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71章 他就是玉狮子

第四七一章 他就是玉狮子

今天三连更,保证在一万二千字,订阅应该算一万一千字,看咱俺这么努力的份儿上,各位给捧个票场呗!先谢过诸位了!

张辰刚得了两件好玩意儿心里正高兴呢,今天带着妹妹来潘家园逛,蓝来是个很正确的选择。刚刚进门就已经收获不小了,接下来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更大的收获。

可这刚刚没走两步,就给人拦住了,这事什么意思,要挡我今天的财路吗?虽然咱不讲究这个,可你也不能当咱不讲究,也不能不自觉啊,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最可气的是他居然要看张辰腰上的那块玉,这很不客气很不礼貌啊。只要是对这行当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别人随身佩戴的玉是不能主动要求上手的,有时候别人佩戴的首饰也一样不能主动要求拿来看的。

这人看玉的眼光倒是还行,一眼就认出了张辰腰上的这块玉不错,应该是个行家啊。可这说话办事,却没有一点行家的意思,真是想不明白,懂玉却有这么无礼,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怎么就集合在他的身上了。

张辰佩戴着的这块玉的确是高级货,他十八岁生日时候李天平送给他的一块六沁色古玉,是张辰最喜欢的高古玉之一。本来李天平就常常盘这块玉,到了张辰手里更是不断地盘玩,张辰还把意念力关注到这块玉上,更加显得这块玉与众不同,就连陈老都说这块玉快赶上脱胎了。

现在有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要他把这块玉拿给对方看看,这不是开玩笑嘛。

张辰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坏到了极点,摇摇头,道:“这是我的随身佩玉,不可能给别人随便看的。你既然能认出这块玉不错,那也应该是个玩玉的高手了,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君子无故,玉不离身’这句话吗?”

那人见张辰不同意。倒也不急,还是那么仰着头,道:“呵呵。小伙子,刚才见你和这个摊贩讨价还价,也是个生意人的样子,咱们生意人哪有那么多讲究。不就是一块玉吗。我只不过是拿来看看,又不会要你的,就算要你的我也不会白要啊,这有什么不好谈的?”

生意人,小爷哪里看起来像是生意人了?就算是生意人。到了这里也不是了,更不会和你这样的人做生意,还有什么好说的。

张辰躲开对方伸过来的手,脸色一正,道:“这位,话不投机,就此别过了。”

张辰要走,对方却是不让。再往旁边移了一步。依旧堵着张辰的路,道:“这件是你随身佩戴的,那我不看也就算了。但是你刚刚买到的那两块,得给我看一下吧,你放心,我这边人虽然多了一些。可我也不会抢你的东西的。”

抢?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里,借给你几分手段你也抢不到。

张辰从包里把那两块装了袋子的玉拿出来。就在自己的手里给那人晃了晃,不悦道:“看到了吧。就是这两块,该干嘛干嘛去吧,这里是京城,不是你的家乡。”

张辰看似谨慎的动作更是让对面这位心热起来,眼睛都快冒出绿光来了,紧紧地顶着张辰手里的袋子,再次说出了让张辰差点雷倒的话:“嗯,这两块不错,卖给我怎么样,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这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死缠烂打的,张辰一时之间倒也没经验了,这能是呵斥道:“你这人有完没完,粤东商人的脸都给你丢光了吧,死缠烂打有什么意思?我再和你说一遍,这里是京城,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那人却也不理会张辰的话,依旧是不依不饶,道:“小伙子,我也没有怎么样啊,我们只是在谈生意而已。我看得出这两块都是上好的古玉,应该是三代玉吧,我出五百万怎么样,不够的话还可以再加。”

张辰这边还没什么动静呢,走了宝的摊主却差点心脏病猝发了,五百万甚至更高啊,只是不到五分钟短时间,自己就最少损失了最少五百万,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同样感到震惊的还有张娇,刚刚张辰在那交易的时候她只觉得哥哥可能捡漏了,却没想到就这么一下,两百块变五百万了,两万五千倍的利润啊。那个人居然还要再加钱,那得加到多少去,怪不得哥哥那么有钱呢,这种买卖不赚钱的话就没有赚钱的买卖了。

张辰对五百万丝毫没有感觉,这两件的价值离这个数远着呢,他这才哪到哪啊。不过这人倒真是个识货的,随便看看就能猜出个差不多,虽然并不是很准确。只是想要买却不可能了,张辰可是个属貔貅的,到了手里的好东西怎么可能吐出去呢。

既然对方这么不客气,自己也没必要给他好脸子,还是摇摇头,道:“你的眼力倒还可以,这两块的确是三代的玩意儿。这一只是周天子的龙佩玉,价值就不用我说了吧,这东西我绝对不会卖的;而这只玉狮子和我也算有些关系,又是世所仅见的,就更不能卖了。最重要的一点,只要是好东西到了我手里,就再也没有出手的可能了,你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张辰说这两块是周天子的佩玉和世所仅见的玉狮子,这位粤东商人倒是相信,从他腰上的那块玉就不难看出来,这个年轻人是个玩玉的高手。既然能这么说,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这样就更不能放手了啊,必要的话就想办法抢了他的又能怎样。

