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74章 魂盘(中)

第四七四章 魂盘(中)

宁琳琅早已经见惯了张辰被人质疑,和身边张娇愤怒的表情完全不同,一脸淡定地看着她的好师兄,她知道师兄每一次都会是精彩的表演。

从一开始在京城见到师兄时候自己的质疑,到后来如藏协时候对王维真迹的质疑,后边还有对唐韵的,对琳琅.艾莉娜的等等的各种质疑声,哪一次不是被师兄当面打趴下了。今天这个人用该是一个不怎么懂古玉收藏,或者是根本不懂的人,只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

张娇气呼呼地转着头,想要在人群中找出那个反对哥哥的家伙,搜索无果之后,又对宁琳琅道:“嫂子,哥哥那么好心好意给她们讲知识,不想听走就是了,为什么还要说这样的话呢,这种人在古玩行很多吗?”

宁琳琅摇摇头,表示很无所谓,道:“这种人不只是在古玩行,在每一个行业里都会有,有的是不懂想弄明白,有的是专门给别人找麻烦。但是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你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这些声音就会全部成为你成功的背景。”

张娇觉得嫂子这话实在是太霸气了,听着也很壮气势,点点头继续听中间哥哥的演说。

“嗯,这个问题问的有意思,为什么有这么严苛的要求,却又是是和大多数人的方法,我们现在就来说说这第三种养玉之法,意盘。

意盘是这三种方法里最难的一种,也是要求最高的一种。要求盘玉的人把玉拿在手中不断盘玩,同时在心里想着玉的美德,以玉为自己的老师,从它那里不断吸收精神上的养分,从而达到人玉合一。在盘玩手中之玉并且润养玉石的时候,人的精神和思想也得到了升华,这就是所谓的‘人养玉,玉养人’。

而这种方法还有另外的一个奇效,这也是我在自己盘玩古玉和研究前人笔记、资料的过程中偶然发现的。那就是这种意盘的养玉方式,可以对因武盘而造成损害的玉器进行修补,虽然很缓慢。但是确有奇效。

能够对损伤的玉器进行修复,这需要的是极高的品德和道德,进入到这个层次的人可是少之又少了。我想,这应该就是武盘那么凶狠霸道。却被刘大同先生至于三种养玉之法其中的主要原因吧。

能够在登堂入室的文盘之后,再晋升到意盘境界的,在精神方面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能够在盘玩的时候跟玉相互进行补充和提高。而到达这个层面的人,所采用的养玉方式。也基本都是以这一种为主要。

就像我们刚才说的,从武盘到文盘,再到后面的意盘,是一个依次而进的过程,人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进步。而在没一个层面的时候,这三种方法都是最主流的养玉方式,所以说这三种方式是最适合大多数人的。”

也不知道是服气了,还是无话可说了。那个声音在张辰说完这段之后。就没有再发话。搞得现场想要看看他无地自容模样的观众们好不失望,这可是一个精彩的镜头啊,怎么就找不到人呢。

不过这个并不能影响这么多人的热情,尤其是刚才被张辰捡了漏的那个摊主,他还等着张辰讲一下他自己的盘玉功夫呢。

往前凑了两步,拿出烟来给张辰递过去一根。问道:“张先生,听您刚才的话。你个人盘玉的方法和我们好像不一样啊,您能给我们说说吗。也让我们长长见识。”

这里人这么多,难免有不抽烟或者讨厌抽烟的,张辰把烟接在手里没有点着,一边转圈玩着,一边看着这个摊主。这家伙倒是个脑子精灵的,刚才自己只不过是说了那么半句,现在就能想着让自己说一说,看了这宝今天是不想白走了啊。

顺手接过护卫队员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两口,道:“行,那我就说说我是怎么盘的,不过这种盘法却是绝对的小众,也不可能成为流行的养玉方法。大家听了也可以尝试一下看看,说不来就能玩开呢。

我这个方法呀,叫做‘魂盘’,是一种传自上古的养玉手法,对于个人的要求极为严格,我入行十七年来,所知道的也只有我一个人,在没有遇到或者听说过其他人和我一样盘玉的。

在上古的时候,玉是被作为礼器使用的,经过了很多的演变和进化之后才转向佩戴和艺术等方向。上古时候负责祭祀的人都需要和上天进行沟通,转达人类的敬仰和善意,和上天交流的媒介就是玉石,这个‘上天’指的是大自然,并不是玉皇大帝什么的。

