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70章 你这玉是怎么盘的

第四七零章 你这玉是怎么盘的

求个票吧,希望越来越好,大家也是一样!谢!

又过了几天后,到了和张娇约好一起去古玩市场的r辰一早“例行公事”后就带着宁琳琅驾车出发了。

今天的出行范围几乎老城内,不需要太多人护卫,更不需要安镇忠之类的大将随行,只是出了一台a6和三台t5陪着,五台车先去接了张娇才能再往今天的目的地潘家园去。

因为要和张娇一起,张沐就没有跟着去,而是忙自己的出版事宜了。龙城张家和关中张家是死对头,这事是人所共知的,即使现在龙城张家已经因为张辰的回归罢战了,但是两家的人还是尽量的避免碰面,实际上龙城张家的怒气并没有完全消散。

张沐可以说是张辰的第一铁杆,有些方面就连宁琳琅都不一定比她超出去。未来的宁琳琅和张辰是夫妻,宁琳琅自然可以对张辰又任何的合理要求;但是张沐只能是张辰的表姐,一个永远都会躲在一边祝福张辰的人。

张沐在张辰身上投注的感情不必宁琳琅少一点,付出的也要比宁琳琅多,因为宁琳琅可以得到爱情,张沐却只能单相思到老。所以张沐就更加的维护张辰,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觉得满意,才能让自己更加的深爱张辰,哪怕张辰做的事极为错误的事。

张辰和张娇相认,龙城张家没有人反对,因为这是一件应当且必然的事,不像男人反而是张辰不对了。但是张沐的内心的意见却是赞成,哪怕会因为张娇的出现而分走了张辰对自己的关爱,只要张辰决定了的,她就会全力支持。

张娇第一次见到宁琳琅这个“洋人嫂子”,顿时就被宁琳琅的美丽所镇服了。这个嫂子不论从东方还是西方的审美观点上,都找不出任何的瑕疵,张娇觉得个字应该说的就是自己这位“洋人嫂子”了吧。这样的美女只有张娇想象中的“海伦”才能与之相比较,也只有这样的美人才能配得上哥哥。

张娇知道这个嫂子和哥哥是师兄妹。两个人的感情好得要命,哥哥还把自己的两艘游艇分别用嫂子的中、英文名字命名。也知道这个嫂子咱古玩行的能耐是仅次于哥哥那一层次的,也是个响当当的高手。更是有着英格兰的贵族身份,对宁琳琅的感觉也就只剩下喜欢了。

快步走到已经站在那里等着的张辰和宁琳琅面前,张娇根式乖巧亲昵地喊了一声“哥哥,嫂子”。让宁琳琅心里一阵的高兴。

“嫂子”这个称呼在龙城张家的小字辈当中,已经是对宁琳琅公认的称呼了,但这时候从张娇的嘴里喊出来,确实有一种特别甜蜜的味道。

宁琳琅出生在极为重视血统的贵族家庭,对血缘这个东西很是在意。已经得到张辰母氏血缘亲属的认可。又得到了他父氏血缘几个姐姐的认可,宁琳琅才觉得是完整了。因为张辰和父氏异族断绝了关系,所以现在得到了张辰血缘上亲妹妹的尊敬,这无疑是最重要的认可之一,是仅次于龙城张家老爷子张问海夫妇和母亲张芷兰的。

宁琳琅也热情地拉过张娇的手上车吧,今天让你哥带你好好逛逛,有什么喜欢的就说。让你哥买给你。”

宁琳琅这些热情可不是随便给的。首先要建立在张辰认可这个妹妹的基础上,其次还要这个妹妹的确是和张辰亲近,否则即便是宁琳琅,也不得不排除掉血缘这层关系了。

跟着哥哥到了古玩市场,张娇有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好像只有在这种形式下。这里才是真正的古玩市场。只有自己一个人来的时候,那种感觉是根本不能比的。说起来真的是好奇怪。

