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四六三这样的汉奸更可恶下

四六三、这样的汉奸更可恶(下)

张辰看到护卫队员准备完成的手势后,用常人完全看不懂的方式微微点了两下头,手里也做出了几个手势,干怎么办就这样被定了下来。

小日本工藤威胁的话还没有全部说完,就听见外围的游客中爆发出几声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欺负华夏同胞的小鬼子”,“打到小日本,扬我国威”……

然后,那些手里拿着剩饭剩菜和装满了墨汁或者烟灰的纸包的“游客”们,强身冲到了人群前面,对着工藤身后的一帮子日本人就砸过去,瓜皮过些本随着菜汤米粒一股脑儿的飞过去,近百人的进攻煞是壮观。

其他的游客见状,也一哄而上,开始把手里的东西想着小日本密集的低档投掷过去。张辰和安镇忠在同时发动,总要拿下几个人来问问口供啊。

工藤的威胁还没有到最**的时候,正准备往嗨的程度进展,就感觉自己的双手被一双铁钳似的收紧紧地扭住,接着就是一个强有力的扭动。

工藤的身体像是被拴在风车上一样,转了一个大圈站站地摔在了地上,本来就毫不俊朗的面部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五官算是暂时都毁了,会不会留下伤疤还不知道。

另一边挨着工藤比较近的两个鬼子,也被安镇忠和另一个护卫队员一脚踹翻在地。安镇忠他们没有张辰那种霸道的手腕,但收拾人的技巧还有很强大的,就那么一脚下去,膝盖就已经脱臼了,想要站起来已经成为奢望。

日本从根子上就是一个无耻的民族,一起什么的更是谈不上,跟着工藤一起来的那些鬼子在游客们的“狂轰滥炸”之下早已经鸟兽般狼狈哄散,那还顾得上管工藤他们三个的死活。华夏人爆发起来是很恐怖的,谁留下来就等着倒霉吧,这时候还是自己最要紧。什么日本汽车工业的骄傲和荣誉,与我毛关系啊。

没跑的也就跟着苗成玉来的那几个家伙了,他们不是不想跑。只不过有张辰在他们不敢跑啊。苗成玉已经是那副惨样了,他们如果跑了再被张辰逮住,天知道会是个什么下场,龙城张家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几个人也只能是忍受着各种“炮弹”的轰炸。尽量躲对着别搞得自己太狼狈了,等着最后看看张辰怎么处理自己几个。相信这么大的场面肯定会惊动警方,到时候有警方的人来了,相信张辰也不会太过分的。

不一会儿,警方果然是来人了。不过却不像那几个想的那样,到时看起来跟张辰的保镖大头子安镇忠很熟的样子。他们这边已经是浑身汁水,容貌很难分辨清楚,苗成玉就更不用说了,连话都没办法说呢。

来的是一个西城分局的治安大队长常坤,看起来也是人高马大的有那么一股子威严肃穆的劲儿,干好这位还正是以前在民安总部时候张沄的手下,对唐韵那是各位的关注和保护。听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

看了看现场。发现张辰也在呢,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没那么简单,该怎么做还带听听这位少爷的意见,紧走几步上前去,先和张辰打招呼,满脸带笑地道:“呦。张先生也在呢,你个人这儿没什么事吧?”

虽然不熟。张辰也大概知道这人的关系,人家给面子。张辰就更给面子了,笑着道:“哦,我没事。带式麻烦常队长你这跑一趟了,就是几个不开眼的世家子弟带着一帮子日本人。跑到我这儿示威来了,还说什么要给我的公司里放炸弹什么的,现在都已经拿下了。常队长你们也都辛苦了,回头叫老安谈们带着弟兄们好好喝一顿,对大家长期以来的关心和帮助聊表寸心。”

这人要是会办事就是这样,虽然是一个级别还不怎么够的大队长,但是张辰却能够以这样的态度去交往,还亲自吩咐人犒劳大家。虽然这些人也时不时和安镇忠他们一起玩,可张辰亲自吩咐的,那就有不一样了,给这样的人干活心里舒服啊。