经过数千年之后,人类对玉石的开发和研究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入,玉石本身的那种神秘也就渐渐揭开了。从那时候开始,人们对上天不在敬畏了,也不会再去表达善意,甚至是尽可能地去违背天意,也就使大自然的规律,所以我们的世界就成了现在这个资源快枯竭的样子。

我所使用的魂盘这种方法,就是上古时代巫师的方法所演变而来并流传下来的,通过玉和大自然进行沟通的方法。这种方法需要把人所谓的魂魄和玉石进行融合,然后通过魂魄来相互交流,达到人与自然合二为一相互滋养的效果。

这本来是一种能够让人类最接近大自然的方法,只不过这种方法在上古时候被有心者所绑架利用,再到了后背又被统治者视为妖言惑众的邪说。屡经禁绝之后,终于在汉王朝的时候绝传了。

我能够知道这种方法说来也是幸运,在整理我收藏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种方法。当然这种交流是很有限的,不可能达到一个很高的程度,也就是能够感受到一种柔和或者是其它的感觉,就好像是感觉到天气的变化一样。毕竟这只是一种养玉的手法,而我们现代人的思想也不想上古时候那么纯粹了,我也还只是一个年轻人,想要达到什么高度至少暂时还是不可能的。”

这话说得让人好羡慕啊,有人就问张辰:“张先生,那您这种养玉的方法这么小众,到底适不适合大多数人用呢,如果真想您说的那样,大多数人都能够和玉石沟通相互滋养,对咱们古玩行来说可是一件大好事啊。”

这位还够大方的,如果真是他手里的绝技,他愿意贡献出来吗,估计杀了他都不会愿意的。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见到好东西就想往自己怀里扒拉,恨不得全世界都是自己的才好呢,想要拿出去却又是千难万难了。

张陈说的这个方法倒是真的,而且也正是他所用的方法之一,更主要的一种养玉手法他就没法说了。意念力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可以分出来注入玉石中,让玉的颜色和光泽等外在表现都更加夺目,这东西是能说的吗。

这种魂盘的方法虽然说出来了,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能够真正做到的怕是要千万之众才有可能选出一人。张辰本来也是做不到的,他也是把浑身上下里外都经过意念力淬炼之后,才勉强能够做一些简单的交流,刚才的那套不过是哄人罢了。

听到这位“大方”的仁兄这么一问,张辰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地笑了笑,道:“关于这位朋友的问题,我之前已经说过的,这种方法是极为小众的,也就是说它传播的途径极为狭窄,否则也不会我这十七年来都没有再见过第二个了。

这种方法有一个极为严苛的前提,那就是必须得是有灵根的人才可以。在盘玉的时候要做到心无旁骛,并且怀着对大自然的敬畏和善意,把天地之心和自我之心相融合。如果一个没有灵根的人,是绝对做不来的,反而还会对玉石在成巨大的伤害。”

张辰刚刚说完,就又有人发出了质疑的声音。一位七八十岁的老者站出来,走到张辰面前,很不屑地打量了他几眼。

表情骄傲而蛮横,道:“年轻人,我也是玩了一辈子玉的,至少要比你玩的时间长太多了吧,可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你所说的那种盘法。你那种方法在我看来,简直就是荒谬绝伦,你知道天地之心是什么吗,天地之心能够人心融合吗,荒唐至极啊。

你小小年纪就有了这么大的名气,还号称古玩收藏界未来的第一人,你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吗,简直大言不惭。就你这么点的年纪,哪怕是从娘胎里就开始学收藏练眼力,也不可能达到这么高的境界。

你是陈氏门下的弟子吧,看起来也就是那么回事,年纪轻轻就跑出来招摇撞骗,你们陈氏一门最好干的就是这个。当年的褚铁眼不就是你的同门吗,十几二十岁就跑出来闯荡,恬不知耻啊。还有那个没脸留在华夏的宁十八也是,还号称十八岁就成名,真要那么神奇,那岂不是要把老前辈们都羞死吗?

我从来就没觉得陈氏门下有什么能人,尽都是一些黄口小儿在外边招摇撞骗,老东西们都一个个龟缩在家里不敢出来,还什么代代出英才,我看是代代出狗熊还差不多。”

这时候大家都听出来了,这个老这就是刚才出声质疑的人,现在又跑出来现身刁难,连带着把陈氏一门都骂上了。这老头什么来路啊,居然这么横,而且又是超级无理和蛮横霸道,听他说话好像是陈氏的敌人啊,还有那个宁十八是什么来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