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72章 我先说说你们是怎么盘的

第四七二章 我先说说你们是怎么盘的

感谢long880229、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李小狗、long880229、hyunh同学的月票支持!

被叫做“老凯”的粤东商人这回是彻底愣住了,比刚才见到这二十多个护卫队员的时候还要震惊,心下也知道这回自己是神的闯大祸了,铁板踢得当当响啊。

“玉狮子”那是谁啊,全华夏乃至全亚洲最牛的珠宝玉石商人,华夏宝协的理事,缅甸翡翠矿业协会的名誉会长,庞然大物琳琅.艾莉娜和玥璞的老板,而且还是龙城张家老爷子的外孙,随便那个身份都可以像碾死蚂蚁一样灭了自己。

可笑刚刚自己还跟人家炫耀什么买卖遍布华南,人家的买卖已经能遍布华夏了,自己这点弟子还真是买不起人家的东西啊。一开始就在提醒自己这里是京城,自己却毫不在意,哪想到人家就是京城最大的少爷,那不是地头蛇,他完全就是一条地头龙啊。

老凯颤颤巍巍地笑声问身边的伙伴:“这……,这个确……确定吗?会……会不会看……看错了?”

那位很确定地道:“应该是没错了,我在缅甸见过他一次,他的光碟和图片我也都看过一些,而且在玉器上这么有研究的,应该就只有这一个人了。”

老开始彻底虚弱了,勉强稳住心神,问道:“那可怎么办,真要是他的话,我们跑都跑不了啊,你看他这些手下,一个个都是带枪的。就算我们今天侥幸跑了,怕是也跑不出京城,这回可是惨了。”

要说这粤东商人倒还真是齐心,这位见过张辰的商人拍了拍老凯的肩膀,道:“你先别慌,也不要再说话。我来试试看吧。毕竟我是从事玉石行业多年的,和他在同一个行当,多少有些瓜葛。但愿他能卖我这个面子。”

说完就向前走了两步,把护卫队员挡住之后,调高了一点声音,冲着张辰道:“张先生。您好。我这位拍档不认识您,这才冒犯了您的虎威,还请张先生不要生气啊。鄙人是粤东华明珠宝的宗昌梁,有幸在缅甸见过张先生一面,方才实在是没认出您来。还请您见谅啊。张先生可否容我上前说话啊?”

缅甸见过自己的?那边见过自己的人多了,差不多这两年去参加过公盘的都见过自己,这算哪门子见过啊,少说也得打过招呼才算吧。不过他既然是粤东搞珠宝玉石的,难免会和翡翠联盟有些瓜葛,真要是这边的人,给他点面子倒也不是不行。

对拦着他的护卫队员抬了抬手,示意放行。让这个宗昌梁过来说话。

宗昌梁过来之后。显示给张辰鞠了一躬,搞得有些像日本人的样子,这人倒是有些礼貌,先听听他说什么吧。

“张先生,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啊,大家都是珠宝玉石行业的。可算是大水冲了龙王面,您千万莫要动气啊。我这位拍档之前是做古玉生意的。最近才准备加入到珠宝行业来,是一个看到宝贝就再也迈不了步的人。

今天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张先生您大人大量,看在大家都是同出一脉的份上,给鄙人几分薄面,不要再计较他一个新人的无心之过。张先生您做的是大买卖,我们的些许补偿您也许看不上,但还是请你允许我们聊表心意。

小店在粤东的港边市有一处别墅空着,不如就送与张先生,算作是表达一点歉意吧。我们这一帮都是粤东的商人,今次是到京城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投资的,却没想到和张先生偶遇了。不如就由我们来做个东,请张先生移步道酒楼去聊聊,大家都交个朋友。今后张先生的贵足一旦踏入粤东,我等必定扫榻以待,视张先生为最尊贵的宾客。”

这家伙倒是很会说话,一上来先是摘清责任,接着又陈恳道歉,还送上了港边市的别墅作为赔礼,最后又承诺跟随自己。这一套玩的很溜啊,绝对是个老油条。

同在一个行当,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要有碰面的时候,打打交道也没什么妨碍。不过先得搞清楚这些人到底是敌是友,翡翠炒家中可是有一股粤东商人参与的,而且他们组团来京城投资,估计也就是来炒房的,很有可能就是炒家啊。

张辰先不回应他的话,反而是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在粤东是跟谁一条线的?”