哪像那些世家纨绔子弟,仗着自己有家世做背景,对着些民安的人都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来晚了或者办事不让他们满意还免不了一顿臭骂。一般来说那些人有事都不会是好事,去帮忙的也都是些溜须拍马想要捧臭脚的家伙,有点正义感的都会躲着不去。

常坤和张辰打过了招呼,这才走到前面,和安镇忠打趣道:“我说老安哥,这都是谁家的子弟啊,居然敢惹到这位少爷头上来了,还带着鬼子来,怕是要激起全京城大家族的公愤啊。这家伙真够不要命的,也真够不要脸的。”

安镇忠也是一笑,道:“带头的是闽东苗家的孙子,根本的还有几个,好像有直隶李家的和劳工部赵部长的儿子,其他几个还没仔细看呢就被人给揍了。你是没见着,这小子那个汉奸样儿啊,好像我们张先生不给日本人磕头认错,不然日本人骑在头上,那就是民族和国家的罪人,就是全民公敌一样。要不是怕影响不好,给老张家惹麻烦,我他娘早就一枪崩了他狗孙子了。”

常坤活这么大了,自从参加工作就在这民安部门干,见过的龌龊事数不胜数,奴颜卑膝的也是不少,可想苗成玉这样的却还是头一回见。心道:这还是世族大家的子弟吗,老一辈的硬骨头都跑哪去了,作为一个华夏大家族,养出这样的子孙来还真是够悲哀的。

“得,这帮小子是够王八蛋的,我都替他们觉着丢脸。老安哥,少爷那边打算怎么处理啊,这事总得让他们说出个一二三来,才好接着往下运作。”常坤也算是官场老油条了,遇到这种事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老张家能够在这件事上吃到多少好处,他也算是张沄的老部下了,站在龙城张家的立场去考虑也很正常。

安镇忠跟着张辰这些年,一直都是实实在在做事,用成绩来换荣誉,对于官场礼仪考虑的并不多。但这并不是说他就完全不懂,听常坤这么一说。也觉得是个机会,说不来这闽东苗家这回就要倒大霉,自己是标准的铁杆张辰一派。自然要为老张家考虑。

道:“就这么在外边也不好处理,再说这些混蛋身上都那样了,心弄进去洗巴洗巴,然后再问话吧。到了里边就没人能看见了。想怎么收拾他们就是咱们说了算,都tmd是贱骨头。”

所谓的“洗巴洗巴”并不是让这些人洗漱或者洗澡,而是把他们押到园林区的后墙外侧一条排水渠边上,接过几根水管子来,就那么往身上冲一下。把脏东西和味道去了就行。这边还等着问话呢,而且这些王八蛋汉奸和鬼子,谁愿意给他们那个条件啊。

从刚开始的趾高气昂气势汹汹,到现在的阶下囚,工藤还是没有什么觉悟。虽说是大夏天的,可被冷水管子一冲,还是浑身打了个冷颤。

哆嗦着叫道:“你们不能这样,我是大日本驻华的商务代理。你们这样对待国际友人。就不怕受到谴责吗?我一定会向我国大使馆提出请求,要求你们的政府严惩你们,来补偿我们大日本商人的荣誉。”

他叫他的,这边的护卫队员才不会管,完全当做没听见一样,水管子开得更大了。带着强大冲击力的水柱打在身上。不仅仅是冷,浑身都被打得疼痛不已。工藤总算是闭嘴了。

冲洗完毕后,就在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张辰开始对这些家伙开始问话了。开始的时候还工藤硬着骨头什么都不说,等到张辰在他身上点了几下,用意念力在他体内造成无数个小范围的低温燃烧,并且开始**他的神经之后,工藤就再也忍不下去了。

那几个苗成玉的搭档,都是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根本经不住折腾,那边工藤的惨嚎声早已经把他们吓破胆了。但凡是知道什么事情,都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犹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就连和今天这件事无关的也都说了不少,其中不乏他们和苗成玉赶过的无耻勾当。

