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75章 魂盘(下)

第四七五章 魂盘(下)

感谢卞秀玲同学的评价票好评,好评,一定是好评

张辰和一边看着的宁琳琅都火大了,张辰是个晚辈,作为长辈的说两句,哪怕是胡说八道的,也就是那么回事--%网当他是老糊涂,或者是说疯话,也就过去了.

可面前的这个老头却是不行了,不但把张辰贬低成一文不值的小骗子,就连太师叔褚铁眼都是老骗子,宁琳琅的外公宁爷也是老骗子,陈氏一门也被他说成了专出骗子和怂包软蛋的地方

这可就不是普通的争执了,涉及到师门和长辈的荣誉,张辰和宁琳琅都必须站出来和这个老者打擂台,通过这种手段来让对方服软,并且还得是级丢脸的那种才行否则不足以彰显师门和长辈的成就,不足以震慑其他心里打着歪主意的宵小,这就是门派的团结和可怕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话,只不过宁琳琅还算有点礼貌,叫了声老人家,张辰则是直接忽略了年龄上的差距,用了第二人称

宁琳琅看到师兄已经说话了,而且师兄比自己冲一些,就主动让出来,等师兄说完以后再看看,然后也好有个换班的

张辰可是一点都不客气,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为了证明你很有能耐,卡一步陈氏一门和宁爷都放在眼里,是这个意思吗?看来你差的真还不是一点半点,都这么大年纪了,说难听点你半截身子都埋土里了还需要用这种贬低别人的做法,从我这个晚辈身上来下手,你难道不知道强者从来都不以贬低别人来炫耀自己吗?”

“诶,你先别焦急我说完了你再说,抢别人话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该不会连三岁小孩子都懂的礼义廉耻也不知道”看到老者想要截自己的话,张辰还没说痛快呢,怎么可能让他开了口

拦住老者的话,张辰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你今天是有意要和我对着来的,你想通过自己所为的敲打,让我这么一个小小的晚辈栽在你手里,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强大是这样的

你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从你刚才的话语里就能够听出来看你这年纪,当年应该在我褚太师叔和外公手下吃了不少的亏,这么多年都没敢找他们去切磋一下,也没敢找我师伯和师叔他们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你害怕他们再次让你失败

现在听说陈氏一门出了一个年轻人,你就觉得自己的春天春天来了是,也许你已经听说或者打探到了我的未婚妻就是宁爷的外孙女,所以你就开心了对不对你认为自己一下子就可以欺负两个加起来才能过你一半年龄的晚辈这种成就感是你从来没有过的

但是我告诉你,你想错了完全想错了,收拾你这种老而不知羞耻的傻瓜,有我一个人就够了我,陈氏门下辈分最小的弟子之一,自已让你失败,让你抬不起头来”

听了张辰的话,老头火大了,怎么陈氏门下的人就这么狂呢,几十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改变都是小小年纪就猖狂无比,就像当年一样,根本不把一个老前辈放在眼里,要是不教训教训他,这不是白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了吗

怒道:“你们陈氏一门就如此对待老前辈的吗,当年的褚铁眼就是这样,陈志宏也是这样,就连那个和他们关系相近的宁十八也是一样,完全没有把我的师尊放在眼里

长辈冤枉了晚辈算什么,他们连这个都受不了,不但不给我的师尊道歉,还要求我的师尊给一个说法,有这样做人的晚辈吗虽然不是同门同脉,但也都是一个圈子里,何必这么苦苦缠着不放呢,长辈也有长辈的脸面,是能够随便认错的吗?

现在出来你这么个小字辈的,也是一样的目无尊长,还敢这么和我说话我今天要是不教训教训你,这古玩行里的人是不是就要忘了还有我毛学明这个人了,简直岂有此理,这古玩行不是你们陈氏一门自己的,我毛学明也有份,而且比你们占得还要大”

毛学明?老者自报家门后,张辰和宁琳琅就都知道这是谁了,也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了怪不得对陈氏一门和宁爷这么大怨气呢,感情是半个多世纪的老手下败将了,果然现在是要拿小字辈来泄愤了

这个人现在也应该是八十多岁的人了,并没有什么派别,只是跟着师父一路学下来的虽然算不上顶级高手,但也有自己的本事,尤其在古玉方面,也完全称得上高手了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这个毛学明终生没有娶妻生子,也没有传人,到现在八十多了了还是光杆司令呢

