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四六二这样的汉奸更可恶上

四六二、这样的汉奸更可恶(上)

张辰给苗成玉的这一巴掌,还有他之后的话,引起了大门外的一片叫好声,这样的狗汉奸是在太可恨了,现在张辰站在那里,完全就是一个民族英雄。

接着就有不知道是那个方向的游客,第一个把手里的半瓶番茄果汁砸过去,苗成玉刚刚忍着剧痛抬起半边脸来,本来就已经肿到像猪头一样的半边脸,马上就雪上加霜地变成了带着鲜红色的彩色猪头。

有了第一个开头的,其他游客的愤怒马上就被勾起来了,水果、饮料、遮阳伞什么的,不停地朝着苗成玉砸过去。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个游客,捡起一块花池里的石头就砸了过去。这一下还真够准的,正中苗成玉的腰杆,想要冒着“炮火”站起来的小苗同学,被这一石头砸的马上又软了下去。

群众们的进攻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另外又分出去一般朝着日本人的方向开火,那些日本人倒是躲的挺快,苗成玉带来的几个同伙很不幸地成为了牺牲品。

那一石头的威力张辰也看到了,他要教训这些小子是没错,可也不能闹出人命来啊。现如今毕竟是法治社会了,即使法不责众,到时候也跑不了一场麻烦。

赶紧站出来伸手拦下一边的几个游客,让护卫队员们也帮着拦。张辰能那么打苗成玉,游客们也把他当成了主心骨和领头的,这时候都停下来,看看张辰要怎么办。

张辰站到已经停止攻击的游客们前面,看了一下大致的人数,高声道:“同胞们,鬼子可恨,汉奸更可恨,但现在是法治社会了,咱们国人也不是不讲道理的。这位汉奸同志到底想要做什么说什么,咱们都听一听看一看,然后再考虑怎么办。大家的水果饮料都是花钱买来的。就这么丢给他们也怪可惜的不是吗,等他们说完了以后,如果咱们不满意。再动手怎么样啊。

现在就让他们说说看,我代表大家和他们论一论。咱们华夏几千年,那可是礼仪之邦天朝上国,先礼后兵的道理还是要讲的。如果他们最后还是坚持不讲礼义廉耻,那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众人齐声叫好,还有人开玩笑,喊道:“没事,咱们不用水果饮料就是了。这园区里边还有好几处公厕呢,那里有的是好玩意儿,鬼子和汉奸一定会喜欢的。”

张辰差点给摔了一跤,估计这就是刚才用石头砸的那位,赶紧伸手向下虚压了一压。

走过去道苗成玉跟前,看着这厮浑身的那个脏啊,张辰是有洁癖的人,就更加觉得恶心了。

释放出意念力。把那些带着味道的空气隔绝在前面。才开口问他:“我说苗成玉,我听说你爷爷也是抗日年代过来的,你小子怎么就这么没骨头呢,干什么不好,非得当汉奸,非得给鬼子当狗呢。你这样对得起你爷爷吗?

我问你,你今天带着这些小鬼子到我这儿来。到底想干什么,刚才还在那边的门口安排了一帮子小混混。应该不止是为了吓吓我吧。要说咱们俩也没仇没怨的,连个话都没说过,你这又是为的什么呢?

你要真的是看不过眼,就想为日本人出头,哪儿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你应该知道的,我外公当年可是杀鬼子的先锋,死在他枪口和刺刀下的鬼子汉奸少说也有几百人;我太师叔当年也是以杀鬼子成名的,手里握着鬼子的命不必我外公太少。

还有你爷爷,也和鬼子干过仗吧。如果你今天的作为传到我外公和你爷爷那里,你的下场就不用我说了吧。”

苗成玉肿着一边的脸,牙齿也掉了一半多,说起话来含含糊糊的,不仔细还真听不懂,说了好几句后才慢慢抓住了发音的方式,却还是不好分辨。

“昌辰(张辰),你少啃我挨着糙(你少跟我来这套),扫爷凑是汉噗扩你澈套(小爷就是看不惯你这套),欠菜喝是聪是朽好的是瘦(现在可是中日友好的时代),已看出澈宠牌起扩其朽神的赤行癌(你干出这种排挤国际友人的事情来),秀噗瘸着剋扩掐丢眼吗(就不觉得给国家丢脸吗)?