想到这里,粤东商人玉器也开始桀骜起来,话语里也带上一些了家乡的发音,道:“后生仔,你莫要这么狂,我的生意遍布华南,纵横玉石界这么久,还没有见过一个不为了钱动心的人。你只不过是没有遇到一个愿意给出合适价钱的人,否则你一定会动心的,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一下,这世界上没有做不成的买卖。”

没有做不成的买卖这点张辰相信,也十分的推崇,但今天这个不属于买卖。因为他根本就没想着要卖。

也很不客气地用粤东方言道:“我不知道你那个遍布华南的买卖有多大,但是我可以肯定,只要我不愿意卖。你一定给不到合适的价格。而且我还是要劝你一句,这里是京城,不是华南,更不是粤东。你要当心你的行为给你带来麻烦。”

商人没想到张辰也是一口流利的粤东话,以为他也是家乡的商人呢,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今天就是要教训一下这个小子,并且把他手里的玉搞到手。

舔了一下因为来到北方而有些缺水发干的嘴唇。伸出一根手指,道:“你不是说这只玉狮子和你有些关系吗,那我就来跟你争一下这只玉狮子。一千万怎么样,不少了吧,我看你好像只花了两百块,这个已经是赚很多了?”

张辰丝毫不为所动,把两块玉收进包里,转身就要离开。

“一千五百万”。商人再次报价。

张辰不为所动。

“两千万”

张辰理都不理他

“三千万”

“五千万。这已经是最高价了,年轻人你不会这么不知好歹吧?我既然能开出这么高的价格,你就不怕我派人抢了你的东西吗,我劝你还是见好就收吧,不要再执迷不悟。”

刚才把东西卖给张辰的摊主,在商人喊出三千万的时候就已经昏过去了。小心脏实在受不得这个刺激,自己得多蠢才能走了这么大的宝啊。真是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死也就是这么痛苦了吧。

另一边张娇也傻眼了,刚刚还两块五百万呢,现在一块就出到五千万了,这块玉石到底得值多少钱啊。这个不是自己的专业范畴,关键时候还得问嫂子。

宁琳琅也没有走进了看那两块玉,却也能估个差不多,给张娇讲解道:“那块玉龙佩是周朝的天子所佩戴的,虽不敢肯定说是独一无二,却也是极为罕见的,又和周天子拉上了关系,至少也能值三千万以上,甚至再翻一倍都有可能。

而那块玉狮子,我大致看了一眼,差不多应该是商代的。历史记载中,狮子形象在华夏出现是汉代的事,也就是说,在此之前完全没有汉代之前的狮子形象。而这块是商代的,要比历史记载的时间提前了一千多年,在考古研究上的意义就更重大了,至少也要价值六到七千万。

但是这只狮子对你哥来说,意义却要更重大一些,他在珠宝与世界有个外号叫‘玉师’,后来被人们叫成了‘玉狮子’,这样一只商代的玉狮子对他来说很有意义,所以在他的内心里,这块玉是无价的。

不过这个人明显是和你哥杠上了,大有不得手决不罢休的意思。刚刚他还要你哥见好就收,还扬言要抢你哥的东西,他今天是要倒大霉了。”

说完话,宁琳琅在张娇愤怒地顶着那个商人的是时候,拿出手机给外边的护卫队员发了一条信息。

张娇和宁琳琅说话的这阵工夫,粤东商人已经把价格涨到了六千万,这块玉他是志在必得了。商代的玉狮子啊,只要炒作合适,卖个上亿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怎么还就此放手呢。

他之所以在这里和张辰喊价,也是因为看出张辰绝对不会卖的,这样的东西当然不会卖了。他也一样让身边的人给手下打了电话,要等自己的手下过来,然后尾随张辰,伺机抢了这两块玉,能把他药力那块抢了就更好了。

正在打着如意算盘的商人,哪知道自己已经惹来大祸了,还在心里想着自己如何炒作那两块玉呢,那可是大把的钞票啊。

同时也不断地想办法,尽量阻止张辰离开,实在不行就用拖拽的办法,总之不能让他走了。

没多久,正在得意的商人没等来自己的手下,却等来了二十多个着装统一的彪形大汉,哗啦啦地就把他和通行的一帮人围了起来。看着这些大汉腰间鼓囊囊的,还都是配了家伙的,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该不会是那小子的手下吧?

现实很快就给了他答案,护卫队今天的领队打不走到张辰身侧,道:“张先生,对不起,我们来晚了。是琳琅小姐给我们发的消息,才知道您这边有事。”

又回头看了看正在发愣的商人一伙,请示张辰道:“张先生,这些人怎么处理?”

这时候,商人一伙之中,有个家伙好像顿时明悟了一般,拽了拽给张辰报价的那个,小声说道:“老凯,这下我们怕是闯了大祸了,那个年轻人,他就是玉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