也很厉害。不是随便就能动用的。

可张辰这边完全是尽量不要往大做。就保持单个公司的形式存在,以蓝图为总公司性质来进行管理,并且要细分到每一个行业的管理小组,以免在经营整体的某一环节造成认为掌控阻碍发展的现象。

说到贷款就更不用提了,所有的经营项目上一分钱贷款都没有,张辰手里那可有的是钱。虽然大家都不知道张辰到底有多少钱,但总的可以概括为“很多”。他的钱不仅投在了公司。就连那些国外的世界级大银行里,都在帮着他放贷款和投资。这也是宋武和沈宪波都了解的。

就是因为公司不缺钱,账面上哪的资金量又都比较大,这样一来就更要注意到所有的资金流向,避免有人见利起意,包公司账面上的钱私自挪用,或者是更严重的贪墨和据为己有。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也许最终能够找到人或者钱,但是因此形成的恶劣影响却是更为严重的,必须要在这一方面投入更多的人力和资源去管理。

三个人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吸收人才和培养、储备人才的事情,将作为今后工作中的一个重点,争取在一到两年之后,不再有用人荒的现象。

又谈了一些公司管理上的事情后,沈宪波说到了唐韵的未来发展,提议将唐韵文稿中心现藏的部分大部头古籍进行一次相对规模的制作发行,一次来稳固和再一次提升唐韵在整个文化界的地位。

在沈宪波的建议中,除《永乐大典》这种绝世的唯一珍藏版书籍外,例如《太平御览》等大部头,以及现有已发行的古籍类书籍在内容上有差别的原始版本,都可以摘选出一部分有影响力的来统一发行。当然也包括一部分西方的经典著作,还有类似于莎士比亚没有引发过的手稿等,也可以发行一些。

这件事做下来之后,相信唐韵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声誉,都会有一个显著的提高,并且更加的稳固。这种提高不仅仅是在文化层面,在社会普通层面也会有很大的影响,毕竟这是唐韵自己印刷出版和发行的,而版权也完全属于唐韵,影响力必然广大深远。

这种事尤其在国外,提升影响力的不仅仅是唐韵这一家,东方古老的华夏古国也会因此受益,要知道在西方,对文化和版权这类东西可是很看重的。一个东方国家的博物馆,可以拥有西方最古老的书籍和名人手稿,这要比在大都会博物馆见到一千年前的东方文物更加然人震撼。

这个想法倒是和张辰的想法不谋而合了,张辰早就有过这样的打算,只是那时候唐韵刚刚起步,还没有达到现在这么大的影响力,出版的事情肯定会受到阻碍和利益的盘剥,张辰可不想做一个散财童子。

现在机会已经成熟了,以唐韵现有的影响力,完全不惧任何的阻拦和盘剥,大不了老子去国外印,然后再“出口”到国内来。看看到时候这耳光是打在谁都脸上。

定下第二天在唐韵的会议室对这个事仔细研究,把蓝图和唐韵相关到这件事的人都召集起来,大家共同商讨。拿出一个最好的计划来。

张辰和宋、沈两人告别后,就驾车往潘家园去了。今天一大早,张沐就把宁琳琅拉去逛街,许是因为习惯了。逛着逛着就逛到了潘家园。打电话给张辰,让他事毕后去潘家园会合,然后一起去吃晚饭。

到了潘家园时间还早,张辰也没有急着联系她们,自己一个人先逛了起来。一路上也碰到了几个熟人,都是藏协的会员们来淘换东西的。

张辰也是年轻人,年轻人该有的玩心他也一样有,一时间起意想要玩一把。在一间小店里收了一件清中期的粉彩葫芦瓶,品相不算太好,但好歹是官窑货。一千块捡漏买下来,到了稍远点的另一间店里,十二万转手出去。算是赚点零花钱。

但也就是玩这么一下。真要是玩大了给市场里的人认出来,接着就又是一阵子闹腾,晚饭很可能就要推迟了。卖了瓶子后心情很不错,又去马三立店里坐了一会儿,马三立对张辰当然是万分的欢迎,闲聊了本个多小时才告辞离开。