火今千就是笑太车是喷嘭朽来跟你吵克公道(我今天就是要带着日本朋友来跟你讨个公道),以凭什么噗上是本人的汽车沁你的产馆(你凭什么不让日本人的汽车进你的展馆),你澈是民粗狭隘(你这是民族狭隘),每一个神舟朽权利赤份你炒伐你(每一个人都有权利质问你,讨伐你)。”

苗成玉还想再说,张辰却听不下去了,这家伙简直是满嘴喷粪啊,这话说的也太极品了吧,连国际友人和民族狭隘都搬出来了,不做汉奸真的还就亏了他这天生的狗奴才骨头。

再也顾不上什么洁癖不洁癖的了,大不了等会儿换一身衣服好了,张辰扬起大手,朝着苗成玉的另一面脸上狠狠地给了一巴掌。

这次两边的脸都肿起来了,牙齿也掉的没有了,就连刚才那模模糊糊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因为脸肿得厉害,嘴巴只能微微张开一点,呼噜呼噜地往外吐着血和牙齿,眼睛里带着恐惧,眼泪不停地流着,这都是因疼。

张辰是不会相信他说的话的,苗成玉那帮子成天混在一起的家伙的名声张辰还是听说过的,这些纨绔公子们什么时候关注过国际友人之类的事情,除了到处祸害姑娘,就是看着谁的买卖赚钱就想办法吞下来据为己有。

这小子不会是胆子大到看上唐韵了吧,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张辰就更加觉得自己在京城太低调了。来到京城内的这几年,从来不出去惹是生非,也没有什么恶名,就是一心埋头干自己的事业还买卖,看来还是有人觉得自己好欺负啊。

这个冒了头的苗成玉绝对不能轻易放过了,要不然以后还会有李成玉、王成玉之流的找上门来闹事,像这类的纨绔子弟败类,就是要杀一儆百,让那些猴子们都好好地怕上一怕。

接过宁琳琅拿来的小毛巾把手擦干净,有用干洗水洗了一下。再次面对苗成玉。这时候也就完全用不上客气了,苗家的面子也完全不用留了,抬起脚踢了踢苗成玉那颗已经比猪头还要大的脑袋。

很不客气地道:“你的嘴太恶心。现在不用你说了,我来问你来答,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稍微慢一点我就收拾你,听明白没有?”

苗成玉也许是被张辰两巴掌打痛了,怕答得慢了有被张辰赏一下子,听到张辰的话马上就点了点头,那种滑稽又卡通的样子。惹的周围的人一阵大笑。

“首先我要告诉你,你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你说,你今天来这里,就是看不惯我把日本人的汽车排除在唐韵的收藏和展览品之外,所以就带着你这些狗屁国际友人来找我抗议的,是不是?”

张辰问完后,苗成玉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表示他就是这个意思。

“你觉得我这是民族狭隘。是在给国家丢脸。你觉得所有人都有权利来质问我,来讨伐我,是这么回事吗?”

苗成玉接着点头

见这家伙死不松口,到这时候了还抱着他的“国际友人”不放,张辰连最后的一点同为京城一脉的怜悯都没了。

露出一个很邪性的笑容给苗成玉,道:“王八蛋。这可都是你自己承认的,这儿可是有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别后悔就行。”

苗成玉看到张辰的那个笑容,浑身就开始发冷。总觉得张辰有点不怀好意,可又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心里一紧张,连脸上的疼痛都轻了不少。

