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73章 魂盘(上)

第四七三章 魂盘(上)

“但凡玩玉的人都会养玉,而养玉也是玉器收藏的过程中最大的乐趣之一,少了这一块儿,收藏从本质上就失去了很多东西。”

张辰先做了个开头,然后才开始讲盘玉的知识:“养玉是一个很巧妙的事情,人把玉贴身收藏,长时间精心呵护,经过天长日久的养润之后,玉就会发声质的变化,色泽内敛而神韵外放,这就是养玉了。

人养玉,玉也能养人,古人用无瑕美玉来形容一个道德品质高尚的人,孔子也曾经说过‘君子如玉’。这就说明,人和玉之间的关系是相当微妙的,养玉最重要的就是要在人和玉之间建立一种联系,人从玉那里学到了品质的净化,玉也人从人身上得到了精气的滋润。

自古以来华夏人都爱玉,喜欢收藏和佩带玉石,也衍生出了很多养玉的方法。经过数千年的延续和总结,到了清代时候的一位大藏家刘大同,终于总结出了适合大多数人养玉的三种方式,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盘玉。”

看着张辰在那里侃侃而谈,张娇心里实在是欢喜,今天跟哥哥来逛古玩市场,还见到了一直没有见面的嫂子。不但见识了哥哥捡到一次大漏,也见识了哥哥在古玩行和玉器行的地位,现在又在哪里给这么多人讲收藏知识,大家也都听得很认真,哥哥实在是太棒了。

张辰并不善于糊弄人,只要是答应了给这些人讲一下,那就肯定会说一些真材实料的东西。绝不可能像一些所谓的专家一样,尽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真东西一点不露出来,也不知道就是来仗着名声骗钱的,还是自己肚子里的确没多少货,完全就是拿不出来。

“而这三种方式,就是文盘、武盘、意盘,也就是现在藏玉的人所使用最多的三种方式。大家应该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养玉的,采用其它手法的人少之又少。这里有没有用其它方法养玉的朋友呢,有的话请举个手。大家一起来聊一下。”

说完,张辰环视了周围一圈,发现没有人站出来,而大家都是在用一种有些期待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他不要停下来,接着讲剩下的重点,别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少数人的身上。

也有藏友插嘴道:“张先生,您讲您的就好了,毕竟您才是专家。那些小众的手法既然没有广为流传,肯定是有它不适宜大众采用的弊端。您可是我们大家公认的高手,我们就愿意听您的,你只管说就是了。”

张辰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养玉的方法就和别人不一样,也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所以他觉得一定还有一些有着独特手段的人存在。而这些人的手法中或多或少都有可取之处,如果遇到一位愿意交流的。就可以吸取融合他的经验。把这些所有的经验都总结起来,对于古玉收藏来说无疑是有着极大好处的。

既然没有人站出来,那多数是现场没有那样的人,也有可能是有的,但是不愿意把自己的秘法流传出来。这也是理所应当的,有些东西拿出来共享了反而会给自己带来坏处。几千年的历史下来,这样的例子并不在少数。

对这位藏友的话。张辰可不敢就这么照单全收了,别人恭维、赞誉是别人的事。要是自己也一样的态度,还是会让人反感的。

笑了笑,道:“这位朋友过誉了,我也只是收藏大军中的一员,只是在运气上稍微好一些。如果都能有我这样的运气,我相信能够超过我的人也是数不胜数的。”

“张先生你太谦虚了,您可是陈氏弟子,我们科从来没听说过哪个陈氏弟子单靠运气就能成名的。差距就是差距,您不用这么照顾所有人的面子,我们还能受得住。”

这位说的也是大实话,一说完逗得大家都笑了,他却没什么反应,道:“张先生,您是咱们古玩行最年轻的顶尖高手,是我们大家都佩服的人,没谁会对您不服气的。您还是给大家伙儿讲讲吧,我就喜欢听您的点评和鉴定,每一段里边都藏着知识学问。”

周围的人们也都附和着,张辰到不好意思再谦虚了,伸出双手虚压了压,众人的声音都停下来后。

开口道:“好,那怎么能就少说旁的,直接进入主题,说说这盘玉。我刚才说了,现在绝大多数藏友都是使用文、武、意这三种方法盘玉,大家也都知道这三种方法该怎么去做,我今天就说说这里边该注意的东西吧。