市场快关门的时候。在停车场和张沐、宁琳琅见了面,两个人手里倒是拎了不少的东西。大概有七八件的样子,看来今天是大有收获了。

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俩人今天也纯粹是来玩的,收上来的东西只有一件明末的竹雕算得上正经货,其它的也都是一些平常物件。

清晚期带裂纹和豁口的大雅斋粉彩高足碗,清中期仿宣德官窑的青花笔筒,民国“洪宪年制”款的六棱茶壶,有裂纹的明中期生肖纹玉佩,都算不上什么精美。

张辰略带失望地道:“我说你们俩就淘换来这么些东西啊,这都是经济不富裕的一般藏友主攻的,你们不说弄两件好东西来,还把这些都搜刮走了,让别人怎么混啊。”

说这话的时候,这厮已经完全忘记了,就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前,他还用一只有几个豁口的瓶子换了十二万,现在倒是叨叨起别人来了。

张沐哪知道这家伙的事,还以为他是刚来呢,语气不爽道:“你以为我们愿意啊,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所有人都商量好了似的,要把好东西都留在家里不拿出来,我们走了两个小时在遇上这么一件竹雕。

其它这些我们也不想收啊,可那几个摊主就好像和这些东西有仇一样,随便扔在不起眼的地方,都没人愿意去看。如果我们不收,还不知道后边是什么结果呢,最后被毁了、坏了也不一定。还不如我们先收起来,然后通过拍卖公司拍出去,我们能赚点零花钱不说,东西也能落到正经人手里,这不挺好的吗,有什么不合适。”

张辰顿时语拙,人家说的很对啊,有很多不是太出色的东西,的确是因为没人认出来而导致破损和毁坏。这些东西的确是品相不好,可以都是正经有年代的玩意儿,就这么损坏了实在可惜。

张沐她们把这些东西收了,然后再卖出去,的确是可以起到一定的正面作用。张辰想到自己以前也这么干过,遇到好的就自己收藏,一般的和品相差的就卖掉,在赚到钱的同时还能拿把东西转出去并且让别人保护起来,这是一举数得的好事啊。

张辰的脑子顿时转了起来,自己这两年的眼界太高了,对于这些普通的玩意儿根本看不上,也没有再去管这个的心思,看来是犯了一个大错误啊。

如果能够把这一类的东西弄在一起,那也是很有样子的,或者交流出去,或者留下来改一个伤残文玩古物的专项展厅,提醒大家要珍稀和保护文物,这种用现实来引起行动的做法是绝对可行的啊。

而且这些东西也都有不少,没被人认出来的能占到一半以上。聚少成多,单单是交流拍卖这一项就是一笔很大的收入;用展览来进行保护的宣传,作用更是显著。这个事一定要放在明天的会上说一下,让人专门开设一个这样的工作小组,就在唐韵收有破损的东西。

大部头些列古籍的出版发行是一件大事,一件放到所有的层面上都不得不重视的大事,唐韵和蓝图的各位头领们都相当重视这件事。第二天都推开了所有的工作。去到唐韵的办公大楼开会,争取早日把这个能够给唐韵带来耀眼光芒的工作定下来。

张辰把每天早上都需要做的事情重复过一边之后,开车载着宁琳琅和张沐一起出发往唐韵去。宁琳琅在商业上也是一个很有头脑和智慧的人。在这件事上一定能够提出有用的建议;而且张沐还兼管着唐韵的所有出版发行以及版权等工作,这个会议必须有她的参与。

张辰在京城的行动基本上都比较声势浩大,前前后后的车子加起来至少也得有五台,张辰自己对于这个觉得是没必要的。安镇忠等人有一段时间也觉得可以适当放松一些。但是在张沐被绑架事件发生后,这种出行的规矩就成了必须的了,张辰用老板的身份命令都被安镇忠拒绝了。

现在不只是张辰,张芷兰和陈雯琳等人都一样,每天都会有一定数量的护卫队员和保镖跟随着。还有在暗处提供应急的预备成员。张沐也曾经因为这样的保护措施而苦恼。可一想到自己被王立章绑架的场面,最后还是接受了安镇忠的安排。