当年还是在民国的时候,这个毛学明的师父因为帮着日本人干过一些挖坟掘墓的事情,得到了日本人的庇护,被当时古玩行走正道的人视为败类可偏偏他那个师傅行为又有些搞掉,总喜欢仗着自己有日本人做靠山,对同行的人指指点点,以显示自己的地位高

当时的褚铁眼和宁十八都是正统的名门后辈,又是少年成名的高手,门派或者家族都是业内响当当的招牌,有一种名门正派天生的骄傲,对他这种行为自然是看不上的

有一次毛学明的师父兜售赝品,被褚铁眼识破了,逼着他把赝品毁掉,并且退还了买主的订金从那时候起,两边的恩怨就结下了,毛学明的师父恨透了这些名门正派的人,总是想着办法和这些人作对

终于有一次惹来了陈志宏为首的三人然后又设局陷害了三人,算是狠狠地报复了那些名门正派

可是人家受了冤枉,总不能就这么傻傻地接受了,最终还是把毛学明的师父给揪了出来可这家伙不但不觉得自己错了反而还要反咬一口,最后落了个很狼狈的下场,至此之后恩怨就深了,当然这恩怨也只是在毛学明的师父那里

这毛学明也不是傻子,看着自己的师父不行了,就想着投靠到陈氏门下可陈氏门下收弟子是绝不可能要他这种人的,出身不正不说了,还有背叛师尊的名声直接就给拒绝了后来他又去了宁家和另外的几个大藏家那里悄悄地投靠,都被人家给赶出门外,所以才会这么恨褚铁眼和宁十八他们

而这个毛学明自从投靠失败之后,就开始钻营一些旁门左道挖坟掘墓之类的营生倒也混出了点名堂后来又拜了一个日本师父,不过跟着这个日本师父,倒是真学了点东西,在古玉这方面有些手段这家伙在抗战的时候还当了汉奸,二战胜利后又给蒋光头干活再到后来的红卫兵,只要是坏人干的勾当就少不了他

在张辰还小的时候,他几个师叔伯他们还都年轻,也曾经被这个家伙挑衅过当时董全安、张百川、李天平三兄弟分别和他打擂台毛学明连败三场灰溜溜地逃走,没想到今天又出现了

张辰已经知道他是谁了自然是不会再留一点脸面,道:“我当时谁呢原来是汉奸走狗造反派混合血统的毛先生啊民国时候跟着你那个汉奸师父败给了我太师叔,后来又败给了我师爷,你在十几年前的时候有败给了我父亲和师伯、师叔怎么,今天正好赶着遇上我了,这是求败之心又升起来了,隔段时间不让人虐一次就难受吗?

行,既然你这么渴求要丢脸,我怎么能不满足你这个行将就木的老牌汉奸走狗造反派呢,划下道儿来,我保证让你爽”

毛学明给张辰气的呲牙瞪目,恶狠狠地道:“小小年纪就这么牙尖嘴利,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一雪前几十年之耻你不是说你有什么‘魂盘’之法吗,想必在玩玉上也有些成绩了,你今天就来看看我手里这块玉,看你是不是能够说得准如果你说准了,那算你命好,钥匙说不准的话,你就得把你那什么狗屁‘魂盘’之法交出来,怎么样,你敢吗?”

这老王八真是打得好算盘,也真够不要脸的,简直和他那狗屁师父一模一样啊光明正大的欺负年轻人,还要人家拿独门绝技来做赌注,让人恶心的是,他输了只不过是算别人命好,还能有比他无耻一点的吗?

张辰自然是不会就这样善了,必须得让这老王八下点重注,也好让他知道肉疼,今后少打这些歪主意

撇了撇嘴不屑道:“你不是老年痴呆了,我输了要交出自己的东西来,你就没点赌注吗,你不要太无耻好不好,你师父就这么一招绝招,你倒是学的很精通啊”

“好今天就让你心服口服,如果我输了,老夫就死在这里,这个注码够重吗?”