把两方面的供词总结融汇在一起,发生今天这件事的原因也就真相大白了。

这个工藤是来到华夏不久的日商代理,只知道唐韵是一家超级博物馆,其它的都是一概不知。而今天道唐韵来闹事,正是苗成玉挑唆的,并且对他许诺了一定的利益。

他和苗成玉认识,源自于苗成玉坑来的一间公司是边牧株式会社在华北的代理商,因为苗成玉是京城大家族的子弟,有些需要处理的官面事情可以帮着跑跑腿,慢慢地也就有了些来往。

苗家是的根基在闽东,苗成玉就想把华东的代理也抢过来,这里边有需要工藤配合的地方,所以就要讨好工藤。日本人的贪婪在工藤身上体现的很明显,没有足够的利益怎么可能帮他这个忙,苗成玉约着工藤连吃带和还奉送了一个自己养熟了的女人,就这样谈了几次还是不成。

苗成玉苦无办法的时候,正好赶上苗成玉因为追求杨晨燕被拒绝,而杨晨燕又传出了追求张辰的事。杨晨燕刚从法规回来的时候,苗成玉见过一次,自那以后就每天都梦想着能够得到杨晨燕,奈何杨晨燕从来不正眼瞧他,多次邀请和“偶遇”都被杨晨燕刺激的遍体鳞伤。

可对方同样是京城大家族,而且杨家的实力不比苗家差,在某些方面还要强出一些。更可怕的是杨晨燕有两个堂兄,都是比较威武的那种,苗成玉在两个人受伤没吵吃亏,心里想着生气,也想过用些下流办法,却不敢做什么实际的动作。

而张辰这边在零一年横空出世,三年以来一路飘红,各个方面都被京城大家族的长辈们交口称赞,已经是稳居京城世家子弟第三代头名的宝座。苗成玉早就对张辰作为京城世家第三代中的头名看不惯了,凭什么就不是他苗成玉做头名呢,虽然也知道自己的实力完全不济,但是对于排在前面的那几位都是看不上,觉得自己在他们的位置上一定会做得更好。

听着家里的长辈们动辄就把张辰拿出来做典型,一比之下自己简直就是连渣都算不上,苗成玉怎么能部队张辰动气呢,早就想找个机会好好收拾一下张辰了,只是没有什么借口针对张辰。

这次杨晨燕和张辰的事情传出来,苗成玉终于是忍不住了。敢和老子抢女人,这点事绝对不能容忍的。苗成玉天真地认为,只要他能够下了张辰的面子。让张辰灰头土脸一次,自己的风头肯定会盖过张辰,到时候顶着光环的他再去追求杨晨燕,自然也就轻而易举了。

又联想到张辰坚决禁止日本和韩国的汽车工业产品进入唐韵的展馆。而之前也挺工藤对这件事抱怨过,苗成玉就把几个平时混在一起为非作歹的世家子弟喊到家里,商量着怎么利用这个事做点手脚。

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么一幕。苗成玉自以为自己也是京城世家子弟,张辰是不敢轻易动自己的,只要自己这边态度强硬。在联合日本人的威逼压迫,张辰说不来就会屈服呢,毕竟谁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是不是。

这件事也正对了工藤的胃口,他刚刚到华夏任职时间不长,对于一些世家子弟们的消息也不太了解。觉得唐韵也就是一个依靠国家扶持的博物馆,张辰也只不过是一个有点钱的商人和收藏家而已,有毛家公子的脸面在,官面上是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放开了闹就是了。最后一定能够后有好处到手的。

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张辰的态度这么强硬,手段这么狠辣,第一个就把苗家公子给打惨了。后边的事情也就跟着没了结果,日本人倒是喊了几嗓子,却激起了民愤。被群起而攻之了。