因为车上有张沐和宁琳琅,去的还是唐韵那种人流量特别大的地方,护卫队今天出动的车子要比平时多一些,安镇忠和韩奎亲自驾驶两台奔驰ML350,分别作为领头和押后,五台大众T5两前三后,把张辰的卡宴turbo结结实实地夹在中间。

一行八台车浩浩荡荡地从别墅区开出来。让门口的保安好一阵羡慕。看看人家这成色,人比人真是要气死啊,别说坐在中间那台车上,就是坐在那些T5上面,也要比站在这岗亭里强百十倍。

从长城尊邸到唐韵和蓝图的这两段路上,张辰的车队走的是最多了。沿途的商家和常驻户都知道这场面,差不多所有的交警也都知道。而且好知道这是什么人的车队。龙城张家的车队啊,那是超级庞然大物。而车上的这位更是牛的不得了。

上面早已经发话下话来了,只要,只要这车队不发生交通事故,谁都别去没事找事;发生了事故,也要把这车队往游离的方面领。不过交警们都很轻松,这车队从来就不违反交通规则,不仅行为规矩礼貌,还会时不时慰问他们一下,如果所有的人都能这么守规矩,那交通得多顺畅啊。

车队一路行来,大多数人们都已经习惯了,少数不太了解的和外地到京城的人,都在路边停下脚步来看看。

有人感慨道:“这京城的人就是讲排场,光这车队就得近千万,这人得有多少钱啊。”

这是他们没见到张辰最牛的车队,一边摆摊烤红薯的大爷接嘴道:“老乡你是外地来京城的吧,对这个车队肯定是不了解,这还都是小意思呢。就这位,又一次出来带了十几台车的车队,就中间一台主车的价格就抵得上这个车队,前前后后的车加起来据说得有四千多万,那才叫排场呢。”

这位摆摊的大爷倒是也不客气,又给一边到京城办事的外地老乡讲解了一下这车队的来头,和京城一些衙门的所在地等等。虽然他说的也不完全准确,但还是给这几个外地进京办事的人带来了一些有用的消息,临走买了他好几个烤红薯。

路途并没有多长,加上一起等红灯,没用半个小时就到了唐韵内部进出的大门外。安全问题一般都不会有,怎么说也是这么大的阵仗,没哪个不开眼的专门来找死。

车队行驶最大的特点就是稳、整、快,到了唐韵内部有专用的通道,不允许外部的车辆进入,行驶起来更是放心的很,速度也不会怎么降下来。

可是在车队刚刚进如唐韵大门的时候,斜刺里冷不防杀出几条不知道是不是好汉的来,挡在了安镇忠的车前面。安镇忠猛地一刹车,对着耳麦喊了一句“戒备”,接着就抄起家伙开门下车。

这几个人就这么冷不防蹦出来,还真是有点不要命的架势,如果不是安镇忠反应很快。车子的性能也不错的话,就这么一下就能撞他们个差不多。

安镇忠等一干护卫队都在民安部进行了注册,相当于是国家内卫部门专门安排在唐韵负责安全工作的。手里拿的都是真家伙。唐韵展馆里展出和收藏的那都是什么,九鼎、玉简、《永乐大典》、柴窑、王羲之、黄金《圣经》、琉璃《古兰经》等等的数之不尽的文物,那可都是华夏或者世界各国的国宝,武装力量自然是要达到一定等级的。

因为是护卫大量国宝的需要。除夜间巡逻加配突击步枪和红外镜外,唐韵所有的护卫队员都是统一配置的双枪。一支九毫米弹容量十三粒的伯莱塔92GS改进型,也就是美军海陆空标准配置的M9,作为主枪使用;辅助枪支是一只号称“转轮”之王的九毫米柯尔特巨蟒,威力十分巨大。护卫队员都喜欢把这支枪别再腋下。