看对方完全不理解自己的意思,估计是敌非友了,但张辰还是再进一步做了确定,又道:“我的意思是,你在粤东的玉石圈里,和谁走得比较近,你们之中又是谁领头呢?”

宗昌梁这下才明白张辰问话的意思,心想这个张先生真奇怪,问问题的方式好像接头对暗号似的。不过也不敢回答的慢了,深怕张辰怀疑自己的身份,赶忙把和自己关系相近的几个人,和其中最大的商家名号都报上来。

这时候张辰就清楚了,这个宗昌梁绝对和自己不是一路货色,他们应该就是那股翡翠炒家,下一步真要收拾他们呢,现在就冒出来了,不先挫挫他们的锐气都对不起这次机会啊。

尤其是那个扬言要抢自己东西的家伙,还古玉商人呢,看他的样子就应该是个偷鸡摸狗的奸猾之辈,干的也肯定不是干净营生。他不是横吗,那就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才叫横,跑到京城来还敢这么野,真当自己是天王老子了。

好像是听明白了一样“噢”了一声,道:“你说的这几个人我都不认识,所以这个面子我是不能给你了。”

转身就跟张娇说道:“丫头,给二姐打电话,就说我要报警,有人意图抢劫我价值上亿的玉器。”

说完又换了一种语气,笑着对正要打电话的张娇道:“你呀,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一刀这里来就要出乱子呢,呵呵。”

张娇也知道哥哥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呢,这种亲昵的玩笑让她很开心很满意,佯怒这冲张辰撅了撅嘴。接着给张嫚打电话去了。

宗昌梁没想到张辰不但不给面子,还要报警来抓人。这可就着实是慌乱了,张辰的背景在玉石圈里传的很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通着天的,真要是闹出事来,自己这些人没一个能好得了的。

忙拦着张辰道:“张先生,您不能这样啊。而且我们这些人并没有要抢您的东西啊。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我们这边还能再做些补偿的,您有什么条件大可以谈啊。”

都这时候了,还是一副做买卖谈生意的样子,让张辰看了就恶心。撇了撇嘴。道:“是吗,我刚刚可是明明听到那位你叫他‘老凯’的人说了,让我不要再执迷不悟,见好就收,否则他就要出手抢我的东西了。我一个人说话可能不足为信,但是这周围这么多人可都是听见了的,你可以问问他们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

根本就不用他开口问,旁边有几个摊贩已经认出张辰是谁了。大声道:“对啊。张先生说的没错,那个王八蛋刚才就是那么说的,他威胁张先生如果不没给他的话,就要强了张先生的玉狮子和玉龙,而且那丫挺的还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这是明着抢劫啊。”

这位说的倒是齐全。连知道价值和明抢都说出来了,估计在律例证词方面有过些经验。

另外一边也有人响应:“就是。张先生使我们京城人民的骄傲,人家那么大的收藏家。又是有文化的学者风范,怎么可能冤枉你们呢,明明就是你们要抢张先生的东西,现在还敢狡辩吗?”

要说起团结来,京城里的老少爷们儿们也足够瞧的,并不比其他地方的人差。而且需要作证的还是张辰这位在古玩圈子里有着大好人缘的收藏家,一个京城收藏圈的骄傲,这里有事京城最大的收藏市场,里边可以说没一个不知道张辰的,给他作证都感觉到光荣着呢。

粤东商人团这回可是真的傻眼了,这张辰不是在玉石界很出名吗,怎么在收藏界也这么有势力啊,走到哪里都有他的群众基础,都抢着给他作证人。

刚刚听到张辰也说了,接到报警的那个人是他的姐姐,这也难怪,人家是京城的大家族,各个衙门里都有自己家里人是肯定的了。今天得罪了这位,必定是难逃一劫,生生地受了吧。就当是长了一次教训,只是今后要今后记住了,切不可以为自己有几个钱,就觉得自己可以上天入地了。

张嫚本就是东城分局的人,又听说有人要抢自己弟弟上亿元的东西,这还了得吗,快马加鞭不到一刻钟就赶过来了。

张角在电话里大职业通报了对方的人数,张嫚这边是做足了准备,到了三十多人浩浩荡荡进了潘家园。分开人群到了里边的时候,正看见张辰的一干手下已经把人围起来了,二话不说直接吩咐人全部拿下带走。