张辰转头对张沐大声道:“小沐姐,给沄哥打电话,让他通知一下大舅和二舅,顺便也跟外公说一声,就把今天苗成玉的话都实说了就行,接下来就没我们什么事了。我倒要看看,京城这么多大员们,他们会怎么对待这件事,怎么对待闽东苗家。”

苗成玉听了张辰这句话,脸色唰地就变得惨白,冷汗已经从全身的毛孔流了出来。张辰这家伙也太狠了,通知张镇寇和张镇山也就算了,还要通知龙城张家的老爷子,这下怕是家族也要跟着自己倒霉了。

更过分的是,这家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己和家族的名号都给报出来了,天知道这些人里边有没有京城的官员和记者,更不知道这些人里边会不会有和苗家不对付的,这下可是全完了。

想想自己真倒霉,惹谁不好非要惹上张辰,还是为了一个女人,这也太不值得了。可现在话已出口,木已成舟,想要挽回都没办法,自己怎么就选了这么烂的一个借口呢。本来还希望借着日本人来压一压张辰,没想到这小子根本不吃这套,一上来直接就把自己给拿下了,还在这么多人面前拿了证据,这下可真是死定了。

苗成玉的脸已经肿如猪头,根本无法做出什么表情来,只能是在嘴里呜呜呀呀地呼噜着,希望张辰能够过来听一听自己说什么。哪怕是给他磕头认错,也要把这件事拦下来,这件事的影响太大了。

如果真的被闹了出去,不止是自己要倒霉,整个苗家都会受到牵连。谁家没有几个对手啊,到时候对手们一窝蜂地扑上来,苗家真是要多惨就会有多餐。没有了苗家这块金字招牌的屁股,自己还怎么耀武扬威,还怎么欺男霸女啊。

张辰才不会管他想什么,苗家有这样的子弟出来,就不止是教育问题了,整个家族都存在着大问题。内部争斗没什么,内部解决就好了,但是打着日本人的旗号出来,给日本人当汉奸,这还是一个老牌红家族吗?

苗成玉那几个狐朋狗友早就被吓傻了,仗着家世去欺负别人他们很在行,有时候也能玩点小阴谋,可一旦涉及到这种场面,清一水儿的全部歇菜。就连帮着苗成玉想张辰讨个好或者去扶一扶都不敢,猪头就在眼前倒着,榜样的力量可是无穷大的。

张辰也懒得理他们,又往前走了一步,很无礼地用手指点了点日本人那边,道:“你们中间,谁是能说话的,过来一个。来跟我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记住,我要听真话。”

这些日本人本身就高傲的很。倒是不怎么怕张辰,要知道衙门在华夏算是洋人,洋人在华夏可是很有市场的。走到哪里都有一流的接待,官员们还得哄着供着。基本上只要是个洋人,还能带着一点本国政界或者商界的意思,差不多就可以在华夏横着走了。

一个年龄稍微大一点,差不多得有四十岁往上的鬼子走过来,看着张辰一点也不胆怯。反而还有一点傲慢,说的倒是汉语:“这位先生,我是大日本边牧株式会社的华夏代理工藤,我今天带着我的同胞们来到这里,就是要抗议这家唐韵博物馆对我们大日本的歧视,要求唐韵邀请大日本汽车企业进驻唐韵的。

这位苗先生使我们大日本的朋友,是一位尊重国际友人的热心华夏公民,全世界都知道华夏是一个礼仪之邦。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我没想到。我却在华夏见到了这么可耻的事情,一个野蛮粗鲁的人,殴打了一位热心帮助国际友人的绅士。

我要求你,现在,马上给尊敬的苗先生道歉,并且答应苗先生的要求。否则。我将以在华投资外商的身份去控告你,控告你不尊重外商。损害国家利益,殴打善良市民。引起国际纠纷,等待你的将是一场灾难。”

这小鬼子看来还是个能说会道的,这么一套无耻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就感觉那么的义正言辞呢,好像他天生就是站在正义那边的,而张辰却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和混蛋加三级一样,实在是该判个无期徒刑什么的。

一边的游客们听了这话可就闹腾开了,这小鬼子也太能扯了吧,难道对外国人奴颜卑膝,撅着尾巴去无耻地,没有下限地讨好,那样才算是礼仪之邦嘛?