安镇忠先是打开车门作为掩体,站在车门后隔着玻璃看了看前面的动静,这几个人手里并没有武器,开起来不像是来搞事的,可偏偏又堵在前面不离开,估计也不是什么好来路。

不过这几个家伙胆子倒是不小,行为也应该是事先计划好了的,跳出来之后就站在原地。并没有因为躲避而倒地的。也没有因为挡了别人的路而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反而是眼神中有着一种坚持,并且有那么点凶狠的意思。

确定这几个人暂时没有什么危险,安镇忠给后边打了个手势,留下几个人到前边来,其他的人俱都回到车上去了。这些家伙看起来就是小蚂蚱的角色。完全不值得这么多人上去,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安镇忠带着四个人拎着走上前去。面露凶相,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跑到我们公司的内部区域来,还挡住我们车队的路?这里是是禁区,不允许闲人进入,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否则我这儿可就不客气了。”

几个人看着安镇忠等人抬起手里的枪,“咔哒”一声打开了保险,这时候可就撑不住了。之前TMD不是说这些人只是普通的保镖吗,可这时候连枪都举起来了,看样子随时都可能会开枪啊,是不是上当了啊。

这时候几个家伙就开始有点害怕了,万一真开枪怎么办,闯到人家的禁区里了,打死了算不算是白死啊。有了这样的想法,但其立时就泄光了,开始小步地往后退。却又不敢转身跑,深怕这个彪形大汉手指头一动就要了自己的小命,就为了三两千块钱也太不值得了。

应该是他们几个中领头的人装着胆子站出来,声音有些哆嗦地道:“别,别开枪,我们不是坏人啊。”

都这个时候了,还顾得上说这些,安镇忠差点给逗笑了。想到身边还有自己的小弟,自己必须保持队长的威严,马上把脸绷得更紧一些,道:“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坏人,不过看你们这德行也不是好东西,只要我认为你们是有危险的,我就可以开枪击毙你们。不想死就说,你们到为什么跑到这儿,为什么要拦住我们的车队?”

这几个家伙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时也就吓唬吓唬小老百姓,干点什么敲诈勒索的事情,要不就是帮着什么人壮壮场面,让他们和安镇忠这样拿着真家伙的人遇上,也只有拉稀的份儿了。

这时候领头的也吓傻了,感情这家伙真会开枪啊,这他妈都算什么事啊。忙摆手阻止安镇忠开枪,道:“大哥,别……,别开枪,我们只是跑腿送信的。苗成玉苗公子派我们来的,让我们给一个叫张辰的人说,他就在唐韵的大门口等着,说是要教训一下张辰。好了,我的话都带到了,真的没我们什么是,您千万别开枪啊,我们这就滚蛋。”

这家伙倒是有点能屈能伸的,该装纯孙子的时候绝对不装孙子,说完就那么看着安镇忠,等他说个怎么发落的话,也不敢真的滚蛋,万一开枪怎么办啊。

其实这小子还是说假话了。他本来就是京城内的一个混混头儿,因为帮着苗成玉办过两件事,今天就被叫来再次帮着办事了。他今天带着几个小弟。不远处还有二三十个,按照苗成玉的吩咐,专门等在这里要拦住车教训张辰一下的。

没想到车上下来一个带家伙的,二话不说就举枪了。这些小混混平日里吓唬吓唬普通人还行,看见枪没尿裤子就算不错了。哪还敢去教训什么人,这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服软,然后逃出去。

苗成玉是惹不起的人,可这些带枪的就更惹不起了。这狗日的苗成玉真是害人不浅啊,都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来路,就干找人来堵着,以后谁再给他办事谁就是他养的。

要说安镇忠也就是吓唬吓唬他们,这些人就算动手也不够护卫队一个人的菜,开枪可就有点太说不过去了。而且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没必要真的搞死了,到时候还真不好为这件事打报告。

骂了几句让这几个人滚蛋。安镇忠把车交给别人开。自己到了张辰的车上,把刚才的事跟张辰汇报了一下。张辰听说苗成玉在前面大门口等着他,还说要教训他一下,这家伙疯了吗,自己和他一向没什么交道,更谈不上有仇怨了。