首先说武盘,这是最快速的盘玉方法,但却并不是最简单的方法,严格来说这盘玉就没有简单的。武盘靠的是不停地摩擦玉石,通过热力使古玉内部的沁色凝结,从而生成鲜亮的颜色,同时在玉的表面也进行了抛光打磨。

用这种方法来盘玉,最大的好处就是快,只要操作得当,最快的只要半年多就能够看出样子来。但是这种盘法却是危险性最大的,人不可能是永动机,时需要大量的时间来生活和休息的,所以想要日夜不停地摩擦,就必须来回换人,这个过程中就很可能对玉器造成损害。

这种盘法只是强制性地把玉石本来的样子做出来,强制从来就不是什么好词,所以这里边的危险性就出来了。首先就是盘玉过程中的不慎损坏,这种日夜不停的盘法出现损坏的最多;其次就是在玉石上留下不同的盘玩痕迹,对于后边再盘玉的人就是一种负担了。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这种做法是玉石本身不同意的。简单来说就像是经过大量催长剂结出来的瓜果那样,本身已经违背了自然规律,香甜当然就谈不上了。

这种武盘的方法使用做多的是古玉商人,他们要求的是快速收回投资,所以自己并不会去盘玩那些要售出的玉石,所以也就不会担心后面的种种麻烦和负面效应。当然这种方法盘出来的玉价值上也不会搞,能出高价的都是外行人了,本身自己也不会盘玉,能有块盘出来的就不错了。

呵呵,今天这话可是已经得罪人了。不过也无所谓,我干这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好在我自己不那样干,要不可就是搬起石头砸脚了。”

张辰说完了,众人也是一阵哄笑,这个张先生说话倒也直爽。不过经常关注古玩行的人就知道,张辰的确是一个常常因说实话得罪人的,只不过是因为自身有足够的能力,他说出来的东西没人能够反驳罢了。

张辰今天也是说开了,又因为捡了人家那么大的漏,还在现场就已经给传开了,人家请他多说几句,倒也真的不好拒绝什么。

接着又开始说起另外一种盘玉的方法来:“武盘是有着诸多的坏处,但是如果操作得当,并且后期的盘玩跟得上的话,却也不失为一种方法。我个人建议,这种手法不要用在特别珍惜的古玉上,一旦有丝毫的损坏,那都是不可弥补的啊。

而文盘就不一样了,经过至少一年的贴身收藏这种方式,通过人体相对恒定的体温和精气神的润养,让古玉本身有了一个缓慢恢复的过程。然后才会拿在手上不断地盘玩,使人体的油脂被古玉本身吸收,通过手来对玉进行摩擦和抛光。

用这种方法来养玉,对玉造成的损伤极小,但是玉石得到的润养却是很足的。真正等到盘出玉石的本来面目后,可以说是灵性、润泽、色彩俱有,一样都不会少,这时候才算是把一块玉盘出来了。

文盘相对于武盘来说,最大的缺点就是慢,所消耗的时间太久。想要三五年就盘出一块美玉来,是完全不可能的事。用文盘的方法养玉的人,常常一养就是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子承父业的也并不罕见。

我们可以这样来看,武盘到文盘是一个养玉方法的提升,也是一种境界的提升。这就像我们搞收藏一样,从开始的一知半解,到后来的登堂入室,已经可以在这个圈子里有点作为了。”

“张先生,如果这样所的话,那所谓的意盘是不是就境界更高了啊,而且听起来就有那么点高深莫测的意思,您再给我饿们说说意盘吧。”有对古玉收藏不大了解的就在旁边问了。

张辰既然要说,肯定就会说全了,断不可能说一半留一半的。

冲着为发话的微微点头,道:“意盘当然要说的,这个也是主流的养玉方法中最高等的一种,同样也是最难的一种,没有一定的坚持和毅力,没有一种向往高尚品格的精神,就不可能用这种方法来养玉。”

“既然这么难,执行起来也应该是很严苛的,那为什么又要说是最适合大多数人养玉的方式呢,这里边可就自相矛盾了啊。”

不知道是谁插嘴喊了一嗓子,把张辰的话打断了一下,惹得好多“听众”四下里开始找这个人。

张辰倒也没有生气,有反对和疑问是很正常的,只要不是恶意捣乱就好。真要是每次遇上了都暴跳如雷,或者是生一肚子气,那古玩圈收藏界哪来的那么多老爷子和老专家呢,早就都被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