张娇把这个理解为古玩行的神奇,难怪人们都说古玩行有些神秘。跟着懂行的人逛起来的确是要明白很多。什么东西是怎么回事全都一清二楚,完全不像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盲人瞎马的样子。

之前自己觉得很有可能像是真货的,全部被哥哥判了死刑;而那些自己有过疑惑的,哥哥和嫂子更是连看都不看。逛了半个多小时下来,眼里看到的居然假货率高达百分之百,张娇不禁有些矛盾了,如果这样的话,那人们又怎么去捡漏呢。

对于这个很外行的问题,宁琳琅给出的解释让张娇大呼幸运,如果自己之前已经出手过的话,现在已经被人把所有的钱都骗光了。

原来一进大门口的那片区域,基本都是游客和老外才会在那里买东西,摊子上的东西一般也只有两种,一种是工艺品,另一种就是假货。就是到了市场里边去,也是假货居多,一百件至少有九十九件都是假的。总之一句话,如果没有一定的功力,在这里边混就是找死。

张娇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天自己只不过是被碰瓷了,哥哥去了还能够把自己救回来,并且让那些人伏法。自己要是已经买了东西在手,形成了实质上的交易,怕是哥哥来了都不一定好办,很可能人早就换地方了,而且哥哥也不能花了行内的规矩,想把钱要回来的可能乎没有。

另外嫂子也说了,想要到这里来憋宝的人,都没有穿着太光鲜的,那种人必定不可能买到太便宜的东西。除非是像哥哥这样,有着绝卓的眼力和通晓各种古玩行技巧,并且肚子里弯弯绕很多的人,才能够不换衣服就进来。

在古玩市场里,有三种人是很难买到便宜货的,一种是衣着光鲜出手阔绰的,一种很漂亮的女孩子,另一种就是古玩行的大名人。哥哥也是大名人,之所以还能够轻松在这里转悠,就是因为他在电视节目里总戴着眼镜的原因,很少有人能认出他来。不过即使像哥哥这样主意的人,也难免被人认出来,然后故意抬价。

自己那天被碰瓷的盯上,就因为自己犯了两个忌讳,一是人长得漂亮却不做掩饰,二是穿着的衣服太新太好,一看就不是真正古玩行的老手。最重要的就是。自己不知道这里边的规矩,就像那天的瓷瓶,属于易碎品。双方交接手的时候,都是要一方先放在桌子上,另一方才会去动的,自己却直接伸手接了。给了对方碰瓷的机会。

真是不看不知道,走进了才发现,这古玩行里边的门道还真是够多的。看上了什么东西以后要怎么讲价、问价,别人给出的价钱不能随便回口,别人正在看的东西不能碰。如无必要尽量不要对组合的物件进行拆装等等,这些规矩和在商场里买东西都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些古玩行其它的相关知识,什么真正的藏家买了假货绝对不会找回来,而是悄悄砸了扔掉或者藏起来;砍价的时候也要分对象和场合,真么情况下是拦腰一刀的砍,什么时候直接朝脚跟上砍;这些所有的东西都太讲究了。

当张娇从嫂子的口中得知,哥哥可能是所有古玩行成名人物中,唯一从来没有打过眼的。而且保持着不捡漏不出手的记录的时候。张娇简直就要欢呼起来了。哥哥是在是超级了不起,能够在这么让人眼花撩换的市场中,在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交易中保持长期捡大漏,除了神仙也就只有自己的哥哥能做到了。

“嫂子,你们总说捡漏,我也能理解捡漏就是花了很少的钱。而买到了很有价值的东西,那么那些被你们捡漏了的人。他们又该怎么说呢,总不会是叫做‘被捡漏有就是哥哥他总是捡漏。别人有没有什么防备他的办法啊,他最大的捡漏是什么东西啊?”