心中默默想了想。觉得是不是自己表现的太低调了,就连苗成玉这个京城二流家族的子弟也敢到自己的地头上咋咋呼呼。还扬言说要教训自己。

如果今天就这么过去了,不给苗成玉一点教训的话。这四九城里的少爷小姐们,往后还不知道怎么来挑衅自己呢。前几天的就会刚刚收拾了胡宗宝,落了周扒皮的面子,今天就有一跑出来苗成玉,看来也应该是嚣张一下发发飙的时候了。

想罢就安排安镇忠,车队不从这边进了,全部退出去,走文化园区的正门。一般张辰都不让车队走正门,毕竟是不允许外部的车辆在园区内行驶,张辰自己也不愿意让别人说自己显摆什么的。

可今天就不行了,张辰就是要去高调一把,让车队到正门去吸引更多的眼球,然后自己才好作秀。今天倒是要去看看,这些杂碎们耍的什么花样,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还真就以为自己是那么块料了,都TMD是贱骨头。

车队的到来国人让很多人都驻足观看,看看这是什么车队,居然绕过了唐韵的停车场,往正门的方向去,那边可是不允许车辆进入的,这人就这么过去,得有多牛掰啊。

车队快到正门口的时候,张辰已经看见前面的状况了,苗成玉的确就在正门等着呢。身边还有十几个人,还有那么三四个人像是京城世家的子弟;其他的看起来有点不像华夏人,略显猥琐的表情和高傲又低贱的气质,看起来应该是日本人。

在这些人后边,倒是真的有人打着日本的膏药旗,脑袋上也绑着大红团的膏药绷带,还有拉着条幅的,上边的内容居然是“强烈抗议唐韵汽车机械展馆拒绝日本汽车”和“大日本汽车工业称霸全球”,张辰倒是有点明白苗成玉要干什么了。

看到张辰从车上下来,后边还跟着十几个护卫队员,估计是有日本人在身边,苗成玉倒也不惧怕张辰,带着他身边的那些鬼子走上前来,显得还有那么点勇气。

张辰早就站在原地不动了,就等着他们上前来,气派要比苗成玉强太多了。

苗成玉带着日本人走过来,到了距离张辰还有几米的地方停下,后边还在大门口的日本人也都喊了起来,无非就是条幅上的那些内容,什么天皇之类的现在已经是没人喊了,忒丢人。

苗成玉站定之后,显得很有信心,对张辰道:“张辰,你为什么不让日本汽车进你的展馆,我的这几位日本朋友都对此很不满意,希望你能够改正你的错误。否则的话,他们就会想你发起挑战,我这几位日本朋友可都是空手道的好手,把你打趴下的时候你再同意,那可就丢尽华夏人的脸面了,你觉得呢?”

张辰心里那个气啊,这王八蛋帮着日本人说话当汉奸不算,还说什么日本人把自己打趴下之后自救再同意让日本车进展馆。这王八蛋以为现在是清朝的鞑子政府吗,这是要签订不平等条约的架势啊。还说自己会丢了华夏的脸面,你个龟孙子早已经把话下的面子丢光你了,老子想丢也得还有才行啊。

一边的其他游客们听到苗成玉的话,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王八蛋还是华夏人吗,怎么听怎么像个狗腿子汉奸说的话啊。

还没待游客们生气愤怒,开始进行临时的反日反汉奸行为,张辰就已经动了。

一边向前走,一边看着苗成玉,问道:“你说什么,我听不大懂啊,你再说一遍给我听听。”

苗成玉不认为张辰赶在这时候怎么样,这里可是有不少日本来的国际友人呢,而且都是高手。

有所依仗的苗成玉扬起练来冲着张辰,张开嘴还没发出声音,就感觉自己的脸上被重重地来了一下,紧接着就感觉身体脱离了地心引力飞了起来,然后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落地的时候,苗成玉的脸颊已经肿起老高,连着眼睛和耳朵的周围都肿了,想要说话都说不出来了。一张嘴,声音没出来,倒是一口腥臭的血液和十几颗牙齿被喷了出来。

这时候张辰的声音才响了起来:“汉奸比鬼子更可恨。这只是今天的开始,你既然敢找上门来讨打,我就不会让你有一点遗憾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