行,这老王八的无耻程度每一秒钟都在进行着升级,张辰要是明着接受了他的赌注,今后怕是会有名声上的污点这老王八是算准了张辰不会接受,才会提出这么一条来,实在是够狠的啊

可他终究还是算错了,殊不知张辰真要阴起来,绝对不是他能想象得到的张辰是不能明着接他的赌注,但是暗地里下手可就不是谁能知道的了,这么大的年龄了,摔一跤就死了也很正常不是吗

张辰装出一副很不爽的样子,道:“你牛,之前的话算我白说了,我也不和你要什么赌注了,我只要你在输了之后当着我和我的未婚妻的面,给陈氏一门和宁爷道个歉,保证今后不再进行诋毁,其它的我什么都不要

还有,你这块玉什么来头你自己知道,我如果说得准你可别抵赖,我既然能说出来,就肯定会有证据,这两点你必须得保证了才行”

毛学明好像是胜券在握的样子,马上保证道:“行,只要你赢了,我马上按你说的做而且我也保证,绝对不会说假话,不会不承认事实”

“如果你的保证不作数呢,你自己先反悔了呢?”张辰加上了最后一道保险,也给了毛学明一个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

“我如果反悔了,或者说了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张辰没想到,这老王八的确是够狠,对自己都能下这么重的手,他自己明知道自己是要耍赖的啊,如果不耍赖那还是毛学明吗,那样的人能干出这么无耻的事吗?估计是发誓赌咒太多次了,一直都没有被兑现过,所以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

张辰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样也好,都是你自己选的,我只不过是按照你的意愿去做了,也算是给古玩行除了这一害

张辰接过毛学明手里的一只汉代青玉玉猪来,这玉猪个头不大,但是雕工却极为精致,确实是一见难得的好东西只可惜落在了这样的人手里,再好的东西也好不了,玉就是一个人品德的表现,这块玉除了外表光鲜艳丽之外,已经完全没有可取之处了

张辰随着玉猪端详了片刻之后,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这就要开始装神棍了通过意念力又对这玉猪外部和内部进行了双重观察后,张辰猛地把意念力催送进玉猪的内部,这时候旁边的人能够明显地看到,玉猪比之前的时光泽柔和明亮了一些了,颜色也比之前艳丽了一些

只是这种现象维持的时间很短,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等张辰睁开眼睛之后,所有的那些现象就都消失了这时候所有人都相信了,张辰的确是能够做到天地之心和人心合一,至少是张辰和这块玉有相融合的迹象了

睁开眼睛后,张辰缓缓地道:“你这块玉是三百年之内两百四十年之外的一件汉代玉猪,埋葬之后差不多应该是在民国初的时候被挖出来的,先后经过了三代主人,你应该是第四代了,这个从表面上不同的盘玩痕迹就能看出来这块玉因为最初的时候就是用的武盘之法,所以表面的损伤很严重,但是经过近百年的盘玩,也恢复了不少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这块玉的杂质已经太多了,由内而外缓缓蔓延开来,而且里边已经有裂缝了,完全不像是腕表看到的这么漂亮如果你以后还是这种脾气性格,不在精神和思想上进行提升,反而强行和玉进行沟通的话,你这块玉怕是保不住了

好了,诸位老少爷们,今天咱们就先到这儿我看大家也都没什么好兴致了,等下次再有机会了,咱们再好好说道说道,告辞了”

张辰说完把玉交给了毛学明,对着周围的人群拱了拱手,理也不理他就朝着人群外走去了,他这是给毛学明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他不追出来耍赖,这条命就保住了可偏偏事与愿违,毛学明还惦记着张辰手里的“魂盘”方法呢,怎么可能让自己的阴谋就这样落空

反映了一阵子,暗恨这小子怎么什么都知道,连几个人盘过都能看出来,简直就是妖孽,陈氏门下为什么就总有这种大才甚至天才呢,老天太不公平了今天就叫你好看,这么一条毒计出来,你还能多得过去那就真是见鬼了

转头看着张辰环保部走出去,赶忙大喊着追了过去:“喂,小子,你已经输了,你一点都没猜对这就要跑了吗,还说什么名门正派,输了都不敢认账,简直就是古玩界的败类小兔崽子,别走,把你的‘魂盘’秘诀交出来”

毛学明说完了他人生的最后一段话,在向着张辰的背影奔跑追赶的过程中,突然觉得胸中血气上涌,“噗”地一口鲜血喷出两米之外,人就跟着倒下了他手里的玉也在同时裂成了好多块撒在了地上