这丫头的求知欲太强了,对张辰这个哥哥有事佩服的不得了,但是问出来的问题却总是很搞笑捡漏”这样的新名词都给她发明出来了。

笑着给她解释道:“那些被人捡漏买走了好东西的,古玩行有一个词叫做‘走宝’,就是真们用来说这个的了。你哥也不是没人防着他,但那样也没用,总不能为了防着他就什么都不卖吧,而他也总能够在别人的防备中捡大漏,时间长了人们也就不防了,只是给他看上的东西加点钱,这是最好的办法。

要说你哥捡到的最大的漏,这个有很多人都知道。那时候你哥还在上大学呢,有一次他花了八百块买了一只笔筒,然后跟摊主要了一件搭头,也就是赠品。而那件赠品,正是唐代王维的一幅画,到现在全世界也就那么一幅,属于是无价之宝。”

个走宝了的人如果事后知道了的话,岂不是要伤心欲绝吗。一件无价之宝被他当做赠品送给了哥哥,而他自己只是得到了卖出一只笔筒应得的钱,不知道他以后还有没有信心继续做这一行。”

听到哥哥如此厉害,张娇挥舞着小拳头前后摆动着们好像在比赛现场给哥哥加油一样,还冲着前面的张辰喊了一句:是全世界最棒的。”

却不料被张辰转过头来,凶神恶煞地剜了一眼,伴随着一声粗重和“嗯”。

张娇瘪着嘴巴看了看宁琳琅,眼神里有那么一点的委屈成分,大有在嫂子面前告状的意思。这丫头看来也是个鬼灵的,知道用这种方法来拉近自己和宁琳琅的关系,而且效果显然很不错。

宁琳琅高高兴兴地接受了这份亲近,给她解释道:“你哥的名气太大了,而且他到市场里来的时候,总是有我跟着,有时候还有小沐姐和圣懿懿就是姜爷爷的孙女。所以市场里的人都知道,认不出你哥不要紧,只要是带着几个美女来的年轻人,那就一定要加价,宁杀错不放过,你哥的眼睛太毒,他们都怕着呢。

所以有时候我们到市场来,就会刻意分开一点距离。你这么大声和他说话,很容易被这些商贩看出来,到时候你哥可就麻烦了。想要买到便宜的东西捡漏,就得和他们都脑子耍计谋。最麻烦的就是被人缠上,围起来的人一大堆,总是免不了要教上他们一招,才能够被放过。”

张娇立即觉得自己可能给哥哥闯祸了,小手乎地就我在了自己嘴巴上,吓的不敢再发出声音,深怕打乱了哥哥捡漏的计划。

还好这时候是市场上午刚刚开始营业的初期,有忙着开摊的商贩。也有赶早进来憋宝的藏友和来自各地的游客,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张娇的话。

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反应。张娇才放下了自己的手,脸上还带着一些后怕的表情。对着宁琳琅吐了一下小舌头,才做出一副侥幸的样子道:“还好大家都没有关注我,否则可是要闯大祸了。我可不想让哥哥不高兴。”

这个丫头虽然想着办法跟自己和师兄亲近,却处处都留着一些小心,宁琳琅看了也觉得有些心疼。想想自己刚刚和师兄见面的时候,把他当做了一个粗鲁无礼的人,有时候还会针对他一下。但是师兄却总是很关照爱护自己,相比之下这个小姑子可是要可怜多了。

摸了摸张娇的头发呵,你可别觉得你哥会把你怎么样,你其实不知道,他心里是很疼你的。那天你们从台镇回来后,晚上他在书房里看书,我进去的时候他还在笑呢。并且和我说了很多与你有关的话题。还让我抽时间带你去珠宝公司挑一套首饰呢。”

琳琅.艾莉娜的首饰是什么价钱张娇可是领教过了,她当初只不过是买了一条镶嵌了一小块翡翠的铂金项链,就花掉了二十万,那几乎自己所有存款了。如果是哥哥要送给自己的,还是嫂子带着自己去挑选,那一套首饰下来得多贵啊。几百万肯定是有了。