骂声又开始了:“小鬼子,归回你家去吧,这世界上字啊没有比你们更无耻下流和也门的民族了,就你们也好意思说礼仪,你们连猪狗都不如。”

“小鬼子,你们的‘天皇陛下’还好吧,不知道你母亲有没有去用自己慰问一下啊?”

“你一个倭奴也敢在这里提要求,你以为现在还是满清时候吗?美国人给了你们两颗蛋,现在爷爷也给你一颗蛋。”

说着就是一颗蘸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黑乎乎的鸡蛋砸到了日本人的身上。

张辰对日本人的无耻早就见识过了,抵抗能力还算是强一些,面露不屑,道:“大日本?你们日本很大吗?有没有我们的青海省大?我早已经说过了,日本人根本没有汽车文化,只不过是一群无耻的盗贼和抄袭者,我们唐韵是展览艺术品的,并不展览垃圾。

你们现在马上给我滚蛋,还什么不尊重外商、损害国家利益、殴打善良市民,还引起国际纠纷。我不知道你能给我制造一场什么样的灾难,我只知道如果你们不滚蛋的话,就会比这个猪头还要惨,不信你就试试。”

要说这日本人还真的不相信张辰跟对他们怎么样,他可是洋人,怎么可能会怕一个华夏人呢,如果真的在这里被打了,那就可以向华夏政府抗议。裁决下来之后,也必定是自己获胜,自己就将成为把日本汽车工业的产品送进唐韵这个世界最大汽车博物馆的功臣,好处大大滴啊。

想到这里,工藤已经决定和张辰纠缠下去,哪怕真的会挨揍,也要冒这个险,这里边的利益可是太大了。

利益的驱使,让工藤忘记了所有的紧张,也忘记了敢揍苗家公子的人必定不是一般人,地位肯定要高出很多。现在工藤的脑子里,全是将来能够得到的奖赏和赞誉,说不定自己会因此被称为民族英雄呢,回到本岛去一定会被大用的,给一些公司的股份也不是不可能。

上前两步,抓住张辰的衣领,恶狠狠地道:“支那人,你最好识相一点,我们大日本的荣耀和骄傲是不允许你们这些低等的支那人来玷污的。如果你不想自己的生意和生活里到处都出现被破坏和打击,就马上同意我的要求。

哦,我还听苗君说你有一家珠宝珠宝公司和一家大酒店,如果你不想哪些地方出现恐怖的炸弹和袭击的话,就乖乖地向我们大日本下跪赔罪,邀请日本汽车进入吧。否则,你将会看到我们大日本的强大,你这样一个小小的支那人根本不在话下。……”

殊不知,张辰要的就是他先动手,那样就可以有无数个理由去还击了,这个傻×柜子还以为自己这一套虚张声势真的能互助张辰呢。他那里知道,之前已经由日本人来唐韵放过“炸弹”了,而且还是政府行为,就他一个小小的高级打工仔,说这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张辰一脸讥笑地看着工藤的表演,余光已经看到不远处一个换了装的护卫队员打出的手势,一些都已经能准备就绪了,接下来才是正经的戏码,哦哦,演出开始了。

这个工藤估计九成以上是个二杆子,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爬道这个位置上来的,至少也要算是个部门经理了吧,怎么一点察言观色都不会呢。这家伙丝毫没有发现,也许是嗨过头了没顾得上去看,张辰根本就没有便显出一点紧张和害怕,反而是很轻松地观察着四周,这样的人是他能吓唬的吗,活该他倒霉。

就在刚才,张辰收拾苗成玉的同时,近百名接到通知的护卫队员已经按照张辰的吩咐,就想换以前在唐韵大门口收拾柜子那样,换了衣服装成普通游客的样子,当然手里拿着的却不是游览参观是能用得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