张嫚不能再现场多停留,距离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呢,说好了让张辰逛完后去局里做个笔录和报案材料,就要回去了。

临走还不忘嘱咐张辰,让他的那帮手下别闹出天大的麻烦来,一个个出入都挎着枪,看着就像旧社会的土匪似的,一定要好好看紧了。

张辰知道张嫚是关心自己,笑着点头答应。其实他心里清楚,一护卫队这帮家伙的实力,正常情况下完全用不着那玩意儿,只不过他们都是特种兵出身,身上别着枪根绝倒更舒服而已。如非搏命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开一枪的,自己手下的兄弟自己当然信得过了。

经过这么一闹,周围都被人围满了,而且大家都认出了他是张辰。真要这么走了还的确是有些不妥,不留下来说点什么,买上几件东西,多多少少会损伤了大家的热情。

张辰也很无奈,但这就是作为一个古玩行大名人要承受的,没有这些人作为收藏圈基础,各位大藏家们也不可能有现在的风光和实力。谁说明星就好当了,张辰仅仅是在古玩行和珠宝玉石行业,就已经这样了,可想而知那些影视歌的明星们要有多辛苦。

对着四面包围着的人们做了个罗圈揖,张辰清了清嗓子,道:“诸位老少爷们儿,诸位姑婶姐们儿,对于今天大家的仗义相助,张辰在这里点谢过了。今天是应我小妹的要求,带她来市场里逛逛,没想到还是打扰诸位了,实在是抱歉啊,请大家伙儿多多担待。”

就这份身居高位却这么谦谦有礼的作风,张内衬就能赢得所有藏友和摊贩们的好感。看看人家张先生,那是多大的玩家啊,见了咱们从来都是笑呵呵的,说话也是礼貌客气,就冲这点也值得大家学习啊。

边上的人群中就有藏友喊上了:“张先生,今天既然碰上了,你就给大家伙儿说几句上上课吧。你可是大藏家大玩家了,手里的绝活一定不会少了,太高深的咱们也学不来,就说点简单的吧。我看您今天是因为古玉和那帮子家伙有争执的,就给我们说说这古玉吧,打击给张先生鼓掌。”

这位还真会说话,周围几乎所有人都跟着开始鼓掌,声音场面不要太大啊,张辰也知道自己必须得说点什么才行了。

看了看一边那位卖给他两块古玉的摊主,现在已经被人救醒了,左右已经是被人知道这两件东西了,干脆就拿这两件来说说吧,也不怕他反悔了。那可是坏了规矩的大事,古玩行最恨可耻的行为,这么多人能骂死他。

笑着向那位摊主点了点头,道:“今天不好意思,捡了这位朋友的漏,那就说说这古玉方面的东西吧。”

那位摊主昏过去一阵之后,现在倒是想开了,也就是识货的人买走了才知道那两件的价值。要是还在自己手里,又怎么能知道能值那么多钱呢,看来还是自己没那个命,珍惜眼前才是幸福啊。

现在能听听这位大玩家的话,自己也多少长点知识,这可比心疼那两块玉强多了。

这位也是抢先开口了:“张先生,这种事在古玩行天天都有,我要是真那么想不开,早就没命好几回了,您捡了漏是您的眼力超群,要不拿东西在我手里那么久,怎么就一直都没出手了呢,那就是等着您来呢。

我刚才听那粤东佬说要看看您腰里那块玉,说是您那玉盘的好,我也盘过几块玉,但不是盘不出来就是盘不好,相信大家伙儿都有这个困惑。您今天是捡了我的漏了,那你就得给我上一课啊,给我们大家讲讲这盘玉的功夫,让我们也知道知道您是怎么盘玉的怎么样?”

摊主的话声刚落,四面的人就有不少都随声附和的,都想听一听这盘玉的知识。

这个问题的确是大多数玩玉的人都会有的困惑,也有不少的上好古玉毁在了这个环节上,这个摊主看来是个正经学东西的人,张辰也觉得可以在这里说一说。

环视四周的人群一圈,张辰微笑着开口道:“嗯,这个的确是值得一说。我先不说我怎么盘,先说说你们是怎么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