几百万对于超级富豪的哥哥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能够让他送还让嫂子带着去挑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了,他的确是很疼自己啊。这才刚刚相认没几天呢。自己什么都没有给他,也给不了他什么,这应该就是兄妹之情的体现了吧。

不过张娇也知道,这份礼物自己绝对不能拒绝,这事哥哥和嫂子的心意,拒绝了他们会伤心的。妍堂姐和嫚堂姐她们都有不少哥哥送的礼物,也都是很昂贵的,自己是他的亲妹妹,当然也是有份的。

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我就谢谢嫂子你了,只是我还是一个穷丫头,不能送你和哥哥什么好的礼物,要不我改天请你们吃饭吧,但是只能请一般的饭点。”

这话又把宁琳琅逗笑了,拍了张娇的屁股一巴掌这个丫头,你是你哥哥的亲妹妹,他那么有钱的人,送你几件首饰算得了什么呢。你还要回请他,说出去也不怕丢你哥的脸,这话不能再说了啊,要不你哥可真的生气了。”

姑嫂两人正聊着呢,那边张辰已经在一个摊子前面蹲了下来,伸手在一小堆玉石把件里边翻找着。

刚刚还没有过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一个人拿起这一堆里边的一只玉狮子端详了一阵,然后又放下走了。张辰远远地看着那只玉狮子就感觉很像样,释放出意念力去观察,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表面有两层金色的光芒流动,这是什么,商代早期的玉狮子啊,从来没见过的。

张辰蹲在摊子前面翻找,并不是找那只玉狮子,而是在拿埋在更深一点的只玉龙。那只玉龙是汉代时候的,虽然在年代上要比玉狮子晚了很多,但是其价值却也不比狮子差多少,如果张辰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一块天子玉。

宁琳琅和张娇正说着话,就看到张辰在那边摊子上找东西,就知道师兄肯定是见着好玩意儿了。现在不能过去打扰他,至少在交易结束之前不要过去,免得被这些鸡贼的商贩们认出来,到时候就不好砍价了。

砍价方面张辰那可是“三十多年的寡妇”老手了,除了两件自己看上的之外,还多拿了另外一件看起来算是不错的赝品,这件就是用来最终砍价的了。

张娇终于要见到哥哥出手了,小手紧张地握了起来,和宁琳琅慢腾腾地往年挪动着,眼角的余光和耳朵全部都集中在了张辰那里。之前所有的都是听嫂子讲,现在可是现场版的真实演绎,一定要好好看一下。

张辰断定这摊主看不出自己中意的这两块玉,直接把八块看起来还行的了最后面,向那个摊主问价些东西怎么个价钱?”

摊主随便瞟了一眼,把张辰藏起来的那块很明显地看在眼里,略微有点不悦个四不像老虎的两百,那个龙的也是两百,后面那块是好货一千块不搞价。”

张辰也不因为被“拆穿”而尴尬,这种事在古玩行天天都会发生无数次,为这个而尴尬或者羞愧,那就别干这行了。有很多大藏家为了收一件心爱的东西,比这个更尴尬和困苦的境地都无所谓,这个算什么啊。

装着有些不舍地把那块玉放下,只拿了前面的两块么贵啊,那我不要了,就这两块吧,一共两百怎么样?”

摊主也没怎么把这两块玉放在眼里,但也不能就这么遂了张辰的意,还了个三百的价。张辰好说歹说之下,最终还是两百块成交,这摊子上也就没什么再值得买的了,钱货两清之后把两块玉包好了装起来,就起身准备离去。

刚刚站起来,还没有走两步呢,就被另一个奔着这个摊子来的人给拦住了。

这人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带着金丝眼镜,着装倒也很指着张辰腰间佩戴着的一块玉一口广式普通话,问道:“小伙子,你这块玉不错啊,你是怎么盘的呢,拿来给我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