其实,如果苗成玉单纯是拿着杨晨燕的事情来闹。张辰根本就不会搭理他的,更不可能闹到先自爱这个局面。

杨晨燕是苦追张辰不假。可那也得张辰对她有意思啊,张辰的一颗心全都扑在了小师妹的身上,哪还顾得上旁的人呢,而且杨晨燕的手段和心思也让张辰很反感,就算倒退一万步,宁琳琅和张辰分手了,她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

而且这苗成玉还是个标准的混蛋纨绔子弟,说其他平时的行为来,张辰都觉得有些恶心。这种人虽然生在大家世族,但是人品和灵魂都肮脏无比,说句不好听的话,那些站街的女郎都要比他们的品德高声无数倍。

如果不是有家族作为背景和依仗,像他们这种人,早就不知道被干挺多少次了,哪轮的上他们作威作福。总的来说京城的世家子弟还算都不错,有教养和有实力的也不少,他们之所以能够混这么长时间,也都是别人懒得搭理他们,否则他们早就惨了。

事情已经搞清楚了,一个是为了对他根本爱答不理的女人,以及对张辰耀眼光芒的嫉妒而心生恨意;另一个是毫不知情,觉得日本人的身份加上苗家公子的面子就可以为所欲为的白痴。这两个人混到一起,偏偏又遇上了强势无比,且手段狠辣的张辰,后果之惨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常坤带着一帮手下们现场办公,给这几个世家子弟和日本人都做了笔录,签字画押之后带回局里备案。

而龙城张家这边,也已经把这件事捅了出去,造成的轰动可想而知。对于苗家子弟的这种做法,京城所有大家族都占到了他们的对立面上,这样的人绝对不可以成为盟友或者朋友,狠狠打击才是正道。

官场本来就是这样呢,处处都有敌人埋藏潜伏,稍不留神就会伺机而动。现在你都主动跑到人家枪口下了,在手下留情那得多不好意思啊,抄上了猛打就对了。

那几个跟着苗成玉一起的,也被家里的长辈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同时那几家也都加入了首饰苗家的阵营,闽东苗家的下场不要太惨啊。

国家外事部也在这件事情上占据了完全对主动,第一时间把外交公函送抵日使馆,要求他们严格管理在华日籍人员,如果在发生这种围堵华夏单位和机构聚众闹事,以恐怖袭击威胁华夏国民的事情,日方要负全部责任。

同时,外事部还提出,要求日方理解调回边牧株式会社的华夏代理工藤,并且对边牧株式会社的在华部门进行严厉的惩罚,否则中方将拒绝所有相关道边牧的日方成员入境。

宁琳琅也没有闲着,以他父亲弗雷德里克.麦克唐纳子爵和麦克唐纳家族的名义,想英使馆提出,要求英使馆保护在华英国公民的权益不被日本人损害,坚决打击日本的恐怖组织行动。

日使馆内则是一片交集混乱,这个边牧株式会社的代理工藤简直是个疯狗加白痴,居然对龙城张家这样呢的大机组进行威胁恐吓,还扬言要进行恐怖袭击。而且这件事还牵扯到了英方,就连英格兰人都发来了问询公函,要求他们给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并且严惩相关人员。

面对如此强大的势力,日使馆不得不无奈地屈服。工藤和一干参与闹事的人员被遣返回国,边牧株式会社接到了一张来自日本国内的罚单,并且被政府打出合作对象的目录。

苗家可就更惨了,因为苗成玉这一闹腾,被几乎所有的大家族同时针对下手,短短时间内,从京城二流家族沦落为三流以外的小家族,门庭冷落到空可罗雀。

在现在这样的社会环境宁夏,已经元气大损伤筋动骨的苗家,如果想要东山再起,怕不得付出超过百年的努力,当然这其中还不能有任何的对手,否则就是一场梦境。

张辰对于苗成玉的无耻下贱做法,比当时在唐韵大门口还要觉得恶心,为了个人的一点不服气和虚荣心,为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的女人,就联合撺掇日本人来干这种事,这样的汉奸更加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